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53)~暗渡

敏霓很快就在阿賓懷裡睡著了,阿賓不願她著涼,小心的將她抱起,穩當放平在她的床上,替她蓋上被單。

忽然間電又來了,燈光亮起,敏霓擠了擠眼,懶懶地側翻過身體,並沒有醒來。

阿賓確定她已然沉睡,才輕手輕腳的穿上衣服,回到書桌電腦前坐下來,好奇的查閱目錄,找出幾個遊戲玩著。一會兒之後,他覺得很無聊,便想到廚房找點什麼吃,吃完好來陪敏霓一起睡。

他走出房間,把門虛掩著,到廚房也懶得開燈,打開冰箱一看,就只有一盆酸梅湯,總比沒有好,他找來一隻碗舀滿了,關上冰箱,靠在水槽前喝著。

然後,他就看到了那兩個女人。

本來,阿賓在廚房裡因為襯著敏霓房間透來的餘光,水槽前的窗外是一片漆黑。忽然側前方亮起一小塊方方的型狀,那兩個女人就面對面站在那裡。

事實上,那裡只有一個女人,而且阿賓只能看得見那個女人的肩膀以上,大概是三十來歲的少婦,圓圓滿滿的臉蛋兒,畫得細細彎彎的柳眉,活珠般的大眼睛,蓬鬆起伏的一頭秀髮,帶著成熟的韻味,她正在浴室裡對鏡撩動髮稍擺Pose,所以阿賓一開始以為是兩個人。

浴室的窗戶並不大,和阿賓這邊的窗口夾成直角,靠得很近,那女人走出浴室,阿賓左探右探,兩分鐘後她就又回來了。阿賓揉了揉眼睛,果然沒錯,她已經卸去了衣物,他斜望過去,透過鏡子的反射,隱約可以看見她豐腴的上半身,哦,美麗的女神,阿賓那尚未盡興的雞巴受到刺激,又不聽話的站直起來,他憋得難受,便將它掏出褲檔,一下一下的捋著。

女人很優雅的轉動身體,留意鏡子裡的映影,阿賓把握機會,爬上不鏽鋼水槽,果然就清楚的看見她白玉一般的裸體。

她有肥漲的奶子,雖然並不高挺,但是也不算下垂,球頂上的乳暈相當大,顏色很淺,所以無法仔細分辨出乳頭的位置,她每一舉手投足,就帶起軟軟的波動,阿賓的眼珠都要瞪掉出來了。她還有圓呼呼的粉臀,鼓鼓彎彎,光滑細膩,可惜腰身少了些曲線,所幸仍不失迷人的誘惑力,年輕也許正在流失,但是妖媚卻在增加,全身上下都顯示是個尊養處優的主婦。

她自戀地細看著鏡中自己的每一吋肌膚,並且捧著飽碩的胸部作出撩人的姿態,臉上帶著勾魂的神情,自己向自己拋著媚眼,阿賓暗嘆一聲「好浪貨」,站在水槽上,用力的套動起雞巴,酸酸的快感從棒子端瀰漫開來。

女人還在戀戀的捧著羊脂一樣的乳房,兩隻拇指在乳暈中間捻起圓圈,阿賓這才瞧分明她微微突起的小肉珠。阿賓就覺得奇怪了,以她的年齡來說,怎麼還能保持這麼可愛少女般的乳尖。

女人把自己弄得瞌瞇了眼,臉蛋兒飛起一抹桃紅,她才依依不捨的搖了搖頭,轉身取起蓮蓬,扳開龍頭把手,讓清水散灑在本來就晶瑩的軀體上。然後她取了一些沐浴乳,塗搽在胸前,再慢慢抹向其他地方。

阿賓正看得欲罷不能,那該死的電力公司又停電了。

他不甘心的繼續站在水槽上,幾分鐘過去了,還是一團漆黑,才悻悻然跳下來,他記得剛才在冰箱旁邊有一隻小手電筒,就向那邊摸索過去,不久就找到了,他按亮開關,手電筒的能量明顯不足,光線昏昏黃黃的,他藉著微弱的燈光,準備回敏霓的房間。

他走到一半,意外地聽見有人在敲門,這可怎麼辦?那敲門聲聽起來有點倉促,這時候會是誰呢?他又不是敏霓家裡頭的人,可以去開門嗎?想起敏霓睡得正香甜,他考慮了一下,轉過來向大門走去。

他拉開門把,門外的庭廊因為有緊急照明,還是亮著的。門口站著一個女人,阿賓和她一照面,兩人就都愣住了。

這不就是剛才在洗澡的那個美婦人嗎?阿賓的心突然怦怦亂跳起來,她的頭髮雖然已經紮了一條毛巾,零散的水珠仍然散掛在邊邊,她身上穿著一件浴袍,可能是匆匆抓來的,所以她右手還提捏著領襟,滿臉錯愕的對阿賓眨眼睛,好一朵出水芙蓉。

婦人心中也有老大一個問號,隔壁明明只剩下敏霓獨個兒在家,那裡來的這樣一個高大英挺的男孩子,長相模樣又討人喜歡,忍不住仰臉就瞅著他直瞧。

「對不起,」阿賓問:「有什麼事嗎?」

「我是住隔壁的,」女人微笑說:「敏霓在嗎?」

「唔..」阿賓有點難為情起來:「敏霓剛剛睡著,我能幫什麼忙嗎?」

「噢,那真是抱歉,」女人說:「停電了,家裡剛好沒有準備,我想借支手電筒或是蠟蠋,可以嗎?」

這當口真問倒了阿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想了一下說:「手電筒我看到的就只有這一把,而且,妳看,也快沒電了,蠟蠋的話..也許要找一找。」

「敏霓的媽媽都會將它們放在廚房。」這女人應該和敏霓的母親很熟。

「那..我去找一下,可以麻煩妳幫忙找嗎?」對於敏霓家的環境,阿賓恐怕還比不上她清楚。

「好啊!」女人跨進來,她腳上套著毛拖鞋,走起路來沒有聲音。

他們靠著手電筒越來越黯淡的光線向廚房走去,女人膽子小,伸手抓著阿賓的手腕,邊走邊問說:「你是敏霓的男朋友嗎?」

阿賓覺得不好承認,免得給敏霓帶來困擾,就說:「不是,我是她學長。」

「哦..」她說,但是「哦」字拖得很長,不知是什麼意思。

她快走兩個小碎步,靠到阿賓旁邊,將軟呼呼的乳房挨在他的上臂上,阿賓忍不住稍稍晃了晃手肘,更感受到她乳房的豐滿圓熟,她恍若不知,隨便他揩油。

倆人走進廚房,都不曉得蠟蠋收在何處。

「從哪裡找?」阿賓半轉過身來,手臂更明白地摩過她的胸前。

「抽屜吧!」女人伸手向前指,身體幾乎是要貼在阿賓身上。

「或是這一邊?」阿賓故意迎上去,指著她的背後另一排抽屜。

倆人自然胸貼胸貼得親切,阿賓順手抄抱住她的腰,她抬頭看著他,說:「隨便你。」

「隨便我?」阿賓和她兩張臉距離不到五公分。

「隨便你從哪裡開始找!」她的呼吸濃濁起來,嬌甜的臉蛋兒紅紅的。

阿賓還是認為應該從他的對面開始找,他向前再挪了一小步,女人幾乎把臉埋進他的肩脖之間。阿賓手長,已經搆著了上層抽屜的拉環,他把拉環向外輕抽,女人不曉得怎麼搞的,突然雙腿一軟,整個人傾黏到他身上,阿賓跟著也蹎躑了一下,手上失去輕重,把整隻抽屜拉出軌道外,跌落到地面,「乒乒乓乓」抽屜裡的東西掉了一地。

原來女人長相標緻,妝扮也時髦,除了婚前交過幾個男朋友,婚後仍然有一些男人追求騷擾。她很喜歡被勾搭的感覺,証明她依然美麗動人,但她又若離若即點到為止,讓那些人想吃吃不著,天天恨得牙癢癢的,就更加對她獻慇懃,這種成為男人注意的焦點最令她滿足了。

意外的是,她今晚遇著阿賓,就情不自禁地被這俊挺的男孩所吸引,看著他強壯的體魄,攬著他結實的臂膀,突然產生了許多遐想,內心深處的悶騷性情被喚醒,忍不住又想要展露魅力,挑逗挑逗他。可是說也奇怪,也不過只和他身體相磨了幾下,自己竟然熱意一陣一陣,老是往男女燕好的方面去想,這男孩,若是被他年輕的雞巴插進嫩穴裡,要命哪,光是想像就夠舒服的了,她腿間一燙,雙腳不聽使喚,便仆跌到阿賓懷裡。

阿賓將她抱緊,猜不到她有這麼多心思,抱著她溫潤的身體雖然過癮,他卻擔心那一陣吵鬧會不會驚醒了敏霓,女人既然站不住腳,他就扶著她蹲坐下來,廚房外聽來並沒有什麼動靜,大概敏霓還在美夢中沉醉著。

女人坐在地上,浴袍裙擺外翻,露出一邊細嫩的大腿,衣襟敞開,阿賓蹲著,居高臨下,她那又圓又大疊巒起伏的雙峰,正隨著呼吸律動著,阿賓想要不看都不行。

女人枕在阿賓手臂彎裡,抬頭望著阿賓,阿賓也不避諱,大剌剌的還是向她胸口直瞧。

「看什麼?」她問。

「看妳。」他大膽的說。

「好看嗎?」她挺起胸,這可是她的驕傲。

阿賓拎著手電筒,照射在她的球頂上,她的乳頭果然是很小,躲在大乳暈當中,輕巧而可愛。

「很好看。」阿賓說。

阿賓用被她枕著的那隻手,從她肩頭往下滑,指尖輕觸,溜向她的乳暈,繞著乳頭畫圈圈,並且向中心集中。女人牙齒輕顫著,當阿賓終於碰到她的乳頭時,她的身體不禁用力的抖起來。

阿賓放下手電筒,空出手來細撫著她的大腿,女人不甘示弱,也伸手來摸他的褲襠。

「唔..好硬啊..」她說。

阿賓忽然摟住她,抱扶她站起來,讓她坐上流理檯,抓著她的腳踝一起擱放到流理檯邊緣,女人的身體不禁向後仰倒,兩腿大開,她連忙一手後撐,一手拉著浴袍掩護下體,不過也沒辦法完全遮住,露出肥肥的一小阜內褲。

阿賓拾起手電筒,蹲到她的胯前,她好笑的問:「你想作什麼?」

阿賓將手電筒湊近她的大腿根處,女人固執的將手護在陰阜外,阿賓扳她不開,索性拗折起她的食指,去壓攆她自己的軟肉。

「唔..」她半瞇著眼睛哼起來。

阿賓借刀殺人,把她扣得手腳無力,那充當防禦工事的手已經沒有作用,阿賓現在很容易就把它挪走,他將手電筒快枯竭的燈光覆照在她的神秘區域上。

雨停了,四週一片漆黑寧靜,她和阿賓一起看著圓氳燈光下那飽滿的美麗三夾角,阿賓倒轉手電筒,塞給雲雀要她拿著,然後雙手撐開她的大腿,女人柔若無骨,聽他擺佈。阿賓舉起手指,將內褲底布勾住,向一旁扯開,她那乾淨清雅的陰戶就真相大白了。

女人的穴兒像只熟透的小桃子,豎中一條虛掩的合縫,肉質鮮美,楚楚動人。

阿賓吐出舌頭,用尖端小心的沿著那縫隙撩舐,女人怯怯的暗抖,阿賓再多來回幾次,那縫隙自動的緩緩咧開,裡頭粉紅的嫩臠袒露出來,隙縫上頭並浮起一顆小蕾,阿賓得意的繞著珠珠打轉,縫隙因此越張越開,綻放成一朵盛開的花蕊,層次分明,嬌豔欲滴,蕊下突然凹陷,源源的水份從那兒汨汨流出,正是吃人的溫柔鄉。

阿賓毫不猶豫,舌尖撥動兩旁的肉片,深深探入,女人抬起下巴,紊亂的吐著氣,手電筒早已拿捏不住,「啪」地一聲跌落地面,霎時失去了光芒,兩人眼前一暗,陷入了深邃的黑黯之中。

阿賓兩手攀住她的大腿,狠狠地吃著她的花蜜,她柔胰捧住阿賓的頭,不停的扭動身體,並且努力地將屁股前挺,好教阿賓吃得更深切一些,阿賓豈敢辜負美人恩,劬勞的替她服務著,她「咿咿」作聲,吟叫不停。

「啊..啊..舔得真好..啊..唉呀..唉..好舒服..嗯..嗯..」

他們彼此看不見,卻生靈活動地感受到對方的存在。

「哦..哦..天哪..你真好..啊..啊..」

阿賓每逗她一下,她就跟著仰臉抽抖一下,偏偏阿賓咂得又快又急,她就辛苦的僵直顫慄,浪汁連連。

「嗚..嗚..不行..不行了啦..啊..啊..」

阿賓用一根小指尾去碰她的菊花瓣,她翻起白眼,表情都凝結了。

「呃..不要..我..會死..啊..啊..」

女人倒抽著氣,一陣緊慉,噗出一大灘燙人的熱情騷水。

「嗚..完蛋了啦..啊..唷..」

可是阿賓還不肯放過她。

「別..啊..別弄我了..啊..啊..」

阿賓舔到激烈處,女人觫斛不已,迷離間,突然廚房外大廳的小燈亮起,電又來了。

兩人在幽暗中久了,再微弱的光線都足夠相互看清楚,阿賓站起身來,濕糊著嘴,和她緊緊擁抱在一起。女人在他懷裡躲著喘息,卻又不安份,偷偷動手替阿賓解起衣褲,阿賓沒有繫皮帶,褲頭一鬆,就整件掉落地面,女人拉開他的內褲鬆緊帶,探囊取物,捉住一條殺氣騰騰的長蛇。

「哦..好長好粗啊..」女人吃驚的圈起嘴唇。

她溜下流理檯站著,將阿賓向外推去,阿賓退後兩步,踩到方才掉了一地的雜物,裡面果然有幾根燃過的蠟蠋。他靠到這一頭的窄櫃上,女人面對著他,伸手抽開了浴袍的腰帶,她雙手執襟,優雅的拖動浴袍滑下肩頭,然後雙臂攬胸,讓乳房擠成一堆,接著大方的放手扔開浴袍,兩隻奶子左右浮盪,她側身弓腰,挺胸擺首,模樣淫蕩極了,

女人現在肉光緻緻,只餘下頭髮上的包巾,和下身的內褲。她的內褲前面是大大的V字,鏤花透空,高腰斜切,背後卻是細細的T型,把她盈盈擺盪的粉臀完全凸顯,阿賓看得眼花潦亂,拼命吞著狼狽的涎沫,雞巴一跳一跳的向上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