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14)~通史課

鈺慧去將長髮燙成了一個大波浪的形狀,帶了一點成熟的味道,每一個人都說她更漂亮了,阿賓尤其是讚不絕口。做完頭髮的第二天中午,鈺慧正要去吃午飯,在校園裡碰見她們班的班代表郭文強。

「鈺慧,去哪裡?」他問。

這郭文強也是南部來的學生,自己租房間在學校旁邊,離阿賓的公寓並不遠。

「哇!頭髮不一樣哦……」他又說。

「吃午餐啊!你呢?」鈺慧回答他的問題。

「這麼浪費,漂亮的女生竟然自己去吃午餐,你男朋友呢?」文強問。

「他有事嘛!」

「我陪妳去吃好了!」那文強自告奮勇。

「你還說我,你女朋友呢?」

「她……也有事嘛,別提了,走!我請客好了。」

「好啊。」鈺慧答應著。

其實文強對鈺慧很有好感,美麗的女孩誰不喜歡呢?

因為氣候已經逐漸暖和起來,大家的穿著都開始變得單薄。鈺慧這天穿了件無袖的小衫,和一條短圓裙,很簡單的打扮,卻也相當富青春氣息。文強既然要請客就不敢寒酸,他帶鈺慧走進一家比較高級的餐廳,所謂高級也只不過是對學生而言,他們平時的午餐多半是自助餐就打發了,難得有機會吃餐廳。

文強特意選了二樓有高檔椅背的所謂「雅座」,他讓鈺慧先坐進去,自己坐在靠走道的這邊。一位穿著緊身短裙的女侍來點餐,鈺慧不好意思點太貴的東西,要了一份雞腿快餐。

「我也一樣,那就兩份雞腿。」文強說。

那女侍轉身走了,文強還轉頭去看她那搖晃的屁股。不一會兒,她又來擺餐具,然後又走了,文強還是看個不停。

「大色狼!」鈺慧說:「看我不告訴你女朋友!」

「別提她了」文強說。

「你們……又吵架了?」鈺慧問。她知道文強和他女朋友是很要好,可是常常吵架,一對歡喜冤家。

文強只是苦笑:「算了!不要談她,還有妳這位大美女陪我吃飯啊!」

「少來了!」鈺慧嗔道。

餐點送上來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鈺慧看著餐盤嘟起小嘴:「怎麼雞腿是整支沒切開的?」

文強說:「沒關係,反正整支啃比較有味道。」

鈺慧也沒辦法,就只有這樣吃了。她們邊吃邊聊,因為是同鄉所以很有話題,談得相當愉快。文強抓起雞腿一口口啃著,鈺慧也學他,覺得非常有趣。文強連骨都吃得乾乾淨淨,還捨不得的將手指上的油脂都津津有味的吮著。

鈺慧笑著罵說:「你別饞了,多丟臉啊!」

文強說:「妳不知道嗎?人類之所以生十隻手指頭,就是為了吃完飯可以回味十次,Understand?」

鈺慧說:「我聽你亂講,哪!我的也讓你回味好了!」

說完放下腿骨,將左手作戲的伸到他面前,文強也開玩笑的張嘴就吃。鈺慧沒想到他會真的來吃,文強也沒想到她竟然不縮手回去,於是鈺慧的食指就被文強含住了。文強假戲真作,雙唇將她那食指從指跟到指間來回吮了幾次,然後換成中指,如法泡製著。

鈺慧的指頭才一被含住,奇異的感覺馬上傳遍全身,通體起了雞皮疙瘩。等文強又逐指的來回吸吮,她幾乎痠軟得坐不住了。

文強一邊吮著,一邊觀察她的反應,鈺慧臉上表情時而凝結,時而恍惚,左手顫巍巍的在發抖,他於是輕輕將她的手掌執住,更認真的去吃,左手吃完,再去拿她的右手,鈺慧任他自由取用,也不掙扎。

文強溫柔的用舌頭在鈺慧的指肉上舔著,鈺慧的呼吸和心跳一樣的紊亂,她不知道指頭給男人吸吮會這麼酥美,阿賓都不曾這樣對待她。文強終於吃完了,鈺慧茫然的看著他,他就將她摟進懷裡。

鈺慧順從的靠到文強身上,頭枕在他的肩膀,手攬住他的腰,卻說:「我們……不能這樣……」

文強低頭吻她的腮,她反而轉頭和他對嘴,香舌吐進文強嘴裡,相互深吻起來。文強知道她口是心非,輕囓著她的舌,在她舌尖的敏感位置挑逗不停,鈺慧嘴巴忙著,鼻子哼起「嗯……嗯……」的曲調。

文強用手在鈺慧的額頭、眼瞼、鼻尖和臉頰到處摸著,他抽空離開鈺慧的小嘴說:「鈺慧,妳的皮膚真細。」

鈺慧攀著他的後頸,著急的將他的嘴按回自己的唇上,以繼續被中斷的吻,直親到倆人呼吸混濁,才分離開來。文強還記得他剛剛所讚美著的細嫩肌膚,便用唇舌去到她的頰上體會,從她的臉側吻到頸背,再吻回顎下,鈺慧被親得騷癢難當,一直「呃……呃……」的輕嘆。

文強同時用手在她的腰間摸索,鈺慧被呵笑起來,出手制止,文強反而將她的手緊緊握住,不住憐惜的揉動。後來他又將手移到她的小手臂,很輕很輕的搔過鈺慧的汗毛,摸得鈺慧連頭皮都發麻。這時文強又去吻鈺慧的耳朵,伸舌在她的耳殼上舔著,發出細微的「嘖嘖」聲響,可是這對鈺慧來說卻是恐怖的美感,她「啊……」了出來,雙眼直翻白。

文強的手往上漫游,鑽到鈺慧的腋下,還頑皮的抽動她稀疏的腋毛,鈺慧扭轉上半身抗議,大乳房於是在文強的胸膛上磨蹭。他見鈺慧對腋下敏感,更扶起她的手臂,彎身用嘴去吻,弄得鈺慧又是咯咯浪笑。

文強的嘴湊在鈺慧的腋下,聞著她充滿誘惑的體味,實在太迷人了。鈺慧被舔得既舒服又難過,閉眼靠在他的背上,無力的喘著。

文強實在太溫柔了,讓鈺慧越陷越深,無法自拔。他和阿賓不一樣的是,阿賓像隻強勁有力的豹,文強卻是隻貼心的貓。

文強現在抬起了頭,將鈺慧抱進懷裡,雙手手掌摟著她的胸部,緩慢的揉動。他在她耳邊說:「鈺慧,妳好大啊!」

鈺慧驕傲的問說:「喜歡嗎?你女朋友有沒有這麼大?」

文強笑起來:「她只有小籠包那樣子而已。」

文強在衣服外邊摸著覺得不滿足,右手從鈺慧的袖縫匍匐而行,乳罩剛好阻擋在那兒,文強的手指略一鑽營,便也穿了進去,袖口的空間不夠大,文強有一點點辛苦,可是他還是很認真的要攻占到鈺慧的頂峰,他努力的向前擠,食指和中指終於夾到了鈺慧的乳尖。

鈺慧小小的乳尖真是可愛,剛開始,那雞頭肉還軟呼呼的只有一點點,沒多久就在他的指縫間硬挺起來,文強越捏越有興味,鈺慧被揉的招架不住,直哼著:「噢……噢……」

這時忽然座位後面傳來腳步聲,原來是那個女服務生。文強趕忙抽手坐正,鈺慧故作鎮靜的撩了撩頭髮。

「倆位還用嗎?」意思是說她要收餐盤了。

文強攤一攤手請她收走,她又問:「請問餐後用什麼飲料?」

文強讓鈺慧點,她要了兩杯冰紅茶。等那女侍走開,鈺慧看了一下錶,說:「哎呀!快上課了!」

「這種課妳有在上嗎?」文強問。

原來下午的兩堂是中國通史,教師是一位老得離譜的老先生,上課只會坐在講桌後面,低著頭看課文照本宣科,所以同學十之八九都翹他的課,可是文強是班代表,要負責點名所以才不得不去上。

鈺慧說:「當然啦!我從不翹課。」

他們匆匆喝了紅茶,文強付過帳,便一起回學校去。畢竟他們各自有男女朋友,在校園裡面可不能走得親熱,只是像普通同學般邊走邊談話,進了教室以後,他們選了最後面的角落,搬過椅子並肩坐著。這教室在建築物的最頂上,現在的時間只有他們班在這層樓有課,很安靜。

老教授進來了,教室裡只有三兩隻貓,他一點也不在乎,坐好位置攤開課本,如舊的讀起來了。僅有的那幾個學生也不是在聽課,他們各有事情做著,看小說的看小說,聊天的聊天,睡覺的睡覺,大夥兒各行其是。

鈺慧雖然不翹課,並不表示她就是認真上課,她從提包取出一部隨身聽,笑著遞給文強一顆耳機,自己耳上塞了一顆,閉眼聽起音樂來了。

文強看大家都只著顧自己,不會有人注意到她們這邊,就坐近鈺慧,伸手攬她的腰,另一手放到鈺慧的膝蓋上,輕佻的撫著。

鈺慧依然閉眼假裝沒事,文強知道她已默許,就開始移動手掌,伸進裙裡在她大腿內側徘徊不去。鈺慧的腿兒又嫩又細,摸起來彼此都覺的很舒服,而他真的也十分有耐心,不急著去突襲她的要緊堡壘,只在兩腿間重複的往來。

許久許久,他才慢慢挪動到接近鈺慧的腿根,都還沒真正接觸,他已經感到一股急躁的熱氣,當他手指終於碰到軟綿綿的阻礙時,那裡早是一片潮濕。

文強看看鈺慧,她還是閉著眼,只是臉上飛起一大片紅霞,她當然知道自己羞人的反應,其實剛才在餐廳時,她就已經濕得不像樣了。

文強隔著三角褲,在豐盈的肉丘上摸來摸去,鈺慧則乖乖的享受著。後來文強小心翼翼的將她一條腿架跨到自己的腿上,讓鈺慧的門戶張得大開,鈺慧警覺的睜眼看了一下,見老師同學都沒人注意,才又閉上眼睛。

文強這回可摸得徹底,他將手指穿進三角褲腳,一下子就佔領了鈺慧的陰戶。鈺慧的水份豐沛得令他吃驚,那浪水又熱又滑,馬上就將他的手指浸得濕透,但她現在臉上所偽裝的表情卻是嫻雅淑德,真是一點都不相符。

他用中指輕觸著鈺慧的陰唇,有節奏的上下滑動,很快的那兩片軟肉就自動的張開了,他又伸得更進去一些,鈺慧已經開始難過起來,屁股有時候會快速的縮動一下,顯然被摸得相當刺激。

文強的手指流連了半天,故意不去摸她的陰蒂,只在那週圍踱來踱去,鈺慧想要卻不敢告訴他,咬著牙皺起眉頭,文強知道她動情得厲害,食指一抹,按到那小肉芽上面,揉動起來。

鈺慧真的想要大聲叫出來,她先是呆呆的張開嘴,然後失神的甩著頭,最後趴到桌上在抽噎不已,可是真正的麻煩還在後面,文強中指一滑,沒有阻礙順利的插進她的小穴裡了。鈺慧趕快摀著嘴,害怕發出淫聲被人聽見,文強運指如神,招招都囓咬著鈺慧的神經,把她整得既快樂又艱苦。

面對這麼強烈的愛撫,鈺慧是撐不了多久的,她屁股肉不停的收縮,穴兒前挺,好讓文強的中指可以整根插盡,文強明白她已經浪極,便努力的為她服務著,終於鈺慧一陣顫抖,發出悶悶的「唔……唔……」聲,文強覺得手上噴來大量的液體,知道她高潮了。

文強停止食指的蠕動,將中指留在穴內,讓她享受事後的充實。鈺慧伏在課桌上喘氣噓噓,半睜著眼睛,滿臉騷態。

文強替她將腿放好,把嘴巴貼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鈺慧便吃吃的笑起來。

這時正好下課鐘響,鈺慧飛了個媚眼給他,說要去上一下洗手間,快樂的跑開了。文強看著她的身影,暗忖一聲:「好騷娘兒!」

十分鐘過去,上課鐘又響起,鈺慧才慢吞吞的進來坐好。文強問:「上廁所都要那麼久?」

鈺慧說:「全是被你弄的……不用擦乾淨嗎?」

「擦它作什麼,反正等一下又要濕。」文強說。

鈺慧白了他一眼,啐說:「死相!」

原來剛剛文強就是在她的耳朵旁告訴她說還想舔她的陰戶,鈺慧光想著這件事就已經又騷浪起來。

文強並不心急,他等老師又喃喃的唸起課本,同學們都昏昏沉沉的時候,才偷偷的縮身溜到鈺慧桌下,輕輕掰開鈺慧的雙腿,將頭埋在她的小圓裙裡。

鈺慧看他真的來,警張的盯著前面的老師和同學,怕有人回頭瞧見。

文強躲在鈺慧的裙內,清楚的觀察她張開的大腿深處,白色的絲質內褲濕了一大片,連稀稀的陰毛都貼現出來。陰戶位置上的軟布因為有雙層,看不透裡面的真相,但是那脹卜隆起的樣子,更令人暇思不已。

他伸手將她褲頭提住,往下要拉,鈺慧原先不肯,又擰不過他,只好輕輕抬起屁股,讓他順利的將內褲褪下,文強將那褲子完全脫下,遞給鈺慧拿在手裡,趕快又將頭埋進鈺慧胯間。

這次他就可以完整的端詳鈺慧的真實面貌。鈺慧有整齊而不濃密的毛髮,淡粉紅色的陰唇,小小的一點尖尖的陰蒂從夾縫中吐出來,底下的穴兒因為剛才的舒服而有一些張開,可以看見紅紅的穴肉,穴口都是黏黏的浪水。整個陰阜豐饒肥沃,像一隻肉色的包子。

文強伸出舌頭,首先在穴口舔了舔鈺慧的浪水,騷騷腥腥的,鈺慧猛震了一下,他便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鈺慧被他弄得舒服,但是教室裡又不能讓她躺下來享受,便將屁股往前挪,板凳坐三分之一,好給文強可以將她的浪穴整個吃到。

文強越吃越香,整條舌頭幾乎全鑽進鈺慧的身體裡面,鈺慧美得要命,穴兒肉緊緊的收縮,文強便將舌頭充當起雞巴不停的進出,只是無法像真雞巴那樣快速的抽動,縱然如此,鈺慧渾身上下還是無處不痠麻,就想睡下來樂個過癮,可是文強躲在自己的穴前舔得認真,她有義務要擔負警戒掩護的任務,於是她雙手托腮,媚惑著雙眼,撐在桌上偷偷短喘大氣。

文強舔夠了穴兒,又去欺負那小豆豆,舌尖忙碌的挑釁,害得那陰蒂也充血得紅潤膨脹,亢奮顫慄不已。他舌上舔著,右手食指又蠢蠢欲動,在鈺慧黏膩的門口扣著,然後便強行侵略,而且還快速的抽插不停。

鈺慧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然後便衰弱的全部閉上,放棄了偵防崗哨,管他被誰看見,爽夠再說。

文強的攻勢猛烈,鈺慧一波又一波的噴出淫水,最後她被搞得精疲力竭,連續被推上三次高潮,她捉著文強的頭,發抖的說:「強……別……再……動……我真的……會叫……出聲音……」

文強才停止下來,爬回自己座位,鈺慧已經脫力的癱瘓在課桌上,他也一起趴到課桌上,看著她那滿足的臉。

鈺慧對他痴笑,說:「累死了……」

文強問:「浪夠了沒?」

鈺慧軟弱的打了他一下,閉上眼睛休息,文強細心的將她的裙子撥弄好,撫了撫她的頭髮,鈺慧居然睡著了。

一會兒之後,下課鐘又響起,今天的課程全部結束,同學紛紛離開教室。鈺慧聽到鐘聲醒過來,發現文強正在看她,想到他帶給自己的快樂,不免覺得羞喜交錯,她拉著他的手說:「謝謝你。」

文強問她願不願意去他的房間,他想真的幹她。鈺慧為難的搖搖頭,因為阿賓馬上會來接她。

她紅著臉小聲說:「文強……我也很想和你親熱,你這麼溫柔,作愛一定會很快樂……,但是今天不行,另外找一天好嗎?」

文強不同意也沒辦法,只好點頭。

鈺慧要文強先走,她又去上了洗手間,將自己再一次擦乾淨,穿回三角褲,往約定的地點去和阿賓會面。

在後來的幾天,雖然鈺慧和文強時常有相同的課,卻不見得能坐在一起,只好偶而交換一個會心的眼神。過了一個禮拜,又要上通史課,文強一進教室就見到鈺慧在上次的位置對著他笑,他連忙坐過去,和鈺慧偷偷的拉著手。那老教授來了,依樣葫蘆的上著他的課。

文強問鈺慧:「妳今天還和男朋友有約會嗎?」

鈺慧說:「沒有!」

文強喜出望外,說:「那……等一下去我那裡!」

鈺慧浮起一個神秘的微笑,拉著文強的手進到裙裡,摸在陰阜上,說:「可是我有這個……」

文強觸手摸到一層厚厚的保護,他呆呆的看著鈺慧,鈺慧的月經來了。她抱歉的笑著,文強想了一會兒說:「沒關係,就算只能抱抱妳也好!」

鈺慧很感動,便依偎在他肩頭,文強熱情的在她身上到處下功夫,兩節課下來,鈺慧又被他挑逗得情慾高亢,騷浪起來,幸好今天本來就墊著棉墊,否則還是要去洗手間擦乾淫水了。

她們好不容易捱到下課,文強興奮的帶著鈺慧回到自己房間,才關上門,就擁吻著她一起翻倒在他的床上。

鈺慧恐怕是浪壞了,她著急的解起文強的衣服鈕扣,文強更是心慌,三兩下脫去長褲,將內褲往下一扯一掙,就渾身光溜溜了。

他一脫光,轉身向著鈺慧,鈺慧看到他的下身,不禁說:「哇!好可愛!」

原來文強的是一根短雞巴,現在挺得正硬也不過十一二公分,他無奈的說:「妳這算是讚美我嗎?」

鈺慧伸手去握,捉住了之後剛好露出紅紅的龜頭,她毫不猶豫,俯身張口就吸吮起來。文強低頭見鈺慧吃得認真,樂得讓她去舔個夠,鈺慧跪在床上,嘴巴含著龜頭,雙手自動的脫起自己的衣服,直到只剩下淺橘色三角褲。

文強將她拉起來睡成一頭,側過身去看著她的豐滿雙乳。上個禮拜他們雖然有親蜜的動作,卻不曾裸裎相見,文強想看個仔細。

他伸手去又摸又揉,更用嘴巴去舔,鈺慧快樂的輕叫著顯然十分受用,後來,他打算去脫鈺慧的內褲。

「很髒的!」鈺慧說。

文強不理她,還是將它脫去,於是鈺慧也全身赤裸了,陰戶處一片糢糊,都是血水也都是浪水。文強已經慾毒攻心,雞巴硬得像鐵條,他急忙俯趴到鈺慧身上,雞巴頂著穴口,一用力便全根盡沒。

「哦……」鈺慧叫出來。

文強努力的扭腰挺動,雖然他的雞巴不像阿賓那樣粗長,但是插起來的感覺也是非常強烈,鈺慧滿意的告訴他她的快樂。

文強受到鼓勵,更賣命的抽動,他雙臂撐著上身,眼睛看到鈺慧搖晃的大乳房,屁股飛快的拋著。鈺慧看他盡力的樣子,心裡也很甜蜜,她稍稍抬起頭,櫻唇去含他的乳尖,還用舌頭逗弄起來,文強被她舔得發麻,低頭也吃起鈺慧的耳朵,伸舌去搔那耳孔。

鈺慧小穴被幹,耳邊聽著男人粗重的喘息,無法再忍耐,四肢緊緊將文強鎖住,在大叫聲中,高潮了。

文強被她叫得心急,狂抽幾下,也在美麗的女同學身體裡面射出了又濃又多的陽精。

大戰完畢,文強翻落在鈺慧身邊,還記得給她高潮後的愛撫,鈺慧低頭看見他雞巴和陰毛上的血跡,不禁心生歉意,她說:「我都說會髒的……」

文強卻吻著她說:「我喜歡。」

她高興的靠在他懷裡,文強摟著她問:「我是不是太短?會不會不夠舒服?」

鈺慧說她很舒服,文強又問:「妳男朋友有多長?」

鈺慧告訴他,文強訝異的睜大眼睛。

「真的啊!」鈺慧說。

「那是不是插得很深?」文強問。

鈺慧告訴他插起來的感覺,說的確很深很舒服。文強聽著聽著吃起醋來了。

「啊呀!」鈺慧驚奇的說:「你怎麼又硬了?」

原來他聽鈺慧敘述她和阿賓作愛的過程,不覺得雞巴又抬起頭來。他翻上鈺慧的胴體,說:「好,算他厲害,但是我要再幹妳一次!」

說完他就努力的插起鈺慧,這一天從下午到晚上他們足足做了五次,要不是鈺慧不肯再講她和阿賓的事給他聽,恐怕他會將鈺慧幹到天亮。鈺慧千保証萬保証他不會插得比阿賓差,他才滿意的放鈺慧回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