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30)~三人行

敏霓撥電話給阿賓,說憶如放寒假回台北來了,約了他們再去她家吃晚飯。

阿賓騎了車去接敏霓,一起上憶如的家去。

天氣很冷,敏霓和憶如在廚房裡忙得不亦樂乎,阿賓幫不上手,又無所事事,就在憶如家到處逛來逛去,最後還是轉回來廚房門口,看著兩個女孩在調理烹煮。

「憶如,」他問:「妳們家後面弄了個大浴盆作什麼?」

「那是三溫暖浴室啊!」憶如頭也沒抬的說。

「哇!」敏霓說:「那等會非享受一下不可,三溫暖?我都只聽說過而已。」

「好啊,」憶如說:「洗到妳脫層皮也沒關係。」

阿賓走進廚房,站在她們中間,假意探頭查看她們所作的菜餚,卻伸手分別在她們的臀部上撫摸著,敏霓和憶如都穿著長褲,他就從屁股往腿縫裡摸,兩個女孩哪裡還能做事,便將他趕出廚房,阿賓只好又踱回客廳,無聊的打開電視機看著。

晚餐終於準備好了,她們炒了幾樣菜,敏霓先將它們端到客廳,接著憶如捧出一鍋大火鍋,阿賓說:「我的天!妳一定是打算撐死我們。」

「你們吃不完我可以留著慢慢吃,」憶如攀著阿賓的肩說:「親愛的,今晚還想喝酒嗎?」

阿賓想起上回的綺旎春光,不免怦然心動,敏霓卻阻止說:「不准,一滴都不准喝。」

阿賓只好作罷,三人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吃火鍋。憶如小嘴除了嚼著菜之外,老是纏著阿賓一下子要吻吻臉頰,一下子要親親嘴唇,不理會敏霓的抗議,看來就算沒有酒,她還是很容易發作的。

但是阿賓可不敢冷落了學妹,偶而轉過頭來想香香她,敏霓卻不領情的將他推回憶如那邊,笑著躲他。

吃過了火鍋,敏霓惦記著要洗三溫暖,跟憶如問明白了開關操作,跑進屋後面的浴室裡去,隨即傳來嘩啦嘩啦的放水聲。

憶如窩在阿賓懷裡,倆人一同看電視,憶如偷偷告訴阿賓,她在台中有一個新男朋友,可惜是隻呆頭鵝,和她以前交往的對象完全不一樣。

她在補習班時,男生一旦和她出遊兩三次就想上她,現在這個男孩子卻老是只約她上圖書館,聽音樂會,連她的手都不敢牽,她問阿賓怎樣才能確定並抓住他的心。

「強姦他!」阿賓一臉正經。

「去你的,我是說真的。」她嘟起嘴來。

「這我可就不曉得了。妳看,妳這樣漂亮,我隨時都會被妳迷倒,居然有人會跟妳規規矩矩的約會,真是奇怪……」阿賓說著就向她嘟起的紅唇上貼去。

阿賓說的一點沒錯,憶如越來越漂亮,她人夠高,曲線標準,一頭長髮梳得又直又亮,前額在眉前剪齊,臉蛋兒皮膚細又嫩,活脫像日本的古典娃娃,相信在學校裡必然有很多人追,沒想到她喜歡上的竟是個木頭人。

「但是……但是他好好哦,」憶如掙脫阿賓的吻,說:「他很斯文,眼睛很迷人,每天晚上都會送我回宿舍,我……一天沒見到他就……我就會好想他……就會哭……」

「那可真是好極了,」阿賓說:「現在寒假有三個禮拜見不到怎麼辦?」

結果憶如真的撇扁著嘴,淚水在眼眶堆積起來。

「好了好了,」阿賓嚇死了,忙說:「改天我們找他來台北玩,好不好?」

憶如才靦腆的笑著擦去淚水,阿賓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就說:「我們也去洗三溫暖!」

他拖著憶如站起來,倆人來到浴室門口,阿賓試了試門把,打不開。

「算了,」憶如說:「她鎖上了。」

阿賓掏出一個銅板,合上門把的安全扣,一扭就將門打開了,裡面馬上傳來敏霓的尖叫,憶如望著他好奇地說:「你原來是當賊的嗎?」

她們倆人走進浴室,這裡面空間很大,約有四五坪,但是現在霧氣茫茫的,敏霓本來坐在一隻小矮凳上面搽著身體,門被打開之後急忙將四肢縮起,背對著她們,等看清楚是阿賓和憶如,就生氣的罵著,然後站起來很快的跑著跳進大浴缸裡,只在水上露出一顆頭。

阿賓走過去要看她,她就笑著撥水不讓他靠近。阿賓沒幾下將衣服褲子都脫光,遠遠的丟到門口的長椅上,這樣就算敏霓潑的水再多他也不怕了,他餓狼般的向她逼近,敏霓無計可施,阿賓坐上浴缸邊緣,正打算跨進水裡,這個緊要的時候,敏霓突然安靜下來,指著阿賓的後面說:「唔,你看!」

阿賓回頭看去,憶如正在脫衣服。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憶如將上衣自腰部往上捋起,她蛇那樣的腰身,然後潔皙的背部,最後豐滿的胸部是被托在粉紅的胸衣上,一一呈現出來。憶如又去脫她的緊身長褲,解開褲扣及拉鍊之後,將褲頭往下推,先是嬌小而高翹的臀部,她所穿的三角褲是時髦的高腰剪裁,曲線誇張,將兩片屁股肉都放縱無遺。接著阿賓看見她修長渾圓的大腿,等平滑迷人的小腿也裸露出來的時候,她將長褲一踢,轉身面對阿賓和敏霓,雙手小叉腰,側曲起一邊膝蓋,搖了搖頭髮,以專業Model的姿勢站在那裡。

阿賓和敏霓目瞪口呆,敏霓更是目不暇給,因為她除了看著憶如之外,阿賓的陽具就在她的眼前,以近距離的方式表演勃起,她看著雞巴由軟垂的狀態,逐漸抬頭,一直到堅硬的指著她的臉,可是這卻是因為另一個女孩所造成的,她捉狹的將那龜頭含住,然後輕輕一咬。

阿賓欣賞著憶如的脫衣Show,當然一股火就從下身開始燃燒,忽然龜頭上傳來溫柔的感觸,雞巴不禁舒服的跳了兩跳,可是馬上又被囓痛了一下,他吃驚的回過頭來,看見敏霓兩排白森森的牙齒正咬在雞巴上,對著他似笑非笑,那陽具馬上又乖乖的痿下,不敢妄動。

等他再轉頭去看憶如時,她已經將內衣褲也都脫去,罩了一副髮帽,坐在矮凳上沖著水。

「去去去,你也去將身體沖乾淨再來!」敏霓推著他說。

阿賓走向憶如,取了另一隻小矮凳坐在憶如背後,憶如回頭對他笑了一下,他抓起旁邊的香皂,替她抹著背,憶如閉上眼睛,享受阿賓的服務。阿賓的大手打滿泡泡,在憶如的背上塗來塗去,果然是滑不溜丟的,他同時替她作按摩,憶如更「嗯哼」的鬆弛了肩背的肌肉。

當然阿賓不會只是謹守禮節,他幫她擦了一陣之後,魔手開始蠢蠢欲動,穿過憶如的胳肢窩,剛好跑到她的兩顆肉球上揉著。阿賓將屁股一挪,小矮凳「匡啷」一聲,隨著往前移動,他和憶如已經貼在一起。

「阿賓,」憶如仰起頭向後面看,說:「這裡我自己洗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