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淫魔故事(7)

作者: 一葉秋

第七章 程雅詩──幪面人的項鏈

第一節 暗影

初秋的夜晚顯得那麼祥和安謐,半山的碧湖灣小區和城市的其他角落一樣,漸漸從熱鬧歸於平靜。小區內的各條私家路慢慢地泊滿了夜歸人們的車子,從各扇窗戶裡透出的點點燈光,也隨著夜色的濃重而漸漸稀疏了。整潔而寬闊的馬路上,只留下一盞盞白玉蘭造型的街燈用柔和舒適的光線,驅散著黑夜的暗影。

在碧湖灣半山公路上的一角,停泊著一輛棗紅色的Honda,車子的發動機已經熄滅了,車門和車窗都緊密的鎖著,乍眼看去普通不過,和週圍的車子並沒有什麼不同。Honda的前座上沒有人,但是隱約地還能見到儀錶盤上發出的綠色螢光。車子的後座上,一個男子高大而魁梧的身影正手持著一台蘇式的軍用夜視望遠鏡,瞄準了斜坡下的一扇落地窗,聚精會神的觀察著。

因為車子的門窗都緊密著,空調機也沒有開啟,所以並不很狹小的車廂中顯得有幾分悶熱。男子一直保持著瞭望的姿勢,很久也沒有改變,以致於緊握著鏡筒的雙手滿是汗水了也毫不在意。他看得那麼的認真,而且似乎隱藏不住心中的激動,明顯而突出的喉結不斷的上下移動著,渾身上下的肌肉都繃緊了,連鏡筒也因此而微微的有些兒抖動。

望遠鏡指向的方向,是成片9層公寓中的一幢4樓其中的一個單位。屋內還射出暗淡的燈光,主人顯然還沒有入睡,但是臨街的窗門都放下了雙層乳白色的窗簾,幾乎把所有屋內的情景都阻隔開了。

然而這一切,對Honda中居高臨下的窺探目光似乎並沒有什麼作用,通過高倍數的紅外望遠鏡,他還是清晰的看到了屋內的每一個角落:落地窗後面的房間裡空無一人,房間裡擺放著鋪著潔白床單的寬大木床、高大的衣櫃和華貴的梳妝台,床邊的床頭櫃上放置著一盞柔和的台燈,光線已經被調到了最暗,讓整個房間都染上一種淡淡的色彩,襯托著浪漫而神秘的氣氛;臥床旁邊的牆上,掛著一幅巨大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位清秀美麗的女子,帶著甜美的微笑恬靜的凝視著前方,在柔和的燈光下她的美麗顯得是那麼的動人心魄!

車廂中的男子定定的注視著牆上的照片,視線很久都沒有移開。這神秘的男子長久的掃視著屋內的情形,不時還瞄兩眼旁邊的窗戶,但是注意力卻一直沒有離開過這房間,好像是一位獵手在等候著獵物的出現一樣。

終於,一對愛侶的倩影出現在他的視野中,兩人親密相擁著慢慢的走到了望遠鏡的中心。鏡下的俊男一身制服,顯得英武逼人,而他身旁的美女更是清純秀麗、嬌豔鮮嫩,就像是雨露中盛開的梨花,美得簡直讓人不敢直視。他們一進臥室就情不自禁的熱吻起來,絲毫沒有發覺窗外正有一雙迸射著惡毒光芒的眼睛正狠狠的盯著他們。

一對熱戀中的情侶旋轉著緊緊的擁抱在一起,那美人兒身上寬鬆飄逸的純白色睡袍如同飄動的雲彩一般輕舞著,那薄薄的幾乎透明的輕紗令她婀娜多姿的身段曲線若隱若現的展露出來,車廂裡的目光看得簡直癡迷了。

屋內的俊男也被眼前的絕色傾倒了,他輕輕地撫摸著女友那一頭飄散的如雲秀髮,伸手托住了她纖美柔軟的柳腰,一用力將她牢牢的抱在懷中,小心的放到了床上。然後他低下頭,慢慢的解開了那純白睡袍上繫緊的腰帶,分開了睡袍的兩襟。在睡袍的下面是一條同樣輕薄的純白吊帶睡裙,然而幾乎透明的衣料和寬鬆圓滑的裙腳已經無法遮掩其下那白皙晶瑩、光潔細膩的完美胴體了。俊男的雙手愛憐而堅決的放在了這無瑕的玉肌冰膚上,慢慢的將輕柔的睡裙向上撩起,瑩白的雪軀眼看就要赤裸裸的完全袒露在面前……

看到這裡,窗外車廂中的他再也忍不住猛烈的顫抖起來,呼吸急促得喘息不止,一隻手不由得放開了鏡筒,狠狠的抓在自己的襠下,另一隻手卻用力的一拳擊打在車窗上,發出了「砰」的一聲。

就在這時,一輛轎車突然從路旁閃出,車頭大燈的光芒將Honda車廂內照亮了,男子連忙低下頭去,以避開那耀眼的車燈,然而一絲的餘光仍然射到他的臉上,將他憤怒扭曲的面容、削薄蒼白的嘴唇、滿佈了血絲的雙眼和焦急痛恨的目光映在了車窗上。這車廂中的暗影,竟然是海灣市的年輕富豪──米健。

米健為什麼會在這裡?他一直窺視著的,究竟是誰?

第二節 癡戀的重創

米健一直盯著的美麗姑娘,叫程雅詩,英文名叫Alica,是他手下最得歡心、最受寵愛的員工,也是整個富豪金剛大酒店裡最出類拔萃的美女,人稱之「富豪之花」。自從Alica加入富豪金剛以後,米健就好像發了瘋似的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他從來沒有試過像對Alica一樣的迷戀一個女人。

為了能天天見到這心中的美神,米健將Alica從拓展部調到自己的身邊擔任秘書,不但每次開會都將帶上她,而且以公司的名義在碧湖灣為她租下一套900平方的公寓,如此優厚的待遇給予一位僅有23歲的年青職員,是富豪金剛從未有過的,這一切只有一個目的:討好Alica的芳心。

米健的海邊別墅裡,到處都貼滿了Alica的照片。為了她,米健可以放棄夜間的娛樂,獨自架車到碧湖灣,為的只是能從窗口多看她兩眼。

在Alica23歲生日那天,在公司為她搞的PARTY上,米健當著所有下屬的面前送了一條價值連城的鑽石項鏈給她作為生日禮物,面對著Alica驚愕的目光,米健只是輕描淡寫的說到:「這是為了表彰你對公司的貢獻給予的特別嘉獎。」由此,公司內關於米生追求Alica的傳聞便不脛而走了,有些調皮的同事甚至別有深意的詢問Alica何時擺酒,但換來的都是她對此的一概否認。

就在米健已經下定決心,打算要向Alica表白自己的愛意,並且求婚的時候,Alica未婚夫卻突然出現了,他的這一切苦心安排於是在一夜間化為了泡影。一個月前,在公司年度的餐會上,Alica出人意料的在一位英武警官的陪伴下出席。當她小鳥一樣依偎在男友身邊,充滿幸福的告訴米健自己訂婚的消息時,米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彷彿在剎那間,米健感到他的世界裡陽光再也不會繼續存在。

然而事實始終是事實,米健很快就知道了Alica的男友原來是海灣地區的商業罪案調查專員,前兩年一直在美國受訓,因而沒有在Alica的身邊,但兩人的感情並未因此變淡。這次他調回海灣,很快就要和Alica結婚了。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米健知道自己已不可能得到Alica的愛了,不由得傷痛欲絕,不能自已,從此他每晚都守侯在Alica屋後,用望遠鏡遙望著心中的美神。今晚已經是連續第十個晚上了,非常不幸的是,米健居然看到了兩人溫存的情景,這簡直是在他滴血破碎的心頭上再狠狠的插上一刀,讓他快要陷入癲狂的狀態。

他用力地把頭撞向車門的把手,希望藉著身體的痛楚能緩和內心的創傷。但是他仍然忍不住去望Alica,忍不住去望那正被柔情蜜意所包圍著的雪白晶瑩、令人銷魂的美麗身軀。Alica伸展著肢體,盡情享受著愛慾的快樂,她的曲線是那麼的優美,優美得讓米健的陽具堅硬的高高立起;她的肌膚是那麼的雪白,雪白得讓米健越發的渴望能佔有她。

米健如同一隻受傷的野獸,蜷縮在車廂內痛苦的發出低聲的吼叫,色慾與嫉妒之火同時在腦海中熊熊燃燒。終於,原始的慾望佔據了他的每一條神經,他緊握的雙拳是那麼的用力,就連一條條的肌腱都清晰的繃緊起來。

「程雅詩,我一定要得到你!我一定要完完全全的佔有你!」米健的內心發狂似的怒吼著……

第三節 幪面人

夜更深了,米健仍舊在窺視著程雅詩的臥室。

Alica和男友經過好一陣的愛撫、親吻後,這才從床上坐起來,披上了純白輕盈的睡袍,接著,Alica又趴在男友寬大的胸膛前撒了一會兒嬌,這才仔細地為男友穿好制服,然後將他送出房間。米健從望遠鏡裡一直緊盯著兩人的身影,直到Alica和男友吻別,那位警官男友下了樓,登上自己的轎車離開為止。

米健繼續監視著程雅詩的臥室,Alica並沒有馬上入睡,而是坐在床頭打起了電話。一絲笑容此刻終於爬上了米健的面龐:「小美人,你等著,很快就讓你嚐一嚐我的功夫。」米健平伏了一下略為興奮的心情,戴上了薄牛皮手套,又將尼龍做的幪面頭套塞進外衣的口袋,這才打開車門,向著公寓的樓梯口走去。

藉著夜色的籠罩,米健小心翼翼的在樹蔭下穿行著,為的是不讓巡夜的secure發現。他繞了幾個圈才從樓後轉到樓前,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四週,並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跡,這才閃進樓道內。公寓的梯燈是通過響聲觸發的,米健靜悄悄地拾級而上,靈巧得像一隻狡猾的狸貓,竟然連一盞梯燈都沒有弄亮。

轉眼間,米健已經摸到了4樓,他環顧了一下週圍,走到了A座的房門前,伸手擰了擰門上的把手,果然已經鎖上了。米健於是不慌不忙的從外套的口袋裡掏出那一副黑色的幪面頭罩戴上,然後從皮帶圈上取下一條細長而奇特的鑰匙,慢慢地插進了黃銅門鎖的匙洞中撥弄起來。

他的動作十分輕微,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直到彈簧門鎖發出了輕輕的「咯噠」一聲,他知道門鎖已經打開了,於是扭動門鎖的把手,將棕紅色的橡木門推開一條縫,閃身鑽了進去,再無聲無息的將大門關上,重新反鎖。

眼下他已經置身於雅詩家的客廳中了,他望了望臥室的方向,床頭燈還未熄滅,雅詩似乎還在說著電話。米健感到心裡一陣狂跳,好不容易才按壓下興奮,他這才邁出腳步,繼續無聲的向著臥室的方向移動。

米健一直走到臥室的門前,小心地探出頭窺探臥室內的情況。啊,看到了,就在他的前面,雅詩正側對著他倚靠在床頭上,入了神的打著電話。柔和的燈光下,雅詩慵懶的半臥著,雙腿舒服的伸展開來,寬鬆輕柔的純白睡袍長僅及膝,所以雪白瑩澤的修長雙腿便毫無遮掩的展露在米健的眼中。淡黃的燈光穿透了半透明的睡袍,把雅詩曼妙的身體曲線完全的勾勒出來。

米健死死地盯著雅詩絕美的嬌嫩雪軀,大口大口的吞嚥著幾乎要滴下來的唾液,覺得自己的下身一陣又一陣的僵硬起來,恨不得馬上撲上去。

也許米健實在是太興奮了,激動之間竟將牆上的一幅壁畫碰了下來,木製的鏡框掉到地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音,米健連忙將鏡框重新掛好,然後自己躲到了廚房內。Alica顯然也被客廳的異響所驚動了,她掛斷了電話,翻身下了床,連鞋也不穿就赤腳走出了房間。

雅詩出到客廳打開燈查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她看了看牆上的電子鐘,時針已經指向淩晨二時,鬆弛下來的神經也傳導出了一絲的倦意,於是返身關燈回到臥室,打算洗個澡然後上床睡覺。她身上的衣服被一陣夜風吹得裙裾飄動,讓她感到了無比的舒暢。隱藏在暗處的米健隱約見到了一雙雪玉般修長苗條的雙腿在自己面前經過,然後一縷清新的香氣就鑽進了他的鼻孔裡。

又過了一會兒,米健看到臥室裡的燈光也熄滅了,整個房間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可是他精光四射的雙眼裡卻發出了野獸般的光芒,他終於等到了動手的時機。於是米健無聲的從門後現身,閃入了雅詩的臥室,緩慢的向著窗台旁的白衣少女走去……

Alica進浴室開了浴池的水龍頭,然後回到臥室關上了床頭燈。她走到臥室的落地窗前拉開了窗簾,一邊看著夜空中寥落的星星,一邊伸手去解睡袍的腰帶,準備更衣沐浴。經過了一晚上的纏綿,雖然不像巫山雲雨後那麼疲憊,可是雅詩也快被睡意所籠罩了。她此刻徹底的鬆弛下來,心中一片空明,完全沒有察覺到黑暗中一個高大的身影正步步逼近。

雅詩正解開腰帶的時候,身後的黑影突然撲了上來,一手當胸箍住了Alica柔軟溫暖的身體,另一隻手同時捂在她的臉上。Alica猝不及防,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已經被黑影抱在了懷中。

黑影孔武有力的右手準確的環抱在她柔嫩而極富彈性的前胸,粗大的五指如同鐵鉗一般扣在了她挺拔嬌嫩的玉乳上。Alica只覺得胸前一緊,一陣本能的羞赧馬上擴散到四肢的每一個角落,驚惶中的她終於明白了什麼回事,她遇上了入屋作案的色魔了!

可是當Alica明白這一點的時候,她的全身都已經被對方控制住了。她想叫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口鼻都被緊緊的摀住,不但無法求救,就連呼吸也越來越困難了,於是Alica拚命的掙扎起來。

色魔強健的手臂越收越緊了,他大概試圖令雅詩窒息,一邊繼續地加大了手臂的壓力,一邊拖著Alica的身體向著床邊移動。Alica心中的恐懼感越來越濃厚了,她徒勞地揮舞著四肢,希望能擺脫對方的魔掌。這時,兩人糾纏著已到了床邊,色魔雙手一推,把Alica推倒在床上,自己順勢壓了下去……

米健的突然襲擊非常成功,雅詩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就被制住了。米健用力地將雅詩溫軟鮮嫩的嬌軀摟在身邊,儘管隔著兩層輕薄的睡袍和睡裙,可是他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了掌下女體無盡的細緻與溫柔了。他迫不及待的握住了Alica尖挺飽滿、勻稱誘人的美乳,那種膩滑柔軟的感覺立即傳遍了全身,這簡直讓他瘋狂的美神!

米健一邊緊捂著Alica的口,不讓她有叫喊的機會,另一邊將她拖向床邊,因為他胯下的長槍已經快要忍受不住了。當Alica還在掙扎的時候,米健已經將她壓在了自己身下。

在兩人糾纏的過程中,Alica睡袍的腰帶不知什麼時候鬆開了,米健於是毫不費勁的就直接面對著Alica身上最後的一道防線──那半透明的、裙腳只到大腿中間的白色吊帶睡裙了。雖然四週一片黑暗,米健那銳利的目光還依稀能看到睡裙下面的美體那殷紅細巧的兩點和兩腿交合處圓隆的暗區──Alica的睡裙下果然是真空的,連內衣內褲都沒穿。

一想到Alica晶瑩剔透的完美身軀,米健不免慾火大盛,他用下身牢牢固定住Alica的身體,右手繼續緊按著她的口鼻,左手一把掀起了那寬鬆的白色睡裙的下端,將Alica的下身暴露在眼前,還沒等程雅詩那足以讓所有男人都癲癡的瑩白小腹和完美陰阜完全展現出來,米健已經急迫的低下頭狂吻起來……

Alica被壓倒在床上,這讓她終於看見襲擊她的人的樣子了,只見身上的這個男子長得十分高大,他的全身都穿著黑色的衣服,頭上也戴著黑色的幪面頭套,只是將兩隻兇狠而可怕的眼睛露在外面。他手上也戴著黑色的手套,也許是牛皮做的,捂在臉上的那隻手上因而散發著一種皮革的臭味。

Alica繼續拚命的掙扎著,但她馬上就發現自己的全身在幪面人的重壓下幾乎動彈不得,當幪面人掀起她的睡裙然後開始親吻她的身體時,她渾身都開始顫抖起來。她扭動著身子,試圖躲開對方的進攻,然而下身依舊傳來一陣又一陣讓她頭暈目眩的衝擊感。尤其是當幪面人用力的分開她雪白亮麗的大腿後,Alica鮮嫩的外陰很快就敏感的捕捉到了兩人相互接觸時浪潮般的刺激。這一起一伏的摩擦令Alica很自然就聯想到剛才和男友的纏綿,驚恐的她想大聲的呼叫,但是一點兒聲音也發不出來,一急之下她快要暈過去了。

就在這時,她的右手終於擺脫了幪面人的控制,並且在床頭櫃上摸到一件硬物,Alica在匆忙中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手就砸在幪面人的身上,慌亂之中,Alica手中的鬧鐘僅僅擊打在幪面人的肩上,發出了「噗」的一聲。

趁著幪面人一愣的機會,Alica擺脫了幪面人的挾持,她連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地推開了他,奪路往臥室外衝去。眼下她的心跳得好像快飛出來一樣,長時間的缺氧令她覺得有些頭暈腦漲、手腳發軟,已經連叫喊的力氣都沒有了,不過她仍然向著大門的方向衝了過去。

米健其實並沒有被那輕輕的一砸所擊傷,他只是猛的呆了一下,但就是這一下,Alica已經從他的手指縫中逃了開去。米健回身撲向那秀美動人的白色身影,跑動中的雅詩氣韻是多麼的動人啊!米健的第一撲抓了個空,他緊接著再次撲過去,雅詩已經快到房門了,米健知道絕對不能讓她逃脫的。

這一次,他的指尖還是碰到了那飄揚的白色睡袍寬大的袖腳,他立即將抓在手中的一角睡袍拉向自己。也許是力氣太大了,只聽見「哧」的一聲,Alica睡袍上的一邊袖子被他生生的扯了下來。Alica搖晃了一下,雙手緊抱著胸前躲開了米健的黑手。米健又向前一躍,終於趕上了Alica,他粗大的手掌再次伸出,又抓住了白色睡袍的一角,又是「哧」一聲,睡袍的後幅幾乎被完全撕了下來,Alica光滑潔白的後背露出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