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淫魔故事(1)

作者: 一葉秋

第一章 楊潔──迷姦陷阱

第一節 姦魔的計劃

「高等法院今天裁定,上市公司金誠發展原董事總經理劉世陽被控三條賄賂及非法挪用款項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半年……」

電視新聞一出街,金誠的股價立即跌了5個價位,米健很高興的把腳翹到大班桌上。在他的一手操控下,風凌集團最大的勁敵──金誠發展,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劉世陽蹲了監獄,他妻子……米健的腦海浮現出一位美麗的少婦身影──楊潔。

米健、楊潔和劉世陽其實是大學的同學,三人原本關係極好。可是,自從米健的女朋友移民後,他瘋狂的愛上了楊潔,那時楊潔卻已是劉的未婚妻了。米健窮追之下未能成功,眼看著楊潔披上婚紗做了劉太太,對劉恨之入骨。加上兩家本來是世交的家族因生意競爭而交情漸淡,米老先生更是在生意場上殺得劉家大敗,米健也就動了邪念,要把楊潔搞到手。現在,機會來了。

他拿起電話,撥通了楊潔的電話,話筒裡傳來了楊潔焦慮而無助的聲音……

楊潔現在的確茫然無助。丈夫被定罪,公司情況急轉直下,家公一急之下中風進了醫院。現在債主盈門,她每天都是在疲憊中渡過的。聽到米健的聲音,她感到一絲欣喜。米健直截了當提出借貸渡厄時,楊潔猶豫了,她知道,這樣短期的借貸在目前實在很冒險,萬一到時沒能力償還,家族生意就將落入他人之手。但眼看公公為公司急成那個樣子,她實在於心不忍,只好用自己的名義和米健簽了一紙1200萬的協議。

米健沒有親自簽約,但當他看著契約上楊潔清秀的簽名時,他明白這美麗的楊潔已一步步走向他佈好的陷阱了。他拿著楊潔的照片,在燈光下手淫起來……

第二節 精心佈置的陷阱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離還貸的最後日期越來越近了,公司的財務狀況仍未能扭轉,劉家上下一個個都愁眉苦臉。楊潔不願看到公婆一把年紀還要四處求人,為了丈夫,她決定再找一次米健,求他再寬限一下。她隱隱覺得,米健會答應的,畢竟他曾經那麼瘋狂的追求過她。

聽到秘書通報楊潔的電話時,米健正在大班桌後簽文件,他拿起話筒,耳畔傳來熟悉的溫柔的聲音:「你好,阿健,我是楊潔。」

「Jessica,你好,怎麼,有什麼事找我?」

「我想找你談一談有關那筆貸款的事。你什麼時間有空呢?」

「不好意思,Jessica,最近手頭上有一單大工程,我實在是走不開。」

「Michael,我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的。」

「那好吧,週一晚我沒那麼忙,就週一吧。晚上十點,海旁富豪金剛酒店頂樓,我等你。」

「謝謝你,Michael。」

放下話筒,米健的嘴角浮現出一絲殘酷的笑容:「楊潔啊楊潔,我發過誓一定要得到你的身體,為了這一天我等了三年,你終究逃不過我的掌心。」他右手一用力,一支鉛筆應聲而斷。他已佈好了一個陷阱,只等著楊潔送上門了。

轉眼間,一周的時間很快在指縫中溜過去了。吃過了晚飯,楊潔打發了四姐回家,然後照顧公婆吃了藥,服伺他們入睡。她回到自己房間,換上一套淡藍底素花的吊帶連衣裙,外面罩上一件開襟的白色通花長袖線衣,穿上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理了理烏黑的長髮,拿了一個白色的小手提包就出了門。

她不想驚動家裡人,沒有自己開車,而是截了一輛的士。十月已近深秋,天高氣爽,一盤明月高掛中天,夜風卻已帶寒意,楊潔不由緊了緊線衣。望著一路燈火輝煌、車水馬龍的熱鬧景像,她卻感到一絲擔懮,萬一米健不肯寬限,公司一定會給清盤,這對公婆和獄中的丈夫是多大的打擊,她輕輕皺了一下秀眉。

不知不覺間,堂皇的富豪金剛到了,這是米家的祖業,現在是米健打理,所以楊潔對米健約她來這裡並不覺得奇怪。

她步入大堂,一位waiter馬上迎了上來,將她引入行政人員電梯。頂樓其實是一個總統套房,楊潔走到深紅色的大門前,平靜了一下緊張的心情,按響了門鈴。

「叮咚!叮咚!」悅耳的鈴聲響起,米健從浴室出來,披上浴袍,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他打開屋門,眼前立著一位清秀佳人,正是垂涎已久的楊潔。她仍是一頭如雲的披肩長髮,一條淡藍的連衣裙,一件通花白線衣,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露出晶瑩勻稱的玉足,渾身散發著脫俗的氣息。他呆了一下,很快回過神,把楊潔讓進屋。

「你今天真美,Jessica。」【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楊潔已是很久沒有聽到男子這樣稱讚她了,自三年前婚後,她就很少拋頭露面,都是低調的留在家中照顧公婆。但她對於自己的身體卻是依然覺得驕傲,每次沐浴,她站在巨大的落地鏡前,端詳著鏡中依然完美的身體,那烏黑柔順的秀髮、潔白細膩的肌膚、高聳挺拔的雙乳、平坦光滑的小腹、細緻誘人的柳腰、豐腴柔軟的臀部、修長勻稱的玉腿,連選美的佳麗也比之不如,這常常令她陶醉在自我欣賞中。只可惜丈夫忙於生意,倒是冷落了嬌妻。今天聽到米健的稱讚,她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米健把楊潔請到客廳臨窗的真皮沙發上坐下,一雙眼早已不住地盯著眼前這位清麗嬌羞、美貌驚人的少婦,這位他曾為之傾倒,卻最終成為友妻的美人,這位在他的安排下,一步步走向陷阱的獵物。

和三年前相比,她依然美貌不減,婚姻反而為她平添了一分光彩,一分成熟的風韻,一舉手一投足所流露的光華,是少女時代所沒有的。他一想到這麼一位麗人即將到手,不由得覺得胯下的毒蛇悄悄昂起了頭。

他急忙快步走到小酒吧後,拿出兩個酒杯,分別倒上了琥珀色的XO,然後在左手邊的杯子裡倒入了一些早已準備好的白色粉末,酒色瞬間渾濁,立刻又變得清澈。他放上幾粒冰塊,端著杯子走到楊潔面前。

「Jessica,怎麼結了婚,只顧做幸福少奶奶,也不顧我們這些老同學了?」

「沒有啊,只是實在很忙。你知道世陽,除了生意什麼都不管,公公身體又不好,家裡很多事情其實都要我去做。這次世陽又出了事。」

「別難過,我能幫你什麼忙,你儘管開口,能幫的我一定幫!」

「謝謝你,Michael。我今天來就是有事想請你幫忙。世陽欠你的那筆貸款月底就到期了,可是你知道最近為了世陽的官司,還有老爺的病,我實在沒有那麼多的流動資金。看在大家世交,你我還有世陽又是同學,能不能再緩一緩?」

「這個,對不起啊Jessica,不是我不幫你,可是貸款的是雖然是我經手,始終決定權在爸爸和大哥手裡,加上最近我手頭正在進行一個項目,流動資金也不夠,所以……」

「Michael,求求你了。」

「實在是我也有難言之隱啊!」

屋內陷入了一片沉寂。

過了不知多久,米健走到楊潔面前:「冰都化了,我給你換一杯。」

「不用了,謝謝。」楊潔拿過酒杯喝了一口,她沒想到米健一開口就拒絕了她。醇香的白蘭地,喝到嘴裡帶者一種苦澀的味道。

「Michael,真的不能緩一緩,就算兩個星期?」

「其實你們不至於連區區200萬的利息也拿不出吧?」

「你不知道,現在我們實在是走投無路。」楊潔拿起酒杯將剩下的酒一飲而盡。米健心中暗喜,為她又倒了一杯。

楊潔愁上心頭,雙眉微皺,眼波裡滿是哀怨,直把米健看得色心大起,恨不得撲過去剝光她的衣服。室內又陷入一片寂靜,明亮的月光灑在楊潔身上,彷彿在催促她盡快離開。

「其實你也不是沒有辦法。」米健強抑著狂跳的心臟,連說話的語調都有些怪怪的:「你可以把股票套現,或是請其他世叔伯們入主公司,再不然將大屋賣掉,決不會到這個田地。」

「可是,世陽把股票和屋契都拿去做了抵押。」

「這,唉,世陽也……都怪我沒有勸住他!」米健一邊裝模作樣的長嘆,一邊偷偷注視著楊潔的神情。她的目光開始迷離,玉雕般的面頰隱約升起了一絲紅暈,酒中的迷藥開始起效了。

米健開始忽東忽西的在談著一些無聊的話題,他的目的很明確,一定要拖住她,再過10分鐘,等藥效上來了,這個活色生香的美人那晶瑩迷人的胴體就任自己擺佈了。

楊潔覺得視線有些兒模糊,坐在對面的米健的臉有些兒飄忽。她以為剛才一下喝的太多,休息一下就會好,但是,模糊的感覺卻是越來越重了,漸漸的,好像頭部也感到一種輕飄飄的感覺,她覺得很累,是的,這些天來她也實在是太累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耳畔傳來米健關切的聲音:「你不舒服嗎?」頓了一下後又說:「你真的很美,劉世陽有一位那麼美麗的妻子卻無福消受,真讓我心痛!」說完,他的身影似乎飄到了自己跟前,手似乎也在輕輕撫摩自己的秀髮,楊潔對他這種挑逗的舉動毫無辦法。

米健繼續在說:「美人,你有一樣價值連城的寶貝沒好好利用呢!」

楊潔回答:「什麼呢?」她的聲音已非常低弱了。

「哈哈哈哈哈……」米健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得意:「你的身體,你美妙的身體!」米健把嘴湊到楊潔的耳邊,淫笑著說。楊潔羞愧難當,但卻無法避開米健那張噴著熱氣的大嘴。

「其實我很願意解決你的問題,只要你願意,不僅是經濟上的,生理上的我也能一起幫你解決。」米健的話越來越下流,語調也越來越放肆:「只要你今晚肯陪我,你的身子一次至少值50萬,陪我一年。1200萬也就還清了。怎麼樣?我的美人兒。」

「你這個乘人之危的小人,真是禽獸不如!」楊潔越聽越感羞怒交加,真想站起來給米健一個耳光,但是她已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她只覺得頭越來越沉重,渾身越來越無力,視線越來越模糊,睡意越來越濃……惡魔之手已緊緊抓住了她,她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知道將會發生何事,只有米健的獰笑和甜得膩人的聲音還縈繞在她腦海中,其它的,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隨著眼簾慢慢合上,她終於昏迷過去了。

米健望著不省人事的楊潔,再也忍不住放聲狂笑起來:「楊潔啊楊潔,三年前我得不到你,今天你還是要落在我的手裡。我的美人,等一會兒我會讓你嚐嚐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安慰我這三年的相思之苦。哈哈哈哈……」

笑聲中,米健摸了一下楊潔光滑的面頰,左手托住她的玉頸,右手伸到她的大腿下,一用力把她抱了起來,然後一步步向臥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