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9)~奇妙婦人心

阿賓的最後一堂期末考試,在早上第二節課考完了。當他繳卷時導師偷偷塞給他一把門匙,要他下午三點鐘到她家,阿賓將鑰匙收好,離開教室。

下午接近二時五十分,阿賓來到老師家,既然老師給他門匙,自然他就用不著按門鈴了。他將大門打開,客廳中沒有人,他抬頭看看閣樓的書房那邊,也沒有著燈,那麼老師應該是在臥房裡吧!

阿賓將大門關上鎖好,換上室內托鞋,往樓梯上走。才走到一半,就聽見臥房裡有很輕很輕的「嗯..哼..」聲傳出來,阿賓更放慢腳步,擔心的想:「難道師丈在家嗎?」

這是很有可能的,上回師丈不就突然回來將老婆幹了一頓再匆匆出門嗎,阿賓一步一步的靠近門口,發現臥室的門是虛掩著的,聲音就是從這門縫透過來。阿賓先是悄悄的側耳旁聽,雖然那哼聲一直不斷,卻沒有聽見男人的聲音,阿賓大了膽子,輕輕地將房門推開了些,這房門保養得太好了,推開時連一點咿呀響都沒有,阿賓伏低著腰,看見床上的兩個女人。

兩個女人赤條條的上下交疊著,頭尾倒反,互相埋首在對方的股間,靠向門口的這邊,阿賓看見跪趴在上面的女人,以屁股對著外面,雪白的臀肉底下,是紅紅的穴兒,被壓在下面的另一個女人正伸長了舌頭,在幫她舔著。而顯然的,上面這女人也低頭在替身下的女人吃著小穴,這就是阿賓只聽見女人的浪聲,聽不見男人聲音的原因,根本沒有男人。

被壓在下面的女人忽然翻了一個身,變成她壓在另一個女人身上,但是她們還是彼此相互舔個不停,剛翻上來的女人將身下的女人雙腿曲成箕形而門戶大開,阿賓看得血脈賁張,剛翻上來的女人一抬頭,看見阿賓,露出美麗的笑容,一邊招手要他過來,一邊還替下面那女人舐著穴。

上面這女人就是素茵,阿賓雖然覺得現場氣氛淫穢動人,還是有些奇怪。被壓在下面的女人顯然不知道有第三人進房,一點警覺也沒有,繼續她的淺聲浪叫。

素茵示意阿賓不要發出聲音,並作手勢要他脫掉衣服,阿賓依照指示將全身上下都脫光,素茵看見他那根已經翹得堅硬的雞巴,不由得將屁股向下壓,好讓身下那女人可以把自己舔得更舒服一些。阿賓挺著硬雞巴走近床尾,素茵用雙手手指在那女人穴兒中挖著,抬頭含住阿賓的龜頭,阿賓從龜頭菱子感覺到一陣陣的快感,雞巴便膨脹得更粗大了。

素茵吮了幾口,吐出龜頭,她伸手指了指阿賓的雞巴,又指了指女人肥嫩的陰戶,意思叫他插她。阿賓爬上床,跪近在那女人的穴兒前,素茵配合的將那女人雙腿架的大開,阿賓先將龜頭在那女人的陰唇上磨了磨,那女人覺得舒爽,說:「素茵啊..妳..又作什麼啊..?」

她看不見阿賓這邊,以為是素茵弄的,阿賓將龜頭霑濕之後,緩緩的往裡面一塞,進去了一整個龜頭。

「啊..啊..這..這是..啊..好美啊..素茵..妳..這是誰啊..啊..是..是..啊..是俊國嗎..?」

那女人再笨也知道插進來的是人男人的命根子,她以為是素茵的老公,素茵也不答話,只是幫忙將她的陰戶分得更開,讓阿賓順利的將雞巴一節節推進去。

「哦..哦..不要..啊..素茵..啊..俊國..哦..好丟臉啊..不要..啊..好深啊..啊..俊國..唉呀..好深..好美啊..哦..到底了..啊..好舒服..啊..俊國..」

素茵聽她一邊被幹,一邊叫著自己丈夫的名字,心裡不免酸溜溜的,暗想:「這騷貨怕不早對我老公有意,不過看她這樣子應該是沒真個來過,哼哼..」

阿賓將雞巴插抵花心,就開始抽送起來,素茵看見那女人的陰唇隨著阿賓的雞巴翻來覆去,浪水一股股的冒出來,知道她爽極了,就用食指在她陰蒂上揉著。

「哎呀..哎呀..素..素茵..別..哦..我好美..啊..俊國..俊國..你真好..真強..啊..啊..浪死人了..啊..啊..」

素茵手上不停地揉著她的陰蒂,回頭罵說:「死麗香,妳爽妳的就忘了舔我了,我也要啊,快舔我..」

麗香只好乖乖的再幫素茵吃陰戶,但是已經沒有辦法像剛才那樣用心。這麗香便是慶泉的老婆,素茵的大學同學,素茵因為慶泉稱讚麗香不像她那麼騷,心裡面不服氣,就趁慶泉不在的時候,約麗香到家裡來,想了一些法子誘她和自己玩起女人對女人的遊戲,現在還設計讓阿賓插了她。

「哼啊..俊國啊..」麗香仍然以為是素茵的老公在幹她:「俊國..你真好..啊..啊..素茵真..真幸福..啊..你好粗..啊..好大啊..哦..插得我..好舒..服..好浪啊..哦..哦..」

素茵一直壓著麗香,不讓她看見阿賓,還儘量低斜著下巴,去舔弄麗香的陰蒂,把麗香搞得都快沒命了。

「啊..啊..素茵..素茵哪..哦..饒饒我..啊..我會浪死啦..啊..俊國..好哥哥..插深一點..啊..好姐姐..我要完了..妳們..你們..玩死我了..啊..」

素茵聽她連「好哥哥」都叫出口,雖然阿賓不是真的俊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還是教人生氣,她將食指挖進麗香的肛門,讓她再更叫得大聲一點。

「嗯..嗯..親..親姐姐..好素茵..我不敢了..親哥哥..妹妹不敢了..我會死..救救我..啊..啊..美死人了..啊..插到心裡頭去了..哦..哦..要..要..啊..要來了..啊..來了..我來了..啊..啊..哥..姐..啊..啊..」

麗香死死的抱住素茵的屁股,仰著頭放聲大叫,阿賓依舊用力的搗她的穴,她長長的叫著,只是聲音越叫越微弱。

素茵擋住阿賓,要他慢一慢,阿賓就停下來,讓雞巴泡在小穴裡。素茵爬起身來,和麗香睡作一頭,撫著她的臉說:「哼,浪得夠不夠,美不美啊?」

「好舒服..」麗香軟軟的說:「妳們好壞啊..」

「比起妳老公怎麼樣?」

「唔..我..我不知道..啊呀!」她忽然看見阿賓,驚聲說:「你..你是誰?」

素茵笑彎了腰,說:「妳..都已經和人家弄了半天了,現在才問他是誰..哈..哈..」

「他..他..妳..妳..」麗香慌張失措,急忙拉過一張被單遮住胸脯。

「別怕,是我的學生。」素茵靠在她耳邊說。

「好丟臉啊!」麗香捂著臉。

「可是好舒服啊,對不對?」素茵嘻嘻的笑著。

「我..我不知道啦..」她又不知道了。

素茵揮手要阿賓再動,阿賓正等得發慌,馬上向後退卻,再急急送入,開始第二波攻擊。

「嗯..嗯..」

麗香儘管手遮著臉,還是忍不住發出浪叫,素茵暗暗罵著騷貨,將她覆在身上的被單拋開,讓阿賓看清楚她的胴體。

麗香和素茵同年,身材雖然沒有素茵那麼凹凸誘人,但是因為都只在家當著尊貴的主婦,皮膚保持得十分幼細,一對乳房大小適中,在阿賓的抽插中不停的搖晃著,肉質鮮美肥嫩,阿賓忍不住趴到她身上,彎著脖子在她乳尖上吸著。

「哦..哦..你..你..輕一點..哦..」麗香喊。

素茵將她遮著臉的手掌拉開,麗香滿臉羞紅,閉緊著雙眼,素茵又在她耳邊說:「乖..,在和妳相好的是阿賓,妳叫他啊!」

「唔..」麗香搖著頭。

阿賓就故意快抽快插,麗香的頭就仰得更高了。

「快叫人啊..」素茵催她。

「唔..阿..阿賓..」她小聲的說。

「阿賓哥哥啦。」素茵教她。

「阿賓哥哥,阿賓哥哥,啊..」她既然將親暱的稱呼叫出口,乾脆將阿賓攔腰一抱,自己也挺著屁股迎湊起來。

阿賓瞧她可愛,就去親她的嘴,她熱烈的和他回應著,香舌帶著唾液,往阿賓嘴裡直吐。阿賓吸著她軟滑不定的舌兒,雞巴又更插的快一些,她無法出聲,只能「嗯..嗯..」的嗚咽著。

素茵坐起來,一手穿進她們倆人之間,捏在麗香的乳房上,一手順著阿賓的屁股,尋到他的陰囊,溫柔的幫他摸著。

麗香被幹得發昏第十一,浪水是吱吱咂咂響個不停,阿賓放掉她的嘴巴,靠到她耳朵上咬著,她聽見阿賓的呼吸,全身發酸發軟,屁股沒命的向上挺,兩手緊緊的箍住阿賓,「啊」聲連綿不絕。

「她又快完了,」素茵在阿賓耳邊說:「幹死她。」

阿賓自然奉命,將她的一隻嫩穴幾乎要插翻過來。

「啊..啊..阿賓..好哥哥..唷..我要來了..」

阿賓喘得有些不大正常,素茵問他是否要射精了,阿賓點點頭。

「射進她裡面去。」素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