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33)~多事KTV

鈺慧寒假一回到高雄,便想找份臨時的工讀自己賺學費,因為大哥鈺憲結婚後不久就和大嫂搬出去外面了,所以家裡有點冷清,好不容意她放假回來了,她爸爸媽媽不願意鈺慧又跑太遠去上班,剛好她爸爸的朋友王叔叔新開了一家KTV,於是替她找了櫃檯結帳的職位,讓她就近上下工。

這是個時髦的新行業,王叔叔第一天帶她到店裡,介紹那裡的經理給她認識:「這是戴小姐,這是鈺慧,戴小姐處理公司的所有事情,妳多跟她學學。」

「是!」鈺慧答應著。

「叫我Diana好了。」戴小姐說。

因為這樣,鈺慧這個冬天就在這邊工作,她固定上早上十點到下午八點的班,晚上就會有另外一個會計小姐來替換。

這家KTV中,外場組長是一個長得邪裡邪氣的男孩子,廿五六歲,叫作羅正凱。正凱的弟弟正熹還在讀高職,也是寒假來工讀,正熹看起來也不怎麼正經,他們兄弟倆整天老喜歡四處吃女孩子豆腐,店裡都是一些小妹妹,偏偏又都歡迎他們,只有鈺慧討厭他們吊兒郎當的個性,因此對他們不茍言笑,碰了幾次釘子之後,他們就不敢來惹她了。

不過和正熹一起來上班,他的同學張宏銘就不一樣了點,這人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所以反而沒有他們兄弟討女孩子喜歡。

兩個禮拜過去,鈺慧發覺宏銘有事沒事就會走到她身邊,搭訕一兩句話,或是問她一些芝麻豆大的問題。鈺慧也曾聽到其他服務生的Rumor,說宏銘喜歡她,鈺慧總是一笑置之。宏銘再來找她,她仍然佯作不知,畢竟她比他們都大幾歲,成熟多了,應付這種場面綽綽有餘。

春節那幾天,店裡生意好得不得了,鈺慧除了上白天的班,晚上也要在外場幫忙,正凱故意把她和宏銘排在同一區,替他製造機會。正凱指點宏銘一句至理名言,他說「烈女怕纏」,要宏銘努力到底,楊過還叫小龍女姑姑呢。

幾個晚上下來,雖然鈺慧和宏銘更熟悉了一些,卻沒有讓宏銘有什麼斬穫,甚至每天下班,她都請文強來接她,宏銘以為文強是她男朋友,心裡既失望又吃味。新年才過完,鈺慧向Diana提起要辭了工作,因為阿賓要她提早上台北,他媽媽一直叼念著鈺慧怎麼過了年還不來。

宏銘聽說鈺慧要走了,心情Down至谷底。鈺慧上班的最後一天,晚上七點左右,夜班的會計小姐提早來交接,鈺慧去向Diana辭行,Diana說了一些感謝慰勉的話,並且要她暑假一定要再來幫忙,鈺慧答應了,說過Bye-bye,退出辦公室。

她走向員工的休息室,想要換掉制服,在走廊中卻遇見正熹和宏銘擋住去路,正熹說:「鈺慧姐,妳要走了?」

鈺慧笑笑說:「是啊!後會有期!」

正熹說:「鈺慧姐,宏銘有一些話想要對妳說,妳能不能給他一點時間?」

鈺慧猶豫的考慮一下,正熹說:「一下子就好!」

說著便又推又拉的,將鈺慧和宏銘擠進最角落的一間小廂房,自己退出來,留下她們倆人。

「好吧!」鈺慧無可奈何在沙發上坐下來,說:「你想說什麼呢?」

宏銘囁囁的也坐到鈺慧旁邊,說:「慧姐,我……我……」

「吞吞吐吐,一次說嘛!」鈺慧一臉不高興。

「是,是,」宏銘低下頭,又突然抬起頭,凝視著鈺慧說:「慧姐,我……我喜歡妳!」

鈺慧聽了之後只是看著他,安詳的問:「然後呢?」

宏銘的出招遇上空蕩蕩的反擊,一鼓作氣的堅強鬥志忽然潰不成軍,不知道要再怎麼接話,瞠目結舌,傻在那裡。鈺慧看他可憐,說:「傻孩子,我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宏銘難過的說,他想的是文強。

「等你再長大一些吧,」她想早些脫身,便替他畫一個大餅:「說不定我會喜歡你也不一定!」

「真的嗎?」宏銘果然覺得略為安慰。

「嗯!」鈺慧點了點頭。

「那……」宏銘問道:「我可不可以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鈺慧謹慎的說。

「可不可以……」他說:「讓我握一握妳的手?」

鈺慧微笑開來,她允許了,宏銘虔敬的扶起她的柔胰,小心的握揉著。

正熹離開那廂房之後,今晚客人不多,便溜到廚房想偷懶一下,結果進去之後,廚房只有一個也是來工讀的家商女生叫翠鳳,正在切柳丁花,他來到她背後,合手一抱並且吻在她耳朵後面,輕聲的叫喚她的名字。

翠鳳簡直連骨子都軟了,她和正熹這幾天剛好打得火熱,在店裡算是公開的一對,初墜愛河的少女心思當然全繫在男朋友身上,正熹不規矩的雙手在她腰上搓來搓去,她的心裡就一陣陣的甜蜜。

翠鳳平時喜歡簡單的裝扮,【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牛仔褲白球鞋,俏皮可愛,像個小男生一樣。

但是上班規定一定要穿制服,她們店裡的女生制服一律是桃紅色的背心套,又緊又短的小窄裙,白色絲質襯衫,結著一隻小紅蝴蝶結,翠鳳穿的這樣,鈺慧穿的也是這樣。正熹的手現在就是從白襯衫的下方往上面挪,移到她小巧的胸脯上,翠鳳丟下工作,警覺的抓住他,拒絕他的侵犯。

最近幾晚,他已經試過好幾次想進一步和翠鳳親熱,都被她抵擋下來,其實正熹在學校也有女朋友,他並不怎麼在乎和翠鳳的結果,所以也就算了。但是今晚知道宏銘和鈺慧在廂房裡,而且剛才他還教過宏銘幾個絕招,就算宏銘吃不起全餐,撈些沙拉濃湯總會有吧!想起鈺慧豐滿玲瓏的身材,他自然湧起強烈的情緒,因此不顧翠鳳的抗禦,強橫的用手掌佔據了翠鳳的雙峰。

翠鳳身材嬌小,乳房剛好盈握,被正熹巧妙的搓揉過之後,糟糕的舒服起來,她從沒被男人愛撫過,初次經歷這種快感,當然沒有餘力再想反對,她斜靠在正熹懷裡,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而宏銘在廂房之中,正熹所教的祕技是一招都沒用上,就被鈺慧徹底化解掉了,他現在只是可憐的執著鈺慧的手,利用最後的機會觸摸個夠。鈺慧的手掌軟細溫柔,手指纖幼修長,正熹揉了一會兒,試探性的拿到臉上觸著,鈺慧看他渴望的樣子,就不反對,還疼惜的撫著他的臉龐。

宏銘受寵若驚,鈺慧神聖的玉手摸在臉上,太感動了,他心情激盪,忍不住吻了鈺慧的手,小雞啄米一樣的啜個不停。鈺慧被他惹得吃吃輕笑,他見鈺慧沒有責怪的意思,膽子便又大了起來。

「慧姐,」他巴望的說:「我可不可以再有一個要求?」

「什麼?」

「我……我……」他忐忑地問:「我可以親一下妳的臉頰嗎?」

「你有些過份哦!」鈺慧瞪了他一眼。

「求求妳!」

鈺慧吃軟不吃硬,拿他沒有辦法,就默許了。宏銘高興的簡直要翻起觔斗,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鈺慧,鈺慧甚至可以聽見他狂亂的心跳,她也有些感動了,阿賓和文強都還沒曾對她表現過這樣強烈的悸動,可惜她還是無法喜歡宏銘,她側抬起臉,等待宏銘來吻她。

宏銘知道機會只有一次,忽然捨不得就這樣親下去,他把臉靠得很近很近,先用力的嗅著鈺慧的香味,又將鼻尖磨在鈺慧臉上,鈺慧無奈的笑了笑,終於,宏銘將嘴巴貼上她的嫩頰,長長的吻著,鈺慧禮貌的閉上眼睛,宏銘親了將近一分鐘,才依依不捨的將嘴移開。可是當場他就後悔了,他馬上又吻回去,並且無理的上下吻個不停,鈺慧不滿的訓斥他,罵說:「你不是說親一下嗎?」

「唔……」他急中生智:「每次一下。」

說完又想吻上來,鈺慧要躲,他一傢伙摟過來,讓她躲也躲不掉,就搖著頭閃避著,宏銘卻覤了個空,準確的吻到她的唇上。鈺慧配合公司的規定,上班時塗著口紅,兩三下就被他吃完了,宏銘猴急的伸出舌頭,想度進鈺慧的嘴裡,鈺慧不肯,他牢牢的捧著她的頭,她只好不情願的啟開牙齒,放他入來。

宏銘一鑽進她的小嘴,立刻到處找她的香舌,慌張的挑來勾去,鈺慧真是啼笑皆非,看他小孩子裝大人,紕漏百出,一時好心,就溫柔的纏住他的舌,阻擋他的騷動,讓他體會真正接吻的甜蜜。宏銘孺子可教,沒多久就明瞭了要領,也放慢動作,唇舌互用,和鈺慧吻得又熱又溼。

很久很久,她們才分離開來,倆人都紅透了臉,鈺慧喘著問他說:「夠了吧?」

宏銘說:「我……我還想有一個要求……」

「咦……?」

廚房裡,正熹的怪手已經有一隻從翠鳳被解開的襯衫扣縫中,探進去在她的半罩內衣上撫摸著,她穿著無肩帶的內衣,正熹輕易的就將罩杯替剔開,指縫將她小小的乳尖夾住,還不停的搖著。翠鳳無處呼救,正熹吻在她耳上的嘴不斷的呵氣,她昏眩得幾乎要不支倒地,連忙抓著正熹的手臂,指甲深掐入他的肌肉之中。

正熹的指尖又繞著她的乳暈畫圓,弄得她昏淘淘癢痕痕的,翠鳳吐氣如蘭,轉開被正熹吃著的耳朵,向後索吻,正熹沿著臉頰一直舔到她的唇上,她熱情的小舌頭早就等在那裡,馬上天雷地火,狠狠的彼此相互吸吮。正熹貪得無饜,右手垂下到她的大腿上,然後不停的向上搔擾,摸進她的裙子裡去。

「正熹……」翠鳳呻吟著:「會有人來……」

「沒關係的……別怕……」正熹隨便敷衍她,同時拇指已經突擊到她的三角洲,碰到了一塊又軟又有彈性的丘陵地。

「啊!不要!」翠鳳說。

「啊!不要!」鈺慧說。

鈺慧現在被宏銘推倒在沙發上,宏銘正在強行剝開她的白襯衫,他一步一步的提出要求,陷鈺慧於難以招架之地,他也沒料到正熹教他的絕招跟本沒有用,反而他自己的哀兵政策奏效了。他解除了鈺慧的幾顆上衣鈕扣,拉開她的衣襟,鈺慧雪白而峰巒起伏的酥胸裸露在他面前。

「啊!不要!」鈺慧又說。

不要也沒有用,宏銘一頭往她懷裡鑽,同時在她胸膛到處吻著。鈺慧用手去推他,可是一點都推不動,宏銘意志堅定,雙手合力一撲,將兩隻半球都壓在手掌心裡,鈺慧是那麼飽滿,他只能掌握到每邊的三分之二,他感覺觸感好極了,尤其是手指的部份,因為是抓在胸罩所沒包覆到的美肉上,更是令人雋永難忘。

宏銘無師自通,十指攏拗不定,將鈺慧捏得也躁亂如麻,他更用指尖將鈺慧的胸罩布端勾下,鈺慧心裡頭又慌又急,可是也無法阻止乳房彈跳出來,那對乳房渾圓堅實,細膩無瑕,粉紅的乳尖半挺半軟的嵌在小巧的乳暈之中,宏銘看得褲子裡頭的雞巴急急地衝動漲硬,無名火在胸口熊熊焚燒著,他已經沒空去慢慢的提出要求,不再問過鈺慧的同意,便逕行張嘴將她的左側乳頭含進嘴裡,不停的吸啖著。

就在這時,正熹已經將翠鳳的上衣大喇喇的敞開,年輕誘人的少女胸膛展露出驕傲的隆挺,翠鳳果然是沒有經驗,甚至連掙扎的動作她都很生疏,她只是哀懇的說:「會被人看見……」

正熹索性左掌將她的雙眼遮覆住,說:「看不見了!」

這簡直掩耳盜鈴,可是翠鳳陷入黑暗之後,反而真的不再掙扎,乖乖的讓正熹上下其手,正熹右手技巧的穿過翠鳳的三角褲跟的鬆緊帶,摸到她的茵茵草原。翠鳳年紀雖小,毛髮卻異常旺盛,整片密密麻麻,正熹雖然還沒看到,也想像得出那蒼蒼鬱鬱的樣子。翠鳳最丟臉的秘密被人發覺,渾身熱燙,正熹還步步相逼,接觸到草叢底下潮濕的軟肉。

「啊……」翠鳳忍不住叫出來。

正熹的指頭是魔鬼,他在翠鳳的兩腿間熟稔的抹劃不停,翠鳳只覺得心情一波波的起盪攀高,下身好像有一股暖流在到處游竄,她自己不知道浪水已經滂沱而出,只是怯怯地緊掠著身體的快感,唯恐它一閃而逝。

正熹探在翠鳳陰阜上的兩指早已黏稠答答,他藉著她的分泌,輕鬆的分開她裂縫的前端,翠鳳立刻產生一種忡忡的緊張感,正熹兩指又一夾,她差點沒當場昏死過去,因為他正捏在她嬌嫩的陰蒂上,她雙腿觫觫發抖,水流泛濫得連她自己都有發現了,她怎麼還站得住腳,軟棉棉的就要向下癱倒,正熹急忙攬住她的腰,將她放趴在流理檯上,她失魂落魄任人擺佈,正熹將她的緊身短裙向上提摒而起,她圓圓豐豐的臀部,繃著一條小小的三角褲,上面還有可愛的卡通印花,正熹沒空欣賞,一把就將它扯到她的膝蓋彎……。

鈺慧的一對乳頭被宏銘舔得高高站起,她的水份比翠鳳還豐沛,不同的是她自己知道身體必然的反應,她一直想起身逃走,卻生不出足夠的力氣,宏銘對兩隻蓓蕾左右輪番的噬食,並用身體將鈺慧的雙腿隔開讓她無法併攏,以他堅硬勃起的褲檔去壓迫她的私處,鈺慧僅管一百個不願意,終究還是產生應有的美妙,她「噢……」的呼出感歎,宏銘再蠢也懂得她在動情,就磨得更努力了。

宏銘放開鈺慧的乳頭,抱緊鈺慧,又一次和她濕吻起來,鈺慧也不自主的回抱著他,倆人下身相互挪蹭,宏銘感到鈺慧那裡透過來溫暖的熱氣,烘得他的雞巴直挺挺的發顫,他心裡一陣慄悵,周身的慾火非得要發洩不可,他著急的要去脫鈺慧的內褲,鈺慧自然地扭動抗拒,他失去對女性應有的柔情,雙眼漲紅,手上粗魯暴戾,將鈺慧的內褲左右一扯,「嘶」地撕裂開來。

鈺慧「唉喲」一聲,兩手趕緊護住失去屏障的陰戶,宏銘棄掉她殘破的內褲,跪在地上,衝動的在解去自己的褲頭,用力一褪,連內褲都一起脫下,他抓住鈺慧的雙手一分,鈺慧便無險可守,他把那烘烘燙燙的雞巴湊在她的陰唇上,倆人又都同時起了雞皮疙瘩,他冒然的往裡一送,卻是窒礙難行,弄得鈺慧痛苦的皺起眉頭。原來鈺慧雖然裡外濕透,他卻乾燥無比,宏銘幾次總是插不進去,但總算把前半截都弄得夠潤滑了,最後一次攻堅,終於暢通無阻,整根雞巴沒留空隙的肏進鈺慧身體內。

宏銘和鈺慧同時舒服的喘了口氣,特別是宏銘第一次嚐到男女間絕佳美味,對象又是深深單戀著的鈺慧,從心理到身理,全都痛快萬分,他將雞巴緊緊的抵實在鈺慧的小穴兒中,享受那一生難得的經驗。

鈺慧被小男孩半暴力的迫使就範,也產生一種微妙的快感,男生的雞巴都已經進到體內,多說無益,便由他去吧!

翠鳳光著屁股被架伏在流理檯上,正熹已經從褲鍊縫中掏出陽具,他的陽具彎翹得異於常人,弧度十分誇張。他就顯然比宏銘有經驗多了,他將龜頭先觸在翠鳳的洞口,磨來磨去讓翠鳳難過不已,當他覺得時機夠成熟了,就把龜頭逐漸的推進她肉裡,他睜大眼睛,看著翠鳳的小穴將紅紅亮亮的龜頭吞沒,實在太過癮了,他稍稍退出,正準備一舉奪走她的處女身,偏偏牆上的對講機在這時刺耳的「鈴鈴」響起。

「喂……」正熹恨恨的將話筒抓過來,應答著。

「宏銘在那裡嗎?」是守櫃檯的小姐。

「沒有!」他沒好氣的回她。

「沒有……?戴小姐在找他欸,」對講機那一頭說:「那……我到廂房去找找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