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62)~生米熟飯

十月份假期很多,可是也沒多到足夠讓鈺慧回台南,所以每當連續假日,阿賓就帶她回家看媽媽,陪媽媽逛街購物看電影,媽媽瞧著一對小兒女的親熱樣子,心里也著實很高興。

天氣也不知不覺地轉涼,晝夜溫差變得比較明顯,這個周末又遇連假,中午過後,阿賓就載著鈺慧回家。鈺慧前兩天疏忽了身體,感冒著涼還有點兒發燒,阿賓讓她在房間里蒙著大被,媽媽還煮了些姜母汁給她喝,不久鈺慧便逼出一身熱汗,覺得又舒服又虛弱,昏昏地睡著了。

阿賓一直待在房里陪鈺慧,還幫她把汗濕了的棉被換過乾淨的涼被,才坐到房間的角落玩起電動游戲。兩三個禮拜前他向孟卉借了任天堂來,又去買了几塊卡匣,趁這個機會玩得不亦樂乎。

周末給人的感覺既平靜又安逸,阿賓不曉得打了多久,聽到背後房門打開的聲音,原先以為是媽媽上來探視鈺慧,可是兩條白嫩的手臂已經從後面繞上他的脖子,在他胸前交叉著。

「這是什麼啊?哥哥。」那輕脆的聲音說。

阿賓抽空轉頭在那吹彈得破的臉蛋上親了一下,趕緊又轉頭回來他的游戲:「你怎麼有空來?」

「想來就有空啊!」說話的是孟卉:「這到底是什麼?」

「這是『月風魔傳』。」阿賓告訴她。

孟卉看了一會兒,下結論說:「不好玩!鈺慧姐呢?」

阿賓努了一下嘴唇說:「諾,在床上。」

孟卉轉頭看見隆起的被子,小聲問:「在睡覺?」

「在生病。」阿賓說。

孟卉放開他,轉身爬上床去,阿賓也跟著轉頭,差一點噴出鼻血出來。

孟卉穿著一條短棉裙,她爬上床以後還翹著屁股,一條緊繃的絲內褲包不住青春富有彈性的雙臀,面團般的結球底下還夾著鼓鼓隆隆肥肥滿滿的肉阜,阿賓看得眼冒金星,連忙轉回頭來,畫面上已經被魔王結結實實揍了一頓,生命力損失慘重。

孟卉伏在鈺慧旁邊,在她額頭上摸摸揉揉,見她睡得熟了,才又爬下床來。

阿賓和魔王大戰正酣,一把光劍不停地掃出波波的刃芒,還使出螺旋穿心的絕招,連連給魔王致命的打擊。

孟卉靜靜地看著阿賓在咬牙切齒,終於將巨大的骷髏怪獸擊垮,接著畫面開始崩潰,知道他已經全部過關了。

她又抱著貼上阿賓的臉,阿賓一巴掌輕拍在她的屁股上,說:「穿這樣來誘惑哥哥啊?」

「哥,我帶了一個朋友來……」孟卉紅著臉說。

「帶就帶啊……唔……什麼?」阿賓看著她的臉突然恍然大悟:「哦……男朋友是嗎!不敢帶回家……嘿嘿……先帶來給舅媽投石問路,對不對?」

孟卉被說中了心事,伸出小舌笑著,阿賓敲敲她的額頭,她攬著阿賓要吻,阿賓忙指了指床上的鈺慧,她還是扑上去強吻了阿賓一陣,把他的唇舌咬得痒痒的,才喘著放開來。

「走吧,去瞧瞧你的男朋友。」阿賓又拍拍她的屁股。

客廳里,小男孩規矩的坐在沙發上,媽媽正和氣地同他說話,阿賓和孟卉先在樓梯頭窺探了一下,阿賓彷佛看到當初他到鈺慧家去聽訓的場面。

「舅媽。」孟卉走下去。

「你這孩子,」媽媽笑罵著她:「怎麼把人家丟在這兒自己胡亂跑呢?」

「沒關系,沒關系的。」那男孩說。

「你是不是對舅媽投訴我?」孟卉斜瞪著他。

「沒有啊!」他連忙搖手。

「哼,算你聰明,」孟卉轉頭說:「這是表哥,這是小毅。」

阿賓和小毅點頭招呼,孟卉撒嬌地倚到阿賓的媽媽旁邊,阿賓則坐到小毅對面,然後從矮几下托出茶組,打開電爐煮水泡起茶來。

四人邊喝著熱茶邊閑聊,小毅雖然有些靦腆,倒還大方,話題繞著他們學校和功課轉,阿賓聽著感覺挺無味的,媽媽和孟卉卻談得津津有味,他只好努力泡茶,不停地邀小毅喝下。

龍門陣擺了大半會兒,突然電話聲響起,阿賓過去接聽,回來告訴媽媽有同學找他打球,換著球鞋就要出門。媽媽對著他的背影念了兩句,吩咐他要回家來吃晚飯,他隨便答應了一聲就走了,媽媽不免又嘮叨著。

媽媽站起來,坐到阿賓原來的位子,把茶壺中的舊葉子清出,和孟卉繼續講話,然後在茶壺中放進新葉子。

小毅原本乖乖的陪著聊天,媽媽坐過來他對面時,他卻開始覺得心神不寧起來。

客廳這套沙發很軟很舒服,人一坐上去就會沉沉地陷下,阿賓的媽媽穿著白色的及膝裙,雖然優雅的并攏著膝蓋,但是為了泡茶就沒靠到椅背上,只好搭開腳跟形成一個三角形的空洞,廳里的燈光映透著白裙,阿賓的媽媽腴美白嫩的內大腿有著無比的誘惑,小毅在她剛坐下來得時候就看見了,阿賓的媽媽尊養處優,充滿成熟的美韻,那雙大腿像少女般的雪白綿細,又有少女所比不上的丰潤,動人的外春光讓小毅忍不住老往她那里窺伺。

阿賓的媽媽那里會想到這小男孩的眼睛在探索她的裙底,仍然笑盈盈地側著臉講話。她彎下腰來取放几下的茶葉罐,收回各人的空杯,又給了小毅另一次的沖激。

媽媽上身穿著大圓領的寬松長袖T恤,俯身時領口大大地垂開,小毅想不看都不行,她那肥滋滋的乳房被一條低杯的黑色胸罩托住,不但襯出她乳肉的雪白,膨膨鼓鼓的圓球還擠成深深的溝,兩坡抖抖地搖湯著。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小毅少不更事,心頭拼了命似的亂撞,臉上卻要保持鎮定,阿賓的媽媽放好茶葉,挪動屁股向前坐,膝頭沒再靠緊,留下恰好的空隙,小毅就看到了更引人入勝的穿梆鏡頭。

他從兩條粉腿的中間望進去,瞧見腿根深處圍著一塊小三角陰影,飽飽隆隆的,原來阿賓的媽媽內褲也是黑色,棉布混著亮紗,顯得肥沃而光滑。這飽飽隆隆的小三角陰影旁邊,朦朧中像是松出稀稀疏疏五六根散亂的鬈線,它們的黑又明顯地和布料有所不同,夾在內褲和大腿之間,是包藏不了的几根褻毛,小毅那曾見過這種要命的場面,早已口乾舌燥,心跳如搗,腦袋不停的爆炸,渾渾噩噩起來。

阿賓的媽媽沖好茶,送了一杯到小毅面前,小毅魂不守舍,端起來就一口就咕嚕下去,滾燙的熱水辣得他滿眼的淚水,他不敢讓阿賓的媽媽和孟卉發現,只好偷偷擦著眼角,幸好她們只是顧著講話,不知道小毅心里有鬼。

小毅知道這種巧合的機會不太多,便沒空參加她們的話題,他也向前挪了挪位置,架肘在腿上伸手假裝自己倒茶,其實是把距離拉進一點,可以多看明白些。

他舉杯吹著茶,一杯接一杯慢吞吞的啜著,眼睛賊溜溜地盯著媽媽的神秘地方看,底下某個部位早就翹得發酸。阿賓的媽媽見他喜歡喝,不敢怠慢,也一沖接一沖地泡著,不知道他正藉機偷瞇自己的襟內和裙底。

阿賓的媽媽只顧和孟卉說笑,偶而會問小毅一兩句,小毅敷衍著回答,卻又發現阿賓的媽媽涂著紅紅唇彩的嘴型笑起來真好看,那唇瓣分合的模樣引動他無比的想像力,加上白白的牙齒,和因為某些發音挑動著的舌頭,惹得小毅那根年輕肉棒子更是悸悸抖抖。

就這樣二三十分鐘過去,小毅喝下了搞不清楚多少的茶,膀胱自然就脹滿起來,又酸又急的,加上勃起的壓迫,整個人到處都很難過,可是他又舍不得離開,只好用力地夾著雙腿,勉強撐下去。

阿賓的媽媽聊到愉快處,便後仰著身子靠到椅背上,不小心兩腳參差,一瞬間重點全部曝光,那內褲底布摺縐的縫邊,鮮明而藏不住的陰毛,腿臀相接淺淺的圓痕,一樣樣一樣樣,看得小毅覺得他的下半身都快要麻痺了。

孟卉偶然轉頭,覺得小毅好像怪怪的,就問:「喂,你幹嘛?」

小毅一驚,先是瞠目結舌,然後心虛的說他想上廁所。阿賓的媽媽和孟卉都「咯咯」笑出聲,媽媽指給他廁所的位置,他雖然不愿離開,不過也真的急了,於是姿勢古怪地站起來,匆忙走出客廳,以免被發現到褲襠處凶惡的突起,邊走還聽見阿賓的媽媽在說「這孩子真老實」。

他急急地躲進廁所,站到馬桶前,掏出又熱又硬的雞巴,可憐那敏感的龜頭已經充脹得火紅晶亮,他搜抽的過程中,苦悶許久的小二哥因為指掌的接觸傳來一陣陣快慰,反而尿不出來了。

小毅索性一捋一捋地輕輕套玩著,下腹的急迫和陰莖的暢緩交互帶來刺激,他越搓越舒服也越快,忘了他到廁所來是幹什麼的,他不停的握動、握動,就快要達成目的了……

「喂……」孟卉在外頭敲門:「你又在幹嘛?尿那麼久!快出來,我們去打游樂器。」

小毅并不想停,可是孟卉一直催,他只好咬著酸牙,活生生把快感壓下,硬擠著將尿水尿出來,才拉好褲頭,走出廁所。

他開門出來,反而不見了孟卉,望向客廳也空寂無人,小毅納悶著,他轉出几步,原來旁邊是廚房,阿賓的媽媽背對著外頭,正在收拾著料理台。他走上前去,禮貌的問道:「舅媽,孟卉呢?」

阿賓的媽媽退一步正想轉身,沒想到小毅就停在她後面,兩個人輕撞了一下,小毅慌不迭地將她扶著,連聲抱歉,阿賓的媽媽笑著說不要緊,卻突然覺得耳根熱了起來。

原來她這一碰剛好把臀部湊貼在小毅胯間,怎的有一根硬禿禿的東西?這東西隱隱還透著溫度,爛熟的美婦人哪會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