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49)~抵充

「好美啊!」鈺慧說。

鈺慧隨著肥豬,騎車來到白沙。這個小漁村叫做小赤崁,肥豬的親戚住在村落的邊邊上,見到他帶著女伴來,真是好生熱情,細細款待,儘管肥豬和鈺慧一再聲明,晚餐已經用過了,而且很飽,親戚還是茶餅糕果擺滿桌几,不斷著勸著,肥豬和鈺慧難於拒絕,於是吃得直不起腰。

肥豬知道親戚明天一早定當還有海上事頭要幹,不方便久擾。又聽說恐怕有颱風會逼近,可是今天白天都沒聽鍾小姐提起,不知道她曉不曉得這消息,明日預定的出海行程該當如何,有點擔心起來,沖過幾壺老人茶之後,便要起身告辭。

鄉下人好客,定要留他們在家裡過夜,肥豬和鈺慧連忙推卻,說好說歹,才脫身告別而出,跨上摩托車準備往馬公回來。

摩托車轉過庄前的小廟,眼前便是一穹綿密閃爍的星空,深邃幽遠。

「好美啊!」鈺慧又說。

肥豬將摩托車停下來,倆人坐到廟前的石階上,鈺慧仰著小臉瞻顧著,肥豬則是望著她俏美的臉龐,倆人都看得痴了。

「好漂亮,好寧靜啊!」鈺慧說。

「妳也是。」肥豬說。

鈺慧對她笑了笑。

「會不會可惜身旁的人是我。」肥豬低著頭說。

「你..你也很好啊!」鈺慧說:「其實你真的是個好人。」

「哦?那妳嫁給我。」肥豬打蛇隨棍上。

「我可不一定要嫁給好人啊!」鈺慧聰黠的說。

「唔..,那我會變壞哦..」肥豬露出猙獰的面目。

「你不會的。」鈺慧說:「你答應過不欺負我,你是個有信用的人。」

肥豬有點兒洩氣,埋怨起做人幹嘛要守信用。鈺慧笑著挽住他的臂彎,倚到他肩上,繼續瞭望星空。肥豬嘆了口氣,只好呆坐著當他的正人君子。

「天空這麼乾淨,」肥豬說:「我猜颱風是真的。」

「那我們最好趕快回去跟大家講。」鈺慧說。

他們再度乘上摩托車,向市街馳來。

回到飯店,他們去找文強,卻在他房間撲個空,肥豬想了一下,便告訴鈺慧先送她回去休息。

鈺慧和淑華一間房,來到門口,淑華正好打開房門。

「喲..」淑華斜著眼看她們:「妳們回來了..嗯?還手挽著手?」

鈺慧紅了臉,趕快放開肥豬說:「他只是送我回來。」

「是嗎?」淑華轉身走回房裡,鈺慧和肥豬也都進去,肥豬順手帶上門。

「哇!」肥豬一看房裡天翻地覆的景像,說:「妳們一定是剛打了第三次世界大戰。」

淑華說:「一群人才走沒五分鐘,說要出去吃宵夜,妳們要再晚回來,我也要尋去了。嘻嘻,那也看不到妳們這麼親蜜的場面了。」

「我們哪有什麼親蜜!」鈺慧急了:「妳別胡說。」

「是嗎?」淑華走過來攬著鈺慧的腰說:「我檢查看看..」

淑華說完就彎下腰,摸進鈺慧的裙子裡,鈺慧這時穿的是一件吊帶背心裙,她急忙後退,罵說:「三八鬼,肥豬在這裡妳別胡鬧。」

「嘻嘻,不讓檢查沒關係,」淑華還在笑著:「我說給大家去判斷好了,嘻嘻,肥豬,你豔福不淺哪!」

「是啊!」肥豬一把拉住她,從背後將她擁進懷裡說:「像這樣,的確是豔福不淺。」

「啊呀,死肥豬,快放開我。」淑華驚慌起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肥豬將她抱得緊緊的,還在她腰間亂摸:「妳說要去跟大家說什麼啊?」

「說..說..」淑華掙脫不開,認輸了:「什麼都不說..」

「是嗎?」肥豬低頭聞著她的髮香:「我可以得到什麼保証?」

鈺慧也來說情:「肥豬,我和淑華那麼要好,她開玩笑的,你放開她。」

「不!」肥豬說:「有時候,有人會說溜嘴。」

淑華連忙向肥豬表示絕對不會,肥豬說:「我覺得必須幫妳加強一下決心。」

「譬如說怎樣加強?」淑華擔心的問。

「譬如說..」他咬上淑華的耳朵,淑華怕他真咬痛她,一動不敢動,肥豬說:「鈺慧,妳現在也有看到,和我親熱要好的是淑華對不對?」

他這一輪話直呵得淑華雙腿發軟,鈺慧忙笑著打圓場,說別鬧了,肥豬卻認真的舔起淑華的耳殼,淑華被那鑽入頭皮的麻癢聲響搞到聳肩縮脖,她吃吃的笑起,討饒說:「好肥豬,我不敢了啦,求求你嘛..」

她不說話還好,一撒嬌央求,肥豬被她那騷膩的聲音哄得心火都上來了,他將舌尖鑽進她耳朵之中,淑華連叫:「不要..不要..不要..」

鈺慧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肥豬的大手在淑華的腰間四處探索,嘴巴從她的耳朵移到面頰,變成在吻她了。

「肥豬..不要..」淑華搖著頭,卻躲不掉。

肥豬的手掌向上漫移,淑華邊扭動身體,邊用雙手來阻擋。肥豬並不躁進,和她糾纏在一起,乾脆玩起她的小手來了,淑華一個分心,被肥豬穿越過防線,一下子雙乳都落入他的掌握之中。

淑華穿著一件短袖的家居服,充當睡衣用,肥豬入手之後,覺得滿掌溫潤軟滑,便在她耳邊說:「好啊,連內衣都沒穿。」

淑華因為乳房被他握住,越掙動就越會摩擦,她只好停下來,可憐的說:「放過我嘛..肥豬..」

「轉頭過來。」肥豬說。

淑華轉頭過去,肥豬欺下腦袋,吻上她的嘴,淑華厭惡的縐緊眉頭,怕沾上他的一嘴油膩。

沒想到肥豬卻很溫柔,馴馴地將她的香唇上下都啄了啄,然後淺含細品著,他很有耐心,沿著淑華的唇緣咂了兩圈。淑華發現肥豬並沒有想像中的嫌憎,她偷偷睜開眼睛,發現肥豬也正在看他,眼中滿溢著溫情,淑華一時糊塗,把小嘴兒張開,肥豬的舌頭便輕易的伸進她的齒間,一探一探的挑逗著,同時他的兩手中指像蜜蜂那樣在淑華的一對蓓蕾尖上採著,淑華官能上的刺激不斷地揚升,終於忍受不住,將舌頭遞給肥豬吸吮著,悶悶的「嗯哼」起來。

鈺慧面臨奇怪的局面變化,傻在當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想不出方法來勸阻肥豬,只能在一旁乾著急,後來聽見淑華居然哼出聲音,又轉擔憂為訝異了。

淑華手上的推諉已經停止,僅僅是覆抓在肥豬的腕上,任憑他時而強捏時而輕揉,她挺起胸膛,迎接他的愛撫,兩顆小小的豆豆,勇敢的浮立著,使得家居服也突出了兩點。

肥豬將淑華拖抱過來,倒臥到床上,淑華才「噫」的一聲,頭腦清醒了少些,又再度扭身掙動,嘴中長長地唸著「不要..」,手上的力氣卻明顯小很多,幾番做作,倆人又熱烈的吻在一起。

「我..我出去好了。」鈺慧偏著頭想走。

「別出去!」肥豬連忙說。

「別走..鈺慧..」淑華說:「救救我..」

「可是..可是妳們..我..我..」鈺慧嘟著嘴。

「妳看電視好了,」肥豬手已經伸到淑華的裙裡,他說:「千萬別出去。」

「哦..不要,不要..」這次淑華恐懼起來:「肥豬..別摸進來..哦..拜託..啊..」

肥豬摸到他想摸的地方,淑華抵擋不住,又覺得陣陣快感,咬著牙死撐著,肥豬說:「鈺慧,妳來坐淑華旁邊。」

鈺慧聽話地斜坐到床緣,淑華像溺水者一樣的緊抓著她的手求救,然而鈺慧也愛莫能助,肥豬正隔著內褲在淑華流奶與蜜的江南地上愛憐著,她哀求要他停下來,但同時,她也殷殷期盼,渴望他繼續下去,淑華真是又害怕又喜歡又害羞,上身左右翻覆不停,鈺慧將她摟過來讓她枕在腿上,她「哦哦」的沉吟,顯然春情已動。

肥豬拉高她的家居服,露出少女可愛的淡藍色圓點內褲,他將臉伏在淑華的腰間,到處亂吻著,淑華被癢得「吃吃」地笑起來,肥豬將摸在她私處的手指伸進內褲裡,那兒有一些潮濕的分泌,他沾著那些液體,在淑華嬌嫩的粉肉上塗來塗去。

淑華乾脆快樂的啊叫出來,將鈺慧的手牢牢執住,屈開雙腿,歡迎肥豬的到訪。肥豬摸著她那又軟又滑的夾縫,聞著她幽幽的體香,陽具早是又硬又痛,但是他仍舊專心地在淑華身上下功夫,好讓她體內的無名火越燒越旺。

「啊,淑華,」肥豬讚美的說:「妳全身大概是肚臍最漂亮。」

「你..你胡說,」淑華不服氣:「人家..嗯..全身都很..漂亮..」

「是嗎?」肥豬說:「我瞧瞧..」

肥豬將她的家居服往上一直捋到腋下,便看見了她那雙青春逼人、渾圓彈手的乳房,肥豬正面跪著伏到淑華身上,一手一個,揉完了搓,搓完了捏,淑華「唔..唔..」的嘆著,辛苦的說:「你..好重啊..」

鈺慧忍不住噗嗤一笑,淑華就罵起來了:「臭丫頭..笑什麼?..嗯..嗯..真的好重啊..壓扁扁了.」

肥豬伸出舌頭在她的乳尖上多舔了兩下,然後撐起身體,將自己的外衣外褲脫去,淑華恐懼的說:「你..你..你要做什麼?」

肥豬說:「妳說呢?」

「不要..」淑華說。

肥豬低下腰要來脫她的三角褲,淑華趕緊提著褲頭,肥豬執意要脫,淑華扭動身體閃躲,甚至翻過身來反趴著,想要保護自己,卻偏偏更方便了肥豬的企圖。他輕易地將她的小內褲拉褪到屁股下,露出她又翹又結實的小屁股,那上頭幼細的肌膚,肥豬看得都快失心瘋了,他用雙手在淑華左右的肥肉上都用力掐了一下,掐得淑華酸癢無比,「呵呵」的喚著。

肥豬將淑華的腰枝向上捧起,淑華以為她要幹她了,驚慌無助的攀向鈺慧,緊緊攬著鈺慧的頸子,雙腿卻已經被肥豬架跪起來,她的身體橫掛在鈺慧肩上,後頭門戶大開,已成肥豬囊中之物。肥豬還是很從容,他只輕輕地在淑華屁股上摸來摸去,久久沒有進一步的侵擾,淑華才漸漸不那麼擔心。

但是肥豬奇招很多,他還是開始出擊了。

他左手沿著淑華的屁股溝,先摸到她的肛門週圍,淑華再度緊張得不得了,可是他並沒多作停留,一滑就過去,淑華才既安心又失望,肥豬的食指越過旱地,首先接觸著小肉唇的最下端,那裡形成一度缺口,黏黏軟軟,他指尖帶著指身,戳划著磨過淑華半閉的門戶,淑華發不出聲來,只能不住湍急的濕喘。

肥豬看著她的小蠻腰,她因為短促的呼吸在隱約蠕動,這曲線是那麼細膩、那麼光滑、那麼可愛,他彎下身體,在她的腰眼上吻著。淑華則和鈺慧交頸相擁,耳鬢廝磨,滿面都是愉悅表情。

肥豬的手還在往前滑,手掌、小臂都陸續地切磨過她的穴兒口,淑華原先的水份不減反增,將他的手臂都擦的油亮亮的,最後他伸前托到淑華的胸脯上,就停在那裡,一邊用手掌玩耍著她的乳房,一邊用上臂撮動著她的陰唇,弄得淑華萬蟻囓心,痲癢不堪。

淑華原本和鈺慧臉貼著臉,這當下意亂情迷,居然纏著鈺慧在她粉腮上亂親,鈺慧被她的激情所感染,不閃不避,斜著頭讓她去吻,淑華啜了一陣,慢慢吻到她唇上去,倆個可愛的美人兒於是嘴對著嘴,小舌相勾,深吻不已。

肥豬牽起淑華的手,伸放進入他的內褲裡頭,去撫摸他那火熱堅硬的命根子。淑華張手一握,Size不小,還燙滾滾硬梆梆,便捉著它上下摞了幾下,肥豬的龜頭又暖又大,抵著她的腕臂內側讓她覺得好溫馨,她放開鈺慧的嘴兒,回頭看了肥豬一眼,卻發現肥豬是在盯著鈺慧瞧,她醋意橫生,忘了幾分鐘前還在扭擰掙扎,回身將肥豬摟住,把他一起扯跌到床上,扶著他的臉說:「看我..看我..別看她..」

肥豬看著淑華,當然不能否認這小騷貨的確也是個迷人尤物,他用手理了理她前額的秀髮,把她從眉心吻到鼻尖,淑華才滿意的笑了,肥豬重重壓在她的身上,讓她有一種緊迫的美感。她伸手到肥豬胯間,拉開他內褲的褲頭,找到陽具掏出來拿著,引導它的前端觸在水源頭,輕輕的搖動磨擦。

「肥豬..愛我..」淑華說。

「妳叫我什麼?」肥豬問她。

「親愛的..愛我..」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