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狼鄰居

『啾啾~~啾啾』我來到鄰居的家門前,按下電鈴。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要用來替換的胸罩弄掉在地上。雖然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浴室內滿地水漬,罩杯還是給弄濕了,無法穿戴。

我想起窗外曬衣服架上還有一個胸罩,是前兩天開始曬的,現在應該已經乾了吧。好死不死,今天整天刮大風,可能沒夾緊,竟然給吹到隔壁鄰居院子了。

…最初我是無意中透過窗戶看到鄰居屋裡的男人,他看來只有二十來歲,樣子也不錯,所以後來每當我閒著無聊時候,我都會刻意關著燈,保持陰暗,在窗簾後偷看那屋子裡的情況。

看了幾天之後,我便發現他不是好人。

從窗口,可以看到他大廳電視畫面和電視對面沙發,有一次,我看到電視畫面上出現的,竟然是A片色情畫面︰赤裸裸的肉體糾纏在一起。

令人噁心的是,他光著下身,坐在沙發上,一邊看光碟,一邊把那話兒套弄搓玩。雖然這是兒童不宜的情景,不過我正值對性感到好奇的青春期,所以深深地被吸引著。

但我很快便感到失望了,因為距離關係,我看不清電視畫面的內容,雖然是看見一個人趴在另一個人身上不停的把身體擺動著,但我分不清哪個是男人、哪個是女人。看了一會便感到索然無味,將注意力轉移到男人的自瀆行為上。

雖然只十四歲,可是我已發育來月經,胸部34B,有好幾個月的自慰經驗,忘記了第一次是什麼時候和如何做的,只記得最初只是把半截尾指放進私處,輕輕地做著進進出出動作,直到達高潮為止。

後來稍認識了男性的生理結構後,便開始有此疑問︰男人沒有小穴,反而有枝像棒棒糖般性器官,用屁股也想像得到,一凹一凸,男人在跟女人做愛時,必然是把那東西放進女人的那地方去,可是,他們是如何自慰的呢?

那一次終於看到了︰原來是把那話兒握在手掌裡,然後不停的前後套弄,看來跟我們進進出出的自慰方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先是看得出神,過了好一會才留意到他那話兒的尺寸︰男人雖然身材高大健碩,手掌看來也很大,可是仍沒法把那話兒完成握住︰那話兒前頭大約還有一兩寸跑了出來。

他弄了一會後,那話兒不斷噴射出白色的液體,液體強勁地射出,有些還射到他前面的電視畫面上,但更大部份則落在地上。

我覺得好髒,不敢再看下去。但午夜夢迴,我都不自覺想起這個男人、想起他的那話兒,而自慰時候,會幻想他的東西插進我的體內……

我爸媽平日均忙於工作,經常只有我或姐姐在家,之後我單獨在家時,更愛上了偷窺的壞習慣︰每星期總有好幾晚,他都會大模斯樣地在大廳的沙發上自瀆,每次我看完之後,在睡前都忍不住要自慰一下,否則便無法入睡。

雖然偷看過無數次,可是除了他的樣貌、身材和自瀆動作外,我對他實在是全無認識,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誰、不知道他做什麼工作……不想跟他面對面的接觸,所以也猶疑了好一會,是否要過去把胸罩取回來。

最後我還是決定去走一趟,因為像我這樣正在發育的少女,如果不戴奶罩來固定乳房位置,搞不好過了一晚之後,乳房便會變形,到時恐怕無藥可救了。

也因為我是個正在發育的少女,包括腦袋還沒成熟,沒想到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尤其是我只是一個弱小女孩,而對方卻是一個變態的大男人……

我按了幾下門鈴,都沒有反應,我正要轉身離去,大門卻打開了。『咦,你……小妹妹,有什麼事嗎?』

『打擾你真不好意思,我住在你隔鄰,我……我有件衣物剛才給吹到你那邊的院子地上……不知是否可以讓我取回?……』

『喔,那你先進來再說吧……』他客氣的打開大閘讓我進去。我脫下拖鞋入屋後,他問我︰『我才剛把衣服收回來,沒仔細看過,便把它們塞進房間抽屜裡,你等我一下,讓我去拿。』

『那真麻煩你了。』口裡這樣說,我心裡卻想︰這麼貼身的衣物給男人摸過,真不知要不要再戴在身上。他入房後,我站在大廳裡等候。屋裡地板的是瓷磚,我赤腳踏在上面,覺得又冰又冷,到處髒亂不堪,讓我渾身不自在。

不單是冰冷感覺,我還覺得右腳底下,還好像濕濕滑滑的。我悄悄的把右腳移開,然後低頭一看,只見剛才我踩著的地方,竟然有一灘薄薄的水跡。

但不是水跡那麼簡單,剛才把腳底貼著地板移動時,我已經感到那液體粘粘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現在還隱約嗅到陣陣腥味,有點像男人射出來的東西的氣味……

一陣奇異的感覺湧上胸口,差點想轉身跑回家去把腳洗乾淨。

但想到這樣反而會造成尷尬,我最後還是忍受下來,反正都踩個正著了,早點洗跟遲一點去洗,分別都不大。過了一會,他拿著我的胸罩走出來。

他來到我的面前,我正想跟他說聲謝謝的時候,卻見他盯著我的胸部。從他淫邪目光,我知道一定不會有好事,我低頭一看,果然,我穿著的白色T恤,在乳房尖端部位有兩點凸了出來。

T恤下沒有任何衣物,寬鬆T恤,隨著我的走動動作而擺動,乳頭給T恤輕掃著,難怪剛才我一直感到渾身不自在,但我竟然麻痺大意,奶頭給刺激得勃了起來也不知道,還要給好色之徒用眼睛非禮。

『你……』我氣得滿面發熱,並用手遮掩著胸前。『嘻嘻……小妹妹請你不要誤會,雖然你說胸罩是你的,可是我怎知道你有沒有騙我?所以最少我也得看看尺寸是否跟這個胸罩配合,不過看了好一會我都沒能確定…不如你拉起你的上衣,這樣我會看得清楚點……』 什麼?T恤下面沒有穿任何衣物,把T恤揭起,不就讓他看到乳房了嗎?就算我再傻不會為了取回一個胸罩這樣做吧,這個男人真是神經有問題耶。

我鼻子裡哼了一聲,跟他說︰『不給便算了。』便想轉身開門離去,他卻死纏不休︰『你不讓我看,那你一定是冒領人家的東西,所以作賊心虛吧。』

他說我冒領人家的胸罩!??雖然是在人家屋裡,我還是忍不住把他大罵︰『死色狼!你再不還我,我便要呼喊了!』

怎知他毫無懼色,反而嘻皮笑臉的說道︰『是你這個女色狼纏著我才真吧?,經常躲在窗邊偷看我打槍,現在還找個籍口上門來……』

?!!什麼……他的意思……是說他早知道我在偷看他麼……

『嘿嘿,你看了我的老二那麼多次,現在換我看看你的奶子也不算過份吧。』他一邊說,一邊向我步步進迫。

我給迫到牆角,終於退無可退。我大聲地唬爛他︰『你再過來,我真的要大聲呼喊了!』

他看到我認真的態度,有點猶疑,然後笑著說︰『小妹妹,這裡可是我家裡耶~不要那麼神經質嘛,不過跟你開開玩笑罷了,誰要對你這種連毛也沒長出來的小女孩有興趣?……』

他一邊說,一邊把胸罩遞給我,這時才鬆了一口氣。幸好把他嚇倒了,要是他真的再過來,我實在沒把握會有勇氣去大聲呼喊,要是把事情鬧大,讓左鄰右裡知道我偷看男人自瀆,那我以後還有面目去見人麼?而我父母甚至可能會把我打死呢。

不知是我過份緊張還是什麼的,雖然他態度軟下來,但我總覺得他嘴角泛著一絲妖異的笑意,讓我打從心底裡發毛,所以我仍保持著警惕,生怕他暗裡隱藏著什麼詭計、主意。

手裡的奶罩濕了一灘,而且又粘又滑,我先是怔了一怔,再過了一下子便想到那是男人的精液。我感到既尷尬又氣憤,面上也覺得發熱。

他看到我的表情和反應,嘴角笑意更濃,我有種被愚弄的感覺。

果然包藏著禍心,難怪忽然那麼順攤,肯把胸罩還給我。

『嘻嘻……真的不好意思,剛才我用了你的胸罩來打槍……一不留神便把東西射到上面去……』

我差點便昏了過去,這個男人比想像中還要變態,肯定他是戀物狂。奶罩給他摸過,我早就想把它丟進垃圾桶裡去,所以弄污了都算了,可是現在連手也沾上了變態男人精液真的倒楣透了。

我氣得把胸罩丟向他,然後轉身便想離去。我是很想把他大罵一頓,可是像他這種不知廉恥的人,怎麼罵也沒用,不如早幾秒走人,這個骯髒的地方,我多一秒也不願逗留,更不想多對這個人一秒鐘。

怎知我才剛一轉身,他就從後偷襲。我冷不防他有此一著,被他輕易從後抱住。我反應也不慢,感覺到自己身陷險地,立即就想叫喊,但他動作更快,在我未叫出來前便已經把我的T恤下擺翻起,用T恤把我的頭蓋著。

『救命啊~』聲音傳不出去,我只聽到自己低沉的叫聲。雖然上身一陣涼意,但我已經沒空暇去保護裸露的乳房,此刻最重要的是要擺脫色狼纏擾,除了繼續叫喊之餘,雙手也作出反抗。

我一手伸到後面,想把他推開,另一隻手想把T恤拉下來,但沒有成功。我雙手迅速被制服,兩隻手腕給牢牢抓住,動彈不得,最後還給強行反拗到身後捆縛起來。

然後我被欄腰抱起,我什麼也看不到,但很快便知道他要把我帶進睡房裡,因為我被他從後壓倒在軟綿綿的床上。

我的裙子被揭起,我無從閃避,因為我給壓得連轉身也不能。他的手指伸進我的內褲褲頭,一下子便把內褲扯拉到大腿。

屁股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他的手粗魯地搓捏我的屁股,然後還把手摸到前面,玩弄我的私處。『嘿…長毛咧~小穴挺漂亮的嘛……』

『不要……』他的手指把我的私處揉得發熱發癢,讓我感到有點難受,但更難受的是,他竟然強行把手指塞進我體內,在我的陰道裡進進出出。他笑著說道:『……濕囉……』

雖然我自慰時候也會把手指放進去,可是我的手指哪有他的那麼粗壯,更不會像他那樣粗魯,所以我即使習慣了自慰,也受不了他的蹂躪。

但更難受的遭遇還在後頭。他的手指做了好一會進出動作後才拔出來,然後我給翻轉身來,雙腳也給抬高,跟著下體一陣撕裂的劇痛,我感到一條硬物強插進我的私處。

跟著他再一次進行粗暴的進出動作,但這一次蹂躪著我的,是比手指更加粗大的男性器官。

雖然我在三、四天之前已經失去了處子之身,但再一次被男人強暴,我還是感到無比的痛楚。

他抽送了十來下,『不要……不要啊~啊……噢……嗯……啊……不要~啊……噢……嗯……啊……』我咬緊牙關,強忍痛楚,終於忍到他發洩的一刻。

我感到他在我體內噴射出火熱的液體,然後他的那話兒也從陰道裡褪出去,液體也源源從我的私處流出。跟著,蓋住我面部的T恤給拉下來,我看到他淫邪的面容和充滿血絲的雙眼。『奶頭粉嫩真可愛~幹!洞真緊……』

『原來你早已經不是處女……想不到你年紀小小便已經亂搞男女關係……』

不!我沒有……我在心裡呼冤的同時,也給他喚起了慘痛的回憶,那是發生在幾天前的事情。那天下午,家裡只有我一個人。當時我剛放學回家,換過衣服後,我便開始溫習功課。

忽然電鈴響,我開門一看,只見門外站著兩個手臂有刺青,面貌兇惡的男人。

他們說是附近的住戶,電視在播放途中突然出現雪花,所以想上來把天線調校。

事後回想起來,發覺我當時真蠢,雖然樓下的天線經過我窗外伸延到天台,但真要調校的話,應該是上天台而不是來到我家。可惜我當時絲毫沒起疑心,把門打開,結果是引狼入室。

他們入屋後便把我制服,我驚覺不妙,但要反抗已經太遲。兩個大男人輕易地把我這個小女孩制服,又用預先準備好的繩索把我縛起。然後我被推進睡房的床上,他們還要把我的衣服脫去。

為保貞操,我拚死抵抗,不過這當然都是沒有作用的,我只能夠採取不合作態度,把身體亂動。

混亂中,我讓他們給打暈了。當我再醒來時,正張開大腿躺在自家睡房的床上。除了全身赤裸外,我還感到下體刺痛,伸手去摸,感到有粘粘滑滑的液體正從私處倒流出來。

我把沾了穢液的手指拿到面前一看,那是我第一接觸男性的精液。粘粘滑滑的白色液體散發著難聞的異味,而當我再細看時,我便忍不住痛哭起來,因為那灘液體裡夾雜著點點血絲,我知道我清白之軀已經被玷污了。

我不知所措,也不敢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只想把骯髒的東西洗去。我跑進浴室,反覆地把身體清洗乾淨,我知道姊姊和媽媽不會這麼早回來,所以花了整整一小時來洗澡,然後才把床清理好,不讓半點痕跡留下來。

我當做了一場噩夢,心情雖然漸漸平復下來,但私處卻一直隱隱作痛,就算自慰也不行,現在再被粗暴侵犯,舊患再次受到重創,使我痛不欲生。

*****

眼前這一位色狼惡鄰雖已飽嘗獸慾,但未肯放過我,改向我的乳房侵犯放肆抓玩著……

『不要……求你放過我……』

『嘿嘿……剛才借用胸罩打槍時沒想到你會自動送上門,否則便會省點彈藥……不過時間還多著呢,再跟你打多幾砲都沒問題……』

『你放過我吧……晚一點我家人回來看不到我……他們一定會報警的……你現在放我回去……我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

『嘿,你不要唬爛我了,今天早上我才看到你爸媽拖著大堆行李開車走了,應該要出遠門吧…』原來…不只有我在偷窺,他同時也在偷窺觀察我家裡…

『你媽長得也不錯…晚上穿著那幾套性感清涼的透明睡衣,幹!奶子真大。我常看她深夜睡前在客廳走來走去…偷偷看著她打手槍…妳們母女都一樣,又美又騷…』他邪淫笑說著道.

『但我姊姊快要放學回家……她看不到我在家……她也會報警的……』

但這也沒有把他嚇倒,反而勾起了他對我姊姊的邪念。

『你姊姊……你是說你那個在念高中的漂亮姐姐?!!我老早就想上她了,多得你提醒我,今次正好來個一箭雙鵰,在我房子要退租搬家前,還能幹這一票真不錯……』

看到他嘴角的淫笑,我心頭涼了一截。

『不!求你不要傷害我姊姊,你想要做什麼,就在我身上做吧,求你不要傷害我姊姊……』我著急地求他。

『嘿嘿……你現在算是求我上你嘛?放心,待我搞定你大小姐之後,一定會成全你的!』

『不!不要!』想到即將會發生在姊姊身上的悲慘遭遇,我不禁竭斯底裡地狂叫起來。

『不要吵!』他猛地打了我幾個耳光,但為了姊姊,我忍著痛楚大喊救命。

為了阻止我呼喊,他先把他的內褲塞進我的嘴裡,然後找來兩條毛巾。一條毛巾用來縛著我的口,使我無法把他的內褲吐出來,另一條毛巾,則縛著我的雙腳。

他恐嚇我不可亂動之後,便轉身離開房間。我看到他背脊的褲頭插了一杷水果刀……

我不停的掙扎,但我的手給縛得很緊,無論我如何的掙扎都沒用。我花了很大的力氣,終於可以坐了起來,從房裡的掛牆大鏡,我看到縛著雙手的,原來是我的奶罩。

我移動身體,靠近窗台的雲石邊緣的一個鋒利缺口,想把縛著雙手的奶罩帶割斷,但材料太過堅韌了,我弄得滿身汗水,都沒有絲毫進展。

******

傍晚這時聽到虛掩大門外傳來男女對話的聲音,雖然聽不清楚內容,可是那個女的就是姊姊沒錯。

姊姊!危險啊!快快逃跑!不要跟那個男人搭訕!

我在心底裡重覆叫喊,可是姊姊沒有感應到,還給騙進屋子裡。

『你妹妹就在那房間裡,我幫你一起扶她回家吧!』

『真謝謝你了……』姊姊還未說完,便出現在睡房門口。她一看到我,面上露出驚訝的神色,而男人同時從背後抽出利刀架在姊姊粉頸上。

姊姊終於也難逃色魔的毒手,我閉上眼睛,不敢再看下去,但我沒法掩著耳朵,整個晚上,耳畔不停傳來姊姊痛苦的呻吟聲。『啊~啊……噢……嗯……啊……啊……噢……嗯……啊……』是我害了姐姐……

可以的話,我寧願跟姊姊換個位置,他對姊姊成熟的肉體緊咬不放,把她姦淫了好幾次…

後來…我們姐妹被其綑綁當成性奴隸,凌虐性侵還拍了許多不堪的淫照與影片,連續姦淫兩天後…晚上他嚴詞恐嚇我們不得報警,否則將會散佈我們姐妹的精彩自拍影片與裸照,與對我們家人不利,不久後他即舉家搬空,從此消聲匿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