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39)~看日出

阿賓和鈺慧越來越形影不離,期中考前正好逢到春假,依照大考大玩的定律,阿賓他們班上同學約了要去阿里山看日出,他問鈺慧一起去,但是鈺慧說有事必須回高雄,不能和他去。反倒是孟卉知道了鈺慧要回家,便吵著姑媽要求跟鈺慧去高雄玩,姑媽拗她不過答應了,就和媽媽買了許多禮物,囑咐孟卉帶去,並且叮嚀她去到別人家裡要規矩,不要像個野丫頭,孟卉高興的整理了一袋行李,和鈺慧搭火車走了。

阿賓則是在送走她們的那個傍晚和同學會合,他們租了一輛遊覽車,乘夜開往嘉義,準備在天亮前抵達阿里山,林素茵身為導師,自然也要跟到。初上車,年輕人精力旺盛,大聲的唱著歌曲,在車廂中到處跑跳嘻鬧,無片刻安寧,繞著素茵瘋成一團,讓素茵也覺得好像還在學生時代,變回當初清湯掛麵的純真少女一般。

只有一個女生靜靜的坐在最後一排,沒人理她,她也不理人。她是阿賓他們班的女秀才,每回考試總是第一名,個性卻孤傲不合群,從來不參加班上的活動,誰知道她這次怎麼也來了,反正少她不少多她不多,沒有人睬她便是。

車子經過苗栗之後,大家開始失去精神了,本來在素茵四週聚集著的同學紛紛回座位打起瞌睡,司機將車廂的內燈切熄,遊覽車安靜快速的在路面上奔馳著。阿賓乘機悄悄坐到老師身旁,和素茵手拉著手,素茵斜著頭枕在他肩上,她想睡了。阿賓四處張望了一下,沒看見有誰在注意這邊,他攤開自己的長大衣,將老師和自己蓋住,老師閉著眼睛,甜甜地笑著,阿賓也闔上眼,逐漸的進入夢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阿賓被一種難過的感覺弄醒過來,迷糊中,有人在玩他的老二,他困難的張開眼皮,看見老師正對他溫柔的笑,他也在她額頭上回個吻,老師解開他的褲拉鍊,找出雞巴來,一上一下的套動著,他湊到老師耳邊,說了聲:「妳這騷女人。」

老師故意快速的活動起來,讓阿賓免不了雞巴一連串痠麻,他警覺的前後瞻望一下,怕被人發現。別人有沒有發現他他不知道,他倒是發現坐在後兩排另一側的阿吉有點不大對勁。

阿吉不知道和誰坐一起,也是外衣將倆人都蓋著,看不見的那人好像俯在他的膝上,只露出穿著牛仔褲的腿和一雙可愛的布鞋,外衣所掩蓋著的頭似乎在偷偷的聳動,阿吉閉著眼睛,當然十分受用。

「好啊!還有人比我們過份。」阿賓想。

老師將頭斜靠在他肩上,藏在大衣中的手摸索著阿賓的龜頭,並且貼著菱線劃圈,阿賓爽極了,老師又挖進褲子去玩他的陰囊,阿賓只得提醒她說「小心!」,老師則是嬌嬌的笑著,過了一會兒又來套他的雞巴,阿賓舒服得坐立不安,一手端起老師的臉,吻在她的唇上。

車子在走山路,所以緩慢而顛簸,忽然阿賓說:「到了,老師。」

老師急忙的套動得更快,阿賓說:「不是,是阿里山到了。」

老師停下動作,轉頭看窗外,果然看見阿里山火車站,遊覽車正慢慢的駛著,想找個地方停靠。素茵只好將雞巴還給阿賓,吩咐他說:「饒了你這一次,你去叫醒阿吉,我們該先去買火車票了。」

阿吉是這次旅行的財務長,他們計劃在這裡換搭到祝山的高山火車。

阿賓穿好褲子站起身來,特別輕咳兩聲,伸了伸懶腰,才轉身向後面走來。阿吉果然已經機警的睜開了眼,並且假裝在瞭望窗外,阿賓故意不走近,向他做了一個手勢,阿吉點頭表示會意,阿賓就又轉身回來,老師已經站出走道,向前門移去,不久阿吉也從阿賓身邊擠過,遊覽車停了下來,打開車門讓老師和阿吉下去,車外寒氣凜凜,她們拉高衣領,縮著脖子向車站走去。

阿賓回頭看阿吉的位置上,那女孩坐正了一些,外套仍然蓋著頭,還是看不出來是誰,阿賓頑皮心起,他走到那個座位坐下來,將一半的外套拉到自己身上,那女孩順勢伏到他膝蓋上,而且在外套底下在幫他解著拉鍊。

阿賓知道她將他誤認為阿吉了,他只是來開開玩笑,可沒打算要佔她的便宜,但是來不及了,她熟練的找出雞巴,一口就含進去了。糟糕!阿賓暗暗叫苦,底下的女孩子也發出了「咦」的疑問聲,顯然規格不對,阿賓覺得她停了一下,龜頭被溫溫的銜著,也沒有多久,那女孩又舔動起來。

那女孩自然已經發現他不是阿吉,可是這時候怎麼糾正錯誤呢?起來罵他?那不是彼此都很丟臉?她都已經將人家的龜頭含進嘴裡,該當如何是好?不如將錯就錯,乾脆舔到底算了!只是這雞巴這麼大,會是誰呢?

阿賓方才被老師柔若無骨的纖手套得已經相當動火,現在又被女同學舔著,麻煩的還不知道她是誰,她濕暖的嘴兒帶給他無比的快感,她的嘴唇和舌頭軟滑的上下吸吮,牙齒生疏地不時磨過他敏感的紅肉,他都怕隨時會被她咬上一口,雞巴硬得提心吊膽,雖然特別的舒服,也異常的心虛。

幾分鐘以後,阿賓透過車窗,看見阿吉和老師手上各拿著一疊車票,已經步下火車站階梯,向遊覽車走回來,他心裡更是慌亂,但那女孩子還吃得認真,深深地讓龜頭抵到咽喉,害得阿賓雞巴快美難言,阿賓上慌下爽,背脊樑一酸,射精了,射得又強又多。

但是阿賓太緊張,造成肌肉僵硬,精水無法一次都全部射完,只好分成幾股陸續的唧嗾噴出,那女孩子並沒有吐掉,顯然吞下去了。

這時那女孩子才將外套掀起一角,露出一對惹人愛憐的眼睛,發現是阿賓,呆了一下,嘴巴可還吸著他的龜頭沒放。

「文文,是我。」阿賓說,同時打了個冷噤,噴完最後一股精液。

這個叫文文的是班上的乖寶寶,阿賓沒想到居然是她,不曉得什麼時候她和阿吉要好在一起,這下子尷尬了。

文文體貼地將阿賓尿道中的殘精都用力吸食乾淨,在龜頭上多含了兩含,才抹抹嘴坐起來,紅著臉小聲說:「不可以告訴別人。」

阿賓連連點頭,立刻收拾好殘局,站起身子,剛好老師和阿吉回到車上,呼喝著大家醒來,阿賓乘著混亂回到坐位,看了一下腕錶,凌晨三點半。

同學們紛紛穿上厚厚的外衣,下車到對面的火車站去排隊,因為是假期,人很多,大家聚在一起以免走散了,阿賓作了虧心事,不敢站到文文那一邊,總是遠遠的躲著,文文挽著阿吉,眼角卻不時飄著阿賓。

第一班火車三點四十五分發車,同學們都擠在同一節車廂裡,黑漆漆的山林也沒什麼風景好欣賞,只得講話聊天打發時間,不一會兒到達了祝山站,全列車像是被擣翻了的螞蟻窩一樣,乘客傾巢而出,烏抹抹一片,阿賓留在最後,反正上山才剩一小段路,不怕跟丟。

他待所有人都下了火車,才慢慢踱著,拾級往峰頂上去,走沒幾步路,卻遇上一個走得比他還慢的同學,就是那個孤癖的女秀才,她在前面一跛一跛的,爬得很吃力。

「鄒雪梅,妳怎麼了?」阿賓喊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她回頭丟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繼續又走她的路,阿賓也無所謂,反正她就是這副德行,好像誰都看不起,「臭女人!」,阿賓想。

老實說這臭女人長還得不賴,適中的身材,面貌姣好,笑起來的時候眼睛會彎成可愛的月芽兒,一排潔白的皓齒,小小挺挺的鼻子,紅紅豐潤的嘴唇,尖尖的下巴,只可惜那傲脾氣,「浪費了。」,阿賓又想。

她今天把頭髮紮成辮子,然後還盤成兩圈在頭角上,後脖子白白淨淨的,外套帶了沒穿拎在手中,上身一件白色的毛線衣,圓圓的領口翻出兩片波浪般的荷葉,下身穿著俏麗的紅格子短裙,腳上穿了雙乳色毛襪一直拉到膝蓋上,露出一小截嫩嫩又迷人的大腿,擦得又黑又亮的圓頭鞋,全身的精心的打扮,「自戀狂。」,阿賓看完了的結論。

但是不可否認的,她的確漂亮,跟在她後面看倒是心曠神怡的事,不過阿賓又怕因此招她惹她,萬一多出麻煩來,就倒楣到家了。阿賓跨大步伐,準備要超越她,突然間她一失足,沒了平衡,就要歪倒下去,阿賓急忙伸手托住她肐臂,扶著她站起。

她兩眼噙淚,不穩的站著。

「自己沒走好也要哭嗎?」阿賓又想。

「妳沒事吧?」阿賓嘴上卻是保持禮貌的問著。

「沒事..我..」鄒雪梅說:「我前兩天跌翻了腳踝,沒事的。」

「這樣啊..走路一定很痛吧?」阿賓手還是扶著她說:「那..那我陪妳走上去好了。」

「唔,」她依然作態著:「好吧。」

她好像很勉強的答應了,其實她早巴不得有人能扶她走,只差同學們都沒人理她就是,剛好她和阿賓走在最後面,倒變成是阿賓的責任了。

阿賓攙著她,慢慢地往上爬,她不說話來惹人厭的時候,的確是很美。

「好多人啊!」

登上了嶺台,觀日樓四週到處都是等待日出的人群。

「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她埋怨說。

「那是妳的事!」阿賓心想,他陪她登上嶺台,已經盡了同學的義務,她喜不喜歡可不關他的事。

「你陪我找一個比較沒有人的地方好了!」雪梅說。

這是命令嗎?阿賓想要拒絕,雪梅又作出腳踝很痛楚的表情,這臭女生,阿賓說:「好吧!」,然後儘帶著她往荒涼難行的地方鑽。

一刻鐘之後,他們亂走到一處偏僻的小平台,前面就是懸崖,右側遠遠的可以看到觀日樓密密麻麻的人群,地上是薄薄的草皮,背後則是叢叢的灌木,有趣的是頭頂上還有一根橫生的針葉枝椏大約有人肩膀高,很隱密的地方。

「這裡好嗎?」阿賓問,沒想到誤打誤撞,倒找著了好地點。

雪梅已經在草地上坐下來,說:「好美啊!」

鬱鬱滾滾的雲海在眼前展開,高山的巔頂只像是海中的島嶼,遠處玉山群峰的菱線上浮出淡淡的光影,阿賓告訴雪梅,今天日出的位置會在秀姑巒山的右側一點點的地方。

「好美啊!」雪梅第二次說。

她們靜靜的坐在那裡,冰冷的空氣讓樹叢中不生蚊蚋,雪梅將外套披在肩上,抱緊兩膝,凝望著遠處。

「好美啊!」阿賓也想,但是他看的是雪梅裙下雪白的大腿,和腿根隱約可見的白色內褲,那裡剛好凸起成丘,果然很美。

阿賓撐手一跳,坐上了那根橫枝,雪梅一見也躍躍欲試,站起來故作可愛狀的跳著腳,撒嬌說:「拉我上去,拉我上去。」

阿賓牽牢她的小手,借力一提,讓她在他的右側坐上來,雪梅高興的將兩隻腳不停的踢踏著,挺胸做了一個深呼吸,臉上帶滿笑容。然後她從外套中找出一隻口琴,銀色Am的24孔Tremolo,緩緩的吹奏起來,是春之頌。

阿賓轉頭看她,雪梅柔軟的嘴唇,正沿著口琴移動,那唇還不住的顫抖著,阿賓的心跟著也顫抖起來,這唇,那麼靈巧,要是..要是能吻一下多好。

阿賓故意向右挪靠得更近一點,反正四下無人,他側倚著頭,大膽的盯著她直看。

雪梅知道阿賓注意到她的美貌,心裡頭高興得很,又要裝出漠然不知的表情,眼睛看著遙遠的山峰。阿賓心念電轉,對付這矯揉矜持的娘兒,馬上打好了主意。

淺滄的琴聲低盪下來,她轉過頭,和阿賓四目相望,阿賓左手接過她的口琴,湊到嘴上也吹起來,雪梅本來要生氣,私人的樂器他怎能拿了就用,但是見阿賓接著她的旋律吹,而且單手也吹得很好,就靜靜的聽著。

阿賓右手不空閒,輕輕搭在她的肩上,她不好意思地搖了搖身體,阿賓索性將她擁進懷裡,她嚶嚶的好像在抗議,阿賓嘴上一個滑音,從高音往低音掉,甚至吹了過頭,吻到她的臉頰上。

阿賓也夠輕薄的了,雪梅並非不急不氣,而是她從來沒曾和男生有過這樣的接觸,不知道要如何應對反抗,阿賓得寸進尺,繼續吻到她嘴上,她杏眼圓瞪,兩手十指茫然的凝張著。阿賓左手還拿著口琴,便用手背把她的眼睛撫閉,然後將她摟緊在懷抱裡。

阿賓慢條斯理,鎮定的親啄她的唇,她那兒塗著亮亮的護唇膏,粉紅色的嫩肉顯得晶瑩剔透,阿賓溫柔的吮著、舔著、咬著,雪梅迷糊了,變呆了,腦袋瓜子一片空白,忘記了如何維持少女的端莊,呼吸混濁起來,「唔唔」的不知在說什麼,阿賓吃了個夠,才暫時離開她,說:「乖,嘴巴張開。」

雪梅真的乖乖的張開小嘴,忽然一陣溫溽,阿賓的舌頭又已經乘虛而入,在她的小嘴裡到處騷擾。雪梅意亂情迷,也撥動香舌和阿賓博鬥,但是她經驗淺疏,不多時便被阿賓引誘到他嘴裡,任他吮咬著。

「唔..唔..」她雙手終於勾上了阿賓的肩,阿賓的手在她身上不安的滑動著,從她的腰移到她的膝蓋,然後又慢慢摸上來。

他放開了她的嘴,親到她耳朵上,雪梅忍不住「啊呀」出來,雞皮疹子浮滿全身,阿賓輕聲說:「妳真美,雪梅。」

「啊..」雪梅說。

「妳的唇真軟真香。」阿賓又說。

「啊..」雪梅還是只有相同的回答。

「妳的皮膚好細。」阿賓摸在她的大腿上。

「啊..不要..」

「嗯..好細..好滑..」阿賓故意在她耳邊講得很輕。

「啊..哦..」

「小屁屁也好圓啊..」阿賓摸到了她的屁股,還在最軟處捏得愛不釋手。

「啊..啊..不可以..」雪梅在顫抖。

「好美的腿。」阿賓又讚美她,他的手滑過她神秘丘陵的邊緣,刻意過門不入。

「啊..阿賓..停下來..」她哀求的說。

「真細嫩。」阿賓又換了她另外一腿。

「求求你..停下來..啊..啊..」

阿賓停下來了,剛好停在她軟蓬的私處上,中指還到處蒐尋,找到她那小小的突起,不停的逗著。

「不要..不要..」她變得著急起來:「啊..別..求求你..啊..阿賓..啊..不..嗚..」

她有些神志不清了,哽咽的哀求著,然而阿賓意志堅定,固執的弄著那一小點,雪梅不斷的扭著身體想擺脫,卻越扭越感到騷癢,臉兒難過的向後仰,阿賓便又吻在她咽喉上。

「呃..呃..」她的喚聲有點變了:「不..不..」

「別亂動,不然會掉下去哦。」阿賓威脅她。

阿賓又將雪梅的左腿架放到他的右大腿上,雪梅因此門戶大開,阿賓也真該死,老是扣在她的小凸上,雪梅兩腿直抖,把臉埋在阿賓肩膀上,不停的胡亂哼叫。

「啊..啊..不..不要..啊..好奇怪..哦..不要了..阿賓..」

阿賓覺得她的水份逐漸浸透了絲質三角褲,讓他的指頭都黏黏滑滑的,驕傲的美少女潮濕的私處是什麼模樣呢?阿賓好奇了,他攬著雪梅的腰,自己伸直腿滑下樹幹,鑽到她兩腿之間,剛好讓她的腳彎荷在他肩膀上。

「不要..」雪梅都要羞死了,雙手想要來遮掩,忽然覺的重心不穩,連忙抱著阿賓的頭。

阿賓看到她原本就細薄的小內褲,現在變成半透明狀,果然是個悶騷貨,出來旅行沒事穿這麼性感的內褲作什麼?雪梅抱著他的頭令他差不多是貼在她的下腹上,阿賓伸出舌頭,沿著她的大腿根縫舔舐著。

「啊..天哪..啊..」雪梅得到意外的溫柔,忍不住叫出來。

阿賓存心捉弄她,一直在左右兩邊的褲縫上舔動,雪梅失去了自尊,難耐的將雙腿僅量張開,阿賓便從褲縫伸進一小段舌尖,挑撥著她的陰唇邊緣,雪梅熱切的按著他的頭,可是阿賓就是不肯再多伸進一點。

雪梅的浪水不斷的湧出,小三角褲上纖毫畢露,她有整齊而稀疏的陰毛,阿賓隔著褲子又舔在她的陰蒂上,那邊雖然照例有雙層布,但被兩種液體內外夾攻之下,還是隱約的貼顯出陰門的輪廓。

阿賓按捺不住,一勾指將她的褲角扯開,嘩,美麗的陰戶立刻曝露出來,粉紅的陰唇微微張開,阿賓把握時間,一口就吻上去。

「喔..喔..」雪梅那能想到男生會有這招,馬上全身酸軟,搖搖欲墜:「不要..這..這..啊..啊..」

阿賓的舌頭往穴兒裡鑽,發現雪梅肉裡的褶紋特別多,好像白木耳一樣,阿賓心想:「好個浪穴,插進去豈不爽死。」

「哦..哦..天哪..」

雪梅終於坐不住了,軟軟的就要摔下來,阿賓連忙扶好她,抱著她下來放到草皮上,雪梅四肢無力,阿賓讓她的後背貼著自己的胸膛,面對雲海坐著,果然雪梅心生安全感,縮著腿讓安靜的讓阿賓抱著。

阿賓的壞點子還沒使完,他咬著雪梅的耳朵,兩手從她肩上伸出抓著她的大腿,將雪梅兩腿撐起張開,雪梅還作著無謂的掙扎,阿賓右手又扯開她的內褲,讓小穴對外開放。

這個角度的視覺感受又有所不同,白白的腿,黑黑的毛,淫蕩極了。雪梅兩手都來掩護小穴,阿賓也不和她搶,右手繼續勾著她的三角褲不放,左手移到她胸前撫弄著,雪梅胸部不大,是小巧可愛那一型,阿賓邊摸著,邊在她耳邊說:「雪梅,自慰給我看。」

「唔..?」雪梅一時沒聽懂。

「妳自慰給我看。」阿賓說。

「嗯..嗯..我..我不要..!」她沒說她不會,說我不要。

「快啦..」阿賓勾住褲角的指頭滑動了一下,觸在濕黏黏的地方,雪梅立刻震動起來。

雪梅還是不願,不過她的手就護在阿賓的指頭旁邊,阿賓用無名指和小指將她的左手中指往下壓,她的指尖便埋進自己的嫩肉裡面,阿賓又催她:「快,動一動,聽話。」

雪梅沒了三魂六魄,被催眠一樣的輕輕勾動起指頭,她第一次在男人懷裡自慰,感覺大不相同,阿賓又催她挖深一點,她乖乖地將中指伸進一截。

「哦..哦..」她呻吟起來。

阿賓則不停的在她的俏臉上吻著,左手伸進毛線衣裡落肉的揉她的奶,雪梅的精神開始越來越惚恍,指頭動的越快。

「舒服哦..?」阿賓問。

「唔..唔..嗯..」雪梅喘息著。

「舒不舒服?」阿賓逼問她。

「舒服..呃..」雪梅終於承認。

「雪梅這樣好美哦..」阿賓衷心的讚美她。

「啊..啊..賓..啊..」雪梅呻吟了。

阿賓將臉和她相貼,親熱的摩擦起來。

「喜歡雪梅,好不好?」阿賓問。

「好..好..啊..啊..喜歡阿賓..啊..」雪梅緊閉著眼睛。

「舒服要說出來啊!」阿賓說。

「舒服..舒服..啊..啊..天..啊..」雪梅的手越動越快。

「好乖的雪梅,親一下。」

「嗯..嗯..」雪梅仰轉起臉蛋和阿賓吻在一起。

阿賓忽然放開她的嘴,說:「日出了,雪梅..」

雪梅睜開嫵媚的眼睛,果然太陽浮出了一小點兒白頭出來。阿賓見她停下了動作,就抽出衣服裡的左手,滑到她的穴口上接替她的動作,食指中指分別在她的陰蒂和穴兒嘴上撥動。

「啊..啊..」這回雪梅始終張著眼睛,嘴上不停的叫著。

幾秒間太陽浮出了一半,阿賓挖得更用力了。

「哦..哦..」雪梅的屁股開始擺動,阿賓感覺她的穴肉在收縮。

太陽越昇越高,早上五時四十五分,完全日出,天空霎時萬丈霞光。雪梅兩腳撐地,屁股懸空抬起,全身都在滿足的顫動,阿賓幾乎將半隻食指都插進她的穴兒裡。

「啊..啊..啊..好美..好美啊..啊..啊..」

不曉得她是在說她的身體感覺,還是在讚美日出,反正她身體僵硬雙腿直蹬,阿賓急忙將她抱妥,手指停下不動。老半天她才癱回阿賓懷裡,阿賓溫柔的幫她理好瀏海,她整個人縮在阿賓的臂膀中,偷偷的哭泣。

「雪梅..」阿賓叫她。

她搖搖頭,不回答。

「雪梅,妳生氣..?」阿賓又問。

「嗚..嗚..你壞..欺負我..」雪梅在哭。

阿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只好抱緊她讓她哭個夠。良久良久,雪梅才慢慢的停下了抽噎,抬頭盯著阿賓瞧。

阿賓捏了捏她的腮,她嘟起嘴巴,阿賓忍不住又吻了她一次,才牽著她站起來,阿賓說:「走吧,我們還要回去搭火車。」

雪梅點點頭,忽然說:「我今天生日。」

阿賓詫異了一下,忙說:「生日快樂。」

雪梅抬起頭,說:「要給我生日禮物。」

阿賓四處張望,這裡那兒去弄生日禮物?

「今天晚上回到台北,」雪梅說:「你要陪我燭光晚餐。」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阿賓答應了。

「但是..只是今晚,」雪梅又說:「我可沒有要你當我的男朋友。」

這高傲的女孩,故態復萌,又回到原形了。

阿賓兩手一攤,表示同意,然後伸出右手,說:「好,那麼..做好同學?」「好同學!」雪梅伸手和他相握。

然後她們又擁吻在一起,因為,好同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