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61)~踰

又是新學年的開始,校園裡一片熱鬧,特別是夯夯傻傻的新生,對什麼都新鮮,阿賓和鈺慧看著他們臉上個個流露出對外未來的憧憬,回想起當初自己也是這樣的呆樣,不禁相對浮起會心的微笑。

阿賓和鈺慧攜手漫步,走過庭園小徑,準備到外面去,鈺慧和同學約了要聚餐。

鈺慧越來越散發著成熟的嫵媚,不再是懵懂的黃毛丫頭,走在校園中,盡是男生注目的焦點。

鈺慧發覺阿賓走路不專心,一直盯著她瞧。

「幹嘛?你不認識我?」她掩不住心中的高興說。

阿賓的手在她的屁股上捏著,鈺慧穿了一條很緊很緊的牛仔褲,把整個本來就渾圓結實的臀部繃的更挺翹迷人。

「要死了,」鈺慧嬌嗔著:「會被人看到啦!」

後面真的跟著兩個一年級的男生,當然是看見了,阿賓將鈺慧摟緊,放慢腳步讓他們先過,鈺慧嘟著嘴生氣,要不是週圍一直有很多人往來,阿賓定然要湊吻上去,鈺慧看他眼中冒火,故意瞇矇了雙眼,嬌憨模樣百出,阿賓恨得牙癢癢,打算不顧一切,捉住她吻個痛快,鈺慧卻說:「好了,我到了。」

果然已經到了學校圍牆邊的那家小牛排館,阿賓站在門外,鈺慧撒嬌吩咐他幾句,轉身要進去又被阿賓拉出來,鈺慧知道他會毛手毛腳,遠遠讓他拖著不願意靠近,並且笑瞪著他,阿賓還想說話,門裡卻跳出一個程咬金。

「夠了吧!」那是淑華:「煩不煩啊?每次都要來這一套!阿賓不一起來嗎?」

「要妳管!」阿賓對她做鬼臉。

「阿賓科上有事,另外有聚會。」鈺慧替他解釋。

「太好了,」淑華故意笑著說:「正好我等一下介紹個新男朋友給妳。」

「省省吧,男朋友怕妳自己都用不夠了,還能介紹給別人。」

「啊!死阿賓!」

淑華剛要唾他,阿賓卻拉過她並且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說了聲「生日快樂」,然後一溜煙跑掉了。

淑華才不會生他的氣,她樂得很,她挽起鈺慧的手,一同走進餐廳。這是新學年開學後的固定節目,淑華的慶生會。

一進到裡面,乖乖不得了。

「小華,妳一定是把全班的人都請來了。」鈺慧說。

淑華嘻嘻地笑著,本來她只約了幾個人,可是也不曉的是哪個多嘴公多嘴婆把消息傳出去,反正大家找個藉口來大吃大喝一頓嘛,管他交情深或淺,就聚了一堆人都來了,成為她們班澎湖旅行回來的回響餐會。

餐廳裡吵雜如市場,淑華拉著鈺慧要插一個位置。因為明健有來,所以淑華跟明健坐在一起,鈺慧用不著她多說,自動的停在肥豬旁邊坐下,沒有人知道,她們是秘密的三人組。

唱完生日歌吹過蠟蠋,秩序就更亂了,眾人紛紛交換座位,到處找同學聊天,文強很想坐到鈺慧這邊來說話,但是她和肥豬都只是靜靜地低聲交談,讓他十分吃味,卻也無可奈何。

快樂的時光過去,留下狼籍的杯盤,眾人大呼酣暢,有人籌劃起更晚的活動,淑華和鈺慧不想參加,便和他們分道揚鑣,聰明的男同學藉機說要吻壽星,結果一大夥人蜂湧而上,把淑華的一張粉臉親得嫣嫣紅紅,讓她也陶醉了。

「我們別回宿舍好不好?」淑華跑來同鈺慧商量,她想去明健那裡。

「可是阿賓今晚可能不回去呢。」鈺慧說。

「好啦,跟我去啦!」淑華磨她。

鈺慧是個沒脾氣的女孩,就答應了。淑華趕快回位子收拾東西,肥豬對鈺慧說:「我送妳。」

「可以啊!」鈺慧用眼角看他,笑了笑說:「老約定?」

肥豬伸平手掌宣誓:「老約定!」

她們鬧哄哄一起出了餐廳,告別了同學,輕輕鬆鬆的走向阿賓和明健的公寓。夜風清涼,明健和淑華走在前頭,不時偶偶私語,鈺慧看見肥豬的眼中有許多尷尬,就拍拍他的屁股表示安慰。

不久到了公寓,鈺慧和肥豬爬上頂樓時,淑華在明健的門口伸出半個身體等她們,肥豬走過去,她抱歉的撫著他的胸膛,給了他一個吻,肥豬笑笑也沒說什麼,淑華縮回身體,輕輕關上房門。

這時鈺慧已經打開了阿賓的房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肥豬跟在後面進去。

「你坐,」鈺慧翻著小儲櫃說:「我泡咖啡給你喝。」

肥豬點頭稱好,鈺慧找到阿賓的咖啡壺和磨豆機,選了一罐藍山挑出來,肥豬自告奮勇要幫忙磨,鈺慧固執地堅持自己搖,倆人面對面席地坐在小桌旁,鈺慧握轉著小輪把,同時也將包在薄襯衫裡的兩隻大乳房晃盪不已,肥豬看得心旌動搖,兩眼發直。

「看什麼看?」鈺慧可不是傻瓜:「去盛一些開水來。」

肥豬聽話的端起燒罐,到外面的公用開飲機倒水。不一會兒鈺慧磨好了豆子,可是還等不到肥豬的開水,她起來開門一看,這死肥豬,他持著一壺冒著煙的熱水,呆呆地站在明健門外,大概是聽見了什麼。

「要死了!」鈺慧低聲招喚他:「快回來!」

肥豬赧赧地走過來,鈺慧將他拖進門回掩,瞪著他將燒罐接去,一邊點燃了酒精燈,一邊說:「少沒出息了…」

酒精燈很快地將本來就熱著的水煮沸了,鈺慧裝好連通的濾盂,水位急速上竄,藍山特有的香馥味道就瀰漫開來。鈺慧算好時間,移滅了燈,讓咖啡向下落,然後替肥豬和自己都斟了一杯,她遞過一套奶精糖粉給肥豬,她和阿賓倒是都習慣喝原味的。

「你聽見什麼?」鈺慧突然問。

「聽見……就是那個嘛!」肥豬低頭吸著咖啡。

「難過嗎?」鈺慧問。

肥豬搖著頭,苦笑一下:「妳們本來就都是人家的女朋友,是我不好。」

「傻孩子!」

鈺慧坐到他旁邊,攜著他的手,又弄弄他的頭髮,肥豬感激的笑著。

「我……我該回去了。」他站起來。

「喂……」鈺慧突然低著頭喊他。

「嗯?」肥豬已經走到門口。

「記得老約定?」鈺慧說。

「當然,」肥豬問:「現在幹嘛提這事?」

「你過來,坐這裡!」鈺慧指著小桌。

「做什麼?」肥豬還是走過來坐著,鈺慧跪起來在他前面。

鈺慧靜靜地替他解起褲帶,肥豬驚訝的說:「妳……」

「老約定。」鈺慧笑看著他。

肥豬蠢蠢地點頭。

鈺慧攤開他的褲襠,隔著內褲輕揉他的陰莖,肥豬怎堪得起夢中情人的愛撫,不消幾秒鐘就翹硬得像鐵棒似的,還隱隱發燙。肥豬伸手想摸鈺慧的臉,鈺慧抿嘴瞪著他,搖搖頭,他只好乖乖的縮回去。

等鈺慧揉夠了,她就將他的內褲褲頭緩緩扯下,可是肥豬撐直了的肉棍子勾住了褲頭,鈺慧一用力,肉棍子才掙脫布料的包裹,迎風而立,又粗又肥。

鈺慧當然不是第一次和它見面,卻是第一次這樣和肥豬相處,臉蛋兒不覺漲得通紅,肥豬很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還沒洗澡,有……有些味道。」

果然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酸味,鈺慧皺起眉頭,在儲櫃中又找出來一只小噴霧瓶,那是她留在阿賓這裡整理頭髮用的,她讓肥豬將褲子再褪下來一些,拿起噴霧瓶,對著肥豬的陰莖噴灑,肥豬感覺陣陣冽涼,肉桿子上浮滿幼幼的水珠。

鈺慧抽來兩張面紙,替那漲硬的雞巴細心揩拭,她的動作很溫柔,所以肥豬沒有任何的難過,同時砲筒般的雞巴也一直保持勃起的形態。

肥豬的棒子雖然規模龐大,卻是光滑飽滿,不像阿賓那樣雄壯威武,鈺慧又噴又搽的,把根肉莖弄得乾乾淨淨。

「舒服嗎?」鈺慧擦好了,又用左手掌心握包著他的龜頭。

「很舒服。」肥豬的聲音在顫抖。

鈺慧放開手,將鼻頭靠近那玩意兒,輕嗅著確定沒有味道,肥豬看著她瞇眼的表情,忍不住一陣衝動,雞巴用力的跳動,拍點在鈺慧的鼻子上,鈺慧感到龜頭的柔嫩溫暖,不禁「咯咯」嬌笑起來。

她將臉蛋兒後退,看了看肥豬,然後微微張啟櫻唇,作勢靠近他的龜頭,肥豬心臟跳得快撞破胸膛,雞巴都要酸斷了。

這招是鈺慧向阿賓學的,她停在離龜頭剛好點不到的地方,肥豬能感覺到她所呵出的氣息,卻享受不到她的紅唇。肥豬死撐活撐的挺直了雞巴,鈺慧偏偏只在它的周圍觀察,於是那棒子再而衰三而竭,不免慢慢軟垂下來。

鈺慧這時卻又頑皮地張嘴伸舌,作樣要舔他,肥豬立刻殺氣騰騰的又矗直起來,鈺慧還是笑瞇瞇的在一旁徘徊,恨得肥豬牙癢癢的,卻苦於不能動手,只好讓那可憐的老二又喪氣的低下頭。

鈺慧便這樣戲弄他,來來回回幾次之後,肥豬的反應就變得遲頓了,要死不活的半硬半軟,鈺慧就用手指去撥它,它奮力跳了跳,仍然沒有精神。

鈺慧這時才真正進攻,她出其不意的含住肥豬半顆龜頭,肥豬軟下的時候,有一部份的包皮圈住龜頭的外緣,鈺慧香舌靈動,劈進包皮之中,用舌尖將龜頭剃剝出來,肥豬突然間遭受眷顧,那能挨得起這種挑釁,死蛇當下復活,快速地充血膨起,大龜頭全部裸出,將鈺慧的小嘴填得滿滿的。

肥豬全身劇烈地抽慉顫慄,他雙手受約束不能動,腰桿可沒受約束,他將屁股向前挺出,想把雞巴刺送進鈺慧的嘴裡。但是他一前進,鈺慧的頭就後縮,他再進她再縮,最後他失了力,頹頹地坐回小桌上,鈺慧又跟上來了,始終含吮著他半顆龜頭。

他知道鈺慧故意整他,多動無益,便乖乖地昂著雞巴,任由鈺慧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