現代淫魔故事(10)

作者: 一葉秋

第十章 何琳──邪惡陰謀

第一節 巨鱷敗訴

六月的一個早晨,陽光明媚。在半山金石道上的海灣專區高等法院外,聚集著一大群記者,他們一個個都焦急的盯著緊閉的法院大門,做好了隨時衝殺上去的準備。

此刻,法庭內正在緊張的審理著一件經濟案。對陣的雙方是風凌集團屬下的風雲地產和灣區土地管理署一方是政府,一方是雄霸當地的超級財閥,自然吸引人。最重要的一點是:如果連政府都沒辦法通過法律的手段控制風凌集團,恐怕再也沒有其他力量能撼動他們了。

隨著雙方律師最後陳詞完畢,陪審團退席決議了,法庭內黑壓壓的人群裡各種議論、猜測紛紛冒了出來。代表政府的一席上,首席大律師陳銘平靜而自信地對自己的助手說道:「Helen,我們贏定了。」身旁身後的幾位政府官員這時也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悅。與此同時,對面風凌一方的氣氛就嚴肅多了,親自坐鎮的集團懂事長米肇章滿面的陰鬱的端坐在旁聽席上,一聲不吭,彷彿也預料到了自己這一方難逃失敗了。

這時,隨著大法官Redmond和陪審團的再次出庭,所有的嘈雜聲立即消失殆盡。隨著陪審團將決議書呈遞到大法官面前,所有的疑惑都揭開了。大法官的宣佈果然在意料之中,風凌敗訴了。這一敗,不僅讓他們丟掉了志在必得的集裝箱碼頭承建權,更嚴重的是直接打破了風凌對灣區航運業的壟斷。

米肇章沒等判決宣讀完,第一個站了起來,他怒視了陳銘一眼,拂袖而去。這一次,他們不是敗在法律之下,而只是敗在了這個年輕的大律師手下,難怪他如此的慍怒的。身旁的米健見伯父退席,連忙起立跟隨,他也朝這陳銘的方向投去了目光,不同的是,他大部份的視線都落在了陳銘身旁那位精幹美艷,容貌動人的女助手──何琳身上。

隨著大老闆的離去,風凌集團的人也安靜而迅速地離開了法庭。可是甫出大門,已被大群蜂擁而上的記者們圍個水洩不通。

「米生,請問您對判決有何意見?」、「米生,能談談您的看法嗎?」……

記者們的提問一個接一個,可是米肇章仍然是一言不發。在侄子米健和保鏢們的保護下,他快速地穿過人群,鑽入了早已就緒的勞士車內。身後,一名保鏢用手擋開了一名記者伸過來的相機,繼而一推,那記者就連人帶機摔了個四仰八叉。擁擠的人群裡頓時亂作一團……米肇章的汽車這時猛然發動,將一團廢氣留給了又叫又罵的記者們疾馳而去了。

車內,米肇章突然皺了皺眉頭,右手撫上了胸口。米健一看就知道伯父心臟病又發作了,他一邊吩咐司機前往醫院,一邊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一個小藥盒。米肇章吃了一粒藥丸,症狀終於緩解了下來。

他餘恨未消,反覆的說道:「陳銘,陳大律師,果真是公正無私。好……很好……」米健連忙勸慰道:「伯父,息怒,身體要緊,不值得為這些無名小輩傷了自己身體。陳銘這傢伙不但不領我們的情,還讓我們吃了一個那麼大的虧。這個仇不能不報,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好的,Michael。讓他吃點小苦頭也好。不過要小心一點,你自己不要牽涉進去。」

「知道了,伯父,您放心吧!」

「回去吧。」

「還是先去醫院……」

「不必了。」米肇章打斷了侄兒的話。司機於是一扭方向盤,車隊浩浩蕩蕩地向著風凌閣駛去……

第二節 密謀

兩個月後的一個下午,在著名的旅遊勝地龍王灘的一個露天茶寮裡,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正一邊喝茶,一邊不知等候著什麼人。正是下午茶的時間,茶寮裡生意興隆,沒有誰會注意到另一個人的到來。他徑直走到中年男子的身旁坐下,連戴著的墨鏡都沒有取下,只給別人留下一個高大的背影。

「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是的,米……」

「好,拿來吧!」

中年男子於是將桌下的一個公文袋拿了出來,遞到高大男子的面前。高大男子接過公文袋,也將另一個小一點的牛皮紙袋遞給了中年男子:「你要的東西都在裡面,記住,不要那麼快回來。」

「是,先生。」高大男子說完,起身離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中年男子打開袋子看了一看,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隨手將一張200元的紙幣扔在桌面上,跟著也離開了茶寮。

夜幕降臨的時候,在海岸旁的高級別墅裡,米健正坐在桌前仔細地翻閱著下午拿到的公文袋裡的文件。厚厚的一疊材料和照片,詳細地記錄下了陳銘和何琳兩人所有的有關資料:年齡、履歷、健康狀況、住址、電話、車牌號碼、銀行帳戶、家庭生活、作息規律、性格特點、業餘愛好等等,無微不至。這是米健讓一名私家偵探進行的調查,看得出他對私家偵探的工作非常的滿意。

從這些詳實的材料中他瞭解到:陳銘是近年來律師界冒出的一顆明星,36歲,畢業於哈佛的他以「低下階層代言人」的形象,專與權貴富豪作對,為普通老百姓打抱不平,幾單官司下來已經聲名鵲起,成為了大律師公會的副會長,並且以極高的票數當選為新一屆立法委員;作為他的得力助手,26歲的何琳同樣是名校畢業的高才生,人們往往只被她出類拔萃的容貌所深深吸引,卻忘記了她也是一名極其出色的女律師。

當然,米健向伯父所作出的承諾,絕大部份的原因是因為何琳美艷絕倫的容貌的。自從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為這位有著「冷艷」美譽的年輕女律師所驚艷,並開始計劃如何能「合法的」佔有她了。

面對著眼前這兩位大律師的材料,尤其是一幅幅偷拍下來何琳的照片,米健的腦海裡此刻已經逐漸形成了一個陰謀。他望著照片裡婀娜多姿的美麗身影,胯下巨柱不知不覺的挺立搏動起來。他對自己的計劃充滿了自信,甚至已經看到了女律師臣服在他寶杵之下的情景,因為他已經將自己的獵物瞭解得十分得透徹,而獵物卻不知道一場驚變正朝著他們悄然襲去。

端詳著照片上何琳窈窕的倩影,米健舒服地靠在了寬大的椅子上。一隻待機而動的捕獵獸,開始向他的獵物慢慢逼近了。

第三節 突如其然的襲擊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的快,不知不覺中,又是一個週末的傍晚來臨了。位於中區金時針廣場裡的C&K律師事務所裡,一週熱鬧與緊張的快節奏也隨著時針的轉動而過去了。

陳銘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整理完最後一份文件,也準備回家陪妻兒過一個週末了。他像往常一樣關好了辦公室的門窗,拎起那個跟隨自己多年的黑皮包向大門走去。經過何琳的房間,他習慣地往裡面看了一看,發現何琳仍然在電腦前忙碌著,於是便走了進去。

「Helen,怎麼還不走?還在打什麼呢?」

「哦,Patrick,嚇了我一跳。沒什麼的,幾份下週要用的材料,我想做完再走。」

「快7點了,Henry在家可要等急了。再不回去,他又以為我又把你霸住不放了。」

一提到男友Henry,何琳頓時不好意思起來,忙不迭的解釋道:

「才不呢!他跟著他們老闆去了歐洲考察,下個週末才能回來。」

「那我更要趕你走了,等一會兒太晚了,你連接送的人都沒有。最近看新聞說你們家那邊治安不大好,連著發生了幾起搶奪案,你可真得當心點。要不要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反正順路。」

「好了,好了,我很快就做完了。我看你還是快點走吧,不然嫂子可真的等急了。」

陳銘還想說時,手機響了,他一看,真的是家裡的電話打過來的,於是陳銘只好一邊接聽著電話,一邊揮手跟何琳道別了。臨走前,他又叮囑了助手一句:「早點回家,路上注意安全。」何琳笑了笑,目送上司身影離去。

陳銘很快便來到大廈底層空曠的停車場,向著他的車位走去。拐過一個彎,他那輛心愛的墨綠色豐田佳美就泊在前面,他從褲兜裡掏出電子鎖牌按了一下,「嗶嗶」兩聲,車子的防盜系統便解除了。陳銘走到車子旁打開了車門,一切都如同每天發生的一樣,他絲毫沒有發現自己身後5米的地方,一個從頭到腳都籠罩在黑色中的幪面人像鬼魅一般的閃出來。

正當陳銘拉開車門,準備坐進車廂的時候,那高大的身影突然迅猛地撲了過來,幪面人一隻粗壯的手臂突然從後勒住了陳銘的脖子,與此同時,另一隻手中握著的電擊器已經頂在狠狠的戳到了他的背後。電擊器的兩個電極間閃耀出幾下藍色的電弧,然後一道電流倏的通過了陳銘的身體。陳銘還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強大的電流擊昏了,他的身體抽搐了一下撞到了佳美的車門上,然後「啪」的一聲摔倒在地上。

幪面人向四週環視了一遍,靜謐的地下停車場裡一個人影也沒有,唯一能查看到現場的攝像機也早被他弄停了。他用力地踢了陳銘一腳,可憐的大律師癱軟在地上像死豬一樣沒有反應。確認了陳銘處於昏迷狀態後,幪面人將他拖到了車後陰暗的角落裡,利索地幪眼、封口、捆綁手腳,很快就將向來都不可一世的大律師公會副會長捆了個結結實實。接著,他從陳銘的身上搜出了手機、皮夾和匙包,戴上了他的金錶,換上了他的皮鞋,又剝下了他的西裝穿到自己身上,然後打開了佳美的車尾箱將捆得跟蝦米似的陳銘扔了進去。

幪面人給車尾箱留了一條縫,自己坐上了駕駛座。關上車門,幪面人才將頭上戴著的頭套取了下來,米健那張蒼白瘦削的臉反映在後視鏡上。米健小心地脫去了已經被汗水濕透的手套,重新換了一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然後發動汽車駛出了停車場。停車場的門衛看見是陳律師的車子,連看都沒看就放行了。墨綠色的佳美一拐上馬路,很快就消失在燈火照耀著的不夜城中。

「嘀、嘀……」時鐘一秒一秒的跳躍著。完全沉浸在工作中的何琳終於打完了最後一個字母,保存好文件,她看了看錶,已經是晚上的九點了,想到自己的晚餐還沒著落,她就不免覺得有些餓了。「回家泡個麵吃吧!」何琳心想,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桌面,她穿上了粉紅色的短袖外套,拿過自己的小提包離開了辦公室。

一天的工作下來,到現在終於有點兒累了,坐在回家的TAXI上,何琳望著金碧輝煌的通衢大道,心中不禁湧起了對男友的想念:「這傢伙現在不知在幹什麼呢?」

TAXI從繁華的中心商業區一直駛向半山的高尚住宅區,沿路的行人和燈光也在一點點的減少。「小姐,小姐……寶雲台到了。」司機的提示將打著瞌睡的何琳驚醒了。她想起自己家所在的寶雲徑TAXI是上不去的,於是便付過車資下了車。

何琳走在一條寧靜的上坡小徑上,心中暗想:平時總是有Henry包接包送,自己快連坐TAXI都不會了。

寶雲台是這座濱海城市一處著名的住宅區,因為是私人開發商擁有的土地,這裡很多的道路特別是上山路都被列為私家路,除了業主的私家車,其它車輛一律不能開入。小路兩旁栽滿了茂盛的果樹,每年到了這個時節真是滿路飄香。這裡依山傍海,景色開闊,加上建築美觀,保安嚴密,成了許多高級專業人士和管理階層置業的首選。

一年前,何琳與她擔任上市公司高層的男友便斥資在寶雲徑上的寶誠大廈購下了一套複式單元作為他們的愛巢。每次走在這條寶雲徑上,聽著自己的高跟涼鞋踏在石路上清脆的「滴答」聲,總是讓何琳感到非常的舒服,她實在是太喜歡這裡輕鬆、寧靜的氣氛了。

何琳一邊走著,一邊讓自己的神經鬆弛下來。突然,提包中的手機悅耳的響了起來,「喂?」話筒裡馬上傳來一把焦急的聲音:「Helen,你在哪?Patrick和你在一起嗎?」來電的是陳銘的妻子Linda。

「嫂子,是你嗎?Patrick沒和我在一起。他很早就走了呀!」

「我7點鐘給他打過電話,他說正要回來,可是到了9點都沒見人,把我急死了!可剛才他又發了個短訊說正在送你回家,我再打他的手機就怎麼也打不通了,那他現在究竟跑到哪裡去了?」

「嫂子您別急,Patrick不是這麼沒有交待的人,一定是臨時有什麼事情。這樣吧,您先打電話回律師所看他在不在,我聯絡一下幾個朋友看他是不是和他們在一起,等一會我給電話您。」

「好的,謝謝你,Helen。」

收了線,何琳感到非常奇怪:陳銘明明早就走了,他怎麼還會說送自己回家呢?

就在這時,她發現了更奇怪的事情,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一輛豐田的佳美沒有熄火,斜斜的靠在路邊,車後的尾燈也亮著,清晰地顯現出車牌號碼:CM519。這是陳銘的車子!何琳快步的走上去,沒錯,墨綠色的佳美車型和清晰的車牌都表明了這一點。

就在何琳走近車子的時候,一個男子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她身旁的樹後,藉著濃濃的夜色掩護,這個人從後而至,無聲地靠近了何琳。趁著何琳俯下身子察看佳美車內的情況時,他猝然發難,一手捂在了何琳的臉上。突如其來的襲擊令何琳完全無法動彈,她看不清身後的人是誰,可是那人手上戴著的勞力士金錶,卻是和陳銘的一模一樣的。

「嗯……」何琳竭力地掙扎起來,可是襲擊的男子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她不但沒能掙脫對方的手臂,反而被整個人抱住了。何琳用手中的電話向那隻手臂狠狠地砸去,可是那隻手只是那麼輕輕的一揮,手機就被遠遠的甩了出去。

襲擊者空出的一隻手終於亮出了那隻閃著藍光的電擊器,他把電擊器頂在了何琳纖細的柳腰上按動了開關,電流立時擊中何琳美麗的身體。何琳只覺得渾身一震,靈魂在瞬間好像脫離了自己的軀體一樣,她失去了知覺,軟軟地倒在了那男人的懷中。

襲擊的男子當然就是米健,他急忙將何琳攔腰抱起,拉開佳美的車門,將她放到了車後座上,接著自己也鑽進了車廂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