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淫魔故事(5)

作者: 一葉秋

第五章 黃玫──密室淩辱

第一節 海邊漫步

「阿May,OK!」隨著導演滿意的話音,最後一天的拍攝告一段落,電視城的攝影棚內頓時一片掌聲。

這是由著名廣告模特黃玫擔綱主演的今年最重頭的一個廣告,經過一個多星期的製作終於完成,大夥兒很高興,一幫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討論今晚慶功宴的安排。

作為主角的黃玫也不例外,她覺得今天心情特別的開心,連夜的開工,她覺得有一些疲憊,就跟經理人說了一聲返家休息,但她還是很愉快的答應了跟大夥兒晚上一起慶祝。

回到海邊的寓所,她梳洗完畢,小睡了一會兒──她向來都很注意睡眠的補充。醒來的時候,時鐘才指向下午四點。「離慶功宴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黃玫心想,她換上了一件橙黃和紅色條紋的小背心,露出潔白的雙臂和香肩,形象健康的她平常的打扮不會這麼性感清涼,也許是今天心情愉快,估計「狗仔隊」們也不至於跟蹤到這邊,所以穿上了很少曝光的背心。

她為下身配了一條仿牛仔布的藍色低腰裙,裙子用細細的腰帶輕輕繫住,前面兩幅裙襟相互重疊蓋住一部份,這樣行走的時候既可使玉腿若隱若現又不必擔心容易走光;裙襬的邊緣輟了一圈垂穗,增添了裙子飄逸的感覺。然後她一雙素足套上橙黃色的沙灘拖鞋,再戴上一頂別著一朵野花的草帽,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美少女的活潑氣息。

一直以來她對自己的身材都很有信心,即使是當選「濱城小姐」之前。開上她心愛的法拉利,黃玫一路向海邊而去,她打算在海岸邊渡過這個下午。

黃玫是模特兒圈內最引人注目的一位,作為身價最高的廣告明星的她,同時還是一名出色的舞蹈演員。不論是普通的攝影、場記,還是製作的策劃、導演或者投資的製品人,都一致認為她會有一番成績。不僅因為她的驚世美貌和多才多藝,也不是她「濱城小姐」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她嚴謹的工作態度,平和的性格和守身如玉的為人準則。

被她拒絕的各種示愛的權貴不知幾何,無論那幫公子哥兒們怎麼花樣百出,黃玫總是對他們不冷不熱,有時甚至不瞅不睬,更別說言語交歡、投懷送抱了。這些被各色美女捧慣了的紈褲子弟們一次一次吃了悶棍,卻不好發作,一是因為他們都是些有色心無色膽的傢伙,二也是因為黃玫的堅強個性讓他們不得不退避三捨。因而,在圈中的男性都知道阿May是出了名的「冰美人」,而女藝員們卻很喜歡這位紅而不嬌,恬靜秀美的姐妹。

但是,誰也沒料到,這個海灣城市裡一隻狡猾無比的大色狼,已經悄悄的將它姦險淫惡的目光集中在這位歷年來最美麗的「濱城小姐」身上……

紅色法拉利從鐵閘後歡快的飛出,沿著海傍一直開去。在它後面的不遠處,尾隨著一部黑色的水星,烏黑的顏色在明媚的天空下透著一種說不出的妖氣。水星的車窗都貼上了反光材料,看不到裡面的人,只能見到方向盤上,是一雙帶著黑色手套的手在操作著,這雙手堅定而有力。水星一直在遠處緊跟著,黃玫絲毫沒有發現。在一個不起眼的岔口,水星拐了個彎,消失在路旁的紅樹林中。

黃玫已經聽到了海濤拍岸的聲音,法拉利駛進一條小路,穿過了鬱鬱蔥蔥的樹林,很快來到了海灘旁邊。黃玫將車子停在樹林前的一塊空地上,下了車,迎著海風在海傍漫步。

她出生在海濱城市,所以特別喜歡湛藍湛藍的大海和雪白雪白的浪花。雖然選美後她的工作彷彿永遠也做不完,她還是一有空就來到著寧靜開闊的海灘上,讓自己感受大海的廣闊和深厚,以此作為放鬆的方式。只要面對廣闊的海平面,一切的煩惱都會在不知不覺中得到解脫。

此時此刻,在燦爛的陽光下,黃玫將拖鞋提在手裡,晶瑩的玉足踩在細膩的沙灘上,留下了一串優美的腳印。清涼而新鮮的海風吹拂在她美麗的臉龐上,輕輕的將她的秀髮撩起,輕舞飛揚。她盡情的享受著這空曠的海邊,濤聲、沙灘、碧海、藍天,都屬於她一個人,她陶醉在這寧靜安詳的下午,流連忘返,一直沿著海邊走了很遠很遠。直到夕陽漸漸染紅了晚霞,她才依依不捨的朝著法拉利停泊的方向走去。

不知何時,消失的黑色水星又再出現在沙灘上,它慢慢的開到法拉利的旁邊停下。車門打開,跳下一個穿著黑T恤、戴墨鏡的年輕男子,他走到法拉利旁,向四周看了看,將手中的一條鑰匙插入法拉利車門的匙孔一擰,車門就打開了,車子裡有著一種女孩子才會有的淡淡的玫瑰香味。他將手伸到儀表板下,拆開面板,把裡面的五顏六色的電線擺弄了幾下,然後再把面板按原樣裝上。

做完了這一切,他將放在座位旁小巧的手提電話放入口袋裡,然後迅速的下車關好車門。他跳上水星,將車子開到樹林的陰影裡,從車裡取出一個雙筒望遠鏡,注視著黃玫遠去的方向,嘴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第二節 戴墨鏡的男人

黃玫走回到法拉利時,天色已是黃昏。她取出車匙打開車門,打算先回家換衣服,然後才去和同事們慶祝。然而當她想發動汽車的時候,卻發現一向很穩定的法拉利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黃玫一連試了好幾次,但是仍然不能點上火。她環顧車內,竟然沒有看到手提電話。難道忘在家裡了?黃玫為自己的疏忽感到懊悔。

在這偏遠的海灘邊,人跡旱至,離公路還有好一段距離,想到天色將黑,要一個人穿過黝黑的樹林,阿May的心裡不禁有些害怕。她無可奈何的下了車,向四周看了看,希望能遇到回程的郊遊人士。就在她焦急的等待中,一輛黑色的水星麵包車竟然意外的從樹林裡開了出來。黃玫喜出望外,雙手揮舞截停了它。

一個上唇留著小鬍子、戴一副大墨鏡的男人從車裡鑽了出來,黃玫連忙跑了過去:「先生,我的車壞了,手提電話也沒帶,能借您的手提電話用一用嗎?」

「可以的,小姐。」說罷,男士將他的手提遞給黃玫。不知是沒電還是信號太弱,黃玫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沒接上。

「小姐,天快黑了,您一個人留在這裡不太安全。這樣吧,我用車送你出去吧!」男士顯然看出了黃玫的窘境,建議道。「那真是太謝謝您了。」黃玫萬分感激,上了水星。

戴墨鏡的男子將車開進了樹林,天色開始昏暗,樹林裡更是光線不足,水星打開了聚光燈。「小姐,麻煩您把車窗搖上好嗎?」男士禮貌的問道。黃玫連忙側過身子,將車窗搖上。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就在這時,水星突然來了一個急剎,慣性使黃玫猛的向前一衝,接著一條濕漉漉的白毛巾就被捂在她的臉上。黃玫猝不及防,橫躺在座位上,只覺得一陣刺激難聞的氣味從毛巾傳來,令她感到目眩氣短。她想掙脫臉上的毛巾,可是捂著毛巾的手像鐵鉗一樣力氣很大,她怎麼也掰不開。她又掙扎了幾下想用腳蹬開車門,但車門被反鎖,她的白皙的雙腿一下一下踢在車門上,越來越無力。

拚力抵抗了一會兒,黃玫漸漸感到全身乏力,意識也開始模糊,四肢像灌了鉛似的垂了下去。終於,她整個身子軟軟的倒在了座位上,被迷暈過去了。

旁邊的男人一直緊緊捂著黃玫的臉,直到確認黃玫的確被迷暈了,才將手中的浸泡了麻藥的毛巾拿開。他扯去嘴上的小鬍子,將墨鏡取下,露出一張微笑著的面孔──他就是色魔米健!水星很快重新發動,穿過樹林後駛上了公路,向著半山的方向急弛而去。

水星高速的在公路上行駛,很快就到了一座兩層別墅前,電動鐵閘「呀呀」的打開,水星一下就竄了進去。米健把車一直開到車庫裡,然後把鐵閘和車庫門關好,這才回到車上把黃玫抱下來。車庫旁有一個小門,米健從那兒進去,走下幾級石階來到了陰暗的地下密室。米健推開地下室的門,打開房間裡的燈,柔和的光線立即照亮了房間裡的每一個角落。

這是一間約30平方的密室,裡面的陳設很簡單卻很特別:一部攝像槍連著的大屏幕電視,幾根黑漆鋼管,一張黑色的塌塌米,塌塌米四周的鋼管上都連著一條條長長的黑色皮帶扣。米健將黃玫放到了塌塌米上,拉過兩根皮帶扣把黃玫的雙手手腕扣好。

做好這一切,他仔細地端詳起他的獵物來:苗條勻稱的身材、清秀脫俗的面容、白皙溫潤的肌膚、修長柔美的手指、如雲如瀑的秀髮,這熟悉的一切都激起他今天的高亢的獸慾。於是他除去了雙手的黑手套,兩隻粗糙而多毛的大手十指賁張,向著婀娜嬌美的黃玫伸去。淫魔的手開始撫摸黃玫的身體,並沿著她誘人的曲線放肆的遊走起來,他已經準備好品嚐他的獵物了。

麻醉藥的作用還沒過,美麗的濱城小姐仍然陷於昏迷之中,她的身體歪扭著躺在黑色的塌塌米上,像沉默的羔羊任人宰割。因為在車上掙扎過的緣故,黃玫身上的衣物顯得有點兒淩亂。頭上的草帽已經被棄置在車上,橘黃色的沙灘拖鞋也被脫掉了一隻,背心和裙子都有被揉扯的痕跡。

米健將剩下的左足沙灘拖鞋脫下,遠遠丟開,親吻起黃玫的足趾來。黃玫雪玉一般的柔足晶瑩而溫潤,細心的呵護使她一雙雪足肌膚細嫩潔白,十個腳趾線條秀美動人,一片片趾甲上塗上了粉紅色的甲油。米健緊握著她的雙踝,用嘴唇和舌頭舔食她的腳趾、足底和足背,握在手中的彷彿是溫潤的美玉,而不是凡人的雙足,米健只覺得舌下芳香甜美,幾乎真的齧咬起來。

雙手慢慢的向上進發,滑過象牙雕刻一樣的小腿、膝蓋、大腿,黃玫的裙子也慢慢的向上捲起,裸露的身體部份越來越多。米健簡直被這絕美無雙的女體迷住了:這真是從未見過的漂亮大腿,苗條勻稱,而手感溫暖柔軟,肌膚雪白的幾乎透明,柔和的光澤使房間裡散發著青春動人的氣息,用「吹彈得破」來形容一點兒也不過份。

米健解開了黃玫裙子的銅紐扣,將兩幅前襟盡量的往旁邊撥開以暴露更多的身軀,盯著幾乎完全袒露的雙腿,他的雙眼快要噴火了。米健輕撫黃玫瑩白的手臂、渾圓的肩頭,頭靠在她柔軟挺拔的胸前,品味著那種玫瑰花般的馥鬱體香。眼前黃玫沉睡的樣子,令米健的思緒回到了一年前,茫茫大海上豪華遊艇裡發生的讓他終生不會忘記的一幕幕銷魂情景……

第三節 回憶──遊艇上的一幕

這是一年前的夏天,米健的富豪金剛酒店為了擴大影響製作了幾輯精美的廣告,挑選廣告女主角時,米健一下子在照片中看中了黃玫──當時的黃玫剛剛報名參加「濱城小姐」的競選並順利通過了初賽。她的美麗容貌,迷人身段和青春活潑,像磁石一樣緊緊抓住了米公子的心。

為了得到這純真明豔的少女,米健絞盡腦汁,始終沒能得手。終於,廣告特輯製作完成了,在電視台的播放後獲得了極滿意的效果,各地的遊客被紛紛吸引而入住富豪金剛,黃玫也因此人氣急升成為了當年「濱城小姐」的奪冠大熱。米健趁機將廣告特輯的全體工作人員和一幫娛樂圈中人邀請到他的遊艇上,搞了個大型的PARTY,黃玫自然是第一個被邀請的對象,因為米健搞這個PARTY無非也是為了接近她。儘管黃玫不想和這個富家公子接觸太多,但礙於情面她還是應約登上了米氏的遊艇──金剛號。

米氏家族財雄勢大,金剛號遊艇豪華舒適,黃玫儘管自幼家境殷實,幾年的舞台和模特生涯也令她見識大長,然而這麼大這麼華麗的遊艇她也從未見過。加上海上陽光明媚,風平浪靜,景色迷人,米健本人也好客而有禮,慇勤招待,黃玫對這樣的BALL其實並不感興趣,但畢竟碧海藍天景色怡人,愛海的她也就樂得一個人躲在船尾的角落裡欣賞海景了。

金剛號停在黃金海灘的對開海面,米健用快艇將大家接到淺水區戲水玩耍。眼看著大家紛紛換上泳衣跳到蔚藍大海裡暢泳,在一旁自得其樂眺望海面的黃玫終於也忍不住了,她看到遊艇上幾乎沒有客人了,這才取過自己那件粉紅色的泳衣,走下底艙的更衣室──她並不願意讓太多的陌生人看見她穿泳衣的樣子。

一直遠遠注視著黃玫美麗的倩影的米健,瞳孔瞬間緊縮起來,他知道機會已經來了。他把剩下的幾個人都送上快艇後,也快步走進了底艙。豪華的遊艇上很快只剩下米健和黃玫兩個人了,而更衣室內的黃玫卻還不知道危險正步步逼近。

米健躡手躡腳的走下船艙,來到更衣室前。更衣室的門緊閉著,米健推了推桃木做的艙門,紋絲不動,裡面已經反鎖上了,他把耳朵貼在薄薄的艙門上,裡面傳來衣服摩擦的細微響聲。黃玫就在裡面,米健抑制住心頭狂喜,小心的閃進了更衣室旁的另一扇艙門。

更衣室的一側是一面巨大的鏡子,旁邊圍繞著一圈木製的條凳。黃玫將背包放在凳子上,一件件的脫下身上的衣服,巨大的鏡子將她美麗瑩白的胴體纖毫畢露的反影出來。誰也不知道的是,在鏡子的另一面,站著金剛號的主人米健,他正通過艙壁上一個隱蔽的小孔,貪婪的窺視著黃玫青春而優美的身軀:烏黑的長髮在腦後紮成了一束可愛的馬尾,少女苗條修長的身段顯得鮮嫩而柔軟,冰清玉白的肌膚溫潤光滑瑩澤,成熟挺拔的前胸上雪白襯托著兩點奪目的鮮紅。

在這陌生的環境裡,黃玫似乎總覺得有人在窺視著自己的身體,於是她拿過一條大毛巾圍住赤裸的身子,迅速的穿好泳衣,她把泳衣背後的繫帶繫好,將衣物和毛巾統統放入背包,便向著更衣室的門走去。

剛打開門閂,正準備去擰門把手時,突然艙門「砰」的一聲從外被用力的推開,黃玫嚇了一跳,連手裡的背包也掉到地上。一個衣著華麗的男人闖了進來,是米健。他像是喝多了兩杯的樣子,臉有點兒發紅,呼吸也有點兒促。他一進來就堵住了黃玫的去路,黃玫只好向後退了一步,米健趁機把艙門關上。

他轉過身,雙眼直勾勾的直盯著黃玫,神情彷彿想將黃玫身上的泳衣撕成碎片。黃玫被看得有些發寒,連忙開口說:「是米先生,您好。您要用更衣室嗎?真對不起,讓您久等了,我這就出去了。」米健還是站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臉上卻浮現出詭秘的笑容。

突然,他像發瘋似的向黃玫直撲過去,黃玫這才看到,他一直背在身後的手裡赫然拿著一支注射器!黃玫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場面不知所措,驚叫著慌忙往後退。可是她的聲音不管多大,也不可能被遠在岸上的人們聽見,而且更衣室實在太狹窄了,根本無處可逃,黃玫的腳碰到了牆邊排凳,整個人晃了一晃,米健趁勢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將她壓倒在凳子上。

黃玫弓著身子斜靠在木凳上,雙手護著胸前拚命的抵抗著,但米健的力氣實在很大,他用雙腿夾住黃玫的兩腳,一隻手把她的雙手扭在身後,另一隻手則拔掉了注射器針頭的膠套。黃玫臉色發白,一雙大眼睛充滿了恐懼的目光,注視著銀閃閃的針頭一點點的逼近自己白嫩的手臂。

「你,你要幹什麼?不,不,住手!不要……」驚恐的聲音戛然而止,注射器的金屬針頭已準確而迅速的扎入她手臂上的血管,10毫升乳白色的藥液很快注入了黃玫體內。黃玫掙扎了一陣,只覺得眼前漸漸模糊,然後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米健將針頭拔出,黃玫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朵刺眼的小血花。米健隨即回到遊艇的駕駛艙內。他一連打了幾個電話,吩咐他的下屬派車接載在海邊遊玩的客人們,並且向大家解釋金剛號離去的原因。他已經為自己找了一個令人不會懷疑的理由:黃玫小姐身體突然不適,米先生已經先送她回去了。而此刻沙灘上那幫玩興正濃的人毫不在意,即使幾個發現黃玫也沒有下船的人顯然也沒有對此表示不解,畢竟豪門公子與新晉女模特幽會是娛樂圈內再常見不過的事情,米公子這樣安排畢竟已經是很週到的了。

米健安排好了一切,就操縱金剛號掉頭向著遠離海岸的方向駛去,他要去一個不會被人打攪的地方好好過他的二人世界。看著身後的漸漸遠離的海岸線,米健得意的吹起了口哨。

湛藍的大海上,金剛號停在了離海岸20海浬的地方,隨著海浪的蕩漾而微微起伏,四周是藍藍不見邊際的大海,陸地遠遠的落在煙霞漫天的北方。涼爽的海風撲面而來,帶來大洋略帶鹹味的濕潤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