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3)~野百合也有春天

阿賓將敏霓介紹給鈺慧,敏霓很識相的稱呼鈺慧作「學嫂妹妹」,鈺慧就高興的像什麼似的,那是因為鈺慧原本也有一個學妹,可是才剛開學不久就休學了。

淑華則被分配到一個學弟,偏偏這個學弟是個書呆子,一臉蠢樣還戴著深度眼鏡,淑華嫌他嫌得要死,除了剛開學的時候曾請他吃過一次飯,敷衍了事之外,平時睬都不睬他,任他自生自滅。這學弟並不抱怨,反正有沒有學姐對他而言,好像也沒什麼影響,無所謂啦。

淑華自從和阿輝分手以來,遇過的男孩子也不少,但卻每個都不了了之,到目前還是孤單一人,所以在她生日那一天,鈺慧就約了幾個同學幫她慶生,地點找在一家啤酒屋裡,到場的除了阿賓、鈺慧,還有文強、小珠、Cindy,和Cindy那個當連長的新男朋友,他剛好放假,從屏東上來,Cindy開心極了,像隻快樂的小鳥。

幾個人佔據了一張長桌,點了好多小菜,舉杯祝賀淑華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淑華看見別人家都是雙雙對對,而自己身旁卻缺了位白馬王子,覺得有一點點落寞,但是又再看這麼多同學朋友都來和她歡度過生日,仍然還是很高興,就拋下了不愉快,和大夥玩鬧成一團。

席間,大家都送給淑華禮物,阿賓還特別宣布,有一項很別緻的東西要給淑華,請她閉上眼睛,淑華欣然的合了眼,阿賓口數一二三,淑華睜開眼來,驚呼一聲,原來她看見一大把鮮花捧在面前,粉紅色的玫瑰散併著兩三枝海芋,周圍是圓蓬的滿天星,她實在驚喜,更沒想到的是,持著花的竟是她那呆學弟。

「生日快樂!學姐。」

淑華接過來,笑顏逐開,臉蛋兒就像手上盛開的玫瑰:「謝謝你,學弟。」

原來這學弟和阿賓租同棟公寓,就是蓮蓮以前住的那間,阿賓因此和他認識,知道他是淑華的學弟,所以安排了今天的Surprise。

「各位學長學姐,我是李明健,淑華學姐的學弟,請多多指教。」

阿賓讓明健坐到淑華旁邊,要服務生多加一副餐具,自然晚到的要先罰三杯,明健大口大口的栽著啤酒。淑華現在算有了伴,雖然勉強,也還將就啦,和大夥兒鬧得更開懷了。啤酒屋裡正播送著「Because I Love You」,連長和Cindy忍不住就在小小的空間中擁舞起來,大家鼓噪叫好,連鄰桌的客人都幫忙拍手著。

終於酒足飯飽,阿賓提議去看電影,可是連長和Cindy想去逛街,文強他們也另有節目,淑華有一些失望,便說:「那我想先回宿舍。」

既然各人都有自己的安排,阿賓去付過帳,他要明健送淑華回去,一群人在啤酒屋門口道過晚安就散了。

明健騎著一部小機車來的,他請淑華坐上後座。淑華已經醉得走路顛簸,扶著明健的肩,也不管正穿著的連身單排扣洋裝裙擺又小又窄,大剌剌的跨腳一坐,一手捧著鮮花,一手抱住明健,明健問她坐好了,才起動駕走。

回家的路上,明健載著淑華,她已經有點惺忪,因此一直貼著他的背,明健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背上被學姐豐滿的胸部所壓迫,還隨著機車的跳動而磨擦著。

而且明健只要一低下眼睛,就可以看見淑華雪白的大腿,他關心的問:「學姐,冷不冷?」

淑華「嗯」了一下,也不曉得到底是冷還是不冷。

明健騎了一段路,大概是啤酒在作用,忽然覺得尿急。他起先是憋著,又過了一會兒,卻越來越難過,膀胱發出了嚴重的抗議,他只好跟淑華商量:「學姐,我..我想找個地方小便..」

淑華醉著眼,抬起頭問:「很急嗎?」

明健說:「嗯!有點急。」

結果淑華故意在他耳邊「噓」起口哨來,明健差一點就尿在褲子上,他尋到一處沒有人的陰暗圍牆邊,停下來撐好側腳,跟淑華說:「學姐等我一下..」

話還沒說完人已經跑到牆根,掏出小鳥尿起來了。

他剛開始尿著,卻發現淑華走到旁邊來,一聲不響地撩起裙角,露出白色蕾絲邊三角褲,那褲子緊貼在她結實的小屁股上,繃出美妙的線條。然後淑華將三角褲褪到膝蓋彎,白嫩高翹的臀肉更是一覽無遺,她蹲下身來,淅瀝淅瀝的也尿起來了。

明健睜大眼睛看著這難以置信的一幕,雞巴因為美麗學姐的撩人動作所刺激,突然在瞬間充血挺硬,才撒了一半的尿活生生被阻斷,真的酸死他了。

他連忙專心再尿,好不容易,他又將小便擠出來,淑華卻轉過頭看著他笑。明健幾時遇過一個手抱鮮花,面帶微笑的漂亮女孩,蹲在身邊尿尿的事,當下雞巴又跳了兩跳,尿又停了,這一次差點連牙都酸斷了。

淑華瞇著眼看那雞巴,說:「學弟,了不起哦..」

原來明健的陰莖雖然不長,硬起來卻很粗,淑華仗著酒膽伸手去拿,可真要害死明健,那尿馬上又再一次斷掉了,淑華還有一下沒一下的套動起來,讓明健覺得全身痠軟,只單單剩下雞巴是硬的。

淑華尿完了,她找出衛生紙,厥起屁股擦著,明健真是看癡了,呆呆的愣在那裡。淑華穿好內褲拉好裙子站起來,發現明健只是挺著雞巴瞧她,於是又伸手去玩他的老二,笑著說:「你在看什麼?」

淑華才套不到二下,雞巴一陣猛跳,沒再尿尿,卻噴出精液來了。

明健雖然平時也會自慰,卻哪裡有淑華弄出來的這麼舒服,受不了從淑華手上傳來的美感,週身連起了幾輪冷顫,淑華更笑得迷人,繼續將他的餘精都捋完了才說:「傻孩子,這麼不濟事。」

說完她就轉身回到機車旁,背對著不再看他,明健才有時間將尿撒完。他拉回拉鍊,走到淑華後面,吶吶地報告說:「學姐..我尿好了。」

淑華回頭睨了他一眼,笑說:「那走吧!」

明健騎上車,淑華這次像個淑女般乖乖的側坐,她抱著明健的腰說:「學弟,我還不想回宿舍。」

「那,去哪裡呢?」

「到你那裡去坐一坐,」淑華說:「歡不歡迎?」

明健沒口的連說歡迎,往公寓騎去。

快到巷口的時候,有人在烤小卷賣,淑華嘴饞,要明健停下來,跑去買了兩隻。

他們來到明健的房間外,明健說:「對不起,請學姐脫鞋。

淑華將鞋脫在門口,進去一看,哇,整理得比女生的房間都要乾淨,所有東西擺置整整齊齊,還加上一些細心的小裝飾,淑華不由得對這個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品味的學弟另眼相看了。

明健搬出一張鋸短了腳的小桌子,架放到床上,淑華將烤小卷放上去,把花擺在床頭,倆人一人坐在小桌的一邊,淑華說:「真舒適。」

明健客氣的說:「歡迎學姐常來。」

淑華這就有些慚愧了,她還是今晚才知道明健住這裡,明健沖了兩杯即溶咖啡,淑華將包著小卷的紙袋撕開,拔了一條腳塞進嘴裡,說:「好吃。」

明健也喜歡吃腳,馬上拔起另一隻,淑華卻阻止他說:「不行,不行,腳要留給我!」

明健只好放下來,無辜的看著淑華,她笑嘻嘻的一根根吃下去。

淑華說:「你別那種表情,孔融讓梨你們老師沒教嗎?」

大概是有教吧!明健取了一大塊肚肉用力的啃著。淑華吃到剩最後一條長鬚,看見明健悲傷的眼神,不禁笑出來,說:「好啦,一半分你。」

明健聽了很高興,淑華將那長鬚的一頭用牙齒咬住,端起另一頭說:「哪!你吃這邊。」

明健懷疑的將這頭咬住,淑華說:「我喊一二三才能開始..一二三!」

她已經狠狠地咬進一大口,明健見到落後,趕忙也唇齒並用,一截截的吃進來。

這到底是聰明或愚蠢的建議?不用多久,倆人就在所剩不多的小卷腳上拔河,明健眼看學姐迷人的香唇越來越靠近,不敢再動,淑華卻貪心的繼續吃著,直到倆人四唇相印。

如果不去管那條該死的小卷,那麼她們就是在Kiss了。

明健心頭萬馬奔騰,淑華卻還在吮著那隻鬚,明健本來已經吃進嘴裡的部分,都慢慢被她吸回去,淑華終於還是將一整條都吃掉了。

淑華牙齒嚼著,嘴唇還和明健相黏在一起,明健一動不動,聽任淑華親他。

淑華放開嘴,生氣的說:「喂!你真是呆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