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領情緣

邱淑貞參選港姐那一年,我在港島一間成衣廠做燙衫的工作。那是間家庭式的山寨工場, 有四部平車,一部車邊機及一張燙床。工友們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車收送。老闆顧著另外的生意,很少過來這裡。所以這個小小的空間,竟然變成我和幾位女工的性愛樂園。

由於工友中 有我一個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眾女人打趣取笑的對像。其實我也樂意和她們打打鬧鬧,有時還可以趁機摸摸他們的肉體,以肆手腳之欲。其中最經常和我開玩笑的是李金蘭,她是個二十來歲的青春少婦,圓圓的臉兒白裡透紅,豐滿的肉體上有著一對漲鼓鼓的乳房,渾圓的臀部微微向上翹起,非常性感迷人。金蘭的個性開朗大方,像個大笑姑婆,和我說話時總是對我摸這摸那手多多的。我也曾經摸過她白胖胖的手兒,偶然間也觸到她那富有彈性的乳房。 是並不敢輕易主動地調戲她。

另外三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工,一個是鄭惠玲,中等身材。白白淨淨的,俏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一個是周素燕,一付健美的身段,古銅色的皮膚細滑可愛。還有一個是二百磅的大肥婆,名叫柳金花。雖然肥笨,卻也風趣健談。

工友中最年輕的是陳秀媚,才十七歲。長得清秀苗條,肌膚細膩。不過比較怕羞,除了工作上的正經話,就很少和我說笑了。

有一天晚上,廠裡 有我和惠玲在加夜班。我們仍然像平時一樣談笑風生。因為 有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彼此間講話得內容特別比平常露骨。惠玲打趣地說u t身一個,收工後一定很無聊,要找五姑娘慰解。

我打蛇隨棍上,就說道:「惠玲姐如果同情我,不妨慰解慰解我吧!」

惠玲淬了我一聲,粉面微微泛紅,那模樣兒比平時更加動人。我藉著送衣料走到她的車位,把東西交給她時又故意用手背 觸一下她酥胸上溫軟的肉團。惠玲並沒閃避,眼尾漚了我一下,也沒有生氣。我又故意將一些衣料跌下地,然後貓下身子去收拾。

這時我望見惠玲的一對玲瓏的小腳,整齊的腳趾從紫色的拖鞋露出來,白雪雪的腳背,粉紅色的腳跟,實在吸引死人。我且不去執衣料,而伸手去撫摸惠玲的腳丫子。

惠玲繼續做她手頭上的功夫,一聲不響地任我玩捏著她的小腳兒。我放膽順著她的滑美可愛的小腿一路向上摸去。惠玲穿著黑色的長裙,我看得見她兩條雪白大腿的盡處,紫色的內褲緊緊地包裹著漲卜卜的陰部。

我禁不住鑽進她的裙子裡,用嘴唇在惠玲細嫩大腿內側輕輕吻了一下。惠玲怕癢地合攏了雙腿,將我的頭緊緊夾住。我掙扎著爬起來,撲到惠玲懷裡,伸手就去摸她的乳房。惠玲用軟軟的手臂無力地推拒著。我捉住她的手兒,牽到我的底下。讓她摸到我硬硬的陰莖,惠玲的手兒縮了一縮,但終於隔著我的褲子握住了我的肉棍兒。

我又縮一縮腰部,讓惠玲的一對手都伸入我的內褲裡頭。惠玲軟綿綿的手兒捉住我硬梆梆的陰莖套了一套,而我就伸手摸向她的酥胸,從她的衣領口伸進去捉住她的奶子,用手指撩撥著她的乳尖。惠玲肉體顫抖著,想把手抽出來撐拒,可是我漲一漲肚子,就把她的雙手夾在我的腰帶間而動彈不得。我見自己的陰謀得逞,就索性把惠玲的上衣捲起來,露出一對白嫩的乳房,跟著就捉著那兩團軟肉又搓又捏。

惠玲雙手被困,唯有任我肆意輕薄。跟著我又用手沿著惠玲的褲腰伸進她的底褲裡頭。先是摸著濃密的陰毛,繼而觸及滋潤的大陰唇。我刻意地用手指在惠玲的陰核上揉了揉,攪得她一口淫水從陰道裡直衝出來,把我的手掌都潤濕了。

惠玲顫聲地對我說:「死人頭,我都被你整壞了,你想把我怎樣啊!」

我嘻皮笑臉地說:「我要把你手上的東西放進我手上的東西裡頭。你答應嗎?」

惠玲臉紅耳赤,微閉著眼睛說:「你這樣大膽地調戲人家,如果我不答應,你又肯放我嗎?」

我放開了惠玲的雙手,將她抱上燙衫床上,伸手就要去脫她的裙子。

惠玲捉住我的手說道:「公眾地方,不要把我剝光豬,難看死了!」

我唯有把她的裙子掀起來, 將她的底褲除下來。哇! 見惠玲兩條雪白的大腿盡處,烏油油的陰毛擁簇。那鮮紅的肉洞兒,已經玉蕊含津饞涎欲滴。看得我更加性慾衝動,我急忙拉開褲鏈,掏出硬起的陰莖,將龜頭抵在惠玲的陰道口,屁股向著她的陰部一沉。

聽到「漬」的一聲,我的陰莖已經整條插進惠玲陰道裡頭。惠玲也「阿喲!」叫了一聲,激動的把我身體緊緊攬住。我持續讓陰莖在惠玲的陰戶裡活動,惠玲粉面通紅。微笑著用媚眼望著我,看來十分滿意我侵入她的肉體裡。我捉住惠玲的玲瓏雙腳,將她粉白的大腿舉起,粗大的陰莖縱情地在她濕潤的陰道裡抽送研磨。

惠玲隨著我對她的姦淫急促地嬌喘著,終於舒服得忍不住高聲呻叫出來。我將惠玲的雙腳架在自己的肩膊上,騰出一對手摸住奶子,把兩堆細皮軟肉又搓又揉。惠玲忽然肉緊地摟抱著我,肉身顫動著。我也感覺出她的陰道裡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著我的陰莖。

我知道惠玲到達了性交的極樂景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便暫停對她下體的姦淫,俯下臉兒,貼著她的朱唇將舌頭度入小嘴裡攪弄。惠玲冰冷的嘴唇無力地和我親吻著,底下的肉洞也一懾一懾地吮吸著我插在她肉體內的陰莖。

我抬起頭來問惠玲:「玩得開心嗎!」

惠玲睜開媚眼兒說:「不告訴你。」

我又問:「你老公是不是同你這樣玩?」

惠玲又合上眼皮說道:「都讓你玩進去了,怎麼還要問人家這樣的羞事。」

我撫摸著她的臉蛋說:「惠玲姐,我還沒出來哦!」

惠玲媚笑著說:「底下濕淋淋的,我們抹一抹再玩吧!」

於是我將陰莖從惠玲的陰戶裡抽出來。走到廁所,拿了些廁紙過來,小心的幫惠玲抹陰戶的液汁。又索了索濕透了的陰毛。我用指頭撥弄她的陰蒂。

惠玲使雙腿一夾說道:「你要玩我就來玩吧!不要再戲弄我了。」

我笑著說:「我用手指頭奸你呀!你不喜歡嗎?」

惠玲柔軟的小手握住我的陰莖媚笑道:「我要你用這個奸我!」

這時已經夜九點了,我提議大家脫光了玩,惠玲勉強應承了。於是我三扒兩撥,脫光身上的一切。又幫惠玲剝得一絲不掛,倆人赤裸裸地摟抱躺在燙衫床上。

惠玲說:「我在上面弄你好嗎?」

我一聲話好之後,惠玲已經主動的趴到我身上,手持陰莖對準她的肉洞口,然後坐下來,將我的陰莖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陰戶裡,接著更有節奏地讓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陽具在她陰道裡出出入入。

玩了一會兒,惠玲停下來喘著氣說她不行了。我就把她貼著我的胸部摟抱著,然後讓陰莖從下面向上挺動著,繼續我們的交歡。惠玲溫軟的乳房緊貼在我的心口,猶如軟玉溫香。惠玲也知趣地配合著我的動作將她的私處頂向我的陰莖,務求使她的陰道盡量套進我的陰莖。

玩了一陣子,惠玲第二次春水氾濫了。我把她的嬌軀翻到下面,然後伏在她肉體上,把陰莖急促地在她的陰道裡抽送,惠玲快活地忘形呼叫著,我趕快用嘴唇封住她的口。她也把舌頭伸進我口裡讓我吮吸著。終於我也舒服到極點,腰脊一陣酥麻,陰莖一跳一跳的,把精液射入惠玲的陰道裡。

我帶著倦意,翻身從惠玲的肉體上滑下來。惠玲拿過紙巾,體貼地為我抹乾淨陰莖上的愛液,然後才摀住被我攪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走進洗手間。一會兒之後,惠玲走了出來,我也起身穿上衣服。

我摟著她打趣地問她回家後還要不要和老公玩性交。惠玲笑著打了我一下,拿起手袋匆匆離開了。

我是睡在工廠裡的,這一夜,我回味剛才和惠玲的盡情歡好而倦然入眠,自然睡得特別香甜。

從這次之後,我和惠玲就常常找機會偷情,有一次收工以後,惠玲又折回廠與我幽會。因為時間還早,我們不方便脫光了姦淫。惠玲 脫下內褲,跪在交椅上,而我也 像小便時一樣,掏出陰莖,掀起惠玲的裙子從後面插進她的肉洞裡。本來以為即使有人開門進來,也能及時避免讓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