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17)~餞別

琇美快要畢業了,阿賓和鈺慧請了她和她男朋友去吃牛排,當作送別。

那是一家中間等級的西餐館,那天客人少少的,四人挑了個角落安靜的座位,還算蠻有氣氛。餐廳裡擺設都很簡僕乾淨,餐桌舖著長長的桌巾幾乎直垂到地上,他們相對面坐下,阿賓和琇美一塊,鈺慧則和學長同邊。

點完了餐,阿賓和鈺慧都祝福她們前程萬里,舉起水杯象徵的碰一下。

女侍陸續將沙拉、湯、主菜等逐樣的送上來,四人一邊用一邊說話,談起這將近十個月來的生活點滴,都感觸良多,阿賓問了她們未來的計劃,琇美笑而不語,只是痴痴地瞧著學長。

學長說:「我當然要先去當兵啦,其他的現在談都太早!」

琇美說她已經在找工作,反正不急,可以慢慢挑,看起來是兩人都沒有什麼明確的打算。

鈺慧話不多,大部份在聽他們談天,然後微笑的切著牛肉。忽然有一隻手在她右大腿上摸過來,她知道那絕對不會是阿賓,顯然是學長。她側過頭,用明亮的眼睛丟給他一個問號,學長卻若無其事,還跟大家說著學校的趣聞。

鈺慧趁了個空,小聲對他說:「你儘管摸,但是等一下要是和阿賓的手相遇我可不管!」

學長也低聲笑著說:「那我們兄弟正好順便握個手。」

鈺慧啐了他一口,她這次穿的是長裙,學長的手只能隔著裙子摸,還好那桌布又長又大,遮掩了他的動作,別人也看不出來。

鈺慧吃了幾片牛肉,小嘴還在嚼著,就放下刀叉休息一下,左手托腮,右手去和學長偷偷相握。學長左手在她掌心上寫著,多半是Love之類,她只是覺得發癢,分辨不出確實的文字。

過不久,學長輕輕拉著她的手往他那邊去,鈺慧害怕,但是又不方便掙扎,只好跟著他去,學長將她的手掌按到褲檔上,鈺慧就輕輕的在上面撫摸起來。

但是鈺慧也不能一直摸他,她還有牛排沒吃完,於是她間中便縮手回來,切了切餐盤中的肉,遞進嘴裡,再又放手回去他的胯間幫他摸著。

這樣來回兩次,第三次當她又放手回去的時候,居然摸到的是一根活生生的雞巴,原來學長忍不住偷偷的掏出來了,鈺慧吃驚,但還是在雞巴上輕輕撫摸,那雞巴在一顫一顫的正興奮著。

學長的雞巴雖然挺起來,但是並不會很硬,握在手裡不像根棍子倒像條橡皮管,鈺慧的手便忙碌的一下子來用餐,一下子放到桌下幫他套雞巴,學長當然十分舒服,幾次都差一點要忍不住射出來,可惜每到要緊關頭,鈺慧卻剛好回去切牛排,等到再來又得重新培養感情,所以他的心弦也起起落落的,高低波動不已。

終於正餐吃完了,女侍來收拾餐具,四人都要了熱咖啡。

咖啡還沒送來之前,他們繼續笑談著,現在鈺慧可以專心的為學長捋雞巴,弄到他意亂情迷。

忽然阿賓一推椅子站起來,嚇得鈺慧連忙縮手。

「對不起,」阿賓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琇美說:「等一等,我也要去。」

他們相偕離席,鈺慧吁了一口氣,學長著急的去拉鈺慧的手,要她進行未完成的工作。

現在因為沒有了顧慮,鈺慧就很積極的套著,她看學長無力的閉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樣,她於是湊嘴到學長耳根邊說:「學長乖!快射啊!」

學長不支地呻吟,突然說:「小慧..舔..舔我!」

鈺慧說:「舔你?怎麼舔?」

學長指一指桌下,鈺慧非常猶豫,但是看見學長那一臉焦急的可憐樣,回頭四顧一下沒有人看見,趕快矮身躲進桌底,學長也將下身藉桌巾全部遮起,鈺慧跪在地上,張開小嘴,將那已經很緊張的雞巴含進嘴裡。

學長的雞巴保持得很乾淨,鈺慧吞吐了幾下,覺得龜頭好像更大了一些,就用香舌繞著龜頭滾動,學長受到刺激,右手扳著桌角,左手來按鈺慧的肩,鈺慧溫柔的將他的手掌移到自己胸前,讓他多一重享受。

學長被吮的過癮,手上又摸著鈺慧的柔軟乳房,真的就要完蛋,鈺慧也發現他已經起了變化,舌頭專門只在馬眼上用功攪動,小手掌兒疾速的套動陰莖,要趕快將學長弄出來。

這個時候,餐廳女侍卻送來咖啡,她從容的一一在餐桌上擺好。學長雖然下身被桌巾遮蓋,但是為方便鈺慧的舔舐,姿勢當然很詭異,這女侍兀自感覺到有些古怪,也不方便問什麼,她放下咖啡,習慣性的說:「請慢用。」

學長正在緊要關頭,一臉茫然,喉嚨忍不住發出悶悶的聲音,那女侍以為他要說什麼,便問:「先生還有吩附?」

學長仍然聲音模糊,那女侍有禮貌的彎下腰來,又問:「先生?」

學長已經走到盡頭,全身緊繃一觸即發,那女侍的臉蛋恰好靠近面前,塗得鮮紅的嘴唇充滿誘惑,他想都沒想,便朝那女侍吻上去。

那女侍長得只算普通,沒料到這個英俊的男學生會突然來吻自己,一時慌張,就笨笨的彎腰愣在那裡任他吻。

學長的雞巴被鈺慧小嘴舔著,手上摸著她肥軟的乳房,嘴唇又吻著這女侍,終於全面崩潰,大股大股的精液洩進鈺慧嘴中。

學長吸吮著女侍的唇,一直等到他射完,他才放開她,那女侍飛紅了臉,囁囁的再問:「先生還要什麼?」

學長既抱歉又慚愧,連忙輕聲說:「不..不用了,謝謝妳。」

那女侍才依依不捨的走開。

鈺慧從桌下爬出來,臉蛋兒也是漲得通紅,腮幫子鼓起,她坐回位置,低頭朝向咖啡杯,櫻唇乍啟,哺出一大口濃精。

她擦嘴埋怨著:「好啊,我這麼忙,你卻在調戲別人。」

學長說:「我沒有,是她站著不走..」

鈺慧其實也不在乎,她拿小調羹拌了拌那杯咖啡,推到他面前,笑嘻嘻的說:「好,這杯給你喝。」

學長哪裡肯喝自己的精液,他和鈺慧胡鬧了一會兒,將那杯咖啡和阿賓換過,說:「給阿賓喝好了。」

鈺慧假裝生氣的打他,又把阿賓和琇美的換過,笑著說:「給學姐吃。」

學長更不敢了,一杯咖啡兩個人推來推去,這當下阿賓和琇美都回來了,問:「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學長連說:「沒事!」,無辜的端回那杯咖啡。

鈺慧看他愁眉苦臉的表情,暗暗好笑,她將自己的咖啡挪給他,把學長那杯拿過來,說:「好啦!跟你換啦!」

學長真是感激涕澪。鈺慧在咖啡中加點糖,端起來啜了一口,然後深情的看著學長,又喝一口。學長看她將自己的精液慢慢喝下,心裡非常溫暖,又偷偷和她拉了拉手。

阿賓和琇美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是在互相聊天,最後他們要回去了,阿賓搶著去付帳。他們剛要走出大門,櫃台的小姐職業反應的說:「謝謝光臨!」

剛才那一位女侍也連忙跑過來,鞠躬說:「歡迎再來!」

學長看見她眼睛裡有話,放慢了腳步,那女侍跟上來,偷偷塞了一小塊東西在他手裡,學長知道那是一張紙條,便收入口袋之中,同時也暗暗的拉了一下她的手,表示他的會意。

出了餐廳,學長送琇美回公寓,阿賓則陪鈺慧回宿舍。等阿賓又從宿舍回來,琇美的房間門開著,她和兩個男生在裡面,卻沒看見學長。

方才學長送琇美回來,她還以為他會和她親熱一下,結果學長只給個Goodnight Kiss就走了,琇美真有點失望。原來學長在路上偷偷看過紙條,那女孩約他下班以後在餐廳旁邊的騎樓等他,所以他趕著去赴約。

琇美覺得疲倦,正想洗個澡上床睡覺,卻有人來敲門找她,她開門一看,是兩個同班的男同學。

這兩個男生從當初新生入學就看上了琇美,但是追求了一整年結果鎩羽而歸,到最後琇美反而被別科系的男生追走,心裡確實不服氣,如今都要畢業了,覺得應該算一算總帳,就算沒辦法吃到琇美,揩揩油也不錯。

就兩人相約,買了幾瓶玫瑰紅和蘋果西打,來找琇美說是私人離別酒會。

琇美知道這兩人都喜歡她,偏偏對他們完全看不上眼,但是現在大家都離情依依,不好意思再拒絕他們,就招呼他們進房間,一同坐在地板上,和他們斟酒喝著。琇美為了安全起見,故意開了房門不關。

玫瑰紅加蘋果西打雖然又甜又香,後挫力卻很強,琇美保持著戒心,淺酌輕嚐。兩個男生卻一杯杯不停,沒多久就面紅耳赤,藉酒裝瘋起來。

比較高的那一個說他從什麼時候就喜歡琇美,比較胖的那一個也說他三年來每晚都夢見琇美,兩人大著舌頭,言語越來越輕薄,表示琇美不理他們,讓他們飽受相思之苦,應該要負起補償的責任,琇美正在著急,剛好阿賓回來了。

琇美一看見阿賓,就連忙叫他:「阿賓,一起來喝一點。」

阿賓走進她房間,兩個男生不認識阿賓,以為他是另一個競爭者,不免起了敵意,但還是讓他坐下一起喝。

阿賓一杯還沒喝完,光聽他們的說話就生氣起來了,這兩個男生言辭動作都朝著琇美而來,顯然除了喝酒之外,還存有其他企圖。

他正要發作,琇美卻對他使眼色,要他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