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場

(一)

古語雲︰「食色性也,人之大欲」,連我們的聖人孔老夫子都這樣說,更何況我們都是升斗小民、凡夫俗子呢?

「人不風流枉少年!」古今中外,世界各國的男女老少,俱都一樣。生老病死,是所難免!生前若不吃喝玩樂一番。

若到了年老體衰,你那風流的鋼刀(本錢),它生了,好似廢物一樣,不是舉而不堅,就是堅而不挺,再就是陽萎早洩,或是見物洩精,半途而廢。一插入那熱呼呼,濕濡滿的挑源仙洞,就即刻卸甲丟兵,請問︰「其樂何在,人生何歡呢!」

美人再美!再艷!再嬌!再媚!肌膚再光滑細嫩,雪白、豐滿、性感!身材曲線再好、再棒!脫光衣服,赤身裸體的睡在你的身邊,也只好望「肉」感歎!望「穴」搖頭的份了。

作者戲言一詩︰

「青春一去不回頭,寸金難買寸光陰!匆匆不覺揚州夢,萬金難求雄風還!江水一去不復返!」嗚呼!短暫的人生!

故此你若不乘年輕力壯時,多玩幾個美貌佳人,等到老邁無力時,想玩也玩不動了,就悔之晚矣!

此乃「人不風流枉少年。」之至理名言!

但是作者奉勸讀者諸君,玩當然是要玩,可別不知節制旦旦而伐的去縱欲,不但得不到性愛的樂趣,反而會把身使搞壞了,變成未老先衰陽萎不舉那就 不來,而得不償失了。這是作者的一番肺腑之言,切記!切記!須知︰「色字頭上一把刀」此刀非比宰殺雞鴨牛羊之鋼刀,而是刮盡男人「精和血」之無影無形的鋼刀!作者乃是過來人,希諸君慎之!慎之!

好了,閒話說了一大堆,諸君看得也不耐煩了!抱歉之至!

李國威畢業於國立XX大學外文系,年紀輕輕的,就任職予某大外銷工廠外貿部經理,真是少年得志。其策劃和辦事的能力,以及待人接物的手腕,都有他獨到之處,深得董事長及總經理之欣賞和器重。

今天是星期六週末,臨下班前,總經理交待李國威說道︰「董事長和我今晚要陪美國來的客戶,XX大公司的老闆泰普登.傑克先生去酒家喝酒應酬,而他的女秘書安妮小姐不適合到那種地方去,你今晚陪她去晚餐、逛逛街或是到夜總會陪她跳跳舞。總之,要好好的招待她,務必要使她玩得開心愉快。她的老闆對她是言聽計從,若能接到她的老闆這一批高價碼的契約和定單,董事長交待過,一定分給你一份厚厚的紅利,所有的開銷全部以交際費實報實銷,錢儘管用,知道嗎?」

「是,總經理!我會遵照董事長和您的吩咐,會辦得很好的。」

「董事長和我就是欣賞你各方面的才能,才將這件事情交給你去做的。哪!拿我簽准了的五萬元交際費的字條,去會計課領取,下了班駕著你的轎車到XX大飯店的大廳等她,時間是六點正,快去辦吧!」

他領了五萬元的交際費後,先打一通電話給他的太太,言明今晚奉了董事長及總經理之命,要陪客戶去應酬,可能很晚才會回家,說不定明天才回。

當他駕車來到XX大飯店時,尚差十幾分鐘才夠六點,於是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抽根香煙等待他的貴賓來臨。

六時正,安妮小姐準時來到大廳。

「哈羅,密斯安妮!你好。」

「你好!密斯特李!」

二人握握手,互相問好。

安妮小姐是位金髮的漂亮女子,鵝蛋型的粉臉,雪白中透著淺紅的光澤,沒有一粒雀斑,那雙透明泛著藍色光芒的眼睛,充滿了青春氣息和吸引力。身材豐滿,粉腿修長,身穿一件橘紅色坦胸露背的晚禮服,把那雪白的趐胸及背脊,全部裸露在外。

尤其是那一雙高挺豐滿的乳房,因為沒有穿戴胸罩,半透明的上裝,把兩粒像草莓似的乳頭,都很清晰的顯露出來了,隨著說話和身體的擺動,兩顆大乳房也跟著顫抖起來。

李國威雖已經結婚,也玩過女人,但是還沒玩過金髮洋妞。黃色錄影帶不論歐美和日本的,雖然看過不少,但實際還沒有嘗過洋妞是何滋味?今晚碰到這特殊的對象,豈能放過和她親近的大好機會呢?定要把她弄到手來,開開洋暈。

「安妮小姐,今晚我很榮幸能做你的導遊,陪著像你這樣高貴美麗的小姐游玩,真是三生有幸!」

「李先生!你太客氣了,我這次隨老闆來貴國洽談生意,能夠和你相識,正應了你們貴國人常說的︰『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的俗語。今晚有你這位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的男仕,陪我渡過在貴國的第一個週末,也是我的榮幸。」

「安妮小姐,你真了不起,連我們中國的俗語都能朗朗上嘴而隨口就念了出來,佩服!佩服!」

「哪裡!哪裡!我雖然是美國人,但是我很嚮往貴國的文化。故此我在美國讀書時,認識很多中國留學生,常常請他們講點貴國的風土人情及風俗文化等等給我聽,所以稍稍略知一點皮毛而已,以後若有機會,還請李先生多多指教。」

「安妮小姐,你太客氣了。指教不敢當,以後我還需要請你多多指教才是真的呢?」

「好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李先生,我們既然已是朋友,大家都不必客氣了,好嗎?」

「好的!安妮小姐,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聽得安妮哈哈的笑道︰「你看你,剛剛才說完大家不必客氣,你又客氣起來了。從現在起,你不必再叫小姐小姐的,直接教我安妮好了,我也不再稱呼你先生,就叫你的名字,這不是親熱得多嗎?國威,你說是不是?」

「對!安妮!那你想去那裡遊玩一番呢?」

「你是我的響導,我全聽你的安排好了。」

「嗯!這樣吧!我先帶你去晚餐,然後逛逛台北市最熱鬧繁華的西門町。你若有興趣就去看一場電影,或是聽歌、跳舞都可以,明天是禮拜天,我再帶你去是否滿意呢?」

「好啊!我太滿意了。」

「那我們走吧!」

國威摟著她的柳腰一同坐上轎車,把車子開到西門町後,問她喜歡吃中餐還是西餐,安妮說要吃中國菜。

國威帶她到一間豪華的川菜餐廳,點了幾樣名貴的菜,再叫侍者拿來一瓶葡萄酒。二人開始淺斟慢酌,邊吃喝邊笑談著。

安妮吃著帶辣味的川菜,口裡頻頻呼道︰「呵,好辣!真過癮。」

「安妮,你在美國有沒有吃過四川菜嗎?」

「吃過。在美國有很多華僑經營的中餐廳,什麼樣口胃的菜都有,我都去吃過,你們中國人對『吃』是最有講究,而花式口肩最多、最好的國家,聞名於全世界,人人誇讚吃在中國,真是一點都沒錯。」

「來!安妮,我敬你一杯,表示我對你的讚美和謝意。」

「國威,來我也敬你一杯,表示為我們的友誼,和謝謝你的招待。」

餐畢,二人手挽手的在西門町鬧區,慢慢的逛著、看著、聊著,然後再駕車至新加坡舞廳,找了個座位坐下。國威要侍者拿來一瓶香檳,再點了數盤下酒的小菜,淺飲小酌閒談著。

音樂台上正演奏慢華爾滋,國威請安妮步入舞池。二人緊緊擁抱抱著慢慢起舞,醉意盎然的貼臉依偎。安妮半瞇著一雙媚眼,陶醉在美妙的旋律中,國威是美人在抱,從她身上透出一陣陣脂粉及肉香味,使他的嗅覺和觸覺刺激得心中的慾火亢奮起來。那一根粗壯碩大的陽具,直頂在安妮的小腹下,隨著舞步一挺一頂的,胸膛盡力的揉搓著她的一雙大乳房。

安妮被頂挺得通體趐軟,臉泛桃花,星眸含春,國威看得是心猿意馬,情不自禁地狂熱親吻她的面頰及櫻唇。

「安妮,你是我所見過的美國小姐中,最漂亮的一位了。」

「真的嗎?謝謝你的誇獎。」

「我決不騙你,安妮,你真使我發狂,我好愛你,實貝。」

「國威,達令,我也好愛你。」

二人說罷,狂熱的親吻著,互相吮吸著對方的舌尖,好似乾柴烈火般的燃燒起來了。

「國威,想不到這次隨老闆來台灣接洽生意,會遇上你這樣一位好朋友,便我解除了旅途上的寂寞,今晚到我投宿的飯店房間裡,陪我歡度一夜,怎麼樣?達令。」

「你不怕我侵犯你嗎?」

「我才不怕呢?我們美國的女孩子把性愛看得很開放,只要是喜歡上那一個男孩子,馬上就去開房間做愛。像天體宮、裸體日光浴、換妻等等,隨時隨地都可看得到、也做得到,現在連日本都向我們美國跟進了。」

「安妮!這個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們中國人比較保守一些,若是有人搞什麼天母宮、裸體日光浴,及換妻等等的玩意,是犯法和有乖倫常和道德的。」

他聽得直搖頭,美國女孩真大膽也真厲害,連要你和她「做愛」二字,都敢大膽的說了出來。

「好了,別談這些了,走吧!回飯店去吧。」

「是,遵命。」

二人回到XX大飯店八樓八○五號房,進房後安妮把「請勿打擾」的牌子掛在房門外,隨手鎖上房門,返身摟緊他一陣親吻。

「國威,如果你怕家裡的人擔心你,最好先打個電話交待一下。」

國威一聽,想想也對,拿起電話︰「美雲,我今晚跟董事長和總經理陪客戶在應酬,可能要到明天晚上才回來,請你不要等我。嗯!嗯!好的,再見。」

「國威,美雲是你的太太是嗎?」

「是的。」

「你結婚多久了?有孩子嗎?」

「我結婚一年多,現在我太太懷孕了,大概還有二、三個月就要生產了。」他照實的回答她。

她聽了哈哈一笑道︰「達令,你太太懷孕已七、八個月了,那你不能和你太太做愛,你受得了嗎?」

國威聽了,心裡知道今晚一定艷福不淺了,洋妞真是開放又大膽,連人家夫妻房帷之事都敢說出來。

安妮拿了一件睡袍到浴室裡去,不一會就聽到裡面唏哩嘩啦的水聲,國威回頭一看,「哇!」這位洋妞的作風還真大膽,洗澡連浴室的門都不關,背對著門口,把那一身健美的細腰肥臀及一雙修長的粉腿,全都展露無遺地任君觀賞。

匆匆浴罷,安妮穿了一件天藍色半透明的睡袍走了出來。

「達令!你也去洗個澡吧!這樣會舒服很多。」

「可是我沒帶睡衣來,洗好澡穿什麼呢?」

「傻瓜!你洗好了什麼都不用穿,我們兩人來一個小型的天體營,那多好玩嘛!」

國威剛要往浴室去,安妮忙把他的手拉住說道︰「先把衣服脫光了再去洗,不然會把你的西裝弄濕了。」

國威只好聽從她的話,把全身衣物脫過精光。

「哇!達令,你的身體好健壯,真能比美我們美國的男孩子。」

「謝謝你的誇獎,我平時喜歡運動,譬如打球、游泳、健跑、爬山等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分晴雨、氣候冷熱,每天清晨都要練習兩個小時,才吃早餐去上班。」

「嗯!難怪你的身裁如此健美,看得令人都心跳了起來。」安妮說著也把自己的睡袍脫掉,全身赤裸,拉著國威的手走進浴室︰「我陪你再洗一次吧!」

二人在浴室邊說邊調情,國威摟著安妮,深深的吻著,安妮的香舌伸入國威的口中,二人不停的吸吮翻攪著。

國威一手撫摸著她的大乳房,低頭含住另一顆艷紅色如草莓的乳頭,吸吮舐咬著,安妮嬌喘吁吁的呻吟著。國威已數月不知肉味了,心想︰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洋妞的風味。

「哇!國威,你真可愛,讓我親親它好嗎?」

「好哇!安妮,只要你高興,怎麼樣都行。」

安妮蹲了下來,張口就吸吮舐咬著,使國威趐癢得整個人都快要癱瘓了。

「安妮!我們把身上的水擦乾了,到房間裡去吧!」

「好啊!」安妮握著他的大陽具說。

於是二人互相擦乾身體,然後裸呈的回到房裡,兩人再度的又接吻在一起,安妮也開始嬌喘了起來。

「嗯!達令,我要躺到床上,讓你好好的親親我。」安妮說罷,已軟癱在床上。

國威很瞭解和外國女孩玩性的遊戲,先要使她忍受不了後,再用各種不同的姿式,才可以持久耐戰,使她達到性的高潮。這樣玩起來,才能多彩多姿,淋漓盡致。

於是,先揉揉她的一隻大乳房,再舐吮乳房及奶頭一陣,順序吻舔她全身性敏感的地方。雙手撥開兩條粉腿,揉捏著,然後沿著大腿內側,伸出舌尖舐著、吸吮著。

「哎唷!達令……太妙了……喔……太美了……對了……」

國威馬上躺到床上去,剛好和安妮的方向相反,安妮爬到他的身上,張口把他的陽具含了進去,就吸吮舐咬起來。

安妮伏著身體在吸吮他,一雙大乳房則在他的肚皮在,一磨一擦的,國威感到過癮極了,因為他太太的乳房是嬌小型的,今晚碰到的對手,乳房是又肥文大又挺。「哇!」真棒!第一次玩洋妞,就碰到於此性感豐滿的對手,真是艷福不淺。

她嘴裡不斷的叫著︰「啊!我的天啊……上帝……真是太美妙了!……來,達令……快……我們換個姿勢……」

於是二人翻了一個身,安妮仰躺在床上張開兩條粉腿,她那性感的紅唇好似嬰兒要吃奶的小嘴一樣。國威知道她此時快受不了啦!但是為了把握要戰勝她,仍須採取拖延戰術,多作調情的技巧,要知己知彼方能降服這位蕩女淫娃。

國威先用手指揉捏一陣,然後伏下身去,咬吮她再用舌尖去舐。

「呵!啊!親愛的達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