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45)~一日之計在於晨

連續好多天,鈺慧都申請了外宿,去和阿賓住在一起。每天下了課,倆人一起吃飯,然後一起逛街看電影喝咖啡唱卡拉OK,回到阿賓的公寓一起唸書,讀累了,便和他一起擠在床上,渡過好幾個濃情蜜意的夜晚。兩個人抱著睡,比起一個人實在是窩心多了,她真的很希望乾脆就搬來和阿賓住。

阿賓每天早上還是都去學游泳,鈺慧睡在他這兒,自然就無法隱瞞了,她免不了埋怨他出門後留她一人很孤單,又是嘻嘻的訕笑,說笨驢怎麼下得了水,阿賓不甘被激,學得更勤奮,除了教練教之外,還有漂亮的阿梅陪他,幾日來越游越好,已經可以換氣游過廿五公尺了。

禮拜天,鈺慧一早醒來,陽台上那些麻雀輕脆的吵鬧聲讓她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被阿賓摟在懷裡,不免心頭暖洋洋的。阿賓今天不必去游泳,美麗假日的早上,倆人可以溫存得久一點。

鈺慧本來就都習慣起得早,她小心的扳舉開阿賓結實的臂膀,以免吵到他的美夢,然後靜靜地翻身爬下床來,嬌慵的伸著腰。睡覺時鈺慧只穿著內衣褲,她便在櫥櫃中找了一件緊身的淺藍無袖短背心套上,穿上白色小熱褲,取出盥洗用具,出房間到浴室去,上個廁所,同時做簡單的梳洗。

夏天近了,逐漸襖熱的天氣,只有在清晨這時才爽快宜人,鈺慧洗臉刷牙,將水珠撲滿她俏麗的臉龐,沁涼的感覺喚醒了全身的細胞。她將秀髮梳理整齊,用髮圈綁甩到腦後,對著鏡子笑了笑,幸福的小美人,妳早啊!

鈺慧精神愉快的回到房間,阿賓自然還在睡著,她放好用具,趴在床緣,看著阿賓安詳的睡臉,這大懶蟲。

她頑皮的伸出小指,在阿賓嘴上沿著他的唇線,若即若離的來回滑溜,阿賓癢極了,忍不住把上下唇吸回嘴裡用牙齒磨著,臉皮滑稽的扭曲起來,鈺慧笑得很開心,覺的十分有趣,便又來找其他的地方戲鬧他。

阿賓只穿著一條內褲睡覺,厚厚的胸膛中央長著不疏不密的胸毛,鈺慧輕輕的用手指在那兒替他梳抓,自個兒都覺得手掌上癢癢的。阿賓小小的乳暈上也有幾根長毛,她故意抽動其中一根,阿賓連忙用手來那兒用力的搔著,好像痛得很厲害。

鈺慧咭咭的偷笑著,湊過嘴去,溫柔的替他在乳頭上啜了啜,睡夢中阿賓沒忘了攬手過來,摟著她的肩,嘴裡咕噥著難以分辨的混濁聲音。

阿賓的乳頭在鈺慧的溫暖的小嘴兒逗弄下,悄悄的站成一顆小硬豆子,鈺慧伸出舌頭,用尖端去舐著它,而且用眼角窺覬阿賓的表情,阿賓眉頭微皺,很舒服的樣子。鈺慧得笑得很開心,她又用門牙去啃囓那小乳頭,阿賓的胸膛便震縮了一下,她連忙又伸出舌頭,憐愛的舔吮著。

鈺慧的雙手同時在阿賓的上身輕撫著,她有趣的發現,阿賓的胸脯好像也不比她的乳房小,她在阿賓的胸肉握了握,然後也在自己乳房上量了量,她低頭看著胸前飽滿的雙乳,圓實而挺秀,不禁驕傲起來。

她將背心脫去,那被粉紅色胸罩托裹著的白嫩乳房,只要她輕輕移動肩膀,便會上下左右搖晃彈動。

以前她好討厭自己豐滿的胸脯,國中的時候,同學們便喜歡拿她的胸圍尺寸開完笑,高中還因為乳房發育得更渾圓漲大,學校甄選游泳隊時比賽落選,在純女校中,她美好的身材竟變成受人取笑的對象。後來,她到台北唸書,沒想到一下子又變成男生矚目的焦點,不時都有野狼般的貪婪眼光從四面八方來侵犯她,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心理準備,嚇得每天都將自己包紮的密不通風。

直到後來她和阿賓交往,阿賓把她當作手心中的寶貝,他欣賞她、讚美她、鼓勵她,並堅持要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大方的呈現出少女健康而玲瓏體態。現在,連她自己都愛戀上自己完美的女性象徵。

鈺慧將內衣的罩杯拉開,讓圓呼呼的乳球彈出來,即使不穿戴胸罩,她的形狀還是那麼飽挺,鈺慧笑看著那上頭粉紅色的圓巧徽章,浮雕著小珍珠般的可愛乳頭,她俯下身去,一手輕捧著乳房,就像怕它掉下來似的,然後用乳頭去磨動阿賓的乳頭,左左右右交換著,沒多久,她便發現她那小珍珠也變得和阿賓一樣堅硬了。

相互的磨擦搔得她的乳尖又美又癢,她軟軟的貼到阿賓胸膛上,聽著他均勻的呼吸和心跳,也嗅著他熟悉的男性體味。

鈺慧把手心黏著阿賓,從胸口摸過他的脖子,早晨的鬍渣既粗又刺,鈺慧摸到他的臉龐,轉過手背去感受那砂紙般的細痛。

鈺慧爬上床去,跨跪在阿賓身上,將臉俯到他的鼻尖上,她細看著這心愛的男孩,他的眉,他的鼻,他的唇,鈺慧忍不住在他唇上偷吻了一下,自己羞得臉蛋兒紅紅的,她又用臉頰去靠他的臉頰,耳鬢廝磨,迷戀不已。

鈺慧跪直身體,反手將內衣解掉,兩手抓起阿賓的右手,來按摸在自己的左乳上,她的臉兒更紅了。她知道阿賓最喜歡她的一對乳房,這幾天晚上,他都要摟握著她的胸部入睡,而被他這樣鎖抱著,鈺慧也有滿足的安全感,她喜歡像貓咪一樣,蜷縮在他懷中。

鈺慧將阿賓的手掌輕輕地搖動,彷彿阿賓在撫弄她那樣,她閉上眼睛,小嘴兒不禁啟著笑意,他又將阿賓的手掌抬高,扳來貼著她的小臉,上下的愛憐著。阿賓在睡夢中不知道是否知覺,也觸動手指抒拂著她細嫩的肌膚。

鈺慧跪騎在阿賓上面,用不了多久,就感覺到了阿賓早晨的強大,正在壓迫著她的屁股溝。

鈺慧又翻下床來,重新跪伏到床緣,以便仔細的看看他叛逆的地方,阿賓「嗯」了一聲,轉了一下腦袋,並沒有醒來。

阿賓的內褲被硬直的旗桿扯成獨立的金字塔,塔頂上緊繃出他龜頭馬眼的模樣。鈺慧伸出左手食指,輕觸在那塔頂上,依照著它的線條滑動,這金字塔居然會地震,震得它的布牆微微的抖擻著。鈺慧再多伸出幾隻指頭,很快找到整個金字塔的主要支撐,那是一條斜釘著的強悍肉樁,鈺慧的手指和手掌都轉成順向,從高點上往樁底溜下去,探索到一團軟棉棉的地基。

這真是奇怪了,鈺慧對它的異樣結構設計感到好奇,打算要看個清楚。她挑開阿賓的褲頭,往下一捋,啊!原來是一具準備要發射的火箭,直挺挺的聳立在地面上,說不定已經在倒數計時,因為從引擎一直傳來溫溫的熱量和隱隱的顫動。

鈺慧向前趴近了一些,崇拜的雙手合掌,想將那火箭包握在掌心,但它是那樣的巨大,幾乎還有一半矗立在外頭,鈺慧將頭靠得更近,很仔細的將它環視個夠,又將鼻尖湊過去和它相觸,淡淡的騷味令她輕皺了眉頭,但是她好像一點都不嫌惡,握著那粗桿子,讓肉頭頭和她的臉頰左右相磨,感受阿賓的體熱,後來還移到唇上,輕憐蜜愛的吻著,阿賓從馬眼上吐出一口亮晶晶的液體,鈺慧伸出香舌,用尖端將它塗散,而且沿著龜頭的菱溝,黏膩的深舐著。

鈺慧將阿賓的褲頭更往下拉低,讓肉棍兒完全解脫出來,她用手掌抓住他的棍底,這裡毛茸茸的,亂草叢生。鈺慧知道輕重,溫柔的撩過那一大片毛根,把卵袋子托在掌心,小心翼翼的摸索撥弄著。

阿賓要再能不醒那便是木頭人,他感到難以言喻的舒服與滿足,男人最醉酣於這裡被貼心的愛撫,他才不願就這樣子吵斷鈺慧的疼惜,他繼續閉著眼睛,默默的享受下去。

鈺慧張開嘴唇,將阿賓的頂峰部份緩緩的啄著,一上一下一上一下,不久便將他整個龜頭含進嘴裡。阿賓的龜頭縱然充血漲大,頭角崢嶸,吃在嘴巴裡還是感覺得到暖暖蝡蝡的溫潤肥碩,鈺慧憐憐憫憫,不停的吞進吐出,還用指甲在他的肉索上輕劃著,阿賓一根雞巴不免硬的發痛,他偷偷的噢出一口氣,以免驚擾了鈺慧的恣暱。

鈺慧越含越多,慢慢的被阿賓抵住了喉頭,她嚐試著再多吃一點,卻嘔嘔的輕咳起來。鈺慧不甘心,便從頭再吞一次,這回進步多了,但是想要將阿賓全部吃完是作不到的,鈺慧卻不恢心,她想,下回等阿賓還軟的時候,非把它全部含進去不可。

阿賓的龜頭一抵入鈺慧的咽喉,被包圍的感覺十分舒服,差一點忍不住要向上挺動,馬上又聽到鈺慧咳嗽的聲音,不免暗暗心疼。當鈺慧第二次又含住他,而且抵得更深,他重重的吸飽了氣,憋得滿頭發暈。

鈺慧卻不玩了,她站起來,將短褲脫卸棄在地毯上,再度跨跪上阿賓的身上,並且小心的把陰阜壓住雞巴,忙不迭的搖晃磨蹭。阿賓堅硬的陽物,輾轉在她的敏感地上夯碾著,雖然隔著三角褲,還是磨的她顫抖連連,也沒多久,那三角褲就濕透了。

鈺慧沒力的趴到阿賓身上,休息了一下,然後又站起來,這次她在床上將三角褲拉下,留一腳套在踝間,再朝阿賓蹲坐下來,她將阿賓的擎天一柱壓倒,然後用穴兒貼上去,嗯,好肉緊,鈺慧恍恍的閉上眼睛,對著雞巴桿子前後磨搓不已。

鈺慧水份潮湧,穴兒都熟透了,再這樣和阿賓一壓,穴兒被大雞巴對中一剖,陰唇軟軟的張分開來,粉紅色的果肉就直接擦過雞巴上,美妙的快樂傳遍全身,引得胸口悸動起伏,「啊..」的喊出聲來,浪水更加源源流淌,將阿賓也一併抹弄得溼淋淋的了。

鈺慧愈磨愈用力,愈磨愈快速,她撐直腰眼,嫩屁股搖個不停,臉蛋兒向上仰起,秀眉顰蹙,星眸半啟,小貝牙輕咬著下唇,陶醉得魂兒飄飄,通體肌膚因興奮而泛起一片潮紅。

忽然間從和阿賓接觸的軟肉上,急急的傳來一連串的緊張感,並且立刻舒散到四肢百骸,鈺慧可愛的小腹禁不住又抖又縮,嘴兒「嗯啊嗯啊」,脊背虛痲串涼,她將下身更用力的向阿賓最硬的地方擠,小肉豆子抽慉的跳了跳,熱湯疾噴,「啊呀」的長聲呼叫,再也支持不住,頹靡的累倒在阿賓胸膛上。

阿賓感到陰囊被灑上一陣溫暖的水流,知道鈺慧浪丟了,他溫柔的將她環摟起,問說:「舒服嗎?」

鈺慧才知道阿賓早已經醒來了,她懶懶的撒嬌不依說:「大壞蛋..看人家出醜..」

阿賓撩動著她的頭髮,說:「乖寶貝,妳騷起來真美。」

鈺慧握拳輕搥他的的心口,嘟嘴埋怨說:「你一直在偷看..」

阿賓的手滑過她光溜溜的腰背,停留在她的屁股上,笑嘻嘻的說:「原來妳這麼會扭!」

鈺慧羞極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撐手便要爬起:「討厭啦..不理你了..」

阿賓哪肯放她走,緊緊的將她抱住,倆人毛手毛腳,左擰右掙的,一不小心,阿賓的雞巴滑出夾縫,彈回來輕觸著鈺慧的會陰,鈺慧「哦」的愣在那裡,連推拒都停下來,身體隱約的蠕動顫抖。阿賓巧妙的抬動臀部,讓龜頭尋訪到穴兒口正確的位置,鈺慧仰臉閉眼咬牙,「哦」得更綿長了。

鈺慧滿心期待,等候阿賓來侵入、疼愛她,但是半天卻沒有動靜,知道又被阿賓戲弄,正要發嗲嗔罵,阿賓將她的屁股向上捧來,於是她和阿賓連那一點點的接觸都脫離,她不禁產生一心的失落感。阿賓嘴巴一張,將她的一邊乳頭含進口中,甜甜的吃起來。

鈺慧失去一地,又在另一地獲得補償,她露出懨懨的微笑,一手斜撐在床上,一手輕攬著阿賓的頭,快樂的哺餵他。

阿賓將她深深的吸著,用力引起,然後輕輕放掉,鈺慧挺硬的小紅豆被他吮得變長了,他再換過一邊,鈺慧縮回抱他的手,托起自己傲人的乳房,直向他嘴裡送。

阿賓吃得忙不過來,手上卻不閒著,原本放在她屁股上的雙掌,這時又捏又拍,把它們弄圓弄扁,玩得不亦樂乎。接著他又分向合擊,一手滑向肛門,一手欺到陰戶底,鈺慧要塞全部失守,不禁渾身哆嗦起來。

阿賓將半小截食指沾著鈺慧剛才的分泌,一撥一撥的騷在鈺慧的菊花上,讓她嬌啼不已,另一手的食指中指則將她的大小陰唇撩撥夾拉,偶而侵入濕熱緊湊的肉洞中,惹得鈺慧上下酸軟,欲死欲仙。

阿賓頑性大起,中指深入膣腔,快速的抽動起來,壓在肛門上的食指也向裡面鑽去,鈺慧連聲的浪吟起來,整個胸脯都伏到阿賓臉上,阿賓自作自受,被壓的差點不能呼吸。

「啊!」他忽然說:「我們該起床了。」

「不..別這樣..」鈺慧著急起來:「我..我很舒服..」

阿賓的手不停的動著:「哪裡舒服?」

「全部舒服..」鈺慧臉上有著淺淺的浪笑。

阿賓不再審問她,只是忠實的替她服務,鈺慧的小穴兒中,已經放進他倆根指頭,抽的她「啊..啊..」

直叫,騷水一股股的灑出,最後她忽然受不了似的想掙扎起身來,阿賓知道她要糟了,連忙將她的纖腰摟緊,手指上加快速度,鈺慧淫蕩的胡亂哼喊,不久全身吃力的弓起,「呃..呃..」的短喘著,然後癱回阿賓身上,憨憨的咿唔著:「好哥哥..」

阿賓用那濕答答的手指畫著她的臉,笑說:「妳好沒用啊!」

鈺慧張嘴便要來咬他,他連忙收回手指頭,鈺慧順勢吻上他的嘴,以遮掩自己的羞態,肥軟的香舌探出,伸進阿賓的嘴裡亂攪和一通。

阿賓津津有味的吮著她的舌頭,下身又在偷偷的頂撞,鈺慧剛高潮過兩次,那地方敏感的很,阿賓一碰到她,她就趕快縮著腰,阿賓故意一連串直頂,她閃避不及,終究還是被阿賓送進半個龜頭。

阿賓得手之後反而不肯再動,鈺慧卻難過起來,她忍不住搖了搖屁股,阿賓詐作不知,只是對她嘻嘻的笑,鈺慧只好上下的扭動磨擦,畢竟搔不著癢處,逼不得已出聲求援,嬌聲說:「哥..」

「幹嘛?」阿賓大剌剌的應著。

「嗯..」她仍然搖著屁股:「嗯..來..」

「來什麼?」阿賓還在裝傻。

「進來嘛..」鈺慧說。

「進去哪裡?」

「嗯..哼..」鈺慧怎麼說得出,她又求道:「人家要..」

「要..就拿去啊!」阿賓說。

「哼..」鈺慧快生氣了。

阿賓哈哈一笑,屁股一挺,將陽具插進了一截。

「啊..好哥..」鈺慧滿意的說。

阿賓將她推扶著坐起,那雞巴因此而寸寸推送,當她坐好在阿賓胯上時,已經將肉棍子全數吞沒。

「唔..唔..」鈺慧感到無比的充實。

「妳來動。」阿賓說。

鈺慧像青蛙那樣蹲起來,雙手按在阿賓的腹肌上,抬起屁股,讓雞巴滑溜出來,當退到僅僅剩下頭兒相連時,便緩緩坐回去,完成一個周天的循環。

阿賓仰躺著,覺得美妙極了,他什麼都不用做,只須坐享其成,鈺慧一次又一次的自己抬起放下,阿賓的強硬也讓她十分的舒暢,偶而她低下頭,看見自己私處和陽具的接觸分合,和自己不斷淌出的汁液,不由得臊紅了臉。一揚頭,結果阿賓正笑著在看她,更羞急的快要哭出來。

阿賓心疼她,便捧著她的粉臀,幫她頂送推按,鈺慧一下子美上了天,忘記害羞的事,腰臀配合著不停地猛扭狂搖。阿賓沒見過鈺慧這樣賣力的騷樣,取笑她說:「啊呀,乖妹妹好努力啊!這一定是蝶式了,真厲害。」

鈺慧受氣不過,正要開口唾他,沒想到牙齦兒一酸,只能仰臉「啊..啊..」的嘆著,屁股扭不免得更用力。阿賓被她套得是萬分美妙,忽然覺的她的穴兒肉疾縮,穴心一口一口的像在吸吮龜頭,知道這丫頭又不行了,果然她一屁股坐實下來,長長的一聲嬌喚,底下浪水亂噴一氣,高潮了。

阿賓不讓她有喘息的餘地,翻身將她壓到身下,托著她的兩腳到自己背上,深深的重新肏進小穴中,鈺慧只能乖乖的承受,阿賓強風暴雨般的猛烈抽送,讓鈺慧剛來的高潮不及退去,穴兒又再陣陣痙攣收縮,淫水唧唧,小臉蛋不住的搖晃叫喊,造成一連串接續的高潮。

阿賓這才停下炮火攻擊,讓鈺慧抽慉著換氣,同時他也伏到鈺慧面前,讓鈺慧摟著他。

「天哪!真..舒服..」鈺慧喃喃的說。

「還沒完哦..」阿賓說。

「不行..不行..我會死掉..」鈺慧無力的說。

可是阿賓又慢慢的拔出插入,鈺慧臉上漫起迷惘的笑容,阿賓穩定的加速著,鈺慧小嘴兒越張越大,而且不時發出沒有意義的聲音。

阿賓跪正起來,將鈺慧的膝蓋彎壓到她的胸前,要她自己抱住雙腿,因此鈺慧最肥沃的水洲便朗朗的迎候著他,阿賓扶著她的大腿外側,輕肆的往返穿梭。當他刺入時,豐腴幼嫩的大小陰唇緊含著他,並且隨著被他帶翻進去;當他撤退時,鈺慧彈力十足的美肉刮動他龜頭菱上的神經末稍,水份也大量的被他提掃出來,淹沒了四周的草皮。

阿賓又記起鈺慧敏感的肛門,伸出手指去輕扣著,鈺慧急忙收縮括約肌,連帶使得穴兒口也極力的夾緊,阿賓舒服透了,一邊挖一邊忘情的大幹不停,鈺慧倆手抱腿,只能「噢..噢..」的尖聲叫著,阿賓沒由的興起,另一手更去捻她的陰蒂,鈺慧再也忍受不住,放掉雙手,兩腿架踏到床上,粉臀向上緊張的抬起,阿賓沒料到她反應這樣激烈,一下子手忙腳亂,雙手停止了戲弄,急忙壓俯到她身上,鈺慧浪勁大發,仍然高挺著屁股迎湊,阿賓哪敢怠慢,用力的狠插不停,鈺慧的臀部越拋越快,終究不敵阿賓的攻勢,兩手死死的抱住情郎的背膀,小嘴兒在他肩上亂咬亂啃,幾次「嗯..嗯..」喘氣之後,便軟軟的失去戰鬥力了。

阿賓見鈺慧再次丟身,猛的抽出雞巴,跳到鈺慧面前,將龜頭送到鈺慧嘴邊,鈺慧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阿賓的馬眼張開,濃燙的精液全噴到鈺慧的面頰上,阿賓用龜頭將它們在她臉蛋塗抹開來,鈺慧只得隨他胡搞,半閉著眼睛無神的看著他。

阿賓在床腳倚牆坐下來,鈺慧躺了一下下,掙扎著爬起來坐到他腿上,阿賓摟住她,她把頭枕在他肩上,阿賓抽來面紙,替她抹去臉上的汙跡,倆人對望著,又吻在一起。

「你真的把我弄死了..」鈺慧說。

「不會吧,是妳弄死我了。」

鈺慧低頭看他那方才還趾高氣揚的大蛇,果然已經死氣沉沉。

「啊!壞掉了。」鈺慧笑他。

「是哦,怎麼辦?」阿賓問。

「沒辦法,再找一個吧!」鈺慧狡黠的說。

「別這樣,」阿賓揉著她的乳房懇求著:「再多給我一次機會!」

鈺慧看見他那軟軟的東西隱約似乎在抬頭,她恐懼的爬出他懷裡:「不要!」

阿賓跳起來抱住她,鈺慧忙說:「我餓了,我們去吃早餐。」

「咦?我們不是才吃過燒餅油條嗎?」阿賓涎著臉說。

「要死了..」鈺慧紅了臉:「穿上衣服嘛..」

阿賓不捨的放開她,倆人穿好衣服,鈺慧攬著阿賓的臂彎,一邊出門,一邊笑著:「我真的想吃燒餅油條。」

阿賓便扯著她又要回房,鈺慧咯咯的笑打他,一起下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