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13)~鑰匙遊戲

阿賓的母親終於答應給他買一部新摩托車,其實這還一大半是看在鈺慧的面子上。阿賓去車行選了一部YAMAHA135cc的跑車,此後這部車就是他和鈺慧約會的交通工具了。

春天剛來的時候,天氣還很涼,這一天下午的微積分講師突然請假調課,有的學生聽說老師不能來就離開走掉了,阿賓和幾個同學反正沒事,就留在教室聊天,後來有人建議去淡水玩,馬上就得到附議支持。現場點了點人頭,總共六男四女,剛好有五部摩托車。

「怎麼搭載呢?」有人問。

「丟鑰匙來分配吧!」另外有人提議。

大家一陣哄笑,傳言中,只有聽過加工區的男女工出去郊遊時玩這種鑰匙遊戲,他們都覺得有趣,有摩托車的人就把鑰匙交出來,由一個人集中丟撒在桌上,沒有車的人就去抽。

阿賓的車鑰匙被一個叫廖依姈的女生抽到,她嗲聲嗲氣的問:「這是誰的?這是誰的?」

阿賓只好出面認領。

那依姈騷騷的,穿著很時髦,像今天她便穿著有鬆緊效果的貼身褲,把個頂翹的屁股都表露無遺,使男生的眼光老是在那屁股上流連。但是她人也真的長得是很漂亮,鵝蛋臉,米粉頭,明亮的眼睛會電人,說起話細聲細氣的,會讓人骨頭發酥,前凸後翹曲線玲瓏,著實有發騷的本錢。

許多男同學都不免羨慕起阿賓來了。

大夥兒分別去取車,約定十分鐘之後在學校大門口集合。阿賓帶著依姈到停車位騎車,依姈一看見那輛摩托車驚訝的說:「好大的車啊!」

阿賓先跨坐上去,這車是為了長途高速設計的,把手比較低,所以駕駛人必須略為彎腰。阿賓坐好後,依姈也跨上去,那後座有點翹,所以當她環手攬住阿賓的腰時,自然不可避免的將整個人都伏到阿賓身後,依姈也不介意,甚至連頭都乾脆貼在阿賓背上。

他們騎到門口,大家已經等在那裡。有人帶頭呼嘯一聲,便紛紛馳騁而去。

阿賓卻好整以暇,脫掉身上的過腰外套,反穿到前面當成圍兜一樣,可以比較擋風。這外套是羊毛料,還有厚厚的內裡,連依姈都感覺到被圍住的手十分溫暖。

阿賓吩附依姈坐好,換過排檔,轉動油門,車子疾衝而去,不一會兒他們就趕上先走的人了。第一個被追上的是阿吉,他騎著一部舊90cc的SUZUKI,載著另外一個女生,阿賓輕易的就越過他,依姈回頭朝他們招手,阿吉一臉羨慕,既羨慕阿賓的新車,也羨慕他能載到依姈。

阿賓逐一追趕過每一部車,依姈興奮極了,不停的哇哇叫著。沒多久,她們便把其他人都遠遠的拋在身後,這時到了大度路,路面又長又直,阿賓加重油門,摩托車便狂飆起來,90、100、110、120,車子不斷的加速,直奔到時速超過每小時150公里,依姈已經不敢叫了,害怕的閉眼縮頭,躲在阿賓背後,大度路終於走完,阿賓才恢復一般的速度。

「過不過癮?」阿賓大聲問。

「過癮!」依姈也大聲回答。

他們繼續騎著,因為已經見不到同學,逐漸無聊起來。依姈的手閒來無事,就在阿賓的胸膛上摸著,說:「阿賓你真強壯!」

阿賓說:「妳別癢我,等下我們都摔倒。」

「呵呵,男生也怕癢嗎?」說著還故意搔來搔去。

阿賓連忙停下車來,隔著外套執住她的手,求饒說:「姑奶奶,我怕妳就是,別癢我了!」

依姈笑得開心,說:「好啦!好啦!不癢你就是。」

阿賓繼續騎動,依姈雙手捂住阿賓的胸說:「摟著可以嗎?」

阿賓說可以,過了不到五分鐘,這騷依姈又在摸阿賓的胸說:「阿賓,你的胸真大,恐怕還比我的大!」

依姈的胸部的確也不小,她一開始坐上車,摟住阿賓的時候,阿賓從背部受到擠壓的感覺,就知道依姈是隻大哺乳動物。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阿賓故意說:「妳的胸部大嗎?」

依姈這可不依了,故意在他背上將那兩團軟軟而有彈性的肉球磨動起來,問說:「你說大不大?」

「呵!呵!」阿賓說:「妳真大膽,這不是便宜了我嗎?」

「沒關係!我會要回來!」說著她用尖尖的指甲,隔著衣服去摳阿賓的乳頭。

依姈東摸西摸,反正外套遮著,別人也看不到,可憐阿賓被摸得都上火了,依姈還問:「舒不舒服?」

阿賓罵道:「妳這小騷包..」

依姈任由他罵,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摸著摸著,忽然往下抓了一把,驚奇的說:「好硬啊..」

阿賓窘死了,生氣的說:「妳以為是誰弄硬的?!」

依姈還在他褲檔上面直摸,說:「可憐..可憐..」

阿賓沒好氣的說:「妳讓我專心騎車好不好!」

「不好!」依姈卻說:「你騎你的車,別管我嘛!」

阿賓是不想管,可是依姈得寸進尺,居然在解他的拉鍊。阿賓擔心萬一在路上出醜就難看了,哀求她停下來,依姈理都不理他,伸手到內褲去掏了一陣,找到雞巴拿出來了。

「這麼大啊!」依姈這次是真的吃驚:「你是超人嗎?」

「我會被妳害死..」阿賓說。

依姈沒辦法看到雞巴的真面目,只能用手去體會,她高興起來:「哈!哈!我在瞎子摸象..這是..象像一條蟒蛇..象像一隻麥克風..哈!哈!」

她自己玩得不亦樂乎,可苦了阿賓。這摩托車因為要彎腰來騎,兩顆倒霉的蛋已經被壓得有點麻痛,現在雞巴又被拿出來蹂躪,阿賓只好一直求饒。

依姈又想起一個著名的笑話,她說:「喂!阿賓!你的把柄現在在我的手裡!」

阿賓苦著臉說:「妳要嘛乾脆把我弄死,別將我玩得半死不活的。」

依姈聽他說得可憐,便說:「好!同情你,日後可別忘了大恩人哦!」

說著運起右手,為阿賓套動起來。

摩托車風馳電掣的奔著,依姈一邊套著雞巴,一邊摸著阿賓的乳頭,這次她很溫柔,讓阿賓覺得很舒服,她越撂越有勁,阿賓也越騎越快。可惜的是因為阿賓的姿勢,所以她只能套到前半段,不過那也夠阿賓舒服的了。

依姈的手兒小小嫩嫩的,滑過阿賓的龜頭時阿賓的雞巴都會輕輕抖一下,她知道這樣會讓阿賓很快樂,便重複的做著。

逐漸地,阿賓覺得喜悅的累積已經到了顛峰,恐怕隨時就要爆發出來,剛好已經快騎到到淡水了,他們遇到一個紅燈,阿賓將車停下來,坐直身體,反手摟住依姈的屁股,依姈這時可以把整根雞巴套到底,連忙急抽了幾下,又對阿賓小聲說:「美不美啊..?改天妹妹舔舔妳..」

那浪聲浪語使得阿賓終於忍無可忍,龜頭猛然暴脹,依姈聽他呼吸便知道他要完了,右手依然搓動雞巴,左手手掌攤開蓋住龜頭,阿賓輕嘆了一聲,便將濃精噴在她的掌心上了。

紅燈已經變綠,他們卻依然還停在停車線上,依姈縮回左掌,拿到嘴上舔著精液,這妞兒真的是又浪又可愛。她還伸到阿賓面前,說:「分你吃!」

阿賓連忙稱謝推辭,她又「咯咯」的笑個不停。她吃乾淨了阿賓的陽精,幫他收回雞巴,他們才又上路。

這回阿賓故意騎得很慢,好讓同學們趕上來,過了一會兒,其他四部車才陸續追到。到齊之後,他們便到街上吃魚丸買鐵蛋。阿賓還準備了一些打算給鈺慧吃,依姈吃醋的說:「哪天你也對我這麼好?」

阿賓只好再多買一份讓她帶著走。

後來他們租了五部協力車,騎到海邊去玩,一夥人又吵又鬧很開心,可惜天氣還冷,沒能下水。等參觀過紅毛城,有人說要待會兒看落日,可是阿賓想回去了,他晚上和鈺慧還有約會。阿吉和他載來的女孩子也想走,於是他們就兵分兩路,看落日的看落日,回家的回家。

依姈雖然晚上沒事,但是她既然是搭阿賓的車來的,自然也要和他回去。他們四人還了協力車,去取各自的摩托車,阿吉突然跑過來,說想交換阿賓的新車騎騎看。阿賓將車借給他,他高興的跨上去,又叫那女孩也坐上來。阿賓問說:「這種車你會騎嗎?」

「有什麼不一樣?」阿吉問。

「這是往復檔,一檔下踩,二三檔以後要往回勾..」阿賓示範給他看。

「一共幾檔?四檔?五檔?」阿吉又問。

「六檔!」

阿吉伸伸舌頭,又商量著說:「我騎回去,明天上課再跟你換回來好不好?」

阿賓慷慨的答應他,阿吉生疏的發動了車子,騎走了。

阿賓將阿吉的SUZUKI推過來,依姈說:「這種小車我會騎,我載你!」

阿賓將外套又脫下來,讓依姈像他剛才騎來的時候一樣反穿好保暖,依姈滿意的在他頰上親了一下。

她騎上車,阿賓坐在後面,不客氣的摟起她的腰,讓她載走。等騎出了淡水鎮,阿賓將下顎擺在依姈肩上,移動手掌去摸她的乳房。

「幹嘛?報仇啊?!」依姈回給他一個媚眼。

「哪敢!我是疼疼妳嘛!」阿賓說。

依姈也沒反對,就讓他摸著,依姈上身穿的是一件黑色高領毛衣,使得乳房摸起來軟軟滑滑的十分舒服。阿賓外面摸不夠,就伸到裡面去了,這對奶子肉呼呼的,手感十分好。

再過了一會兒,阿賓嫌那內衣礙事,挪手到她背後要解扣子,依姈急著說:「別脫,我這件是無肩帶的。」

阿賓一聽,那更非脫不可,將扣子一解,手一抽,便把那胸罩取出來了。阿賓順手將它收進外套口袋,再伸回毛衣裡,八爪魚一樣的捉摸起大乳房。

依姈被摸得舒服,邊騎著車邊「嗯..嗯..」出聲。阿賓又去捏那兩顆小葡萄,依姈哼得更大聲了,阿賓怕她手發抖,便停下動作,手掌回到毛衣外面按在乳房上,隔著衣服摸。

但是這樣畢竟隔鞋搔癢,沒多久阿賓又不規矩起來,而且目標往下移,他伸手在依姈的大腿內側輕撫著,然後逐漸移到陰戶上面來。雖然隔著緊身褲,那肥突的陰阜入手的感覺還是很逼真,既飽滿又有彈性,摸得依姈一直悸動,而且放慢了速度,把車騎得東倒西歪。

阿賓摸來摸去,覺得摸出一點水來,知道她已浪得不可開交。

他索性將手穿進她的褲頭,那緊身褲是伸縮布料,一插便進,阿賓遇到內褲之後,也順便侵入,於是一隻毛絨絨的陰戶便落入手中了。阿賓摸到她旺盛的分泌,早就氾濫成災,他說:「妳尿褲子了!」

依姈生氣的捏了他大腿一把,他伸出指頭在陰唇上劃著,忽然想起剛才依姈說的那個笑話,就在她耳邊說:「小騷包,妳的漏洞我也摸得一清二楚!」

阿賓除了摸她陰戶之外,又去吃她耳珠子,依姈全身痠軟,無力的停下車來,阿賓催她再走,她嘟起嘴唇說:「我會撞車。」

阿賓一邊挖著她的陰戶,一邊想這樣停著也不是辦法,底下雞巴更是漲得有點受不了,就問依姈說:「我們找個地方作愛好不好?」

依姈正閉著眼睛享受,同意的點點頭,阿賓四處環顧,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真是為難。阿賓縮回搗蛋的手,要依姈坐到後面,他騎動摩拖車,轉進路旁小坡的產業道路。

他走了一段之後,已經離公路有點遠了,兩旁都是果園,他將車騎進果園裡面,停下車將腳架撐起。他們轉身抱在一起,深吻起來。阿賓和她相互愛撫到現在,才第一次對嘴接吻,倆人吸得又狠又兇,難分難捨。

阿賓伸手要再去摸她乳房,依姈卻迫不及待了,她媚眼惺忪,渴望的說:「賓,給我..我現在就要!」

阿賓怕她浪壞了,左右確認了一下沒人,便脫掉她的緊身褲和內褲,白玉一般的屁股和身上的黑毛衣形成強烈對比。阿賓來不及欣賞,也脫掉自己的內外褲,先坐在車墊上,再讓依姈面對面分開腿坐到他的腿上,陽具正好挺硬在門口,倆人同時一用力,整天鏗緣一面的穴兒雞巴,就緊密的相認了。

「啊..賓..真好..你..好硬..好長啊..」

這樣的體位,阿賓只能捧著依姈挺動她的屁股,他抓著她的臀肉,用力的上下拋動,依姈以前沒被這樣大的雞巴插過,真是浪個不停,四肢緊緊纏住阿賓,只希望能就這樣幹一輩子。

「喔..喔..阿賓..哥哥..你好棒啊..怎麼能插..到這麼..深..我..啊..從沒..哎呀..被人幹到..嗯..嗯..這樣深過..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

「騷貨..插死妳好不好..?」

「好..插死我..我願意..啊..啊..每次..都頂到心口呢..啊..好棒啊..好棒的阿賓..好棒的雞巴喲..嗯..嗯..」

「看妳以後還浪不浪..」

「還要浪..要浪..要又騷又浪..啊..啊..讓哥哥再來幹我..啊..啊..我美死了..喔..」

阿賓埋頭苦幹,依姈則浪叫著閉眼享受,沒想到有人來到附近。

「喂!你們在作什麼?」遠遠的地方有人喊。

阿賓轉頭看去,大約五十公尺外有一個胖胖黑黑的歐巴桑,農婦打扮,在那裡叫嚷著。阿賓和依姈對望了一眼,同時互相說:「別理她!」

又再辦起自己的事來。

「好哥..再用力..妹妹不怕..啊..你真好..我為什麼這麼晚..啊..才和你好..哦..你為什麼不..啊..早點來幹妹妹..啊..好深..好美..插死人了..啊..啊..」

那農婦見他們倆人無動於衷,便大聲罵起來了。依姈故意騷浪的呻吟著,那婦人罵得更兇了,什麼「不見笑!」、「破少年!」、「奧Bar!」等等,依姈搖著屁股說:「沒關係..反正閩南語我聽不懂..」

阿賓差點笑出來。

那婦人罵了半天,卻不敢過來,也沒有走,只是一直罵著。阿賓見除了她之外,不像有其他人,便放心的繼續作愛。

依姈真是天生浪貨,因為有人看,越叫越高興:「哎呦..好舒服啊..哥哥太棒了..我..越來..越..痠..啊..一定要糟了..哥哥..快點..再快點..喔..喔..」

她是真的很爽,終於放開喉嚨叫了一聲:「啊..死了啦..」

依姈腰兒曲成弓形,人直往後仰,高潮了。

阿賓因為那婦人還在旁邊,無心戀戰,讓依姈伏在他胸前休息了一下,吻了吻她的額頭,便催她穿回褲子。依姈可惜的看著那還硬硬的雞巴,痴情的問:「哥哥什麼時候再幹我?」

阿賓穿上褲子,笑著說:「我們天天一起上課,隨時都能奉陪,下次一定要肏到妳求饒!」

「最好是真的,」依姈穿好緊身褲,也笑著說:「內衣還我!」

阿賓才醒起那無肩帶胸罩還在口袋,於是拿出來讓她穿回去。等倆人穿好衣服,那婦人還不死心遠遠的罵著,他們不睬她,騎車走了。

路上依姈滿足的緊擁著阿賓,天色暗了下來,台北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