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34)~成長

鈺慧搭早上的班機,回到風雨霏霏的台北。鈺慧本來想要搭火車或野雞遊覽車,可是阿賓的媽媽說飛機比較快,她等不及要快點見到鈺慧。阿賓像往常一樣的來鈺慧,而且連阿賓的媽媽也來了,遠遠的在關口就向鈺慧招手,鈺慧奔上前去,親熱的叫著:「媽!」

媽媽撫著鈺慧的手,很高興地跟她噓寒問暖,她們也不回家,開著媽媽的TOYOTACAMARY先一同到東區去逛百貨公司,媽媽不停地替鈺慧選買著衣服、飾件和化妝品,阿賓和鈺慧老是說夠了,但是她還是固執的一項一項交給櫃檯小姐包裝結帳,她說這是補給鈺慧的新年禮物。

好不容易媽媽覺得滿意了,才大包小包的由阿賓搬上後廂,開往家裡回去。

一進了家門,外面天氣冷,家裡空調卻開得暖洋洋的,鈺慧發覺原來有其他人在,阿賓介紹著這是姑姑、姑丈和表妹孟卉,鈺慧一一叫了人。

姑姑正在忙著作午飯,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跑過來,攬著鈺慧的肩膀上下打量個不停,笑著說:「果然是個標緻的大美人,怪不得嫂嫂一天到晚掛在嘴上。」

「那當然!」阿賓的媽媽說。

鈺慧紅了臉,不曉得要說什麼,只能輕輕的傻笑著。媽媽要阿賓把買回來的東西拿到房間裡去,阿賓答應著,和鈺慧分別拎了幾袋,往房間裡提,孟卉蹦蹦跳跳,跟著他們一同去了。

進了阿賓房間,她們把紙袋都堆到床上,孟卉抽出了其中一件上衣,拿到身上比劃著,說:「好可愛!」

鈺慧見她喜歡,便說:「那妳穿穿看。」

「真的?」孟慧很高興,說:「我試試看,..哥哥出去!」

就這樣,阿賓被趕出自己房間,她們關上門,在裡面嘻嘻哈哈的換起了新衣。阿賓只好回到客廳,媽媽和姑姑已經都到廚房裡忙去了,他便陪著姑丈看電視。

在房裡,鈺慧和夢卉在試著衣服,當她們都脫去外衣,僅剩貼身的內衣褲時,夢卉看著她豐盈的曲線說:「哇!姐姐身材好好哦!」

鈺慧說:「小卉也不錯啊!」

孟卉這一年來長高不少,胸漲腰細臀翹,小女人的模樣兒已經很具體了,在學校裡是不少男生追求的對象,但她還是低頭看著自己的胸脯說:「是嗎?」

鈺慧將她摟過來,她只比鈺慧矮半個頭。

「妳看,我們不是差不多嗎?」鈺慧說。

她們四顆乳房靠在一起,圓圓的胸罩頂端彼此輕觸著,雖然鈺慧的胸圍確是大了一點點,老實說還不容易比較出來,而且乳肉同樣的肥嫩渾圓,形狀一般的堅挺結實,鈺慧笑著說:「對不對?」

孟卉紅了臉,笑笑地點點頭。

孟卉還在發育中,穿的是沒有鋼絲的軟杯內衣,鈺慧用手掌在她肉堆底下托了托,說:「好飽滿啊!妳以後會不得了!」

孟卉的臉更紅了。鈺慧坐到阿賓床上,從新衣中找出一個小袋子,那是今天剛買的一套內衣,鈺慧取出來,美美的粉紅色棉料,胸罩有蝴蝶翼的肩帶,薄薄的杯布摺著可愛的景邊,內褲小巧流線,新潮的高腰剪裁,重要的地方只有一點點寬度,孟卉羨慕的說:「好漂亮!」

鈺慧拉她過來,說:「來,妳穿一定很好看。」

孟卉站近床邊,知道鈺慧要把新內衣給她,興奮的不得了,她的內衣都是媽媽替她買的,儘量都挑普通而舒服的型式,但是成長中的小女孩總是想試試成熟一些的味道,不過卻不敢跟媽媽說。她接下內衣,拿在手上喜孜孜地翻看,鈺慧已經在幫她打開原先穿著的白色胸罩。

背扣一解掉,這件內衣好像是已經嫌小了點,立刻彈縮起來,孟卉感到玉乳裸露,雙手自然反射地攬胸,倉促之間,那粉紅幼小的乳頭仍然在肘彎上面頭出來,嬌豔欲滴的樣子楚楚動人。

「怕什麼羞,再過來一些兒,姐姐瞧瞧。」鈺慧笑著說。

孟卉仍然抱著胸,鈺慧將她輕輕的拉開,孟卉不再堅持,怯怯的赧笑著讓鈺慧看著她的乳房。

孟卉的雙峰以美妙的豐滿形態,顫巍巍挺在胸前,乳暈拱著乳尖,圓小而可愛,同時向上吊翹起表示它青春的驕傲。鈺慧驚奇地看著她,配上纖幼的蠻腰,紮實的校屁股,簡直活脫是自己的翻版,她忍不住也將自己的胸罩脫下,過孟卉一起站在穿衣鏡前面,果然鏡中是一大一小兩個性感美人,孟卉証實了自己和鈺慧同樣美麗,當然十分雀躍,高高興興的穿上那件新胸罩,一下子立刻成熟動人不少,鈺慧幫她整理著罩杯的位置,說:「這是有集中效果的,現在嫌鬆了一點,不過妳還會長大,平時穿輕鬆有彈性的是對的。」

孟卉往鏡中瞧去,那一對肉球被罩杯擠迫著往前往中間高高隆起,襯出圓滑的上半邊乳房,鈺慧在她耳邊說:「穿上白襯衫,少扣一顆鈕扣,會迷死男人。」

「我..我不敢!」孟卉說。

「沒叫妳穿出去招搖啊,」鈺慧吃吃的笑著:「和男朋友約會的時候,偶而穿一次,保險讓他暈個夠。對了,妳有要好的男朋友嗎?」

「有一個男同學..不知道算不算?」孟卉說,當然不能跟鈺慧說其實跟表哥最要好。

「不知道算不算?」鈺慧重複她模糊的答案,她牽著孟卉的小手坐到床緣:「說給姐姐聽聽看。」

孟卉支吾其詞,扭捏了半天才說出這個男孩的故事。

小毅是孟卉的同學,他們坐在教室最裡面靠窗的同一排,小毅坐在孟卉前面,平時他們都會胡亂開玩笑,有一次午睡,孟卉趴在課桌上,左手無聊的伸在他的背上寫字,每寫一個字,他就小聲的向後面對孟卉說出答案,不管對不對,倆人不免竊竊地語笑一番,玩得非常開心。

第二天,坐孟卉後面的一個女生請假,小毅故意坐到那個空位,午睡的時候,他依樣畫葫蘆,也在孟卉背上寫著字,孟卉才知道,被男生在身體上用手指劃來劃去,是又酸又麻的奇怪感覺,她不停的暗打著寒噤,精神半點都不能集中,幾乎是一個字也猜不著。

說到這裡,鈺慧插嘴問:「那妳當時作什麼反應?」

「我..我..」孟卉臉紅起來,低頭說:「我閉著眼睛..」

「然後呢?」鈺慧還問。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孟卉搖搖頭,鈺慧再逼問她,她聲如細蚊,說:「濕濕的..」

鈺慧愛憐的將她摟在懷裡,這小孟卉,不只體態和她相似,連敏感度也和她一模一樣,將來有她好受的。

小毅慢慢的寫著,孟卉老是猜不到,其實她根本也沒有在猜,到後來小毅寫了一排英文字,孟卉突然腦海清明,認出來了,她回頭對小毅說:「I Love You!」

「Me too.」小毅說。

孟卉當然知道上當了,滿臉發燙,埋首回到課桌上,任由小毅再怎麼寫字都不理他,小毅寫來寫去得不到她的反應,有點失望,想向她解釋解釋,側起心伸手拍拍她的腰,她不為所動,他又拍拍她的腋下,她忍住笑還是不理,小毅福至心靈,用手指在她腋乳交接的地方搔起來,她果然吃吃的聳肩暗笑不止,小毅就再搔重一些,再往前一些,手上卻是不一樣的感覺,他好奇的反手一摸,馬上知道已經侵犯到孟卉的身體了。

他的手停在那裡,想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搔下去,又想要應該要縮回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孟卉仍然趴在桌上,也不知道是生氣了沒有?手上摸著軟軟的肉,實在太棒了,他的腦子還沒作成決定,那左手手掌卻宣佈脫離中央政府指揮,自主的在孟卉乳房上緩慢的按動起來。

他這時其實只是摸在孟卉的側面,孟卉並沒有任何拒絕的表示,他按了一會兒,手指屈伸不定,想再往前進佔一些,但是手就只有這麼長,他辛苦的掙扎著。

「後來他摸到了嗎?」鈺慧聽得入戲極了,忍不住問。

「後來..後來..」孟卉把臉躲在鈺慧的肩膀上:「我把身體向左邊讓了一下..」

鈺慧心想:「沒用的小妮子..」

孟卉其實被小毅摸得十分舒服,看他手指抓得那麼著急,就輕側了身,讓他順利的握住了整隻乳房。小毅再笨也懂得孟卉並沒有生氣,便溫柔的捏來弄去,同學們都在午休,沒有人發覺這香豔的情事,小毅就這樣快樂地摸到午睡結束。

後來,小毅和孟卉經常會在下課後,等同學都回家了,留在教室裡談心,拉拉小手,親親嘴。在午睡時,小毅也常常提議孟卉換位置,孟卉多半都肯答應,羞著享受小毅的特別服務。

寒假前幾天的午休,小毅除了如往常的撫摸之外,還藉著孟卉外套的遮掩,大膽地解開孟卉的上衣中間那顆扣子,伸進食指和中指,去玩弄孟卉的乳頭。

「會舒服嗎?」鈺慧問。

「不知道!」孟卉拒答,那就是說很舒服。

鈺慧撩撫著孟卉的鬢髮,問說:「那寒假妳想不想他?」

孟卉點點頭,鈺慧又問:「那怎麼辦?」

孟卉突然臉更紅的像蘋果一般,嚅嚅咀咀半天,鈺慧知道其中必有怪異,就反複一直問,如果是阿賓大概就已經猜出她怎麼辦,鈺慧現下自然不知,孟卉被她逼問得緊,反正這麼多不敢跟媽媽說的事都說給鈺慧聽了,就乾脆全部坦白,她兩手手指不停的互相勾來扯去,說:「我..我想他..然後..我..自己摸自己.」

鈺慧啞然失笑,她從來沒試過自慰,不免好奇的側頭去看孟卉,孟卉知道鈺慧在羞她,便不依的在鈺慧身上扭著,鈺慧哈哈笑起,孟卉便反問她說:「姐姐在南部難道不會想我表哥嗎?」

鈺慧承認說:「會啊!」

「那..那妳..妳就不會..不會..」她吞吞吐吐的問著。

「不會啊,真的不會。」鈺慧說:「不然妳教我。」

「妳..妳又笑我。」孟卉呶起嘴。

「不敢!不敢!」鈺慧說:「我說真的。」

「真的?」孟卉很懷疑。

鈺慧端正跪坐在床上,深深一鞠躬:「小卉老師在上,請受學生一拜。」

孟卉反而彆扭起來,這事..這事怎麼教呢?

鈺慧併肩盤坐到孟卉左側,她本來就袒裸著胸,這時吸氣一挺,問說:「從哪裡開始?」

孟卉見她真的要學,好哇,誰怕誰,豁出去了,心想:「來吧!」,便將新胸罩脫了,雙手捂著乳房,告訴鈺慧說:「起先都是這樣,先在奶奶的週圍揉一揉。」

說著便輕輕緩緩地壓磨起來,鈺慧有樣學樣,也揉起自己的酥胸。孟卉的確是很有經驗,撫弄的動作純熟而富有節奏,沒多久就瞇著眼,縕紅著頰,顯然已經開始產生反應。鈺慧就不行了,荒腔走板,一點感覺也沒有,她束手無策,便向孟卉求教。

孟卉的鼻息略略有些粗重,她建議說:「妳..妳就心裡想著表哥嘛..想表哥跟妳親熱..」

鈺慧心想言之有理,便試試看,不過摸了半晌,還是無動於衷。

說也奇怪,鈺慧明明十分容易動情,阿賓稍微給她挑逗,她用不了多久便無法收拾,春情蕩漾,對文強也是,連其他男人,甚至那次淑華摸她都一樣,才幾下就能令她人仰馬翻,騷浪不堪,但是偏偏對自己的疼愛沒有感覺。再看看孟卉已經開始撐不住了,腰桿兒逐漸軟下,散散的仰躺在床上,兩隻小腿卻反勾著被壓在大腿下面,那小陰阜當然因此而賁起如丘,大腿也難以靠攏,鈺慧看見她白色藍點的三角褲底,有一些潮溼的漬跡。

鈺慧既然徒勞無功,想來是缺乏天份,不學也罷。孟卉正開始有好的成績便再坐靠近她一點兒去觀看,孟卉正好托出乳尖用拇指食指在捏著,鈺慧頑皮,用手心去在她左邊被夾出的奶頭上磨著,孟卉怎能忍受,「嗯..嗯..」的小聲浪叫著。

鈺慧覺得她的乳尖在手心底下軟中帶硬,弄得手掌也癢癢的,不如將孟卉的小手移開,替她整隻都按摩揉搓,果然孟卉更快樂了,她媚眼惺忪,水汪汪迷濛濛的直勾著鈺慧,嘴裡叫著:「姐姐..」,鈺慧都被她瞧得怦然心動,她想:「乖乖,這孟卉再過幾年非迷死男人不可。」

她低頭湊到孟卉臉旁,想起和男人親熱時最渴望對方做的事情,便在孟卉耳邊說:「小卉,妳真美..」

孟卉當場呻吟起來,鈺慧又在她的耳垂上親個不停,還伸舌進去孟卉的耳朵,完全把男人用來對付她的方法泡製在孟卉身上,孟卉更是叫個不停。

「哦..哦..好姐姐..好奇怪..啊..好舒服..啊..慧姐..妳真好..哦..好溫柔..好美啊..啊..小卉..真快樂..啊..」

鈺慧的手在孟卉的兩團肉球上游動撚撥,不禁奇怪孟卉自己的手哪裡去了,她移眼一看,原來孟卉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就自己雙手捂著私處,手指在那裡蠢蠢而動了。

鈺慧直起身來,好心的要幫她脫掉內褲,孟卉害羞的拉扯了一陣,終究是讓鈺慧脫去。孟卉原先稀疏的草地,已經變得豐饒絨絨,淺淺的一層褐褐的細毛,散布著幼幼的水珠。鈺慧知她怕羞,先不理她,轉頭先去吃孟卉的乳頭,然後偷偷用眼角觀察她手上的活動。

「喔..姐..妳真會弄我..嗚..嗚..」孟卉一邊泣訴著,同時兩手在私處不停的騷動,下身也一波波的向上輕拋,哪裡還有女孩的端莊樣。

鈺慧纖手從她的肚臍處向下滑行,越過圓巧的小腹,掃過短柔的陰毛,鑽進孟卉的掌底,觸到她一顆軟軟突突的小肉芽,就停在那裡,並且惡意的繞著按圈,孟卉如坐針氈,渾身直抖,小嘴胡言亂語,已不搞不清東南西北。

「姐姐啊..會死啦..小卉..小卉會..會死掉..啊..啊..好快樂啊..哦..哦..」

孟卉花枝亂顫,但是雙手還是交錯掩住小陰戶,鈺慧在替她揉著要命的那一點,她自己則不斷的撫摸陰唇和穴兒口,那騷水源源不斷,灑得她雙手滿是湯汁。

「姐姐..救我..我會..啊..啊..完蛋..啊..救救我..啊..啊..飛起來了..啊..」

鈺慧不知道要怎麼救她,只好再加一指,捏住她的陰蒂,輕快的捻動,孟卉的屁股因此激動的向上弓起,劇烈的抽慉著。

「姐姐..啊..姐姐..小卉..小卉死了..啊..我完了..啊..啊..姐啊..啊..」

孟卉越挺越高,鈺慧難以置信的看見一小股一小股的浪水,從孟卉的股間噴出,灑在床上地板上,她懷疑地想:「難道我高潮也是這樣的嗎?」

孟卉的叫聲嘎然而止,身體側倒在床上大口的喘著氣,鈺慧的手自然脫離她的身體,撫到她的屁股上,溫柔的摸上摸下。

「姐姐騙人,」孟卉無力的說:「妳根本沒有在學..」

「有什麼關係?」鈺慧說:「改天妳再教我。」

「才不要!」孟卉說。

倆人親熱嬉鬧不已,將內衣褲穿回身上。孟卉又向鈺慧傾訴了一些少女的心事,鈺慧儘量想辦法給她滿意的指導。

「如果,」孟卉問:「如果他要跟我親熱,我怎麼辦?」

「你不願意給他?」鈺慧問。孟卉遲疑著。

「是了,妳還可以再等長大一些,那麼..,」鈺慧說:「妳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代替啊!」

「代替?」

「是啊!」鈺慧說:「用手,用小嘴兒..」

孟卉記起上次替阿賓含雞巴的事,她搖搖頭說:「我..我不會,姐姐教我。」

教?這會兒換成鈺慧頭痛了,怎麼教?

「叩叩!」有人敲門。

「鈺慧,小卉。」是阿賓的聲音。

有了!鈺慧拉著孟卉的手,小聲說:「別出聲,姐姐教妳。」

她要孟卉趕快穿件上衣,然後牽著孟卉讓她躲進落地窗簾後面,拉了拉那絨布角掩護妥當,才跑去打開一條門縫,門外只有阿賓一個,就開門放他進來。

「孟卉呢?..哇!」阿賓見她只穿內衣褲,不免睜大了眼珠子。

「孟卉出去了,你沒瞧見嗎?」鈺慧撒謊。

阿賓搖搖頭,不過他是根本沒在聽鈺慧說什麼,一把就將她抱進懷裡,共同跌摔在床上,他迫不及待的吻上她的唇,怪手在她身上四處亂摸。

「這沒好樣的死鬼!」鈺慧心裡罵,她可是要來作示範教學的,不能這樣讓阿賓纏住,否則如何進行下一步?

「別這樣嘛!好哥哥!」她靠在阿賓耳邊,嬌嬌地細聲說,阿賓骨頭差點兒沒全酥掉:「等會兒就要吃飯了,別弄亂我,會被人笑的。」

「不行,我忍不住!」阿賓蠻橫的說。

「那..」鈺慧故作沉吟,提議說:「我用手幫你摸摸。」

「不行,那不夠!」阿賓討價還價:「至少也得用嘴!」

「好吧!」鈺慧無奈的說:「誰教你是我的親親哥哥呢?」

這溫言軟語,阿賓一根雞巴早翹得半天高,又硬又酸,他連忙脫去長褲,內褲頭一扯,大雞巴頂天立地,迎風孤峙著。鈺慧側撐著頭,一手輕輕的挽住肉桿子,試套了兩下,那雞巴不免再直楞愣的多抖了抖,鈺慧便開始一上一下的捋動起來。

「舔我舔我,妳說舔我的。」阿賓催她。

鈺慧卻慢條斯理的,坐直身體來,右手仍舊幫阿賓套動不停,左手掌心貼在馬眼上若即若離的輕觸輕觸,阿賓幾乎要把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那龜頭頂端,漲得是又大又亮,鈺慧快速的晃動手掌,她很滿意自己的成績。

「舔我!」阿賓又說。

鈺慧我行我素,只顧套著雞巴,要是能直接套出精來那就最好了。阿賓豈會不知她的計劃,見她不肯來舔,想起圍魏救趙的妙策,便伸手穿進她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去搔她的陰戶。

「嗯,別這樣!」她雖是嘴上不同意,可沒有來阻止。

阿賓用指尖順著凹縫來回劃動,鈺慧當然不能忍,沒幾下就泌出了潮濕的粘液。阿賓暗暗偷笑,鈺慧天生的反應他瞭如指掌,看誰撐得住。

果然鈺慧皺起了秀眉,呼吸紊亂,他這才又催她:「舔我啊!」

這次鈺慧就乖乖的俯下腰,小嘴一張,將龜頭一吞而入。孟卉從布縫看見這一幕,不知不覺又褲子又濕了一大灘。

鈺慧的舌頭像嚐到了甜美的棒棒糖一樣,在龜頭上往複的翻滾與撩勾,同時一雙媚眼不停的用眼角向阿賓飄送著風情萬千,阿賓忍不住雞巴向上挺動,迫使鈺慧吃進更多,但是鈺慧的嘴兒就這麼大,最多只能含進他的一半便已經頂到喉嚨,鈺慧開始擺頭上下吸吮,用嘴唇努力的圈著雞巴套動,阿賓又爽又樂,愉快的繼續挖鈺慧的穴,鈺慧這時又已經擺成跪趴的姿勢,貓兒般的蹲踞在阿賓身旁,屁股翹在後面,阿賓更方便去愛撫她潮濕的陰唇,她則是搖著圓臀回應。

阿賓在享受的同時,卻發現一些異樣,他注意到窗簾在不正常的抖著,突然,他看見孟卉的小半張臉露出了一下,她癡癡的大眼睛正專心地看著鈺慧在舔他。原來這兩個浪蹄子在變他的把戲,他心中一片雪亮,猜出她們的心機,大丈夫豈能讓女人玩弄於股掌之中,他略一盤算,已經想好對策。

阿賓先不動聲色,繼而慢慢脫下鈺慧的內褲,鈺慧又不能拒絕,只好繼續舔他,他將內褲脫去之後,將她雙腿一掠,讓鈺慧趴到他身上,那自然是頭尾相對的姿勢,鈺慧已知要糟,卻來不及相救,阿賓把握第一時間,舌頭滑過大陰唇,收回來再舔第二次,當他舔第三次的時候,鈺慧免不了「唔..唔..」的叫起來,而且陰阜往阿賓嘴上壓,表示要他用力一點兒。

鈺慧本來是要表演舔雞巴給孟卉看,卻高估了自己得抵抗力,現下和阿賓互相吮在一起,勉強還可說是沒失去原意。但是阿賓既已洞悉她們的玩意兒,當然還有別的打算,他多吃了幾下,更特意在陰蒂上逗弄,鈺慧呻吟不止,穴兒口一塌糊塗,阿賓見時機成熟,輕易的翻身將她壓在身下,轉過頭來,提著被鈺慧吃得硬梆梆的陽具,跪下來對準陰唇磨了兩磨,就要刺入。

「不要!」鈺慧著急的說。

如何能不要,「唧!」的一小聲,雞巴和小穴兒久別重逢,深深密合擁抱在一起,鈺慧「哦..哦..」不停,雙手自然的纏繞住阿賓的脖子。

「慧,我好想妳。」阿賓在她耳邊說,這倒是實話。

「我也是!」鈺慧說。

阿賓開始大力抽動,並且將鈺慧的雙腳高高的提到他背上,要她夾緊,他起落猛烈,鈺慧自然叫得動人心魄,他還不停的床上翻滾,改變角度,目的是為了讓孟卉看得更清楚一些。鈺慧卻受不了了,她什麼都不去管,失神的發浪起來。

「哦..哥..真好..真美..啊..妹妹好舒服..啊..我..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哥哥..啊..想得好苦啊..啊..好美啊..啊..好..我..唉呀..好舒服..啊..啊..」

阿賓百忙之中還變換體位,他讓鈺慧坐上他的腰,女上男下的讓鈺慧自己來幹,鈺慧慾火正盛,急忙拋動粉臀,穴兒含著雞巴起起落落,每一次都讓它刺中花心,鈺慧還熱切的問:「哥哥..舒不舒服..?」

阿賓聽了大為感動,連忙將她抱趴下來自己胸前,屁股連聳,配合她的動作,別讓她一個人累壞了。鈺慧本來就容易滿足,阿賓則是被她的熱情所影響,小倆口又多日不曾親近,不想堅持太久,倒不如先來個暢美的發洩。倆人的快感逐漸累積,隨時都可能會爆炸。

「哥哥啊..」鈺慧先完蛋了:「我..我..啊..來了..啊..好哥哥..我來了..啊..啊..」

這次換成孟卉看見鈺慧趴翹著的屁股向後噴起浪水,阿賓還狠狠的插著,所以那水就一陣一陣間歇地「噗..噗..」溢出。

「妹妹乖,」阿賓在她臉龐邊說:「哥哥射給妳..」

鈺慧一聽,連忙套得更快,而且用力去夾他,阿賓忍耐不了,輕吼了一聲,陽精疾射而出,雙手壓住鈺慧的屁股不讓她再動,享受那償慾後的甜美感。

鈺慧趴在他身上,倆人靜靜的疊頸對擁,偶而交換一兩句情話,忘了孟卉的存在。良久良久,阿賓又翻滾爬到鈺慧身上,鈺慧笑著抵抗並催他先出去,阿賓知道再留著不好收尾,便離開她的身體。當軟化了的雞巴抽出穴兒的那一瞬間,阿賓朝窗簾後的孟卉眨了眨眼睛,孟卉嚇了一大跳,原來阿賓有發現到她。

阿賓穿好衣服出去了,孟卉傻傻的走出窗簾,來到床邊,鈺慧躺在床上香汗淋漓,一時還起不來,她抱歉的說:「對不起,沒有把妳要學的教好。」

孟卉看著鈺慧作完愛的滿足,心中一團混亂,突然低下身來,按著鈺慧的陰戶,一口吃下去。

「小卉..小卉..妳..啊..作什麼..啊..不..啊..姐姐..啊..髒的..啊..啊.天啊..」

孟卉將鈺慧的浪水連同阿賓的精液都吃下去,她一邊舔著鈺慧,一邊在自己穴眼上摸挖著,她剛才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啊..小卉..哦..親親表妹..啊..姐姐受不了了..啊..別..唉呀..妳..唉..妳在報仇嗎..啊..姐姐會死..啊..完了..完了..啊..小卉啊..我完了啦..啊..」

孟卉沒空像鈺慧那樣叫,可是也好不了多少,她將自己挖的身體直顫抖,當鈺慧又噴出騷燙燙的浪水時,她也洩了。

鈺慧喘噓噓的躺在床上,孟卉爬上來,倆人抱在一起,孟卉改口了:「嫂嫂,作愛很舒服嗎?」

「嗯..」鈺慧承認。

孟卉心中還是茫然難斷,鈺慧也無法再給她什麼好建議。這時門外阿賓的媽媽已經在喊著吃午飯了,她們連忙起來穿好衣服,彼此整理妥當,才手牽手,開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