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54)~仙履奇緣

鈺慧和淑華興奮的換著泳衣,因為等一會兒要出海去玩兒。

今天早上外頭的天氣還不怎麼穩定,海象惡劣,不適合水上活動。鈺慧和淑華到澎湖來盼啊盼的就是想到外島走走,拍些美美的照片回來,好不容易中午風浪轉小,鍾小姐宣佈下午可以乘船出海去,大家都雀躍起來,衝回房間去準備大小事宜。

鈺慧和淑華在泳裝外面套了件T恤短褲,和同學們搭著接送小巴士到碼頭去,路上鈺慧看著沿途的景物,問肥豬說:「這裡我們前兩天來過,對不對?」

肥豬點頭稱是。

車抵碼頭,鍾小姐安排了兩艘小漁船,她們沒有人搭過漁船,一個個都是城市土包子,新奇的到處摸索,鈺慧和淑華已經強迫著肥豬開始替她們拍照了。

漁船「噗噗噗」地開動,她們大聲歡呼,在小小的甲板上手舞足蹈著。漁船在港內行駛,都還平穩,等離開了防波堤的保護範圍,波濤漸大,漁船上下起伏得厲害,眾人都坐下來抓著船杆,表情就有點僵硬了。

忽然間一個浪頭撲上傳來,每個人的衣服都濕了好大片,大家先是一愣,接著全部前仰後合的大笑起來,最狼狽的是鈺慧,她連腳上的白布鞋在慌忙中掉了一隻,差點被海浪沖走,Cindy在旁邊一手撈救住,才沒有落進海裡,可是已經盛滿海水,裡外溼透了。

「啊..怎麼辦..」鈺慧苦著臉接回來。

「哈哈,」淑華取笑她說:「不如連這隻也脫掉好了。」

鈺慧撇嘴瞪她,想想也有道理,就蹲起來脫下餘著的那隻,和濕了的這隻並結合綁在船杆上,襪子也都脫掉了,就光著潔緻的腳丫子,又和大家嘻鬧起來。

兩艘船一前一後,慢慢地航向前方

鈺慧她們在甲板上作起團體遊戲,舉凡學生的學級越高,遊戲就越無聊,所以大專生玩的多半和幼稚園小朋友玩的差不多,反正大夥開心就好。有一回合,鈺慧輸了,大家決定要懲罰她,她也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有人使壞,提議罰她親吻在場的每一個人,鈺慧啐罵了一聲,昂首驕傲的說:「吻就吻。」

她不分男女,繞著甲板一圈,在每個人臉頰上各親一下,眾人都鼓掌叫好,只是在親吻文強和肥豬時各有不同的尷尬,等到全部都親過了,有人說:「開船的阿伯和小弟還沒親。」

鈺慧跳進船艙,拉著阿伯和一旁幫忙的小弟也都親了,阿伯呵呵的笑著,露出零亂的牙齒,那小弟才十五六歲,羞得滿臉通紅。

大夥兒又叫又跳,像瘋狂了一般。太陽正烈,漁船往遠方一處平台模樣的島嶼航去,越靠越近時,淑華舉手齊眉遮蔭說:「唔,有人住嘛,不是無人島。」

肥豬笑說:「妳還以為是魯濱遜漂流記嗎?」

「這是哪裡?」鈺慧問。

「員貝。」肥豬說。

鈺慧和淑華哪懂什麼圓貝扁背,船一靠岸,便和大家爭先恐後地跳下碼頭,鍾小姐約略點了點人頭,確定到齊,告訴大夥要橫切過小島到另一岸,幫她帶路的是方才開船的小弟。

也不知道是哪個人提議的,說日頭這麼大,女生走路太可憐,應該由男生來背,男生一聽全部都附議,女生則嬌嗔著半推半就,分配下來,巧得很,除了鍾小姐以外,每位女生都有人背,譬如說淑華就給肥豬背,Cindy給文強背,鈺慧嘛,欸,這個..給開船的小弟。

「我不要!」鈺慧小聲抗議著。

「有什麼關係?」Cindy笑她說:「那小弟也挺不錯的,只是小了點、瘦了點、黑了點、土頭土腦了點..」

鈺慧被她說得都有些好笑,最無辜的是那小弟,他今天被他祖父拉來出公差已經相當不樂意了,居然還要做牛做馬,真是倒楣到家。所幸鈺慧長得實在夠漂亮,方才被她淺吻臉頰時,他的心碰碰亂跳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平息,能夠再為她效勞,倒也沒啥好抱怨的。

眾男生呼嘯一聲,背起身旁的女同學,跟在鍾小姐和那小弟的後面,吵鬧的離開碼頭。

「喂,」鈺慧輕柔的問:「你叫什麼名字?」

「慶仔。」那小弟說。

「麻煩你了。」鈺慧說:「其實我可以下來自己走。」

「沒關係,」慶仔說:「就快到了。」

真的就快到了,這島不大,沒多久就看到一片岩沙交錯的海灘,大夥兒齊聲歡呼,向灘頭奔去。

慶仔將鈺慧背到靠進海水的地方才讓她下來,鈺慧又跟他道謝了一次,淑華和Cindy也都到了,Cindy從背包中抽出一條大毛巾來舖在地上,大家把隨身的提包配件都擺到毛巾上,然後就開始脫去外衣,露出原本就穿好了的泳裝。慶仔走去和鍾小姐交談了兩句,轉頭又多看了鈺慧一眼,然後循著原路跑回去了。

眾人迫不及待地衝進海水裡,愉快的玩成一團。鈺慧和淑華都帶了面鏡,浮在海面上游動著,縱然只是那美麗的背臀曲線,還是惹來男生們貪戀的眼光。

肥豬陪在她們身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三人越漂離大家越遠,淑華並不善泳,肥豬不時的提醒她回到淺一點的地方,淑華嫌他囉嗦,倆人鬥著嘴,鈺慧見她們打情罵俏,也沒興趣聽,就說她要自己多游幾趟,轉身划起自由式,馬上就在幾公尺之外了。

鈺慧泡在清涼的海水裡,耳中只有手腳打水的聲音,真是逸閒極了。她游出幾百公尺,翻身仰漂著,享受無重力的世界。

她一個人悠游夠了,才慢慢地朝岸邊游回來,同學們有的在淺水戲鬧,有的在沙灘玩耍,她在灘頭站起來,卻找不到淑華和肥豬。她沿著沙灘散步,往著有幾塊突出圓岩的那頭走去,離開同學漸漸有一段距離,就看見了淑華和肥豬泡在幾塊小岩石浮突著的淺水中,各自倚石斜躺,隨著海浪的起伏,正愉快的聊天著。

鈺慧朝他們走過去,淑華看見她了,向她招呼並且笑得很燦爛,肥豬則有一點不大自然,鈺慧跨進水裡,突然低啐了一聲,雙手插腰盯著他們瞪眼。淑華依然笑得很燦爛,肥豬則神情更不自然了。

原來他們浸泡在水中,看起來若無其事,鈺慧走近了才發現,肥豬的長鞭被掏出來在泳褲外,淑華用兩隻腳掌合夾著他,前前後後地在套動。

「喂!」鈺慧生氣的說:「你們也該有分寸一點。」

「有什麼要緊?又沒人看見。」淑華說:「鈺慧來幫幫忙,我的腳好痠了。」

「我才不要!」鈺慧嘟著嘴說。

「來,坐這邊。」淑華拉住她讓了讓位置,鈺慧斜著眼,不甘不願地坐進水中。

淑華仍然用腳玩著肥豬,同時笑嘻嘻的同鈺慧說話,肥豬的表情越來越奇怪,淑華突然彎腰抓著鈺慧的腳踝,拿她的腳掌去替代自己的工作,鈺慧的腳掌中意外多了一根肥碩的肉棒,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肥豬的表情越來越無法形容。

淑華是那麼頑皮,她靠到肥豬那邊去,用手指摳動他的奶頭,肥豬怎能受得了,牙齒不停的打顫著,她滿意的「咯咯」笑起,轉頭探望週遭,確認四下無人,她斜拉開泳裝的脥口,露出大半邊的乳房,送到肥豬嘴邊,肥豬一口啃住她的奶頭,淑華雪雪呼痛,卻也不退縮,咬著下唇任他吮食,臉上似笑非笑的望著鈺慧。

鈺慧去留兩難,腳掌繼續夾護著肥豬的硬物,感覺它在隱隱跳動,一下子淑華又貼過來她身邊,鈺慧既然腳掌合攏,大腿必然分開,淑華伸手到她大腿上撫摸著,這次輪到鈺慧咬牙切齒了,淑華更過份的摸在她的秘堡上,鈺慧忍不住輕喚起來,肥豬在對面瞧著,雖然並不能多看見什麼,卻比真的看見了什麼還緊張,他仔細的欣賞鈺慧的每一個表情,鈺慧羞急交加,又擋不住淑華的搔擾,激動傳達到腳上,就更用力的捋晃著肥豬。

肥豬腦中一片混亂,他臉上現出了詭譎的笑容,鈺慧覺得他的肉棍子漲硬異常,還有奇怪的悸動,她連忙站起身來,果然看見肥豬的胯間浮漂著不規則的白色黏液,原來他已經洩精了。這時一波浪頭湧來退去,那黏液立刻消失無蹤。

鈺慧輕罵了幾句,逃回岸邊,伸指對他們做了羞羞臉的動作,淑華嬌嬌的笑著,肥豬滿臉歉意,她白了他們一眼,小跑步往同學那邊回去。

Cindy躺在毛巾上曬太陽,看著走過來的鈺慧,忽然問她:「鈺慧,妳的鞋呢?」

鈺慧才猛然想起,她的鞋掛在漁船上忘記解下來。

「糟糕,在船上!我得回去拿。」她說。

「妳要走回去?馬路正燙著呢!」Cindy說:「先穿我的去吧!」

鈺慧草草套上Cindy那雙鮮紅的Travel Fox,套回T恤,急急地往碼頭來路跑去。她憑著簡單的記憶,果然尋回碼頭,她們乘來的那兩艘漁船都還在,鈺慧跳上她原先乘坐的那一艘,在甲板上找來找去,也沒看見白布鞋的蹤跡,她繞到船側,推門往船艙裡進去。

「對不起,我..啊呀..」

鈺慧一進船艙,就看見慶仔坐在角落,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她和慶仔就都一起愣住了。

慶仔兩腿張開,褲子褪到腳跟,正在自慰。

鈺慧目瞪口呆,一句話講了一半活生生地吞了回去,她雖然意外,反而比不上他所受到的驚嚇,慶仔整個人一抖,眼睛瞪得像牛鈴,渾身僵凝著,只剩下右手茫茫地繼續套動著。

慶仔今天先被鈺慧吻了臉頰,又背著她柔若無骨的嬌軀跑過小島,一路上鈺慧飽滿的胸脯一直在他的背上磨著,這是他長這麼大從沒經歷過的感覺,他邊跑邊勃起,老二哥在褲襠中不停的抗議。等放下鈺慧,又看她脫得只剩單薄的泳裝,曲線玲瓏剔透,實在熬不下去了,就急忙跑回來,他祖父上岸幹活去了,他馬上躲在船艙中狠狠打了一槍,才稍減心頭之火。

可是也沒過多久,滿腦子就再又都是鈺慧豐腴的身體,彷彿在他眼前搖擺、搖擺、搖擺..,他不能按捺,掏出老二,閉上眼睛,想像鈺慧的美妙身體,又一次打起手槍,他套得天昏地暗,有人上船也不知道,等鈺慧開門闖進來,一切都來不及了。

鈺慧看他一副驚嚇過度,又挺著根陽具的表情,突然覺得好笑,她欺他年幼,便沉聲說:「你在作什麼?」

慶仔也真是古意,他照實說:「在..在想妳..」

鈺慧對這個答案倒是十分意外。

她原本以為慶仔只不過是少年青春期的衝動,沒料到他是有目標的意淫,而且那目標居然還是自己,看他靦腆的模樣並不像說謊,不由得困惑地眨起眼兒來。

「那..那你想得還滿逼真的..」鈺慧看著他手中硬梆梆的東西說。

「我..我..」慶仔知道鈺慧在注意他的老二,他羞赧的轉身背對鈺慧,並且分辯說:「其實,我只是隨便想想而已..」

「是嗎?」鈺慧有趣的走進來,關上門:「你繼續想啊!」

慶仔呆了半天,說:「這樣子,有點難想..」

鈺慧靠在儀錶上,橫縮起一條腿,她就只有穿著一件T恤,下半身剩下泳裝最後的倒三角形,慶仔回頭看著,眼珠簡直要爆出來了,鈺慧說:「這樣呢?」

慶仔的手飛快的動起來,沒有時間回答鈺慧的話。鈺慧慢慢的向他走去,船艙很窄,兩三步就到了他背後,她好奇的彎腰低頭,看清楚慶仔手中的傢伙,慶仔心想反正丟臉不如就丟到家,不再遮掩,讓她看個夠。

有道是弟如其兄,慶仔的老二也像他黑黑瘦瘦的,但是結實精悍,一顆龜頭卻是很大,有點像是鼓槌。他用力的套著,突然龜頭上傳來美妙無比的感覺,他一看,原來是鈺慧張開手掌,讓他的龜頭抵在掌心,慶仔爽得差點要叫出來,渾身都在顫慄,鈺慧詫異的問:「你怎麼了?」

「好舒服..」他困難地說。

「這樣就舒服?」鈺慧恥笑著他:「這樣呢?」

鈺慧將手掌合包,磨動他的馬眼,慶仔已經在大聲呻吟。

「你可真沒用啊..」鈺慧說。

「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