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奴隸園

2009年10月開始,中國的女明星(當然是漂亮的,外國的我幾乎不認識所以 就不寫了)相繼失蹤,沒有人知道她們去了什麽地方。

其實她們都被我抓到了我的地下城當奴隸,準確地說應該是性奴隸。 在被抓來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對她們進行了嚴格的調教(調教的過程就不寫 了,因爲寫不來。嘿嘿!),並把她們的身材改造得十分豐韻,皮膚光滑並充滿 彈性,祛除了她們的皺紋,並用藥物把她們的肉體變得很年輕,總之是非常完美 的了。

現在她們已經成爲一心一意渴望著被我幹翻的超級淫娃了,甚至比最淫蕩的妓女都下賤。 接下來介紹一下我和我的地下城。我是世界上最大財團的唯一繼承人,嗜好就是蹂躏熒屏上裝模作樣的女明星, 並且性能力超強,所以才有了這一番舉動。而我的地下城則位于地球的內部(我支持空心地球說),這裏景色幽美、氣候適宜,最重要的是這裏除了我和我的明星性奴就沒有其他人了。地下城裏面有著世界上最先進的科技、世界各地的建築及美食,城市中央的城堡當然是我主要的家了。

再簡單介紹一下我在這的生活,我幾乎是不穿衣服的隻要性起就隨便操這裏的女明星,而她們被我調教後,都會角色扮演、制服誘惑?在街上、房間裏誘惑我幹她們。

正文早晨,幾縷陽光透過窗戶照到了我的臉上。我睜開眼睛,突然感覺下體有些異動便往下看去,隻見楊丞琳穿著女仆裝正跪在床邊爲我賣力地口交。她好像知道我醒了,擡頭向我媚笑一下,說:「主人,昨晚鞏俐那隻母狗服 侍得你爽嗎?」「昨晚?昨晚好像是因爲鞏俐獲得了一年一度的『最下賤性奴』的冠軍,得到了被我單獨幹一晚的獎勵。」我這樣想到,「還行啦,你趕快把它吹出來。」「是,主人。」說完楊丞琳便用左手愛撫我的睾丸,右手撫摸我的陰莖,舌頭舔弄著我的龜頭,不時地還把我的大肉棒整個含下去,不久我就射在了楊丞琳的嘴裏。楊丞琳把精液喝下去後向我鞠了一躬,高興地說道:「真好吃,謝謝主人的賞賜。」這時鞏俐也醒了。翻過身把她的豪乳貼在我的左臂上上下摩擦著,撒嬌著對我說:「主人,我不依嘛,昨天你把我操上高潮8次才分別射了一次在小穴和屁眼裏,我還沒喝過主人那可口的精液呢。」說完還不停的搖我的手臂,我隻好說:「現在沒有精液,隻有尿。你喝不喝 呀?」「要要要,我喝我喝。」說完鞏俐就飛快地爬起身跪在床邊,雙手按著膝蓋閉上了眼睛,一臉享受地張開了嘴。我走過去把肉棒對準鞏俐的嘴撒起了尿,不過也有故意撒到她的臉、乳房和 小腹上的。

等鞏俐把尿喝完後,我對楊丞琳命令道:「去把她身上的尿舔幹淨,再和她去洗洗。」說完我就出了房間,留下兩個賤貨在那磨豆腐。

當我走出房間時,一個渾身赤裸、隻在脖子上套著一個狗項圈的女人爬了過來。當她爬到我腳邊時就用頭蹭著我的腿,還發出「汪、汪、汪」的聲音,其中 還夾雜著「嗡嗡」的聲音。我一看原來是章子怡扮成的母狗,還在小穴和屁眼裏各插了一隻電動棒。我笑道:「小母狗,和我一起去吃早飯吧。」「汪」章子怡高興地應了一聲。于是我就牽起挂在項圈上的鐵鏈走進了餐廳。 來到餐廳我剛坐下,章子怡這隻母狗就立刻鑽到桌子下面添起我的肉棒來,不時還發出響亮的「卟幾」聲。

不一會兒朱茵一絲不挂地拿著一個杯子和一個盤子走了進來,看來是她負責今天的早點,隻見她爬上桌子把盤子放在我的正前方,然後蹲在桌子上把小穴對準盤子。接著朱茵閉上了眼渾身用力,隻見她的小穴口慢慢張開,接著一個煮熟的雞蛋蹦了出來落在盤子上。一連「生下」3個蛋後,朱茵右手拿起杯子置于左邊的乳頭下,左手開始擠壓左乳,一道道乳汁就從她的豪乳(改造過的,以後就不提醒了)中湧進了杯子。

待杯子盛滿後,朱茵把杯子放在了盤子旁,說:「請主人用餐。」說完就在桌子上自慰了起來,于是我就看著朱茵的自慰,享受著章子怡的口交吃完了早餐。

吃完後我道:「朱茵你下來坐在地毯上,母狗你去舔她的小穴。」聽到我的命令後,朱茵立刻坐到了地毯上,而章子怡也爬了過去把頭埋在了朱茵的兩腿之間賣力地舔了起來。

經過調教,這群性奴明星的口技都十分純熟了,不一會兒就聽見了朱茵的浪叫:「啊,啊……啊啊……子怡……你,太會,太會舔了……啊……好爽啊……小穴,小穴好爽啊……再用力,用力……對,就是這樣……再來!啊……」我走了過去來到章子怡的身後,先用力在她的粉臀上抽了一記,頓時誘人的 屁股上出現了一個手印。章子怡「嗯」了一聲又繼續舔朱茵的小穴,我伸手拔出了插在章子怡小穴裏的電動棒,接著我用手扶住我那早已充血的九寸長的陰莖毫不留情地插了進去。

「啊……好舒服……」章子怡擡頭長叫了一聲。突然我又用了抽了下她的屁股說:「狗是不會說話的,隻會叫。」說完我又慢慢地抽插起來,章子怡又埋頭舔穴去了。此時朱茵全身已成粉色,她一手揉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把章子怡的頭使勁按住似乎要把章子怡的頭按進她的小穴裏一樣。剛開始我的速度不快時,章子怡還可以分心爲朱茵口交,可隨著我速度的逐漸加快章子怡也顧不上爲朱茵口交了。她隻有「汪汪汪」的大叫來展現她現在的舒爽。這下朱茵可不幹了,她埋怨道:「你這隻母狗隻顧自己爽就不顧姐妹了。」說著她爬到我身旁一邊和我接吻、一邊用她的巨乳摩擦我的手臂還一邊伸出 一隻手握住插在章子怡屁眼裏的電動棒抽插起來。不久,隻聽章子怡「汪」的一聲就趴在了地上,全身輕微地顫抖,口中不斷地流出口水還發出「嗯嗯嗯」的聲響。

看來是高潮到極點了,不知是不是剛才射了一次的原因我還沒有射出來.我不快地拔出陰莖又用力地抽了一記,道:「下賤的母狗這麽快就高潮了.真是淫蕩。」 說完就聽見身旁傳來一聲媚笑,「主人別生氣嘛,這裏還有一隻性奴供你使用呢。」隻見朱茵躺在地毯上雙腿大開成「M」型,雙手分別從雙腿下伸出扳開屁眼向我抛著媚眼。我走過去不由分說就插進了她的淫穴裏,立刻就開始快速的抽插。

邊插邊說:「你這個欠幹的淫婦真是下賤。」「嗯……主人……你……你都……好久沒有……沒有幹過淫婦了……淫婦當然……當然欠幹了……嗯……用力……主人……你明知道淫婦……淫婦是個……是個……愛肛交的……變態……你……嗯……你還不幹淫婦的屁眼……嗯……你壞……你壞嘛……」聽了這話我立刻抽出了陰莖,朱茵一下跌落了谷底。她扭動著身體說:「主人,你怎麽不幹淫婦了?」我聞言笑道:「你不是要我幹你的屁眼嗎,你自己來吧。」說完我就返身坐回了椅子上。朱茵撿起一隻電動棒扭著屁股走了過來。來到我身前她就返身坐在我身上,然後雙腳踩在椅子的扶手上慢慢地蹲起來。接著她先將電動棒插進自己的騷穴中,再用左手中指和食指夾住我的陰莖,右手中指和食指分開自己的屁眼慢慢坐下來。待把我的陰莖完全吞沒時,朱茵發出了滿足的叫聲,然後她就一手分開自己的騷穴一手抽插著電動棒,同時雙腿用力吐出一部分我的陰莖又立刻用力坐下, 真不愧是愛肛交的變態一來就用這麽快的速度。

我也樂得享受,兩手越到朱茵的胸前握住她的巨乳爲她擠奶。「喔……主人……你太棒了……啊……你的大肉棒……操的我的……我的屁眼好,好爽啊……太舒服了……啊,啊!啊……主人……用力,用力揉我的……奶子吧……它是你的……東西……再大力……大力地……揉吧……主人……擠爆我的奶子……操……操爆我的屁眼吧……啊……我要死啦……死啦……」就在朱茵高潮的同時我也把我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屁眼裏。

朱茵高潮時噴出了大量的淫水把電動棒沖飛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淫水撒在了躺在地上動不了的章子怡身上。這還不算,朱茵因爲太過興奮結果小便失禁把尿也撒在了章子怡的臉上,有一部分還流進了章子怡的口中。高潮過後的朱茵正掙紮著要起身,不料我按住了她的腿站了起來,朱茵立刻雙手撐地不至于趴下,這樣她就成了人與地構成了45度角的造型。站穩後我就把尿撒在了朱茵的屁眼裏然後退身走了。朱茵就趴在了被她淫水和尿水浸濕的地毯上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屁眼也流出了我的尿和精液。

這時章子怡奮力地爬上了朱茵的身體,她用巨乳壓著朱茵的粉臀,頭埋在朱茵的腿間,雙腿夾住朱茵的頭。接著章子怡就舔食起朱茵屁眼裏流出的我的尿和精液,一邊象報複似地在朱茵的頭上撒尿……我徒步走出了宮殿,身後跟著兩個侍女。今天是劉亦菲母女抽到了今天的侍女職位,她倆滿臉幸福地跟在我身後。因爲抽到侍女簽的性奴可以一整天地跟著我,也許能夠享受我賜予她們的精液和尿水。

更重要的是當天晚上會被我操得天翻地覆,所以劉亦菲母女才會有這樣的表情。今天劉亦菲身著緊身無袖黑皮上衣,衣服的拉鏈拉在了乳溝之間,雙手帶著過臂的黑色皮制手套,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皮制超短裙,黑色的細網眼連褲襪配雙12CM的齊膝黑色高跟靴。脖子上還套著一隻黑色狗項圈,項圈上挂著一條金色輕鐵鏈,另一頭握在其母劉曉莉手中。而且劉亦菲還沒有穿內衣褲,置于黑色上衣上又兩個凸起,在她彎腰時股間 的迷人風景若隱若現。

而劉曉莉則是身穿一身白色稍微有點透明的輕紗也沒穿內衣褲,可以看見她的巨乳的乳頭上的兩個金色的乳環和股間的一抹黑色。就這樣劉曉莉牽著鐵鏈,同她的女兒走在我的身後坐上我的馬車,慢行在地下城的街道上。 街道兩旁是各式的低矮商店,最高不過兩層,商店裏是女明星性奴扮演的服 務人員。

我坐在馬車裏看著劉曉莉給自己的女兒浣腸,她正拿著一隻300CC裝滿牛奶的注射器往劉亦菲的屁眼裏灌著。「嗯,媽媽……快不行了!這已經是,是第二隻了……肚子快漲破了……」劉曉莉絲毫不顧女兒的哀嚎,在把第二隻灌完後就拿出一根吸管插進劉亦菲的屁眼裏用力吸了起來。有的是自己喝下去,有的是起身和女兒嘴對嘴地喂劉亦菲。

我看著這一幕突然往車外一瞥看見兩個「乞丐」。于是我停下馬車前去查看,那對母女性奴也跟了過來。我走近一看,原來是 twins,阿sa穿著網球服,阿嬌穿著旗袍。但是她倆的衣服都在胸前、小腹、屁股、背部破了一大片,露出了巨乳、騷穴、粉臀和粉背。 阿sa的陰毛是心形的,而阿嬌的是三角形的。

見我過來,阿嬌就立刻爬到我腳邊,抱住我的腳,用嬌滴滴的聲音乞求道:「這位老爺,我姐妹倆遠道而來,很久沒被人幹過小穴操過屁眼了,求老爺行行好,幹我們一下,賞口精液和尿吧。」這時阿sa也爬過來抱住我玲一隻腳哀求道:「是啊,求求你了老爺。」我見她們演的像模像樣就說:「好呀,先舔吧。」同時向身後的母女奴使了個眼色,待我同意後阿sa立刻跪起把我的肉棒含 住用口做著活塞運動,阿嬌也不示弱她含住了我的睾丸舔啄起來。

她倆不愧是一對組合,阿sa舔我的龜頭和陰莖時,阿嬌就舔睾丸,阿sa 舔睾丸時阿嬌就舔龜頭和陰莖。就在她們爲我口交時,劉亦菲母女就上前一人一個地剝光了twins的爛 衣服並拿出幾個雙頭假雞巴。我看差不多了就說:「起來吧。」twins站了起來,我來到阿sa的背後擡著她的雙腿把她抱起。阿sa也順勢反手抱住我的脖子,接著我就把我的大肉棒插進了阿sa的屁眼裏。這時阿嬌拿了一個雙頭假雞巴,把一頭插進自己的小穴裏,來到阿sa身前把另一頭插進阿sa的騷穴中。阿sa被前後夾攻,痛快地「啊」了一聲。這時劉亦菲母女衣服也不脫地加入了戰局。她們拉起裙子「嗯」的一聲把假雞巴插入自己的小穴,劉曉莉來到阿嬌背後,學我把阿嬌抱起假雞巴的另一頭趁機刺入了阿嬌的屁眼。劉亦菲站在母親背後,用力扳開母親的屁股,把假雞巴奮力插入劉曉莉的屁 眼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