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63)~古道熱腸

連續幾個禮拜以來,每遇周日,鈺慧就催著阿賓回家去看媽媽,媽媽總是說阿賓就算回家也都整日想往外跑,不像鈺慧乖乖的待在家里陪她,阿賓沒啥話好辯解,只好對著鈺慧作鬼臉。

這個周末一下課,阿賓便又載著鈺慧回家,吃過晚飯以後,鈺慧幫忙媽媽收拾廚房,然後提著半桶水,上樓來想整理阿賓的房間。

阿賓坐在書桌前,那任天堂主機已經還給孟慧,他現在改玩電腦游戲。

「大少爺,讓一讓。」鈺慧邊抹著書桌,沒好氣的說。

阿賓運指如飛,正忙著打磚塊,鈺慧抹過大半個桌面,滑手一擦,不小心碰了那電腦一下,電腦螢幕「得」的一聲,居然熄掉了。

阿賓和鈺慧傻傻地看著那電腦,可是連Power都沒亮,半天鈺慧才說:「喂,怎麼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阿賓重按那Power壓鈕,沒有反應。

「我只是輕輕碰一下。」鈺慧擔心地說。

「唔,我知道。」

阿賓按了半天,又把螢幕挪開,翻動主機搖一搖,最後找了一把螺絲起子將外殼拆開,在裏頭到處輕敲,仍然沒有用。

「算了!」阿賓說:「找個同學明天來看看。」

「你明天不是不在家?」鈺慧問。阿賓班上明天要聚會討論寒假去畢業旅行的事,阿賓是籌備人員之一。

「我找不必開會的人來。」

說著他就去打電話,一會兒回來說找好人了,明天會來,不過那時候阿賓應該已經出去了,鈺慧心想反正阿賓的同學她差不多都認識,沒有關系。

這一夜鈺慧去和媽媽睡,倆人又嘰嘰喳喳地聊到半夜,第二天早上很晚才起來。

媽媽近來習慣在起床後洗澡,等和鈺慧分別梳洗好都快十點半了。她們下樓後發現阿賓已經出門,他在餐桌上留了紙條,告訴她們他去開會,下午回來。又說樓下的廁所壞掉不通,已經聯絡水電行,可是要明天才能有人來檢修。

媽媽烤來奶油吐司,和鈺慧喝著鮮牛乳當作早餐,才吃到一半門鈴就響了,鈺慧跑去開門,外面站著兩個男孩子。

「啊!」鈺慧訝異的說:「是你們!」

門外頭是阿吉和眼鏡仔,阿賓找的人原來是他們。阿吉和眼鏡仔見是鈺慧來開門,也有點意外。

「哇!鈺慧,」阿吉說:「你都住在阿賓家啊?」

「別亂說,進來吧!」

鈺慧帶他們進來,介紹給阿賓的媽媽,說是阿賓的同學,來幫忙看看阿賓故障的電腦,阿吉忙叫「黃媽媽」,眼鏡仔大概是宜蘭人,叫的是「阿姨」。

阿賓的媽媽問他們吃早餐,倆人都說吃過了,鈺慧不好讓他們在旁邊等,就放著半塊沒吃完的吐司,先帶他們上去瞧那部電腦。

三人來到阿賓房間,那電腦外殼昨晚阿賓拆掉後就沒裝回去,鈺慧告訴他們當掉時的狀況,阿吉若有所思,眼鏡仔搔著腦袋,半天才說:「好,我們來試試。」

「哦,」鈺慧說:「那麻煩你們,我下去吃早餐了喔。」

「等一等,等一等。」阿吉拉著她。

「怎麼了?」鈺慧問。

「先給一點酬勞啊!」阿吉說。

「什麼酬勞?」

阿吉指指自己的嘴,鈺慧紅了臉,罵說:「死色狼!」

不過她還是側臉過去,閉上眼睛,阿吉便在她唇上親了親,跟著眼鏡仔在她頰上也吻了一下,阿吉食髓知味,從鈺慧背後環手摟住她的腰,兩只魔掌摸上鈺慧丰滿的蓓蕾亂采著,眼鏡仔見狀,不甘落後地也來搶灘。

鈺慧被他們又捏又揉的,只覺得渾身發軟,想要掙扎卻比不過他們的力氣,只好盡用嘴巴說著:「不要……不要……別這樣……」

阿吉和眼鏡仔如何肯聽,眼鏡仔的怪手甚至還扯著鈺慧那本來就開得低低的U形領口,露出她半邊滑嫩肥美的乳房。

「不要……不要……你們……你們聽我說……」

阿吉和眼鏡仔將鈺慧夾在中間,一起把她推倒到阿賓的床上,豺狼般對她爭食。

「別……啊……你們……你們聽我說……聽我說……啊……你們聽我說嘛……」

他們停下動作,仍然合抱著她,阿吉說:「好,要說什麼你快說罷,說完我們還是要疼愛你。」

「呸!」鈺慧啐了他一口,坐正來拉好衣服,左右瞪著他們倆,才開口說:「是這樣子的啦……」

然後她就開始說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阿賓的媽媽在飯廳裏悠閑地閱讀報紙,同時慢慢嚼著吐司。

「咦……」阿吉張大了眼睛坐起來:「這……這個……?」

「這樣子……可以嗎……?」眼鏡仔更是遲疑。

「好不好嘛?」鈺慧搖著他們的腿。

「唔……這個……」他們前後沉吟。

「好啦!好啦!」鈺慧拜托的說:「OK?」

阿吉和眼鏡仔面面相覷,心情十分古怪。

「說定了哦!」鈺慧說,還笑著。

阿吉若有所思,眼鏡仔搔著腦袋。

鈺慧拉上房門走出來,正好阿賓的媽媽從下頭來到二樓的樓梯口。

「那電腦怎麼樣了?」媽媽問。

「唔,不曉得,他們還在查!」鈺慧說。

「那快去把早餐吃完吧!」媽媽說。

「沒關系,」鈺慧攬著媽媽:「我要陪媽媽。」

「你這孩子,」媽媽捏她的鼻頭:「就會撒嬌。」

她們有說有笑地走回媽媽的房間,媽媽坐到梳裝台前,拿起綿羊油擦手,鈺慧替她編理著頭髮,還挽成兩個漂亮的髮髻。

「哇!」媽媽看著鏡子說:「你怎麼把我扮成這麼可愛?」

「媽媽本來就很可愛啊!」鈺慧吃吃地笑著。

「你胡說。」

鈺慧貼臉到媽媽頰邊,倆人一起映在鏡面上。

「瞧,姐妹花。」鈺慧說。

媽媽在她的腰枝上捏了一下,鈺慧痒得扭身亂鑽,和媽媽交頸黏著,嘴唇又含住媽媽的耳珠,把媽媽磨得腮幫子都紅熱起來。

「嗯,壞孩子……」

鈺慧伸出溫柔的雙手,按在媽媽丰嫩的乳房上,輕輕地揉動,媽媽吐氣如蘭,媚眼如絲,仰著臉讓鈺慧吻她。鈺慧隔著衣服,找到媽媽突起的兩點,先是似有似無的捻著,等它們越漲越硬立的時候,便用力地捏擠,媽媽難耐的嘆息在咽喉中打轉,返手攀扶到鈺慧的鬢邊,在她臉龐上撫摸著。

「不要……小慧……嗯……」

鈺慧在媽媽的胸前玩了一陣,左手往下滑,游到媽媽的褲頭,媽媽穿著一件鬆鬆的休閑棉長褲,因此她很輕易的穿過鬆緊帶,沒有受到抵抗就占領了媽媽的橋頭堡。

「唔,媽媽好新潮啊!」鈺慧在媽媽耳邊說。

阿賓的媽媽長褲裏頭是一件細絲高叉的小三角褲,斜邊開得特別高,丰盛的恥毛紛紛跑出來。鈺慧在媽媽最熱的軟肉上來回划動,也才沒兩三下,就從薄薄的布料上滲出黏答答的蜜汁。

「嘻……」鈺慧問:「媽媽呀,這是什麼?」

「哦……壞小慧……你……嗯……」

阿賓的媽媽忍不住擺動屁股,大腿偷偷發顫,鈺慧并不急著作更強烈的進攻,仍然只在內褲外騷擾。

「嗯哼……你這……你這女孩子……啊……快別……這樣……我們家……哦……哦……還有客……客人……呃……在呀……哦……你……好壞啊……」

「媽媽喜不喜歡小慧?」鈺慧又咬她的耳殼。

「啊唷……喜……喜歡……啊……乖鈺慧……快別……啊……別動了……媽心裏好難過……嗯……唉呀……」

鈺慧恍若不聞,繼續挑逗敏感的小蕊。

「喔……媽媽難過……啊……媽媽不好了……小慧啊……啊……」

鈺慧突然把手離開,媽媽正在緊張間,一下子沒了依靠,慌忙的抓住鈺慧的手按回去。

「媽媽不是說別動嗎?」鈺慧使壞。

「唔……唔……唉呀……動嘛……動一動嘛……」

鈺慧「咯咯」地笑著,使勁地揉弄不停,媽媽倚臉在她的肩上,嚶嚶嚀嚀地嬌喘著,鈺慧正待要再更加’強動作,門外卻傳來眼鏡仔的叫喚。

「鈺慧,我們找到故障的地方了。」他喊。

鈺慧停下來,和媽媽眨眨眼睛互望著,鈺慧圈唇成了一個「哇」的遺憾表情,又詭譎地做了個鬼臉,媽媽又好氣又好笑,報復地往鈺慧胸前亂摸一把,恨聲說:「去吧!去吧!」

「乖媽媽,對不起。」鈺慧拔出手來,將手指上的浪水抹在媽媽的唇邊,媽媽作勢要咬她,她急忙縮手,笑著逃開。

眼鏡仔又在門外催,鈺慧回應說:「來了,來了。」

「害我又得洗一次澡了……」媽媽罵著,鈺慧嘻嘻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