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4)~吾愛吾師

阿賓載了一大疊講義資料,綑在機車後座,在往班導師林素茵家的路上騎著,這是他今天所跑的第四趟了。

早上在科辦公室,阿賓被班導師叫住,問他「幫忙送一點點東西」好不好,結果一點點東西居然有這麼多。

只是阿賓也不抱怨,因為林素茵是個大美人。

她雖然接近四十歲了,但是養尊處優,面貌姣美可人,皮膚白白淨淨,身材高朓,腰身如蛇,而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飽滿的胸部並不因年齡增加而下垂,依然結實聳立。據說她已經有個唸國小的女兒,還能擁有這樣的體態的確不簡單,所以阿賓才樂於為她服務。

阿賓來到她家樓下,抱著那一大綑的文件搭上電梯,林老師的家在八樓,屋裡面是挑高再隔一層夾層的那種,也就是所謂的樓中樓,還算是寬敞舒適。阿賓走出電梯按了門鈴,沒多久老師就來開門了。

「唉喲,辛苦了!」老師說,聲音非常嬌媚。

她穿一件毛絨絨的長袖套衫,和緊身的牛仔褲,燙得蓬蓬鬆鬆的頭髮,描得細細長長的彎月眉,配上鮮紅的唇彩,全身都散發成熟的韻味。阿賓還聞到濃濃的香郁氣息,那是她最喜歡搽的法國GUERLAINSAMSARA香水。

阿賓每次看見她就心動不已,他走進客廳,直接往閣樓上爬,他知道所帶來的文件是要放到書房裡去的。老師的家,一樓是客廳、餐廳和廚房,二樓夾層是房間。二樓的部分因為還留著讓一樓客廳形成挑空,所以面積比較小。阿賓進到書房,其實所謂書房只是用短欄杆在二樓圍成的小空間,有兩排大書櫃,放著書和文件,他將帶來的資料一部一部的放到靠牆壁的那隻書櫃上,老師也上來了,走到他背後說:「真謝謝你!」

「哪裡!」阿賓說。

阿賓背對老師,專心的排著資料,老師指點他怎麼去放,他可以感受到後面老師隱約傳來的體溫和香味,他好想將她摟在懷裡,狠狠的愛她一番。

他想著想著,手上就擺錯了位置,老師靠上來糾正他正確的地方,然後卻沒有再退後,阿賓感覺背上被兩團軟肉壓著,一雙玉手環上了自己的腰,老師幽幽地說:「阿賓,你體格真強壯。」

「老師..」

阿賓回過頭,老師就湊嘴上去吻他,她嘴唇又濕又軟,阿賓先是遲疑了一下,然後轉身用力的將老師抱住,舌頭伸入老師的嘴裡面,和她的香舌相互問候著。

他明白了。今天這是老師的故意安排,她要引誘她的學生,而他上鉤了。阿賓的左手在老師的背上撫著,右手順著腰摸到她的臀部,她穿著的牛仔褲非常緊,所以摸起來覺得屁股十分結實。老師對於阿賓放肆的動作恍若不知,阿賓就再將左手移到她的胸前,摸她又大又軟的乳房,以前他都只能在課堂上偷偷的看著,幻想著,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現在卻是實實際際的握在手上,真正是美夢成真,而且老師的奶奶渾圓多肉,摸起來的感覺太過癮了。

阿賓將老師一步步推壓靠到書櫃上,繼續吻著老師,雙手全都來揉她的乳房,老師攬著他的頸,任他輕薄。

阿賓隔著衣服又覺得不夠,便將手從老師的腰際伸進套衫裡面,貼肉的摸,後來更索性將那套衫撩起,老師順從的舉手等他脫去,他將上衣拉到老師的上臂時,就拋下衣服不管,捧著乳房親起來了。

老師的頭還被套衫罩著,看不到外面,黑暗造成刺激的快感,她不禁發出急促的喘聲。阿賓讓她埋在衣服裡浪哼,將老師的黑色胸罩扯開,那指頭大小的乳頭就跳出來顫動著,兩顆乳房彈力十足,正不安地起伏搖擺。

阿賓兩手齊襲,拿住她的乳頭用力捏,老師也沒有呼痛,阿賓曲起中指彈在乳頭上面,老師忍不住聳了聳肩膀,連帶的使乳房更擺盪不已,阿賓將它們捧定下來,再用嘴輪流的去吃,只聽見老師在衣服裡發出悶悶的「唔唔」聲。

老師真不簡單,三十七八歲的年齡還能將皮膚保持得這麼細緻,乳房光滑潔白,隱隱約約的浮現血管的痕跡。阿賓動手去解開她的牛仔褲,這牛仔褲是如此的緊,他使了半天力氣,才脫卸到臀下,露出老師也是黑色的高腰三角褲,光看老師那窄小的骨盆,平滑性感的小腹,實在很難想像她是已經生過孩子的中年婦人。

阿賓正想再脫,客廳門口忽然傳來鑰匙的開門聲,他們嚇了一跳,倆人連忙蹲下,阿賓將老師的套衫扯回來,老師慌張的將內衣褲子穿好,透過欄杆往廳口看,原來是她丈夫回來了。老師示意阿賓留在書房,自己奔下樓梯。

「老公,」老師顯露出妻子應有的溫柔笑容:「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

「不,我換過衣服就要走,晚上有事不能回來吃飯了。」她丈夫說。

老師故意生氣的說:「又這樣!」

「沒辦法,工作嘛!」

他們邊走邊上樓,就看見了阿賓。

「師丈!」阿賓問候他。

「我的學生,來幫我整理資料的。」老師說。

師丈跟他點點頭,和老師走進他們的臥房,並且關上門,將他丟在外面。

老師抱住她老公,撒嬌的說:「別去好不好?在家陪我。」

師丈對這個又騷又浪的妻子是真的沒輒,看見她的媚態不禁慾火中燒,可是偏偏晚上的事很重要,他抱起妻子丟到床上,說:「不行,今天一定要去,..不過,現在可以先疼疼妳。」

說著就來親她,摸她的乳房。

「啊呀!」老師說:「我學生還在外面啦!」

「別理他!」師丈說,而且已經在脫她的衣服。

老師假意的掙扎著,終於還是被丈夫剝光了衣服,師丈對於老師的胴體雖然司空見慣,卻還是馬上不自主的興奮起來,兩三下也將自己脫光,拖著長長雞巴,伸手將老婆抱住。

師丈和老師結婚近十年了,知道她性慾旺盛,需索無度,為了滿足她,每天早晚必定要各作愛一次,長久以來就逐漸欲振乏力了。

他知道老婆漂亮,每次陪她上街總是有男人盯著她的臉蛋和胸部猛瞧,老婆偏偏越來越打扮得美豔動人,所以他就老是必須擔心她不夠爽快而去偷交男朋友。況且她也實在很騷浪,當他一看到她那嗲嗲的嬌樣,就算再累都忍不住會打起十二分精神來應付她。可惜他的雞巴雖然不小,但是體力卻越來越差,像現在已經算是勃起的情形下,卻只有半軟不硬。

師丈個性很猴急,一壓上老婆的身體,就要來幹。幸好老師方才和阿賓調了一陣情,穴兒正濕得很,他正好一插而入,他還以為是老婆對他的熱情呢。雖然他雞巴的狀態並不夠好,插在穴裡抽送不停,老師卻也忍不住舒服的浪叫。

「好老公..真舒服..啊..愛死..老公了..啊..啊..」

這時阿賓正在房間門口側耳偷聽著,老師淫聲綿綿,他的雞巴不免聽得膨脹堅硬,興奮不已。

「啊..老公插死人了..哦..哦..」

老師隨口亂叫,師丈信以為真,插得更賣力,雞巴也的確比較挺拔了一些。

「好老公..親親老公..啊..我好舒服啊..哦..」

「老婆..」師丈說:「妳這麼騷,會不會..背著我偷男人啊?」

「死人..啊..我偷..偷什麼..啊..男人..嗯..啊..我只對你..啊..一個人騷..啊..而已嘛..哦..哦..再用力..啊..啊..」

「真的嗎?會不會..妳那個學生和妳..趁我不在亂來啊?」師丈問。

阿賓在門外聽到這句話,雞巴更是硬得發痛。

「你瘋了..啊..啊..我..當然不會啊..」老師免不了要否認。

「是嗎?」師丈故意說:「和年輕男人作愛很舒服呢,試試嘛..」

老師知道他亂講,就也說:「好啊..我..去和他幹..啊..讓他將..啊..我肏個夠..啊..肏個舒服..啊..」

師丈聽得刺激,雞巴猛脹,插得更爽了。老師也嚐到甜頭,就更浪叫不停。

「啊..好美啊..哦..好老公..我要去讓..啊..很多人幹..啊..好了..啊..讓他們插死我..算了..啊..啊..男人們..都來幹我吧..啊..啊..」

師丈被她叫得心裡醋意橫生,激蕩不已,抱緊了她一陣急喘,就射精了。阿賓在門口聽不見老師的叫聲,趕緊回到書房整理那些資料,過了幾分鐘,師丈拎著西裝外套走出房間,他向阿賓打了聲招呼,穿起外套就下樓出門去了。阿賓等了半晌,沒看見老師出來,他輕輕的扭開臥房門一看,老師大字形的趴在床上,兩腿張的老開,高翹的屁股肉下面,是緋紅潮濕的肉穴,這景像讓阿賓看得按捺不住,反手關上房門,火速的脫去所有衣物,撲到老師背上,雞巴在老師的屁股附近到處亂闖,終於找到通關口,擠進半個龜頭。

那粗心的師丈,丟下妻子自己離開,現在要付出代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