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康香港獨居記

趙康獨居香港,卻一直沒有缺乏過女人方面的肉慾享受。他並非到歡場尋花問柳,而是不時被鄰居的太太看上,讓他嘗試了好幾個的住家少婦偷情的樂趣。

第一個和他搭上的是住在對面思穎,她雖然已經是兩個女兒的母親,可是年紀還不到三十歲。她丈夫在內地經商,自己覺得無聊時就會來找他閒聊。

有天晚上,思穎來趙康這裡坐到差不多兩點鐘的時候才回去睡。從她的言談和眼神裡,覺得她好像對自己有些意思。趙康心裡想︰如果她再來是,務必大膽地嘗試把她挑逗,如果有反應,就把握機會,徹底地和她親近一下。

隔天的晚飯後,思穎果然又來了。她穿著一套碎花的連衣裙,頭髮梳得很整齊,孩子氣的俏臉上還稍微加以化裝,那模樣兒比平時顯得更加艷麗動人了,望著她那趐胸上雪白的乳溝,趙康不禁誘發一陣愛慾的衝動,下體迅速地發硬,把褲子都頂出了。便笑著說道︰「思穎,你今晚好漂亮呀!真是迷死人了!」

思穎笑著說道︰「真的嗎?有什麼可以證明你不是在講大話呢?」

趙康走近她身旁,牽起她綿軟的手兒放到那硬物上上,說道︰「這算是證明吧!」

思穎粉面通紅,她觸電似的,迅速把手縮走了。嘴裡說道︰「哇!你真不知羞!」

趙康說道︰「是你要我證明沒有撒謊的嘛!」

思穎低著頭兒說道︰「我到底有什麼令你著迷呢?」

趙康一把將她的嬌軀拉入懷裡,指著她的趐胸說道︰「單憑你這乳溝,已經使我神魂顛倒,如果能讓我摸摸你的乳房,簡直飄飄欲仙了!」

思穎沒有爭扎,卻含羞地把頭埋在趙康懷裡。於是他得寸進尺,把手放到她豐腴的乳房上輕輕地摸捏著。思穎伸手過來微微撐拒,趙康則牽著她的手插入他褲腰裡。思穎把趙康的硬物握在手裡,渾身劇烈地顫抖著。趙康知道她春心已動,便大膽地解開她的衣領,把手伸入她的奶罩裡撫摸她那綿軟又富具彈性的乳房。

思穎肉緊地握著趙康的硬物,嘴裡呻呻吟似的說道︰「我就被你擺弄死了!」

「還只是一個開始哩!」趙康把手指輕輕捏弄著她的奶頭,說道︰「這樣弄,你是不是更舒服呢?」

思穎顫聲說道︰「癢死人了,快放手吧!你到底想做什麼呀!」

「想讓你舒服呀!」趙康把另一隻手撩起她的裙子,穿過她的內褲的橡筋褲頭,直探她的桃源肉洞。發現早已十分濕潤了。於是笑著說道︰「思穎,你好多水喲!」

思穎沒有回話,只把頭往趙康懷裡直鑽,小手兒把硬物緊緊地握住。

趙康把雙手同時撩弄她的乳尖和陰蒂,思穎扭動著嬌軀,兩條雪白的嫩腿不停地發抖著。嘴裡不時地發出「伊伊哦哦」的哼叫。趙康把手指伸進她的陰道,覺得那裡很緊窄,就對她說道︰「思穎,你雖然生過兩個孩子,卻仍然保養得很好哩!」

思穎負氣地說道︰「好不好關你什麼事!」趙康涎著臉說道︰「當然關我的事啦!我現在就要和你做愛,要享受你那溫軟緊窄的小天地了,我幫你脫去衣服,一起到床上去玩吧!」

「誰跟你玩呀!」思穎放開握住趙康硬物的手,阻止脫她的衣服。然而她的反抗是無力的,半推半就間,已經被趙康將連衣裙脫去,只剩下胸圍和底褲。趙康沒有繼續脫她,只把她的肉體抱入睡房放到床上。

思穎羞澀地拉被子蓋上半裸的玉體。趙康也沒有讓她久等,三兩下手就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鑽入被窩躺到她身邊。趙康繼續脫去思穎身上所有的東西,把她一絲不掛的肉體摟在懷裡。讓她一對豐滿的乳房溫軟地貼在他胸部。

思穎也扭動著纖腰,把她的恥部湊向趙康的硬物。趙康壓到她上面,思穎立即分開了雙腿,讓趙康順利地把硬物插入她滋潤的小洞。

倆人合體之後,思穎就不再羞澀了,她配合著趙康抽插的節奏,也把陰戶有規律地向上迎湊,使龜頭更深地鑽入她的陰道深處。趙康望望她的臉,發現她也在看他。

思穎看見趙康望她,就閉上眼睛向趙康索吻。趙康吻她的櫻唇時,她把舌頭伸入他的嘴裡。趙康打趣地說道︰「你是否不甘心被我入侵,也想反戈一擊呢?」

思穎負氣地說道︰「你這麼說,我就扮死人讓你幹,不理你了!」

趙康笑著說道︰「好哇!我就不信你沒反應!」

說畢,趙康立即更加落力地扭腰擺臀,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肉洞裡狂抽猛插。她起初還咬緊牙筋忍住,後來終於崩潰了。她首先伸出兩條白嫩的手臂把趙康緊緊摟抱。接著出聲呻叫起來,最後她臉紅眼濕,雙手無力地放開趙康,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樣。

趙康輕聲在她耳邊說要射精了,她有氣無力地告訴他說已經早有準備。可以放心在她陰道裡發洩。當火山爆發的一刻,思穎又把趙康緊緊摟抱,直至趙康射精完畢,她還要趙康在她的肉體樂留多一會兒。

趙康笑著說道︰「你不怕我壓壞你嗎?」【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思穎風騷地說︰「女人天生來給男人壓的嘛!」

趙康說道︰「你今晚就在我這裡睡好嗎?我想和你再來一次。」

思穎笑著說道︰「你還可以嗎?我老公沒試過一個晚上玩我兩次哩!」

「你不信就試試吧!我那東西還沒有軟下去哩!」趙康故意把硬物在思穎的陰道裡動了動,說道︰「現在就再繼續吧!」

思穎慌忙把趙康抱住,說道︰「等一等吧!我剛才已經被你幹得死去活來,就算你行也要讓我休息一會兒在讓你玩呀!」

「我抱你去浴室沖洗一下,浸一浸熱水就可以消除疲勞,玩起來一定更開心哩!」趙康撫摸著她的乳房說道︰「我懂得幾下手勢,可以嘗試幫你做做按摩呀!」

思穎望著趙康,癡情地說道︰「今晚我已準備讓你隨便怎麼玩了,你想做什麼都依你,我們現在就去洗洗,然後我用嘴兒讓你舒服!」

趙康把一絲不掛的思穎抱到浴室,和她一起躺在溫水的浴缸裡。他愛撫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思穎也握住硬物輕輕地套弄。

趙康讚美地說道︰「思穎,你的乳房肥白細嫩的,真好玩!」

思穎也說︰「你這肉棍兒剛才幾乎要了我的小命哩!」

「你怕它嗎?」趙康撫摸她的陰戶說道︰「有沒有弄傷你呢?」

思穎風騷地說道︰「是有點兒怕,但是喜歡多過怕!」

「為什麼呢?」趙康的手指輕輕揉著她的陰核問道。

「還用問嗎?本來老公一個星期給我一次,現在都已經一個月了,他還不回來。一定是在內地風流快活了。不過現在和他計較了,反正現在趙康已經有你,你倒比他還要強,我從沒有試過剛才那麼舒服過哩!」思穎說著,溫馨地把她的乳房貼住趙康身體。

趙康笑著說道︰「剛才還沒到最好哩!因為我已經有好些日子不近女色,所以匆匆地在你的肉體裡發洩,等會兒我會慢慢地把你玩得更舒服些!」

思穎道︰「像剛才就已經很夠了,你不要把人給玩死了呀!」

趙康和思穎在浴缸裡浸了一會兒,就把她抱出來。擦乾身上的水珠,又把她赤裸裸地抱到床上。思穎鑽到趙康懷裡,將趙康的龜頭含入她小嘴裡。這時趙康才記得仔細地欣賞她誘人的肉體。思穎的腳很小,握在手裡彷彿沒有骨頭似的,有一種特殊的質感。

趙康把她每一隻腳趾都仔細地玩賞,然後撫摸她的腳踝,又順著渾圓的小腿一直摸到雪白細嫩的大腿,思穎吐出嘴裡的陰莖,傻笑地對趙康說道︰「你摸得好舒服哦!」

趙康笑著說道︰「我們換個姿勢,讓我也吻吻你的陰戶。」

思穎起初不讓吻,後來畢竟拗趙康不過。讓他頭朝她腳的方向伏在上面,她的小嘴吸吮趙康的陽具,而趙康的頭就鑽到她雙腿之間,用唇舌去舔吻她的陰戶,思穎興奮地用她的雙腿夾緊趙康的頭。然而趙康卻吻她的大腿,把她可愛的小腳兒含在嘴裡。用舌尖鑽她的腳趾縫。思穎的嘴裡雖然塞住趙康的龜頭,也興奮地「 」哼個不停。

玩了一會兒,趙康對思穎說要正式和她交媾了,思穎才擺出仰躺的姿勢,把雙腿高高地舉起來,讓趙康往她的陰道長驅直入。這一次,思穎被趙康抽插得如癡如醉。她顫聲地向趙康求饒,要趙康放過她的陰戶,並表示要用嘴把他吸出來。趙康自然求之不得啦!於是,他大模斯樣地坐在床沿,思穎就跪在前面,小嘴兒把趙康的龜頭吞吞吐吐。直至他噴了她一嘴精液,她才停下來,把口裡的精液吞食,然後躺在他身邊喘著大氣。

趙康摟著她說道︰「思穎,辛苦你了!」

她笑著說道︰「沒什麼,是我自己願意的。你實在太強了,要兩三個女人同時對你才應付得來哩!」

趙康笑著說道︰「我都想呀!不過那裡有可能呢?」

思穎俏皮地說道︰「叫你太太也來一起玩呀!」

「你真是會開玩笑啦!」趙康親熱地把思穎摟著說道︰「如果我太太能來香港,或者我都沒有機會和你擁有這樣的樂事呀!」

「還有一個辦法。」思穎神秘地說道︰「就是我的死黨佩珍,只要你不嫌她長得肥胖一些,我都可以叫她來一起玩的。她自己一個人住,我們甚至可以把她那裡做戰場,那就包保一定安全了。」

趙康問道︰「是不是有時候約你出街的那個肥婆呢?」

思穎道︰「是呀!就是她,她也曾經結過婚,不過老公是外籍人,每年才過來一個月,所以她也很缺乏性愛的滋潤。怎麼樣,你是不是很討厭她呢?」

趙康笑著說道︰「她只是生得豐滿一點,樣子並不討厭呀!不過既然她有地方,最好我們一起到她那裡玩,不要讓她知道我住在這裡。」

思穎笑著說道︰「你怕她纏住你嗎?」

趙康說道︰「我並不想太濫交,之所以和你來往,只不過是特別喜歡你呀!」

「太多謝你了,真有我心!」思穎肉緊地把趙康摟住,親熱地說道。

幾天後,趙康跟思穎到佩珍的住處。這只是一個沒有廳房間擱的小單位,但是有一張大床,已經足夠趙康和兩位佳人翻雲覆雨了。

佩珍和趙康見面時,臉紅到耳根。趙康也窘得不不知說什麼好。反而是思穎出來主持場面,她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法,叫趙康和佩珍背對背各自寬衣解帶。當倆人轉身相對時,連思穎身上也已經一絲不掛。佩珍羞得用手摀住自己的眼睛。思穎則示意趙康採取主動。於是趙康把佩珍推倒在床上,架起雙腿,沒有任何前奏,就老不客氣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塞進她的陰戶裡。

佩珍不能說是很漂亮的女人,雖然她的容貌還算過得去,但是身材就顯得太肥胖。尤其是脫得精赤溜光的她,更如一堆肉山似的。兩條大腿又粗又短,不過她的銷魂洞倒是十分緊窄,趙康的龜頭和她的陰道摩擦接觸很有快感。佩珍可能因為久旱逢甘,很快就來了高潮了。雖然她比較含蓄,沒有淫呼浪叫,可是從她臉部的表情已經足予證明她正陶醉的性交的興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