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57)~舞台

胡太太提著兩桶水回到爐火邊,大半條裙子都弄溼了,胡先生抬頭一看,不禁埋怨說:「怎麼去了那麼久?還濕成這個樣?」

胡太太嘟著嘴兒,說:「好遠的嘛,路又不好走。」

「是啊,是啊,」翁太太連忙說:「辛苦了,趕快坐下來,先吃點東西。」

胡太太坐下來,朝她老公吐了吐舌頭,看著滿盤烤出來的肉串、雞翅、香腸和玉米等等,她瞇上眼睛嗅著說:「好香啊!老公,我要吃那個..」

她隨手點了幾樣東西,胡先生替她夾在小盤子裡,她喜孜孜地啃起來。

「唔..你們也吃啊..」她看著其他人。

「大家早都吃過了。」胡先生說。

大家不只吃過了,會計小姐、秘書小姐、秘書小姐的男朋友和伯文還都已經換上了泳裝泳褲,準備要向海灘去了。

「嘩..」胡太太說:「你們動作真快。」

「是啊,他們等不及要衝下去泡水呢!」翁太太說:「妳先吃過,我們一起也去換泳裝。」

「好啊!好啊!」胡太太又拿了一串燒烤在手裡。

胡先生和仲文開始把炭火扒開,讓它們慢慢熄去。

「咦?」胡太太看著對面的仲文:「你怎麼沒換泳褲?」

「我..我又不游泳..」仲文手足無措的說。

「唔..」胡太太盯著他笑,他赧赧地又把帽子壓得低低的,胡太太覺得這孩子真好玩。

仲文拿起小火鉗,悶悶地將暗紅的火炭一一捏碎,透過帽沿底下,偷看著胡太太。胡太太雙腿合攏,兩肘擱在膝蓋上,腳跟以很可愛的姿勢撐開來,還帶有節奏的搖著拍子,一邊和胡先生說話,一邊咬著手上的串燒。

這時候她的兩個孩子吵鬧地玩到她身邊,依偎一陣又奔開了。她的裙子本來還遮住膝頭,因此卻往後退縮了一些,幅度雖然不大,剛好架成一頂開口的帳棚,足夠仲文向裡面看進去。

我的天哪!仲文的眼睛差點噴出火來,胸口彷彿遭受到劇烈的撞擊,氣息都不知道要怎麼換了。這..這是真的嗎?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胡太太她..她..她裙子裡的內褲沒有了,光溜溜的,他見到黑絨絨的夾角藏在她白皙的大腿之間,仲文耳中嗡嗡作響,身體起了馬上反應,雞巴疾速脹大,無法言喻的慌張感覺疾昇到胸口,腦海中一片空白,只能瞪大眼睛繼續死盯著胡太太的私處猛看。

伯文正和會計小姐她們嬉戲,突然褲子裡的老二從中作梗,他縮夾著屁股,舉動變得古怪滑稽,會計小姐還直笑他是不是癲癇發作,伯文心裡頭直罵:「死仲文,又在幹什麼?」

仲文正窺覬得欲罷不能,體內熱血沸騰,胡太太倒是愉快地吃完了她的午餐,翁太太就提議:「好了,胡太太,我們也去換泳裝吧!」

「好啊,更衣室在哪裡?」胡太太說著,站起來去取她的提包。

這下仲文沒有西洋鏡可以看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緩了緩心魂,只聽見翁太太笑著說:「哪有什麼更衣室!」

「啊!那他們去哪裡換的呢?」胡太太摸不著頭腦。

「我帶妳去!」翁太太說:「仲文你也來。」

「我?」仲文意外的說。

「來幫忙。」

「幫忙..」仲文小聲的自言自語:「換衣服還要幫忙?」

他老大不願意,但是既然是母親的吩咐,只好站起來,翁太太親熱的挽著胡太太,仲文背著母親的包包跟在後面,向林子邊走去。

這路胡太太倒是很熟,因為她剛才就是從這裡回去的。當走過瞧得見水龍頭的那個轉彎處時,她免不了向著不久前才和翁總經理雲雨歡愉的地方望過去,老實說,要是仔細看還是可以看得清楚。她這時已經猜到,在她和總經理幹得熱鬧的當口兩度走過的,正是會計小姐她們去換泳裝。

「好險,好險。」她暗忖。

她們轉過小路,走出防風林,離開不遠有一幢二層樓的建築物,翁太太就著她向那建築物走去。

仲文跟在倆個婦人後頭,注意著胡太太搖曳生姿的臀部,她的綿裙很伏貼,把她緊俏的臀部襯托得相當美妙,不時的左擺右擺、左擺右擺,仲文還清楚的看到在兩片圓肉交合處,綿裙上凹出一條明顯的溝壑,仲文知道,胡太太裡面是空無一物的,他的想像力突然豐富起來,腦海中幻化出胡太太裸著下身的模樣,既巧妙又逼真,他的雞巴又蠢蠢欲動了。

「該死!」倒霉的是伯文,他恨恨地私下咒罵。【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翁太太和胡太太走近建築物,這建築物蓋得大方,樓梯居然在外面,她們拾級而上,二樓的週邊環著一圍開放的走廊,她們一上到二樓,剛剛走過轉角就遇到一度鑲著毛玻璃的木門,翁太太伸手搖了搖門把,沒有鎖,她就推門進去。

木門「呀」地打開了,好奇怪的房間,又大又空,直通到對面牆也有一模一樣的另一扇門,房裡的木頭地板墊得大約有一米來高,所以門前必須有四五級小梯才能上得去。天花板更高得離譜,左邊長牆只有最頂上留有一排小氣窗,右邊是一道深色的布幕,因此光線幽暗,胡太太看得有點躊躇起來。

「仲文你留在門外,」翁太太交待兒子:「我和你胡阿姨進去換衣服,你可要幫我們看好門。」

仲文應諾,翁太太就牽著胡太太進到裡面,關起門,走上墊高的地板。靠牆的角落有一張舊桌子,倆人踏著「咿歪」有聲的木頭板子走到桌邊,翁太太放下提袋,找出她的泳衣。

「在這兒換啊?」胡太太還在懷疑。

「是啊,將就將就嘛。」翁太太已經開始脫上衣:「唔,我們得快一點。」

「哦..」胡太太答應著,忽然想起自己的裙子裡是沒有穿內褲的,不敢馬上就跟著脫,她也把手提袋上在桌上,故意東翻西翻,讓翁太太先去脫換。

翁太太不疑有他,脫完了衣服就換上泳裝,胡太太趁她穿泳裝背過身時,才快手快腳的把原先的衣服脫掉,取出泳裝來。

仲文站在門外,腦袋瓜子裡盡是胡太太若隱若現的穿梆鏡頭,心中起了不可告人的慾望,自然就不肯安份守己了。他在門窗上搜索著,偏偏那麼巧,就讓他在田字型的窗櫺中間,找到毛玻璃的一小塊缺角,它雖然是那麼的小,但是當仲湊眼上去,房間裡面的光景仍然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仲文一看之下,雞巴又不聽話的突直起來。

房間裡,他母親已經換好泳裝,正在整裡肩帶。胡太太竟然全身赤裸,側對著門口,努力在扯解著手上的泳裝,好像是有什麼結套死了似的,仲文看著她光溜溜的胴體,恨不得就鑽進洞眼裡面去。

「糟糕!」胡太太說:「我的泳裝打結了。」

「那可麻煩,」翁太太說:「沒關係,等會兒我幫妳一起解,妳先幫我綁上頸帶好嗎?我弄了半天總是綁不好。」

翁太太的泳裝是連身的,乳白色混著亮紗,正面是剪出彎弧的一塊布,緊緊貼黏著危聳起伏的肉體,後面卻是空無一物,胯間開叉很高,前襟兩條細帶綁到頸子上,老實說,還真是香豔大膽。

胡太太轉過身,和翁太太面對面,將細帶繞過翁太太的頸子,替她在背後繫起活結。正在門外監守自盜的仲文,這時便瞧見胡太太光著屁股的背影,小巧而有肉,彈力十足,仲文的鼻血幾乎就要噴出來。

「翁太太,妳的身材真好。」胡太太由衷的說。

「妳也不錯啊,」翁太太伸手摸著她的肩:「妳的皮膚也很好..」

她輕輕撫過她的手臂,滑下到胡太太的乳房上:「唔..這裡更棒,這麼有彈性,軟中帶勁兒的。」

「翁太太,妳別笑我了,我怎麼同妳比。」胡太太說。

「誰說的,還是年輕好,」翁太太揉著她的峰頂說:「又細又嫩,秀色可餐的,妳家小胡一定很疼妳的。」

「嗯..好姐姐,別弄我了,」胡太太求饒說:「這樣會難受的。」

「哦,這麼敏感啊?」翁太太一聽說,更故意在她的乳尖上捏幾下,胡太太的黑豆子馬上挺立堅硬起來。

「啊..姐姐..」胡太太皺起眉頭:「不..不要..」

胡太太已經綁好了頸帶,軟軟地靠到翁太太肩上。

翁太太見這小婦人居然這麼容易動情,不禁覺得有趣,所以兩手都去玩她的奶子,嘴巴還照著她的耳朵吹氣,胡太太渾身顫慄,摟著翁太太的頸子磨蹭。

「嗯,發浪嗎?」翁太太細聲取笑她。

「哦..姐姐..」胡太太嬌啼著:「別..別弄我嘛..停..停下來..」

她的腰枝悚悚地抖了兩抖,翁太太刻意搗蛋,右手撫過她的小腹,滑向鬱鬱的草地,那草地上已然沾灑著薄薄的一層露水。

「乖乖,天雨路滑哦。」翁太太說。

「啊..」胡太太叫出來:「別..別摸那裡..啊..哎呦..」

「咦?怎麼像個小女生,一點挑逗都受不了..」翁太太手上亂摳:「純情小百合啊?嗯..?」

「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