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0)~萬里桐

今天天氣晴朗,恆春半島上萬里無雲,熱辣辣的陽光無情的刺在皮膚上,但是阿賓和鈺慧他們還是很開心,整個早上,他們一群人都在海灘上度過,愜意極了。

阿賓不曉得鈺慧居然游泳游得這麼好,她說這是她們高中體育課的必要科目。而阿賓卻是隻旱鴨子,本來他們全都一同在淺水處遊戲,後來鈺慧和幾個男同學大著膽子越游越深,不怎麼識水性的人,就只好留在淺灘玩沙。

她們幾個女孩子之中,當然是鈺慧和淑華最漂亮,並且體態又惹火,平時在學校看不出端倪,現在鈺慧穿著純白色連身泳裝,淑華是淺紅色的,充分顯出豐腴與性感,遂吸引了所有男生的目光,有事沒事就飄到她們身上。

鈺慧泡在海裡,和包括文強在內的幾個人玩著,嬉鬧之間,他們總會順便吃吃她的豆腐。淑華與Cindy不怎麼會游,有兩個男生自告奮勇要教她們,牽著她們在比較淺的地方學漂浮,當然一有機會也是在她們大腿、臀部等地揩來揩去,阿賓覺得孤單無聊,悶悶的踢著沙。

「嗨!」小珠在他身邊坐下來:「你不下水?」

「我不會游泳。」阿賓笑著說。

「你女朋友真漂亮。」小珠說。她今天的泳衣是水藍色,有荷葉般的裙擺。

「嗯。」這點阿賓承認。

「小心別被其他男生追走了,」小珠玩著她的裙擺,說:「她們班的男生可是個個都對她虎視眈眈哦。」

「包括妳的文強在內?」阿賓笑著問。

「他敢!?」小珠輕咬著牙。

他們邊說著邊望向海裡,鈺慧等人已經不知去向。

「來,」小珠說:「我教你游。」

阿賓扭捏起來,男生讓女生教好像有點丟臉,小珠拉了他往水裡面拖。

鈺慧和文強擺脫了同學,一起游到深水人少的地方,這裡離岸邊少說也有150公尺,人影看起來都只剩一小點,她們踩著水,抱在一起接吻,還在彼此身上摸索。反正這裡人少,全身都在水裡也看不見,文強就去捏鈺慧的奶子,鈺慧搭著他的肩,閉上雙眼,雙腿分開踩水,剛好讓他探手進去私處。

鈺慧喘著氣說:「別弄得太兇,我們還要游回去。」

文強在鈺慧陰阜上摩挲,鈺慧在水裡「嗯嗯」叫著,文強玩得興起,還想再搞怪,卻聽到有人遠遠在叫他們的名字。

是同學,他們趕快分開來。

「哇!你們跑得這麼遠,」那人游了半天才靠近過來:「走,快回去,大夥說要去什麼珊瑚礁。

呼..呼..我都沒力氣了,求求你們,拖我回去吧!」

鈺慧和文強只好一人托起他一條臂膀,游回岸邊,當他們腳下踩到沙灘的時候,鈺慧向文強使了個眼色,倆人將那人一起按進水中,算是為他打斷她們的親熱報仇。那人被拖得正舒服,忽然嗆進海水,慌得連翻帶滾,等站穩身體,鈺慧和文強已經哈哈大笑跑上岸了。

鈺慧找到阿賓,和他摟在一起,這時大夥都在聽一個男生講話,他向大家說今天已經在海灘玩了一早上,建議待會兒在這邊野餐之後,換去別的地方玩。

「那裡有一大片珊瑚礁呢,」那人說:「而且都沒有人。」

「在哪裡啊?」有人問。

「萬里桐!」

他們圍在海灘上,吃著帶來的餐點,太陽越來越殘酷,阿賓三兩口吃完,取過防曬油,體貼的為鈺慧搽著,看得其他人都很羨慕。

反正馬上又要玩水,他們也就不換衣服,收拾好吃剩的殘餚,直接上車走了。車到萬里桐,大家「哇!」的驚嘆起來,蜿延的濱海道路旁,是連綿不斷的一大片的岩礁,他們將車停好,就迫不及待的衝下車,奔進礁石叢之中。

這些珊瑚礁相當銳利,聳立如林,一望無際,全是及腰的高度,他們擠到一塊照相留念,樂得像什麼似的。拍了幾張團體照之後,一群人才各自散開,阿賓挽著鈺慧,走到岸邊,鈺慧躍躍欲試,想要下水去。

忽然有人過來抓住她的手,跟阿賓說:「對不起,鈺慧借一下。」

那人拉著鈺慧向一堆男生跑去,原來又是要拍照。阿賓恐懼的看了看撲岸的海水,又轉頭看了看鈺慧,她跟她的同學一邊拍照一邊笑鬧,很開心的樣子。

阿賓沿著礁石走,珊瑚岩高高低低落差很大,他小心跳跨著。忽然聽見後面有人聲跟上來,他回頭一看,是小珠。她也一步一步的跳過來,阿賓伸手讓她牽著,一同向前走去。

那些男生輪流和鈺慧照相,他們假借擺Pose在她身上亂摸,鈺慧一直被借來借去的,結果最後還是落到文強手裡,這時候大家都已經散開了,鈺慧四處張望,看不到阿賓在哪裡。文強帶著她往另一頭走,找到一個有比較高遮掩的地方坐下來,他馬上用力抱著鈺慧吻,繼續剛才在海裡的動作,並且這次還從她腿根處的泳裝外,穿手進到裡面,挖著鈺慧的嫩唇。

阿賓和小珠也躲在一塊礁岩後面,互相親吻愛撫著,阿賓一時興起,扯開她的泳衣,從屁股後面幹進她的陰戶,努力的插著。雖然他懂得警覺的隨時望向四方,卻根本沒想到自己的情人正同樣地搞著不能見人的勾當。

他們四人都自以為偷得神不知鬼不覺,偏偏老天有眼,一隻高倍望遠鏡正忽左忽右的將他們完全觀察入目。

淑華和Cindy在礁石之間和男同學玩得很開心,可是卻討厭那些割人的石角,便想換掉泳裝穿回外衣,偏偏全身都是鹽份,黏黏的很討厭,這裡一片荒涼,不知道哪兒有淡水可以洗。

她們為難的商議著,淑華發現馬路對面那邊有一個小小的海防營舍。

「我們去借他們的浴室。」淑華提議。她們回到車上,找出毛巾外衣,越過馬路,向營區走去。

這是一個獨立連,孤伶伶的守在這冷清海岸,門口站兩個衛兵,他們看見兩個年輕女孩向這邊走來,雖然覺得很有興趣,但是勤務在身,其中一個便將她們喝住。

「做什麼?」那個人聲音很大。

「對不起,阿兵哥,」淑華拉著Cindy走近過來,說:「我們..」

大概是她走得太近了,那士兵緊張的端起步槍,淑華和Cindy都嚇了一跳。

他將槍管向前伸出要她們退後,淑華和Cindy不明白他的意思,結果他的槍口就在淑華豐滿的乳房上輕輕戳了一下,淑華「唉呦」一聲,撫著胸口發嗔,那人其實是個粗線條,當場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

Cindy不滿地指責他,另一人來打圓場,說他的同僚不是故意的,四人亂成一團。

「吵什麼吵?」門內傳來一聲嚴厲的斥責。

「連長好!」那兩人立刻立正。

走出來的是一個體格壯碩魁梧,上身只穿著軍用背心的大漢。

「你是長官?那最好了,」Cindy說:「我們要向你投訴,你的兵欺負我們。」

「算了啦..」淑華說。

「請問是什麼事?」那連長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