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56)~日行一善

暑假中胡太太總是覺得有些苦悶,因為阿賓回了家去,尤其胡先生最近時常加班,每天晚上她下班獨自在家,百般無聊地哄帶著孩子,情緒便一直很低盪。好不容易暑假快過完了,而且這個週末,胡先生的公司舉辦員工及眷屬的郊遊,胡太太跟兩個孩子也都參加,她的心境才比較開朗一些。

星期六一大早,胡先生同部門的同事都到他們家來集合,把胡家擠得鬧熱烘烘,吵嚷地分配著人員、車輛及器材。等到都安排妥當了,才魚貫下樓登車,準備出發。

胡先生和胡太太留在最後鎖門,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招呼說:「胡先生,要出門啊?」

胡太太還沒轉身看,心頭就怦怦亂跳,小腹又酸又軟,俏臉紅熱起來。原來阿賓趁著空,提前回來了。

「是啊,去金山烤肉。」胡先生禮貌地說:「一起去嗎?」

「不了,謝謝。」阿賓揚了揚手上的兩隻大提包:「我有一大堆東西要整理。」

胡先生擺一擺手作別,就和胡太太下樓去了。

阿賓站在樓梯頭看著他們下階梯,然後等了一會兒,果然聽見「登登」的腳步聲,胡太太不知道跟她丈夫說了什麼藉口,又跑上來了。

阿賓笑嘻嘻的看著她,她奔上樓板,抱著阿賓就是雨點般一陣親吻,阿賓還好,她自己倒是吻得氣息紊亂,熱喘咻咻。

「你這壞蛋,捨得回來了..」她將臉埋進阿賓懷裡,又抬起頭看著他說:「別亂跑,晚上等我。」

阿賓放下提包,在她身上亂摸一通,又捏著她的乳房調戲說:「別等晚上,現在就來一下。」

「哦..」胡太太被他摸得酥麻麻的:「唔..不行啦..大家都在樓下等我..晚上嘛..嗯..」

阿賓也知道,於是就放過她,又吻了她一下,胡太太才依依地轉身再次下樓,阿賓也登上樓頂,進房去了。

胡太太下到大門口,登上丈夫的車,大家呼嘯一聲,浩浩蕩蕩的開拔出發。

他們所選擇的路線是濱海公路,一路上,風和日麗鳥語花香藍天白雲萬紫千紅車水馬龍絡繹不絕人滿為患進退維谷動彈不得寸步難行前仆後繼痛苦不堪夫復何言,好不容易,才在午前到達金山青年活動中心。

眾人下車都是一陣舒展筋骨,然後才分組領取菜肉醬汁鍋碗瓢盆炭火爐網,三五成群地走進防風林裡,燃火造灶起來。

胡家和總經理一家人被編在同一組,總經理太太有一點點開始中年發福,但是依然容貌嬌美,女人味十足。

她帶著一對雙胞胎兒子,十七、八歲,今年剛剛考完大學聯招,小伙子很有活力的模樣。

另外同組還有兩個未婚女職員,一個是會計,一個是總經理的秘書,這秘書還拉了她的男朋有一起來,所以整組人還相當熱鬧。

總經理一到了之後就忙著在各組中間招呼,因此由胡先生負責起火。那孿生兄弟在一旁湊手腳添炭舖肉,秘書小姐和她男朋友逗著胡家的兩個小孩玩兒,其餘的太太小姐都圍著蹲坐在火爐四周嘰嘰喳喳,倒幫不上什麼忙。

「麻煩你了,胡經理。」總經理太太說。

「不會的,翁太太。」胡先生說。

「翁太太,」胡太太問:「妳這兩位帥哥長得一模一樣,怎麼去分辨誰是哥哥誰是弟弟啊?」

兄弟倆聽人家提起他們,其中一個戴著棒球帽的低著頭猛在肉片肉串上塗醬,一個沒戴帽的則是笑容可掬的看著胡太太。

翁太太咯咯笑起來,說:「老實說,我有時候也分不出來,反正調皮的那一個是老大伯文,害羞的那一個是老二仲文。」

會計小姐有趣的同他們兄弟開起玩笑,【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果然那個在塗醬的,將那頂棒球帽壓得更低,連頭都不敢抬,另一個就和她們你來我往的鬥起嘴來。

低著頭的仲文,藉著帽沿悄悄看偷著周圍的眾人。天氣真熱,大家的衣衫都很簡單,像正和伯文正在打屁的那個會計小姐,只穿著短短的牛仔褲,長長而雪白動人的大腿,肌膚飽富彈性,充滿著青春活力。

他注意到秘書小姐的男朋友也不時在偷偷打量會計小姐的腿,他不禁冷笑了一下。秘書小姐比起會計小姐,身材則是美得更多,她雖然穿著七分褲,可是貼肉緊繃,將臀腿間的迷人弧線勾勒得窈窕有緻,她的上身是無袖的圓領衫,仲文發現,在那裡面有兩團又軟又大的東西在不停搖晃著,他愣愣地吞了吞口水。

秘書小姐和胡家的小孩開著玩笑,在他們身上搔癢,兩個小鬼連忙撲躲到母親身後,胡太太坐在矮凳子上冷不防被他們一拉扯,有點失去重心,但是顯然她的脾氣相當好,任他們依攬著並沒有任何呵斥。

胡太太穿著柔軟的棉質休閒裙,坐得很低,就在仲文的正對面,仲文忽然心頭亂跳,因為從胡太太的裙腳,隱約中暗藏著巧妙的視角,雖然她雙膝合攏,只要她擺擺腳,換換位置,他就可以看見很深入的秘境,她腿根的交叉處,鼓鼓卜卜,雖然光影模糊不大清楚,卻是充滿誘惑力。

仲文的胸膛裡產生了一種激盪而窘迫的壓力,褲子裡多了一根挺硬的怪東西,他不安起來,眼睛還是直盯著不該看的地方猛看。

伯文靠過來,低聲罵說:「你幹什麼?」

仲文不搭腔,紅著臉繼續幹他的活。

突然胡太太站起來,拎著兩只水桶走開,仲文有些失望,卻也暫時鬆了一口氣。

胡太太邊走邊左顧右盼,走到幾十步開外,卻聽到身後有人問:「胡太太,找什麼啊?」

「啊!翁總,」胡太太轉頭看見是總經裡:「想提一點水,不知道在哪裡。」

「水嗎?」總經理跟著也四處張望起來:「啊,那裡好像有..」

十幾公尺外,在林子的邊緣雜草叢上,有一隻附著龍頭的水泥柱。

「是了,」胡太太笑著說:「謝謝你。」

「妳一個人嗎?我幫妳好了。」總經理說著,接過她手上的一只水桶。

他們走到水泥柱旁,胡太太低身一扭龍頭,只聽到「呼嚕呼嚕」的空響,聲音倒是很大,卻沒半滴水流出來。兩個人不禁都覺得好笑,總經理又再轉頭到處看,說:「啊!那裡還有一個開關!」

胡太太順著看去,果然不遠處又有一根一模一樣的水泥柱,只是和這根之間全部是亂草叢生,她皺著眉,總經理已經踢著草走過去了,她連忙抓起水桶跟上。

幾步間,草長及膝,後來更有肩膀高,她提心吊膽的一步步撩著,水泥柱附近比草較短一點,她就快步的半跳過來。

總經理扭動龍頭,「嘩嘩」的水聲響起,這回有水了。

「啊呀..」胡太太驀然一聲驚呼。

「怎麼了?」總經理轉頭過去,胡太太彎著腰,弓起右膝,左掌拍在大腿內側,再放開一看,一隻血紅的大頭螞蟻,在她大腿的內側咬了一口。

白皙細嫩的皮膚上立刻紅腫了一塊,胡太太又痛又癢,簡直站不住腳,總經理趕緊關掉龍頭,翻轉了水桶讓她坐下來,蹲在她前面幫忙她查看咬中的地方。

胡太太要緊的按在腿根,一臉酸澀,總經理熱心地抓起她的手,唔,軟綿綿,柔若無骨,總經理心神蕩了一下,吞了吞口水說:「妳手拿開,我看一下。」

胡太太的手被總經理執住,不拿開也不行了,總經理看著那紅腫的小凸點,用手指輕輕地挑摳。

「唔..嗯..」胡太太皺了皺眉頭。

「很痛嗎?」總經理很專心地看著她的大腿。

「嗯!」胡太太說:「又痛..又癢..」

「我幫妳揉一揉。」

也沒等胡太太表示意見,他就用拇指食指對著那腫塊又揉又捏起來。胡太太一陣舒服一陣難過,忍不住輕輕的哼著。

胡太太的鶯聲燕語,總經理聽在耳中,別有一番其怪感受,胡太太「嗯嗯哦哦」的低喘著,總經理和她靠得那麼近,鼻端傳來她成熟婦人的香馥味道,突然小腹中燃起一股熱流,向上湧到心口,心臟因此七上八下,向下竄到鼠蹊,肉雞巴憋不住就脹硬了起來。

他繼續在她那紅腫的囓丘上壓撚,然後用力從頂端擠出一小滴透明的液體。

「哎呀呀呀呀..」胡太太雪雪呼痛,雙手抓著總經理的肩。

「對不起,對不起..」總經理見弄痛了她,連忙道歉。

他變了個方式,改用食指和中指溫柔的撫弄那腫塊,胡太太果然好受多了。這裡的皮膚尊養處優,又細又滑,胡太太因為事出突然,坐在水桶上也沒顧及什麼優雅觀瞻,兩條粉腿張得開開的,雖然有把裙擺下壓,以保密防諜,但是那該死的螞蟻叮的位置又特別高,總經理撫摸著的地方事實上已經非常逼近軍事要塞了。

總經理的低著頭,前額在冒著汗,他的右手一邊摸,一邊偷偷張平手掌,扳開小指,讓指頭和胡太太腿肉的接觸面積增加,幼綿綿,白嫩嫩的,老天爺,這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好的質感?

他的小指指尖偷偷的朝裙子裡伸長,越走越感到一些悶溼的熱氣,大概已經瀕臨絕境了。他一個不小心,小指尖突壓到一塊軟弱而有彈性的田地,總經理心頭一驚,糟糕,她一定要生氣了。

他抬頭看她,正好和她四目相接,胡太太臉蛋兒紅紅的,卻沒有生氣的樣子,總經理的膽子壯大起來,他不縮走小指,乾脆連無名指都移過去,唔,那肥美的感覺更明顯了。

胡太太的眼中變幻著迷惘與訝異,但始終沒有拒絕的意思,眼皮越垂越瞇,胸口鬱悶,渾身熱躁。

「好一點了嗎?」總經理沒事找話題。

「唔,」胡太太也假裝不知道指頭的事,說:「比較不痛了,但是很癢。」

「哦?」總經理於是手上用力,繞著腫塊磨碾,自然無名指和中指也在那谷地中撩動,他慢慢察覺,他的指頭已經可以分辨出餡肉餅中的夾縫,而且包裹著餡肉餅的布料在一點點一點點潮溼。

「還癢嗎?」他問,手上並沒有停。

「嗯..很癢!」胡太太說。

「這該怎麼辦..」他沉吟起來,忽然靈機一動:「對了,我們以前當童子軍有學過,被螞蟻咬傷,可以用阿摩尼亞去中和蟻酸。」

「嗤嗤,」胡太太笑了出來:「你還當過童子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