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5)~媽媽的女兒

阿賓依照約定在第三天下午,吃過了中飯之後,就往素茵家裡去。素茵幫他開門的時候,先是只略略打開一條縫,躲在門後看清楚是阿賓,才解下門鍊,讓他進來。

阿賓踏入客廳,發現原來素茵穿著一襲粉紅色的薄紗睡衣,短短的只蓋到屁股,裡面是一套鮮紅色的新潮內衣褲,她快樂的撲到阿賓懷中,像小女生一樣的跟他撒嬌,阿賓輕易地將她抱起,走向樓上的臥室。

她們郎有心妾有意,互相愛撫訴情,耳鬢廝磨,然後老師和學生就雲雨起來。幾番肉搏纏鬥,即使素茵是如狼似虎的年齡,還是被阿賓整治得服服貼貼 ,連連求饒。倆人心滿意足之後,躺在床上摟一起,說著甜蜜的話語,不知不 覺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下隱約傳來斷續的鋼琴聲,素茵朦朧地醒過來,看了看腕錶,下午四點半,記起小美今天要上鋼琴課,聽這聲音應該是小美放學回家,老師也來了。

小美的鋼琴老師,是素茵大學同學的丈夫,和他們家也都蠻熟悉的,素茵望著還沉睡著的阿賓,心想要是被他發現自己偷人就糟了。所以就躲在房間裡不出去,等他上完課大概很快就會離開,她順手取過床頭的一本書來,隨意的讀著。

後來鋼琴聲停下來了,素茵覺得奇怪,看時間最少還有半個小時的課程才對啊,她又等了幾分鐘,客廳依舊沒有絲毫動靜,她便想出去瞧瞧。

素茵可不敢穿著那襲薄紗走出臥房,她找出一件不透明的睡袍披在身上,輕輕打開房門,然後慢慢的走到書房那邊,偷偷往客廳裡鋼琴的角落看去。

不看還好,一看她差點驚叫出來。

她看見那鋼琴老師坐在琴椅上,光著屁股,長褲和內褲都脫到腳跟,挺起一根細細長長的雞巴,小美跪在他面前,張開小巧可愛的嘴唇,將龜頭含住,吞吞吐吐的在吸吮,她還用雙手握著肉柱,一上一下套動不停。

小美熟練的樣子,表示他們倆人恐怕已經不是第一次幹這種勾當,今天可能是以為自己外出不在家,才會大膽的在客廳就搞起來。看著只有十三歲的小美,嘴兒吃著雞巴,一臉騷媚淫浪的表情,正痴痴的望著她的鋼琴老師,素茵彷彿看到鏡子裡的自己,不禁搖頭嘆氣。

「該死,這小賠錢貨!」素茵暗罵著。

她怕被樓下的倆人發覺,蹲低了身子躲在欄杆邊,注意她們的進展。

「叔叔。」小美叫她的老師,因為他們兩家相熟,所以小美都叫他叔叔。

「叔叔,」小美問:「舒不舒服啊?」

「很舒服,」那叔叔說:「小美真棒,真會舔。」

小美抬起頭來,雙手繼續的套他的雞巴:「如果媽媽來幫叔叔舔,叔叔一定會更舒服。」

素茵聽她忽然扯到自己身上,有點莫名其妙。

「嗯……」那叔叔也問:「嗯……為什麼呢?」

「我常偷看到媽媽幫爸爸舔,」小美說:「媽媽很會舔呢,爸爸都一下子就很喘很喘,然後就噴出那種白色的尿尿,然後媽媽會把那些白白的都吃掉……」

那叔叔聽小美講她父母親熱的事情,雞巴更硬得像鐵棍一樣,素茵看到了,心頭不免碰碰亂跳。

「然後呢?」他問。

「有時候,我看見爸爸會將雞雞插到媽媽的尿尿的地方,」小美說:「然後一直動來動去,媽媽就會大聲叫,還會叫爸爸是哥哥,呵呵……」

「死丫頭,以後妳就曉得厲害!」素茵聽她向老師描述自己和老公作愛的經過,不禁滿臉羞得通紅,心中罵個不停。

那叔叔向小美詢問素茵的身體特徵,小美常跟媽媽洗澡,就一一告訴他。

乳房有多大啦,乳頭乳暈什麼顏色啦,屁股長怎樣啦,陰毛茂不茂盛啦,小穴穴是什麼形狀啦,通通說得很清楚。

「叔叔是不是喜歡媽媽?」小美突然問。

那叔叔愣了一下,然後點頭承認說:「喜歡。」

「叔叔想不想插媽媽?」小美又問,那叔叔和素茵都嚇一跳。

「這騷妮子連媽媽都要出賣?」素茵想。

那叔叔看著小美將自己雞巴撂的又美又爽,忍不住說:「想……叔叔想插妳媽媽……想了十幾年了,天天都在想……」

「那又不敢來插……」素茵埋怨著:「卻去玩我女兒。」

小美說:「媽媽很可憐,每次都被爸爸插出很多尿尿,然後爸爸就軟軟的睡覺,媽媽只好用手直在尿尿的地方一直摸啊摸的,……如果叔叔去插她,她有爸爸和叔叔一起幫忙,一定很舒服……」

「啊!」素茵想:「原來是心疼媽媽來的,乖女兒。」

她聽著女兒說她自慰的情形,禁不住將手摸進睡袍裡面,對著穴兒扣動起來。她又看向樓下,小美低頭含住雞巴在吃,所以不說話了。那叔叔閉著眼睛在享受,大概也在幻想如果真的幹上女孩的漂亮母親,會是多爽的事,正微微的笑著。

素茵認識這男人也很久了,印象其實不錯,她相信他說想插她是真的,她所認識的男人有哪一個不想插她的?她正思索著怎樣處理這件事情,樓下已經傳來他「哦……哦……」的聲音,素茵再看,一股又濃又多的精水正紛紛噴在小美的臉上、脖子上和衣服上。

小美抽來幾張面紙,幫自己和老師擦去污漬。

素茵打好了主意,悄悄的溜回房間,故意弄出一些聲音出來,她相信她們在客廳一定聽得見。果然不久之後,客廳又傳來鋼琴的音樂聲。

素茵打開房門,朗聲問:「小美!是妳嗎?」

「媽,是我!」小美說:「我和叔叔在上課……」

「慶泉,你來了……」素茵禮貌上跟那叔叔打招呼,又吩咐小美說:「小美,妳上來一下。」

小美蹦蹦跳跳的跑上樓梯,素茵在房門口等她,將她拉進臥室裡面。小美一進來看見床上躺著光溜溜還在睡覺的阿賓,傻傻的看著母親,母親卻板起臉孔,低聲責問她說:「小美,妳剛才和叔叔在作什麼?」

小美一下子不曉得要怎樣回答,心慌的低下頭,囁囁不止。

「妳和叔叔在作壞事,對不對?」

小美紅著臉,點點頭。

「小美,」素茵坐到床上,將小美拉到跟前:「妳不乖哦,媽媽要處罰妳……」

小美擔心的看著媽媽,素茵又說:「妳看到阿賓哥哥沒有?」

小美轉頭過去,阿賓正仰天睡著,一根大雞巴正頂天立地,就像打算要去征服誰一樣。

「唉呀!」小美掩口說:「阿賓哥哥好大啊!」

「是啊,我現在要罰妳,像舔叔叔一樣的舔他。」素茵說。

「可是……他那麼大……」小美說。

「不管,上床去!」

小美只好乖乖的爬上床,跪到阿賓身邊,還不時回頭看著媽媽,素茵作了個手勢要她快吃,她只好彎下小小的身體,雙手捧住阿賓的雞巴,張嘴含著龜頭。

小美嘴兒小,只能剛好含到一半,其他的就進不去了。縱使如此,阿賓還是被爽醒過來,他睜眼看見素茵笑瞇瞇的站在床緣,在為自己舔陽具的,居然是她的女兒小美,阿賓一時糊塗了。

「小美乖乖的吃,要舔到阿賓哥哥舒服為止。」素茵命令著。

小美抬起頭,問:「就是噴出白白的那個?」

「對!」素茵說,然後她湊嘴到阿賓耳邊告訴他:「讓這丫頭舔妳,別讓她出房間,等我回來,你也別欺負她,我女兒有什麼差錯唯你是問。」

阿賓收到詭異的任務,奇怪的看著素茵,她卻笑著開門出去了。

素茵赤腳走下樓梯,叫了聲:「慶泉。」

慶泉因為小美被叫上去,就坐在沙發上翻著雜誌,反正他們都是多年的老朋友,就也不起身,看著素茵走過來,她踱到慶泉旁邊坐下,兩腳交疊,那睡袍免不了會向兩旁滑開,於是露出雪白的大腿,光滑細緻,渾圓修長,慶泉不由得多看了兩眼,巴不得能在上面摸一摸。

「素茵,」他不安的說:「我以為妳不在……小美呢?」

「在樓上!」素茵說:「慶泉,我有事問你……」

她說著,並且往前傾了傾身體,手肘架在椅背上,慶泉的眼睛就更不自主的往那睡袍的交叉領裡面看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