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12)~新母女關係

新年過完,鈺慧打電話來埋怨,說阿賓沒有去高雄找她。她見不到阿賓,整天很煩燥,說著說著,在電話那頭就要哽咽起來。

阿賓連忙解釋,並且建議說:「不如妳提早來台北,我們就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都在一起,好不好?」

鈺慧遲疑著:「那..我怎麼跟媽媽說?」

「就說..學校有事嘛!」阿賓說。

鈺慧從沒跟母親撒過謊,可憐女孩子長大了,心裡便向著心愛的人,她向母親胡謅了一些理由,隔天便帶了行李搭火車北上。

阿賓到車站接她,這班自強號到站已經下午三點多了。阿賓在出口處遠遠的就看見鈺慧,並且向她招手,鈺慧出了驗票口,阿賓接過她的行李,鈺慧的眼眶就紅了。

「妳..怎麼了?」阿賓急忙問。

「人家好久沒看到你了嘛!」鈺慧說。

阿賓將她摟起,一同出了車站,阿賓叫來一部計程車,回到家裡。

在路上,鈺慧又緊張起來,因為等一下會見到阿賓的母親。

「你媽媽知道我嗎?」鈺慧問。

「當然知到啊!」阿賓說:「她等著看妳呢!」

鈺慧更緊張了。計程車開到門口,倆人下了車,鈺慧又猶豫起來,阿賓還是硬拉她才肯進門。

「媽!」阿賓喊:「我回來了!」

阿賓的母親聞言從廚房出來,看見鈺慧就堆滿了笑意,親熱的牽著她的手。

「鈺慧嗎?」阿賓的母親滿意的驗收著:「真漂亮!」

「伯母!」鈺慧叫她。

「哎呀!」阿賓的母親說:「叫伯母多見外,叫阿姨好了!」

「叫媽媽比叫實在一點!」阿賓說。

鈺慧白了他一眼,說:「阿姨!」

阿賓的母親高興的將鈺慧的手揉來握去,又招呼著她在客廳坐下。

「阿賓說妳會住幾天是嗎?」阿賓的母親說:「那一起住我的房間好了。」

鈺慧點頭稱好,三人聊了一會兒,阿賓的母親回廚房繼續去準備晚餐。這頓晚餐實在豐盛,她們邊吃邊談笑,很快就有一家人的感覺。用過晚餐,又在客廳泡茶看電視,阿賓的母親說了些他小時候的故事,鈺慧聽得也很有趣。

聊到後來,夜漸深了,阿賓的母親還有一些家事要作,鈺慧自告奮勇要幫忙,阿賓的母親卻不肯,要阿賓陪著鈺慧,自己進廚房去了。

阿賓帶著鈺慧到自己的房間,倆人分離了兩個禮拜,如今好不容易有獨處的機會,馬上吻得難分難捨。

阿賓把握時間,一面吻她同時在鈺慧的豐滿乳房上愛撫著,鈺慧也緊緊的抱住他,雙手在他背上磨動。阿賓又往她臀部撈去,鈺慧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短褶裙,阿賓一點也不客氣,直接就摸了進去,在她的屁股上揩油著。

鈺慧多日沒曾受到情郎的憐愛,心裡實在很期待,所以當阿賓在剝她的上衣鈕扣時,她連假意的矜持都懶得偽裝了。阿賓只解開三顆扣子,將那上衣敞開一邊,等他看到鈺慧那雪白的酥胸,居然心頭還興奮的突突亂跳起來,所謂小別勝新婚,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阿賓欣賞了半天,才將鈺慧的罩杯慢慢扯開,露出粉嫩的乳尖出來,阿賓貪婪的張開嘴巴,便要去吸。鈺慧瞇起媚眼,臉兒後仰,準備享受情人的舔弄。她等了半晌胸前卻沒有動靜,後來睜眼一瞧,阿賓張嘴停在乳頭前不到三公分,正在對著她笑。她知道阿賓作弄她,「哼..」了一聲作勢生氣便要轉身,阿賓急忙合嘴一含,她的乳頭傳來一陣美,「哦..」的吐出滿意的長氣。

阿賓吸了又吸,一時右邊一時左邊,攪得倆人情慾大炙,正不知要如何發作,阿賓的母親卻隔著門在外面說:「阿賓啊!很晚了,讓鈺慧來休息吧!」

阿賓只好放開鈺慧,她很快的整理好衣服,開門出去,阿賓的母親笑吟吟的站在門外,牽起她的手往自己房裡去。

進房之後,阿賓的母親問她:「妳要先洗個澡嗎?」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好啊!」鈺慧說。

這房裡就附設有衛浴,阿賓的母親打開浴室門,說:「我幫妳放熱水!」

「謝謝阿姨,我自己來。」鈺慧說。

鈺慧從行李中取出替換的衣物,進到浴室,那熱水龍頭已經開著了,她又再道謝了一次,才關上門,脫去衣服。

她剛剛將身體脫光,阿賓的母親在浴室門上敲著,問說:「鈺慧啊,阿姨來和妳一起洗好嗎?」

顯然這準婆婆打算先驗驗貨,鈺慧不敢拒絕,不好意思的打開了浴室門,讓她進來,因為自己已經裸體,不禁遮遮掩掩的,阿賓的母親卻十分大方,進來時身上早就脫得只剩下內衣褲,她臉上仍然堆滿著笑,鈺慧低頭羞紅了臉,背轉過光溜溜胴體,叫了聲:「阿姨..」

阿賓的母親拉她一起坐到浴缸邊上,說:「都是女人,害什麼羞?」

嘴上說著,眼睛卻將鈺慧的每一吋肌膚都細細的看過,鈺慧更是小臉紅得通透,阿賓的母親也不禁稱讚說:「真美啊!鈺慧。」

鈺慧說:「阿姨也很美啊!」

「哪裡,」阿賓的母親脫去她的內衣褲,說:「都老了!」

「怎麼會呢!阿姨還很年輕!」

「怎麼比也比不過妳們少女的體態啊!來..」她舀了一瓢水,試了試溫度:「我幫妳擦身體!」

「阿姨,我自己來!」

阿賓的母親已經將水淋在鈺慧身上,取了香皂,在她的背上塗著:「沒關係,不過等一下妳也要替我洗哦!」

鈺慧乖乖的讓她將背後抹滿香皂,阿賓的母親搽動了一會兒,雙手穿過腋下,伸到鈺慧胸口來了。她一手替鈺慧塗著香皂,一手不停的輕揉著,讚美說:「真結實,鈺慧好豐滿哦!」

鈺慧被摸得又舒服又羞赧,閉起眼睛咬著牙根,不敢說一句話。阿賓的母親探頭看見她的表情,便將雙掌打平,用掌心磨動起她的乳頭來了。鈺慧哪能再忍得住,終於「嗯..」的一聲哼出來,阿賓的母親哈哈地笑著說:「讓妳看看阿姨觀音神掌的厲害!」

鈺慧睜開媚眼,撒嬌的貼到阿賓的母親懷裡,不依的說:「我不來了,阿姨欺負我!」

阿賓的母親從背後摟著她,雙掌還是在她乳房上搽來搽去,鈺慧再度瞇起眼睛,喃喃的說:「阿姨.阿姨..」

阿賓的母親一隻手繼續揉著鈺慧的胸,空出另一隻手來,往她的腰間抹去,又說:「鈺慧啊,妳好細的腰喔,量過嗎?」

「二十二..」鈺慧喘著氣說。

不一會兒,那隻手又再下移,來到小腹,左右的摸個不停,鈺慧則是癢笑得前仰後合,後來阿賓的母親又說:「鈺慧,來,站起來!」

鈺慧乖乖的站起,阿賓的母親雙手在她的臀上繼續抹上香皂,嘖嘖稱許說:「腰細臀肥,鈺慧啊,妳媽媽怎麼這麼會生,養出這樣的美人出來?」

鈺慧幾翻折騰,已經被她摸得心慌意亂,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她又幫鈺慧抹著雪白的大腿,粉嫩的小腿,腳踝到腳背,算是她全身敏感度最低的地方,鈺慧才趁著這個機會喘了口氣。

阿賓的母親又舀起水,幫她把泡沫沖乾淨,然後再拉她坐回懷裡,鈺慧乖覺的背貼著阿賓母親的胸膛,讓她細細的摸著自己的手臂、肩膀。

「阿賓說妳們認識有半年了?」阿賓的母親突然問。

「是啊!」

「妳們很要好嗎?」

「嗯!」鈺慧答。

「有多好?」她又問。

鈺慧一時間又羞紅了臉,不敢回答。

她重新摸上鈺慧的乳房,而且在小奶頭上捏著,問:「有這麼好嗎?」

鈺慧嬌軟無力,點點頭,半閉著眼睛說:「嗯..」

她一手撈向鈺慧的私處,使鈺慧嚇一跳,她又問:「有這麼好嗎?」

鈺慧自剛才就已經浪得濕滑不堪,阿賓的母親一摸正好滿手都是,鈺慧羞得要死,阿賓的母親卻將手指在那嫩肉上不停的撫動,鈺慧只能一直呵氣的哼道:「唔..唔..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