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淫魔故事(6)

作者: 一葉秋

第六章 方雯──最後一夜

第一節 邂逅佳人

黃昏的檀香山,美麗而寧靜,金黃的陽光把這太平洋小島的每一個角落都灑上一層金粉。矗立於海灘邊上的希爾頓皇冠大酒店,是這個城市裡最豪華最引人注目的建築之一,船形的48層主樓的樓頂上,是舉世聞名獨一無二的空中宴會廳。此刻,美國太平洋時間傍晚六時,空中宴會廳裡已經燈火通明,廚師和侍應們正忙碌地準備著一會兒將要舉行的宴會──海灣風淩集團與美國西部國民銀行和檀香山市政府就開發春泉灘簽署協議書的答謝宴會。

在會場的中央,一位英俊高大的年輕人正仔細的檢查著會場的佈置,不時交代身邊的下屬改進。他就是風淩集團米氏家族第三代的繼承人之一──米健。這次他跟隨父親來到夏威夷,作為代表團的一員參加了這份價值20億美元,震動全球的超級開發項目的協議書的起草和簽署,可見他在米氏家族中的地位。

米健正忙著指揮下屬吊起大紅橫額的時候,一位年過50的中年人在一班人的簇擁下走了進來,米健連忙快步走上前去,叫了一聲「父親」,原來這就是風淩的副董事長──米肇偉。

他巡視了一遍會場,拍了拍愛兒的肩膀,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做得好。Michael,離開始還有一段時間,你回房間休息一下吧!」

「唔……」米健答應著,雙目卻不停在父親身後的人群裡搜索著,他似乎在尋找一個熟悉的身影,但遺憾的表情很快就從他的臉上顯現出來,「她不在。」米健向身後的酒店經理交代了幾句,就離開了宴會廳。

傍晚的夕陽像一隻鮮黃的橘子,懸掛在蔚藍的太平洋面上。米健拉開了40樓豪華套間的落地窗簾,讓陽光射到房間裡,自己躺在了寬大的床上,腦海裡不住的浮現著那窈窕多姿的美麗身影。啊,Fiona,什麼時候才能得到您呢?米健的心裡暗暗的想著。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明天就要起程回國,一旦回到海灣,自己就不可能總是回風淩閣,接近她的機會也就更少了。不行!今晚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完成這件事情。

米健微微扭曲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他好像已經有了計劃。看一看錶,快七點了,要準備一下了,米健從床上爬起,打開房間的衣櫃,開始挑選今晚的禮服。在衣櫃的一角,有一件淡紫色的半透明的女式睡裙和一條短小的蕾絲邊的白色女式三角內褲,米健蹲下身子,將兩件女式的衣物遞到嘴邊,用力地嗅吸著衣物上殘存的香氣,一雙精光四射的眼睛迷離起來。他拉開褲鏈,在夕陽的餘暉下自褻起來,口中吐出粗重的喘氣聲,夾雜著斷續的名字:「……雯……」

時空彷彿倒流了。海灣市的半島鬧市區,一幢摩天大樓高聳入雲。這是米氏家族的旗艦風淩集團的總部所在──風淩閣大廈。米健無精打采的站在電梯裡,腦海裡還在考慮著如何將程雅詩弄到手。剛才父親在電話裡讓他趕回風淩閣,說有重要的事情,打亂了他今天的部署。

米健走進父親的Office,坐在皮轉椅上,翹起了二郎腿晃悠。父親正聽著下屬的彙報,讓他在一旁先等著,他漫無目的掃視著週圍,顯得很無聊。突然他的視野裡出現了一個美麗的背影,米健的精神馬上來了。

這是一位年輕的白領麗人,一身粉紅色的行政套裝掩蓋不住她高挑曼妙的身材,動聽的聲音如同鳥囀鶯啼,米健盯著她的背影,盯著她烏黑亮澤的披肩長髮和苗條勻稱的白皙雙腿,直至她轉過身來。

米健的心臟猛的狂跳起來,好一位秀美佳人,光潔的面頰、撲閃的雙眼、纖巧的鼻子、輕啟的朱唇,馬上讓米健喜歡上她了。至於之後父親的交代,米健反而聽得不那麼仔細,只知道要去一趟夏威夷,他的魂魄已經快被那美麗的倩影勾走了。

出發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米健已經知道這次夏威夷之行的重要程度,他早已做好了準備。當然,他也從公司的電腦裡找到了他所需要的資料。那天在父親的Office裡的那位美人叫做方雯,英文名字叫Fiona,24歲,匹茲堡大學MBA畢業,現在是父親屬下海外拓展部的經理助理,米健還知道了她是風淩裡聞名的「四美」之一。

當然,在父親的手下,米健知道自己並不像在自己公司裡那麼容易得手,於是他只好像狼一樣地默默等候著機會,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的打算,在米健的字典中,是沒有「得不到」這個詞語的。而在機場的意外邂逅,更加堅定了他要得到方雯的慾望。

那是在即將登機前,在代表團所在的貴賓候機室,米健非常偶然的在洗手間外和方雯撞到了一起,當米健扶起對方時,才發覺自己眼前的紅粉佳人是讓他神魂顛倒的方雯。方雯顯然被他弄痛了,彎下腰去揉自己的腳腕,米健半攙半抱的將方雯送回到位子上,一雙眼早已被她雪白的脖子、飽漲的前胸和修長的美腿所深深的吸引了,一隻手於是不失時機的扶在方雯的纖腰上。

「方小姐,對不起。」米健彬彬有禮的說道。

「沒關係的,米生。您……您認識我?」

「當然,您是公司的四美之一,又是父親手下的得力助手,我怎會不認識您呢?我扶您回去吧!」【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不用了,謝謝您,米生,我沒事。」

「叫我Michael就可以了。」

「這樣不好的。啊,對不起,米生,該上機了,您先走吧!」機場的廣播果然開始通知乘客登機,米健無可奈何,只好先行離開。

方雯顯然對米健抱著一種戒心,這反而激起了米健要得到她的打算。在飛機的頭等艙裡,米健遠遠的望著方雯優美的睡姿和露在毛毯外的包裹在透明絲襪下白皙光滑的大腿,暗想:「Fiona,在回來之前,我一定要得到你的。」

第二節 一杯香檳

米健的自褻隨著一陣抽搐而達到了高潮,但他竟然忍住沒有洩掉,他要把這寶貴的陽精留給方雯的愛穴,所以他每次都忍住不射。他放好兩件衣物,整理了一下略為淩亂的頭髮,開始更衣。

說起那兩件衣物,米健不由得得意起來,雖然他知道方雯只一個人住在38樓,可是要想通過保安嚴密的服務台進入她的房間根本是天方夜譚,加上方雯似乎有意識的在躲避他,因此到了夏威夷之後,他沒有多少機會接觸到他預定的獵物。

那天,他無意中發現了酒店為客人洗送衣物的小車,他偷偷的跟在後頭知道了洗衣房所在。夜深的時候,他離開了房間,逕直走到洗衣房前,一路上都沒有酒店員工的身影。米健潛入洗衣房,裡面空無一人,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編號3818的櫃子,也就是方雯的房間號,然後打開櫃子,從裡面取出待洗的衣物,挑出這兩件最貼身最讓男人產生性幻想的睡裙和內褲,急沖沖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這一夜,他把雯的內衣放在床上,在一遍又一遍的自褻中渡過了。

現在,米健收拾停當,穿上筆挺的燕尾服,已經是上流社會的年輕富豪了。他在鏡子前前後看了一遍,走出房間,向著宴會廳走去。

電梯停在了頂樓,米健已經感覺到外面熱鬧的氣氛了,他一走出電梯間,幾位美豔的PR連忙笑面相迎:「米生請進,董事長已經在等您了。」米健擺了擺手,走進宴會廳,一邊與來賓寒暄聊天,一邊注意著方雯美麗的身影。

「阿健!過來見見幾位世叔伯。」聽到父親的叫喚,米健連忙轉過身去。就在轉身的一剎那,他眼角的餘光捕捉到一個熟悉的倩影:一頭柔順亮澤的披肩長髮,一件無肩帶的低胸黑色珠片長裙,一張清秀明豔的俏臉,不是方雯是誰?米健怔了一怔,還是迎著父親走去。

「只要您來了,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米健心裡最後一個包袱卸掉了。

答謝宴會在八時正準時開始了,檀香山市的各界名流、金融業地產業的頭面人物和當地的僑領都雲集在金碧輝煌的宴會大廳裡。出席的女士們個個都悉心打扮,可謂衣香鬢影,爭奇鬥豔,讓人覺得眼花繚亂。

簡單的致辭和答謝後,氣氛活躍的Cocktail開始了,米健跟隨著父親不停的微笑、舉杯,但是雙眼卻一直沒有放過方雯的身影。她今天實在是太美了,黑色的低胸長裙襯托得潔白嫩滑的肌膚光澤無比,在明亮的燈光下簡直有些兒耀眼,那一襲精心剪裁的貼身長裙令她窈窕的身體曲線暴露無遺,雪白的酥胸上飽漲的玉乳令人想入非非,脖子上一條細細的鑽石項鏈使她顯得明豔而高貴。

米健慢慢的不露痕跡地向方雯靠近,當米健走到她的身邊時,一陣若隱若顯的香氣繚繞,他覺得下身有些緊張了。方雯正微笑著傾聽身旁一位當地僑領的女兒介紹著檀香山博物館的情形,擦身而過的瞬間,米健故意輕觸了一下方雯柔若無骨的玉臂,他感到了極其光滑溫暖的肌膚在手邊滑過,他吞下了一大口唾液。

方雯手中的酒杯被碰跌在地毯上,幸好酒杯內已沒有什麼液體了,只有幾滴水點濺到方雯的長裙上。米健一臉的歉意,忙遞過雪白的絲巾,口中連連說道:

「Sorry,實在不好意思。」

方雯見到又是米健米少爺,也報以燦爛的微笑:「不要緊。」

米健不由分說攔住了一位waiter,從托盤上取過另一杯香檳對方雯說:

「為了我兩次冒犯,我敬您一杯。」說完把酒杯遞到方雯的面前。

「不,不,謝謝您,米生,我不會喝酒。」方雯語氣平淡的回答。

「不要緊的,只是一杯香檳而已,賞賞臉吧!」

方雯對這位老闆的公子實在沒有多少好感,但是在這樣的場合又不好拒絕,看到米健一再堅持,想到不過是一杯香檳,方雯於是接過酒杯,和米健碰了一下杯,然後輕啜了一口。

米健高舉酒杯,向著週圍的賓客說道:「今天是我們開始合作的好日子,讓我們為光輝的前景乾杯!」全場的貴賓們在一片碰杯聲中熱烈鼓掌起來。方雯看到這樣,也只好將手中淡黃色的香檳一飲而盡。

米健看在眼裡,喜上心頭,他向著大廳另一頭走去,笑容已經浮上了面容。他悄悄地把戒指上的一個暗格合上,若無其事的繼續與其他人攀談,目光一直遠遠的留意著方雯。

華貴的宴會廳裡,各色的貴賓圍成一個個的小圈子,討論著各自感興趣的問題,但場面並不顯得嘈雜。方雯和身邊的客人交談了一會兒,感到一絲的疲倦,於是欠身說了聲「對不起」,離席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豪華的貴賓洗手間裡一個人都沒有,只有揚聲器在播放著柔和的音樂,方雯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出神地望著自己美麗的容貌,感到一種發自體內的疲倦正緩緩地佔領全身。方雯以為是一週多以來的工作壓力所致,沒怎麼在意,她補了補妝,撥弄了一下額前的劉海,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長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又坐了一會兒,方雯覺得越來越累,甚至有一種睏頓的感覺,連明亮的吊燈光線都顯得刺眼,旁人的談話聲也變得嘈雜,她只好提前退席。方雯拿起黑色的手提包,走出了宴會廳,她腳上的高跟鞋踏在電梯間的大理石地面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電梯很快就到了,方雯走入電梯,按下了38的按鈕。就在電梯門快要合上的時候,一隻手掌伸過來擋開了電梯門,接著一個高大的身影閃進了電梯,方雯連忙按下「Open」,發現這個人是米健。

米健似乎趕得很急的樣子,額上有一些汗珠:

「咦,真巧,Fiona,又碰上您了。」

「您好。」方雯點了點頭。

「怎麼?您的臉色似乎不是太好,您不舒服嗎?」

「沒什麼,有些兒累,可能是前幾天太累了。」

「那要早點兒休息了。您住幾樓?我送您回去。」米健又開始大獻慇勤了。

「不用麻煩您,馬上就到了。」方雯話音剛落,電梯「叮」的一聲停下了,方雯昏昏沉沉的步出電梯,向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米健初時還是小心翼翼的攙扶著她,轉過了服務台後就幾乎是擁著方雯往前走了。方雯只覺得頭暈得厲害,只好靠在米健的肩膀上,兩人一同走進了18號房間。

第三節 淫獸現形

方雯推開了房門,全身上下有說不出的不舒服,只覺得心裡頭發悶。她身子斜靠在房門之後的牆上,手提包也掉在了地毯上,她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倒了。

米健反身關上了房門,走廊的通道燈清晰的照在房間的金屬銘牌上,上面的數字赫然是「4018」。米健將房門鎖好並且插上門閂,然後將「請勿打擾」的標誌燈打開,這才挽著方雯走進屋內,他不希望等一會兒在「享受」的時候受到騷擾。

房間裡沒有開燈因而漆黑一片,米健扶方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自己轉身走入了浴室。聽到米健關上浴室門的聲音,方雯軟弱的斜靠在了沙發的扶手上,高聳的前胸隨著呼吸的節奏而不住的起伏著,雙瞼微微合上,鼻翼也在輕扇著,她的雙頰慢慢的發熱,很快就緋紅得如同天邊飛來的一抹彩霞了,她覺得體內有一股溫熱的氣流逐漸的升起,向著她的四肢百骸擴散出去,她的呼吸越來越急速,心跳也越來越快,令她情不自禁的想呻吟起來。

米健從浴室的門縫裡偷偷的注視著方雯,嘴角開始露出喜形於色的微笑,剛才方雯宴會上喝下的那杯香檳酒裡已經被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放入了一種高效的迷幻藥,方雯現在的這個樣子,正是迷藥開始發揮作用的表現,他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