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60)~脫殼

結果阿賓這個晚上並沒有回去公寓,因為幼喬不讓他走。

幼喬十分害怕阿姿的丈夫會有什麼行動,又不敢明白跟阿賓講,只是賴著阿賓陪她,美女相纏,阿賓自然不會拒絕。

這一夜自然春光旂旎,纏綿悱惻,不在話下。

第二天早上,幼喬便拉著阿賓要出門找房子,他們下樓經過阿姿的店面時,阿姿正好要開門營業,瞧見阿賓便笑得如同一朵燦爛的花兒,阿賓看她細心地上了淡妝,薄巧的櫻唇塗成粉紅明亮的色澤,同時選了一套淡紫粉紅的細帶連身短裙,貼身的剪裁,穿在凹凸有緻的嬌軀上,突顯出她那挺盪的乳房,圓實的小腹,和起伏的臀線,特別是超短的裙腳,誘惑男人的企圖十分明顯。

阿賓也對她深意地笑了笑,還吹了聲口哨,不過沒來得及說上什麼話,就被氣呼呼鼓著腮幫子的幼喬架出大門。

阿姿雖然有一點失望,但是心情還是很好。

昨天晚上,她從二樓下來以後沒多久,她丈夫不曉得突然從哪裡蹦出來,用力摟緊她衝進房,就胡亂剝她的衣服。她做賊心虛,起先嚇死了,以為偷情的事被老公知道了,可是又不像,這死鬼平時懶趴趴肉蟲一條,如今是興沖沖氣昂昂,把她倉促脫光,三兩下也將自己內外褲胡亂捋去,提著醜陋的陽根撲上來就插,阿姿還溫潤含水,滿腔都是阿賓的精液,他想都沒想,只貪圖方便無礙,一口氣就深深幹到穴底,同時沒休喘地連肏了上百下,把個俏阿姿弄得爽美非常,心滿意足。

阿姿平時嫌惡她老公銀樣蠟槍頭,每天晚上都只會惹她麻煩,搞得湯不湯水不水的,沒想到突然大發神威,這一晚連幹她四五次,次次都讓她穴花怒放,熱潮亂灑,呼哥哥喊爹爹的,表現出乎意料的好,結婚這許久以來,她還是第一次獲得妻子應有的享受。

快樂之餘,阿姿並沒懷疑為什麼老公會突然勁力充沛,卻是越搞越有興味,直到最後一次,她丈夫已經乾抖無力,雞巴痠而不射,全然擠不出東西出來了,才一齊交頸合抱,帶著歡愉入眠。

早上,阿姿的丈夫照常出門開車去了,阿姿心情真好,花了時間特別打扮一下,準備開門作生意。本來她還盤算著怎麼再和阿賓找機會做點兒貼心的事,結果他和幼喬匆匆離去,讓她有些失望,連看店都覺得意興闌珊了。

小五金行生意馬馬虎虎,一早上沒多少進出帳,正午剛過,阿姿在後頭廚房裡弄些東西要當午餐,前頭店面就隨便擺著沒管。

她哼著曲子,鍋鏟在炒菜鍋中輕輕翻攪著,背後又傳來一聲輕佻的口哨,「噓..噓..」,阿姿聞聲轉過去,滿心歡喜,廚房的邊窗探進一個頭來,當然不是阿賓,那人對她舉手招呼,阿姿紅了紅臉,應道:「無賴,是你啊!」

喚作無賴的是租房子在後巷的一個年輕人,個頭雖然不高,倒還相貌堂堂,穿著打扮也不差,但是終日無所事事,好說大話,工作也不找一份,吊而啷噹的樣子,街頭巷尾都叫他作無賴,他也欣然接受,老實說,阿姿真的不曉得他姓啥名誰,便跟大家無賴無賴的叫著。無賴同她丈夫倒是蠻有交情的,時常晚上到他家飲酒喝茶。

無賴嘻皮笑臉的問候她一聲,就離開了窗口,看他的神情是打算要繞進房子裡來,阿姿就繼續炒她的菜,可是半天也不見他人,阿姿忍不住便移了一步到窗邊,向外張望著,突然屁股上被人摸了一把,她驚呼一聲,回身過來,無賴已經在她旁邊了。

「死人,」阿姿大罵:「悶聲鬼,還手腳不乾不淨,看我對付你..」

說著舉起了菜刀,無賴趕忙退後,阿姿的潑辣可不是假的。不過阿姿今天的心情好,沒有過來追殺,做完樣子回頭又弄她的午餐去了。

阿姿丈夫的所有朋友都得承認,阿姿是個美麗的女人,但是大家也都討厭的就是,她太會計較,脾氣太差了,所以不大和她接近。唯有無賴仗著厚臉皮,三番五次到她家來,吃喝拉撒完,拍拍屁股就走,她雖然不斷向丈夫抱怨,卻也拿他沒皮條,果真是蒼天有眼,一物剋一物,久而久之,只好習慣成自然,阿姿反而和他最相熟,很有話說,所以他才敢太歲頭上動土,對她毛手毛腳,阿姿也當他玩笑無聊,多半打罵一頓便也就算了。

阿姿瞪他一眼,無賴遠遠的站著,好像很有趣的看她做著廚事。

無賴當然覺得有趣,因為阿姿正不自覺的在搖乳擺臀。

無賴倚在廚房口,手上捏著一瓶罐裝可樂,賊溜溜的雙眼盯著阿姿玲瓏的曲線上下打轉,阿姿的動作相當輕鬆,飽腴的胸部隨著盈盈地晃盪,緊身衣有著深深寬寬的細板U字領,白皙肥嫩的上半乳房,和渾圓夾陷的乳溝都清晰可見,款款誘人。

阿姿平時很少這麼穿,所以有也沒特別警戒,無賴正好飽餐了一頓秀色。

阿姿取來一隻碟,把鍋裡的菜餚盛起來,無賴把握機會走上前去,低頭嗅著說:「好香啊..」

可是他眼睛卻是張得大大的,猛看阿姿的胸部,一眨都不眨。阿姿峰巒起伏,乳溝深陷,活像兩坨細綿綿的麵粉團。

抽煙機哄哄嗡嗡的響,阿姿聽不清楚他說什麼,不過也猜得出大概是稱讚菜餚之類的話,就讓他多嗅了一下,其實是便宜了無賴的視覺感官,然後才轉身把碟子擺到一旁的餐桌上。

無賴和她站的很近了,當她傾腰挪擺桌上的碗碟,她腰臀的華麗線條,細細的腰枝,繃鼓的小圓臀無一不生動迷人,完全像個春情少女,無賴覺得他的身體有個地方在蠢蠢欲動。

阿姿轉身回來,無賴卻不走開,只是向旁邊讓了讓,阿姿當他假人,又丟了另一些材料到鍋裡,炒鍋不免「嗶嗶剝剝」爆起油來,阿姿向後退了一小步,無賴悄悄迎上去,阿姿便有些貼到他身上,無賴突然又說了一句話,這次加上鍋底的吵雜聲,阿姿一點都沒聽懂他說什麼,不由得歪過頭問他:「什麼?」

無賴和阿姿靠得那麼近,聞到的是她身上幽幽的馨香,他更湊嘴靠近她的耳朵,問說:「興哥中午都吃這麼好啊?」

「好他個頭!」阿姿聽他提起丈夫,埋怨說:「他又不一定每天回來。」

這回輪到無賴聽不清楚了,他更靠近地問:「什麼?」

他也靠得太近了,幾乎黏在阿姿的耳朵上,男人熱烘烘的氣息讓阿姿心中一盪。她轉過頭說:「他..」

她只說了一個「他..」就說不下去了,她和他靠得太近了,太近了,倆人的臉簡直是靠在一起,無賴的呼吸都噴在她的臉上。

「他..」她看著他的眼睛說:「他中午不一定回來..」

「哦..是這樣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她覺得無賴的臉在她眼裡一直放大,事實上,他們的眼鼻唇都快接觸了。阿姿突然漲紅了臉,轉回去假裝專心在炒菜,怦怦的心跳讓她的胸脯好像在顫動起伏,無賴將嘴傍著她的鬢髮說:「那妳作這麼多菜怎能吃得完..」

阿姿被他說得從耳朵酥到全身,也沒理他的問題,眼睛和雙手都遲頓下來,於是無賴又問了一次,而且這次是囓著她的耳朵說。

阿姿吊了一會兒的白眼,突然驚醒,又轉頭過來,無賴早在那裡等著,剛好輕易地啜上阿姿的嘴,他順勢把可樂擺在一旁餐桌上,兩手並用,擄住她的腰,將她拖進懷裡。

阿姿恍恍的失了主見,無賴上下交錯地去吮她的唇,她魂不守舍,本能反應的便同他對吸起來,無賴的手掌在她腰間到處游動,最後按著她的小腹摩挲推揉,不一會兒,阿姿感到一股暖洋洋的熱流從小腹往下竄走,小腹裡頭在間歇地收縮,一波波的春泉往外直湧。

無賴見他的冒犯沒有遭到拒絕,更加見色心喜,另一手往下滑到她的屁股上,輕撫了幾下,就用力的抓捏不已,阿姿「嗯哼」兩聲,無賴便按緊她的屁股,讓彼此的下體磨在一起,無賴撐硬了的老二頂得阿姿臉上更是嫣紅無比。

阿姿的短裙挨不過無賴三兩回的揉擠,一吋吋被撩高褪到屁股上,無賴的手就直接摸索著她臀頂褲襪的紋路,阿姿覺得又麻又癢,臀肉隱隱在顫抖著,無賴很是得意,五隻指頭紛亂地到處搔擾,摸得阿姿「唔唔」直喘。

「不要..不可以..」阿姿只是說說,可沒當真。

無賴開始去舔她的脖子,阿姿從喉嚨裡發出深邃的嘆息。

「啊..不要..菜會焦掉的..」

菜真的有點焦了,鍋底傳來淡淡的苦味,無賴反手閉了瓦斯,又拖上邊窗,將阿姿推到餐桌旁,阿姿仰倚著桌緣,無賴拎起可樂罐子,捉狹地擺上她可愛的乳溝中間,阿姿咯咯笑起來,一付誘人的模樣,無賴又來吻她,阿姿閉上雙眼,一會之後,無賴牽起她的手往他身上摸去。

「哎呀!」阿姿突然睜大美眸:「要死了!」

原來無賴不知何時已經把那根熱騰騰勃起的陽具掏出來,讓阿姿去握它,阿姿欲拒還迎,還是將它拿在手上,有氣沒力地套著。她不乾不脆的動作讓無賴更加興奮,馬眼擠出了點點珠淚。

「哦..好姐姐..」無賴從雞巴根子酸上來:「讓我..讓我弄一下..」

「弄什麼弄..?」阿姿稍稍加快套動:「我不是在幫你弄嗎?」

「弄..弄別的地方..」無賴咬著牙。

「別的什麼地方..?」阿姿故意裝傻。

「別的..這裡..」無賴一把摸到她的兩腿之間,隔著絲襪和三角褲勾勒著她的穴縫。

「啊..」阿姿抖了抖:「不行的..我老公..會回來..」

「沒關係..」無賴已經在脫她的褲襪。

阿姿的褲襪被扯到大腿上,無賴又想去脫她的內褲。

「不要..」她還是掙扎著。

「快..乖..聽話..妳看你都這麼濕了..」

無賴和她糾纏,最後還是得逞了,她的褲子也是被褪下到大腿,無賴讓她坐在餐桌上,併攏抓起她的雙腿,高舉過肩,他身體向前靠,讓陽具去頂住她割包般的陰戶,阿姿早就黏糊得狼狽不堪,無賴輕輕一用力,雞巴就插進了一半。

「喔..」倆人同時叫起來。

無賴退出又插入,阿姿美得不得了,三兩下的功夫,無賴就深深插滿了。

「啊..呵..」阿姿軟軟地唉著。

無賴被她夾得很爽,把握時間,快馬加鞭的幹起來,阿姿被弄得喘噓噓的,兩人都是一頭大汗。

「阿姿,菜炒焦了!」

倆人聽到這個聲音,差點沒把膽子嚇破,居然她丈夫阿興回來了。無賴正在火頭上,拼了命他也要幹下去,阿姿卻不肯了,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死推活推,硬生生把無賴推開,慌張地跳下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