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7)~參加婚禮

阿賓誠惶誠恐的端坐在沙發上,彷彿剛當選了副總統一樣,腰桿打直,屁股只坐三分之一,這是因為,鈺慧的父親正在向他訓話。鈺慧甜蜜蜜的倚著媽媽,母女倆都微微的笑著。

「你叫作阿賓?」她父親開始審問。

「是的,伯父。」阿賓回答。

「嗯,」她父親說:「你和我們家鈺慧交往我不反對,但是我希望你們年輕人要規規舉舉的,知道嗎?」

「我們會的。」阿賓口是心非。

鈺慧的大哥鈺志要在Christmas結婚,鈺慧賴著阿賓在前一天陪她回高雄參加婚禮,所以就發生了阿賓恭讀聖訓的場面。

「好了,」終於鈺慧的父親說:「小慧,妳帶阿賓先上去休息吧,我們明天會很忙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高雄天氣溫暖,阿賓覺得好像流了一頭的汗。鈺慧拖著他的手,爬上三樓,鈺慧家是五層樓的透天厝,新娘房安排在二樓,頂樓則是佛堂。

三樓有四五間房間,鈺慧打開最裡面的一間,帶他走進去說:「給你睡這兒。」

「這是..」阿賓看著裡面的擺設,好奇的問。

鈺慧說:「我的房間啦。」

阿賓喜出望外,鈺慧潑他冷水說:「死相,高興什麼?我要去和媽媽睡啦!」

阿賓苦著眉頭表示無辜,鈺慧看了不忍心,就抱著他吻一下,阿賓張起雙臂將她鎖住不放,鈺慧穿著一件寬T恤,阿賓就在她白玉般的肩膀上輕咬了一下。鈺慧小小的「唉吆」一聲,阿賓換成用舌頭去舐,而且沿著脖子慢慢一小塊一小塊的挑動,一直舔到耳朵根上。

「賓..」鈺慧說:「這樣我會糟糕..」

阿賓就是要她糟糕,他的怪手已經摸在鈺慧的豐乳上,而且展開了搓揉夯壓的作業,把鈺慧撫弄得心緒迷亂,父親的指示全拋到九宵雲外。

正當阿賓打算要再更進一步的時候,樓梯口傳來鈺慧母親的叫喚聲:「鈺慧,下來幫忙。」

鈺慧突然驚醒,將阿賓用力推開,紅著臉瞪他一眼,回覆母親說:「噢!」,然後開門走出去了。

鈺慧既然跑掉,阿賓只好傻傻的坐上床,已經挺直的雞巴沒了挑戰的對象正在發愁。鈺慧的房間是有個小浴室的,他索性脫去衣褲,光著身體進去洗了個澡,然後出來想要上床睡覺。

他東摸摸西摸摸,百般無聊,突然發現書架上有好幾本相簿,他取下來翻了翻,原來是鈺慧從小到大的照片,阿賓一下子又來了興趣,他一張一張的仔細看著。鈺慧自小就很可愛,國中時卻是個胖妹妹,阿賓看得暗暗好笑,不過她那時卻也已胸圍驚人。然後高中時逐漸長成漂亮迷人的少女,阿賓心裡很舒服,他覺得他在這時,好像趕上了鈺慧的過去,如同和她一起長大一般。

阿賓在最新的一本,看到自己的出現,他已經在她生命之中佔了一席之地。他突發奇想,找出上次在墾丁,鈺慧穿著泳裝的半身特寫照片,抓著雞巴自慰起來。

照片中的鈺慧,盈盈笑靨,明眸皓齒,曲線玲瓏,尤其一痕酥透雙蓓蕾,阿賓看得是雞巴連連暴漲,套動的手腕舞得幾乎脫臼,再加上回想起和鈺慧相處的許多香豔鏡頭,快意橫生,因而呼吸短促,太陽穴一陣暈眩,陽精噴泉般的飛射出來,落在鈺慧的床單上。

阿賓抽來兩張面紙,將精液擦起,本來想順手丟到垃圾筒,但是回頭靈機一動,將面紙小心折疊整齊,變成半張撲克牌大小,然後夾進鈺慧的相簿之中,放返書架裡去。他打完手槍,就躺到床上,不久便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鈺慧來搖他起床,因為他必須幫忙開車去捉新娘,阿賓穿著彆扭的西裝,鈺慧斜眼瞄他還一直好笑。鈺慧家向親朋好友調來十二部大小不同的房車,阿賓坐上其中一部CHRYSLER,隨著車隊浩浩蕩蕩的到屏東去迎親。

新娘子據說是鈺志的公司同事,因為近水樓台,日久生情,變成一對情侶。車隊經過蜿蜒曲折的田野小路之後,來到鄉下的新娘家,經過繁複得驚人的程序,新郎才將新娘押解上車,新娘還真的是非常漂亮,身材一流,穿起聖潔的白紗更是將青春本錢都完全襯托出來。

一霎時,小村莊裡鑼鼓鞭炮殺聲震天,迎親特遣隊班師回朝。因為趕著時辰,結著婚綵的車隊一路狂奔,連交通警察都讓過路來,按著喇叭表示祝賀。

好不容易仍然在午前,赴上了進門吉時。

新娘被牽下禮車,進門前後,又是繁文縟節,手續奇多,阿賓真是開足了眼界。他在人群中找到鈺慧,她打扮得清爽宜人,這時新人正在為祖先上香,阿賓偷偷告訴她說:「以後妳就包袱收拾好,跟我走了便是,我們別唱這種整齣的。」

終於,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可是日正當中,可還不能作什麼好事,只好讓新娘像猴子一般的坐在新娘房供人參觀比較。

阿賓陪著鈺慧招呼伴嫁的客人,喜宴雖然是在晚上,鈺慧家門口已經搭起帆布棚,開始架設餐桌座椅,外燴廚娘急急如漏網之魚,忙得一塌糊塗。

阿賓和鈺慧歔了個空,躲到房間裡去親熱,鈺慧在自己家中放不開,最多讓阿賓隔著衣服消摩,阿賓無可奈何,過過乾癮也是好的。

捱到傍晚,宴會入席的時刻已經到來,因為台灣人的時間跟別的國家大概是不太一樣的緣故,出席賓客都姍姍來遲,四十幾桌的客人夠大家等的。鈺慧是新郎家屬,有很多事要做,就將阿賓帶到新郎新娘的同事桌,讓他和大哥大嫂的同事們坐在一起,介紹他是「新郎的妹妹的朋友」,聽起來算是蠻複雜的關係。

阿賓觀察同桌的客人,比較特別的是旁邊一個一直愁眉苦臉的中年人,聽說是鈺志的經理。還有正對面有一對年輕夫妻,那妻子是鈺志的助理,丈夫則是在另一個部門當課長,年紀不大,頭頂卻已經禿成一圈窟窿,相貌猥褻,他的妻子坐在他右手邊,他卻不斷的對坐在他左手邊的一位女郎大獻慇懃,他的妻子臉色十分難看,他則是毫不在乎的樣子。

開席了,菜式一盤盤的端上來,阿賓客氣的為大家斟酒倒茶。那禿頭夾了一大塊白切雞給隔壁的女郎,才又夾了一塊給自己的老婆,他老婆生氣不領情,站起來彎下腰,伸長筷子來夾阿賓面前的魚卵切片,阿賓就從她寬寬的領口看見她白白嫩嫩的乳房,因為有胸罩撐著,那對肉球繃成兩個碗形,相當飽滿結實的樣子,她將魚卵切片在醬油碟裡沾了兩沾,乳房就隨著她的動作輕輕的擺晃,阿賓心虛的看著,他注意到那經理也在看著。

那年輕妻子當然不可能一直維持相同的姿勢不動,她夾好就坐回去了,但是用不了多久,她就又會來夾其他的菜,所以阿賓一直有春光可以偷窺。除了阿賓之外,他們一整桌都是同事,勸酒勸菜很是熱鬧,禿頭課長忙著跟那女郎打情罵俏,瞧都不瞧自己的老婆,連阿賓看得都替她不滿,她則是悶悶的自個兒吃喝著,神情落寞。

隔壁的女郎年輕嬌豔,尖削的瓜子臉五官秀媚,可是身材普通,那年輕妻子樣貌固然不及她搶眼,卻也不是平庸之姿,圓圓的臉型很甜美,而且體態豐滿誘人,這是連她自己都引以為傲的。

阿賓既然陌生,和他們沒有話題,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便找了個藉口離席,回到鈺慧家的客廳,那裡早有一大票不耐煩飯桌的小朋友,熱鬧的遊戲著。阿賓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逗小孩子玩兒。

幾分鐘之後,剛才同桌的那年輕妻子也匆匆進來,走向後面的洗手檯東張西望,阿賓便過去問她要什麼,她說要找乾淨的溼布,阿賓看見她胸前有一大灘果汁打翻的污跡,便幫忙她到處找著,但是家裡頭一團混亂,就是找不到。

阿賓就提議到鈺慧房裡的浴室,那裡有乾淨毛巾可以用。那年輕妻子怕果汁乾了更難處理,就請他帶路,阿賓領著她到三樓鈺慧的房間,擠進小小的浴室裡,她先取了一條毛巾沾濕了,在胸口衣服的果汁痕跡上搽著,阿賓拎濕另外一條,準備給她替用。

她低頭在連身半露肩洋裝上抹著,一手將布料托起,阿賓因此又可以看見她半裸的乳房,而且她正用力的搽拭,大肉丸子產生了波波的震蕩,看得阿賓有點不安份起來。

阿賓一邊看著,一邊隨口亂問:「怎麼弄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