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18)~南行夜快車

晚上十一點半,台北發往高雄復興號列車,阿賓坐在第十五廂的最後面,等待火車起動。

暑假剛開始沒多久,鈺慧和她們班上的幾個同學,約了要到墾丁去玩,鈺慧打電話給阿賓,問他能不能來南部。阿賓正閒的不知如何是好,當然馬上就答應了,他跟媽媽說過,獲得她的同意,整理行李南下。

阿賓之所以會選擇這一班車,是它抵達高雄大約在清晨六點四十分,阿賓可以在車上睡,比較不會浪廢時間。

通常而言,復興號只掛十節車廂,今天不曉得為什麼掛到十五節,所以雖然乘客不算少,空位卻也很多。阿賓上車依著號碼找到座位,可惜是靠在走道邊,雖然晚上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他還是盤算著,如果火車起動以後隔壁還空著的話,他就要坐過去右邊靠窗的位置。

列車剛開動不久,有一個女孩從另一頭打開車廂門進來,還一直往這頭走來,阿賓暗想:「不會吧!」

結果她走到阿賓旁邊說:「對不起!」

原來旁邊真是這個女孩的位子。阿賓挪了挪腿,讓她坐到裡面。

這個女孩子瘦瘦高高的,短髮俏麗,菱角嘴,秀挺的鼻子上架了一副細框眼鏡,穿著藍色襯衫,灰色AB褲剪裁得非常合身,她看人的時候微微吊著黑眼珠,阿賓記得雜誌上說這叫三白眼,據說是淫蕩的標幟。

但是這女孩卻非常冷酷,臉上一直沒有任何表情,坐下來以後就從包包裡拿出一本書來讀著。阿賓看她那種孤傲的樣子,跟她搭訕必然自討沒趣,阿賓手上本來就拿著一份在車站買的雜誌,便也看起來。

偶而,他翻到刊著泳裝的畫頁,不免仔細的多瞧兩眼,卻聽見隔壁那女孩發出輕蔑的鼻哼。阿賓聽到她的不滿,故意津津有味的掀來掀去,那女孩也不再管他,專心地讀起自己的書。

阿賓看了一會兒,覺得累了,就閉上眼睛休息,沒多久竟睡著了。

「對不起!先生,請你坐過去好嗎?」在睡夢中有人推他。

阿賓睜開睡眼,發現自己的頭仰倒在隔壁女孩肩上,她正滿臉厭惡的瞄著他。阿賓雖然抱歉,卻也生氣,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何必擺這種臭臉。他坐正身體,重新閉上眼睛,懶得理她。

他這回睡了很久,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車廂裡幾乎已經沒有旅客,大概是路途上慢慢下車走掉的。隔壁那女孩蓋著一件外套在睡,他看了看錶,清晨四點多,想來應該已經過了嘉義。

阿賓睡不著了,他無聊的又拿起那本雜誌,心不在焉的瀏覽著。

他胡亂翻閱,忽然間肩頭一重,原來是那女孩子傾睡到他身上來。阿賓正想推醒她,好狠狠的報復一下,看著她熟睡中微微顫動的睫毛,卻覺得於心不忍。

那女孩在睡夢中一臉安詳,阿賓看著她的臉,心想:「這樣不是很美嗎?何必老是板著臉板呢?」

那女孩的額頭圓潤,月眉兒細細彎彎,長長的睫毛,細緻光滑的臉頰,而最令阿賓神往的是她那誘人的嘴唇。這香唇上挺下厚,上唇緣曲線優美,彎成一付短弓,翹起的前端還微微結出顆小珠,下唇圓而豐潤,像還帶著露珠的櫻桃,這時上下唇雖然閉緊,還是在最中間發生一處小小的凹陷。

有時,那女孩輕輕吐出小舌濕潤一下嘴唇,那舌尖滑過唇縫,曖昧又動人。又偶然,她略略蹙眉,嘴兒乍啟,那整齊潔白的門牙輕咬著下唇,貝殼一樣的嵌在鮮紅的果肉上。阿賓看得癡迷,右手貼著椅背伸展到女孩的右側將她摟起,心頭蹦蹦亂跳,既慌且喜,想要輕舉妄動,又不敢造次,一翻掙扎之後,終究還是把持不住,低頭貼上她的嘴唇親吻。

這女孩不知是否正好也夢見情人,當阿賓吻住她的時候,她蠕動著嘴兒回應,阿賓吃著她的上唇,她也含著阿賓的下唇,倆人互相吸吮,情意綿綿。

阿賓緩慢的啜動她的嘴,每一個地方都細心的舔之再三,那女孩被溫柔的挑逗所困惑著,不自主的張開唇來,香舌探出,到處尋找對手。阿賓用牙齒輕輕的去咬,然後叼著那舌兒用自己的舌尖問候它,那女孩呼吸紊亂起來,舌頭急急的全部伸出,阿賓也不客氣的出力吸著,倆人舌頭緊密的磨擦,阿賓甚至覺得味蕾上傳來陣陣神秘的甜意。

接著阿賓也侵入那女孩的嘴裡,和她纏綿酣戰,那女孩不停地用力吞噬阿賓的舌,就像要將他嚥下去一般,還吮得嘖嘖作響,阿賓心猿意馬,正想進一步佔領她的其它地方,手掌才剛握住她並不豐滿的小乳房,忽然有人拍著他的肩。

「對不起,查票!」

這列車長是有點太勤勞了,現在來查票,阿賓一下子回過魂來,慌張的在口袋尋找車票,遞給列車長,那女孩也睜開眼睛,茫然的看著阿賓和列車長,阿賓輕聲跟她說:「查票!」

那女孩點點頭,摸出車票也給剪過,列車長又看了他們一眼,搖搖頭走了。

那女孩呆呆的望著阿賓,過了一會兒才說:「你在做什麼?」

這時候阿賓還摟著她,問:「妳說呢?」

她真的搞不清楚狀況,搖搖頭希望清醒一些,忽然想起方才睡夢中的美感,頓時恍然大悟,滿臉羞紅,惡聲說:「你..你欺負我!」

「我是在疼妳。」阿賓嘻皮笑臉的說,又伸手摸她的胸部。

那女孩氣極了,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阿賓的臉上,車廂中還有幾名旅客,但都坐在很前面的地方,沒發現這邊的桃色糾紛。

阿賓被打得頰上又熱又辣,雙手用力,箍緊那女孩的上身,讓她的手不能再亂動。那女孩恐懼的說:「你..你別碰我..」

阿賓親在她的臉龐上,又用自己的臉去磨她的臉,說:「碰到了,怎麼辦?」

那女孩快哭了,顫聲說:「別..我要..我要叫了..」

「妳叫好了!」阿賓說。他知道像她這樣驕傲的女孩,都害怕丟臉,絕對不敢真的喧鬧讓大家知道,那是多羞人的事情。

她果然只是掙扎不敢叫喊,阿賓在她耳邊親著,說:「妳別動,讓我親親。」

那女孩哪裡肯,阿賓見她不就範,又說:「親完我就放了妳。」

她聽了之後,信以為真,慢慢放輕抗拒的力氣,最後停下來。

阿賓咬著她的耳垂說:「對,這才乖!」

她耳邊傳來男人的喘息,耳垂又被阿賓舔得麻癢,不由得起了機伶伶的冷顫,縮著肩膀,阿賓放鬆手臂,溫柔的攬住她的腰枝,嘴唇游移到她的脖子上,又伸舌去舔舐著。

她仰頭枕著阿賓的肩,忍不住「嗯..」了一聲,感覺不妥,連忙問:「你親完了沒?」

阿賓重新吻回來她的耳朵,在她耳根說:「還沒..」

她怎能受的了,嘴上「啊..」了一聲,不由自主抓住阿賓的小臂。阿賓吃過了左耳,又來舔左耳,她已經渾身乏力,全憑阿賓抱著她,阿賓輕托過她的下顎,端詳她的臉,她羞赧不已,阿賓將她一把拉近,再度吻上她的唇。

她雙手無力的推在阿賓胸膛,阿賓吻得熱烈,那雙小手就逐漸攀上他的肩頭,最後摟著阿賓的頸,主動的對吮起來。

阿賓趁她有反應,左手便去摸她右乳,她連忙縮手來撥,阿賓就去摸她左乳,她又來撥,阿賓再回到左乳,她來回幾次擺脫不了,就聽天由命不再理會他的手,專心的和阿賓吻著。

好不容易阿賓停下來換氣,她將阿賓的脖子摟得緊緊的,呵喘著問:「親完了沒有..?」

阿賓將她推倒在椅背上,低頭去吻她的領口白肉,嗚咽的說:「還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