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08)~理髮

冬天就是這樣,可憐好端端的一個假日,整個台北卻飄著綿綿細雨。鈺慧參加班上的郊遊,爬三貂嶺去了,阿賓一個人在公寓裡無聊著。這種天氣,他不禁擔心起鈺慧來了。

阿賓實在找不到事情做,「去理個髮吧!」他想。

外面濕答答的,他可不願意還走到學校的福利社,想起後面巷子有一戶家庭理髮,便撐了一把傘過去了。

阿賓走到那兒,推開玻璃門,一個人也沒有,糟糕的天氣連帶也沒什麼生意。

「有人在嗎?」他問。

「啊!請稍等一下!」後頭跑出來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婦人,笑著招呼著:「理髮嗎?請稍坐!」

這婦人很客氣,阿賓先就有了三分好感。她小心翼翼的從後面推出一部娃娃車,車裡躺著一個小Baby,睡得正沉。

「好可愛!」阿賓稱讚著:「多大了?」

「四個月,」那年輕媽媽說:「真抱歉,家裡沒有人在,要讓他在這裡。」

「哪裡!不影響!」阿賓說。他坐上理髮椅。

「請問頭髮要怎麼剪?」這女人問。

「剪短修整齊就好了,謝謝。」

那女人為阿賓圍上布兜,開始推起髮推為他剪去脖子後的頭髮。她習慣性的和客人閒聊家常,阿賓就和她搭著腔。

這女人實在年輕,頂多廿歲出頭,雖然一身家庭主婦的打扮,但是掩蔽不了青春的氣息。她穿著一件又寬又大的厚襯衫,袖子撂到臂彎,下身一條簡單的白短裙,被襯衫下擺遮去大半。

她不斷的移動位置工作,一邊和阿賓說話。阿賓聽她說話帶有尾腔,原來她是南部嘉義海邊的人,最近嫁到台北來,和丈夫家人住在一起。阿賓問起她的名字,她說叫做阿莉。

「妳先生呢?」阿賓問。

這時候阿莉正好在為他剪著前額,自然地彎腰俯身,因為她襯衫的第一個鈕扣沒有扣,彎下腰的動作又使得門戶大開,阿賓自然的就收看了她胸前的精彩節目。

「在金門當兵!」她說,而且維持著那個姿勢。

哦!是一對小夫妻。

「那妳公公婆婆不幫妳帶孩子嗎?」阿賓問,眼睛可沒離開過她的胸脯。算一算日子她應該生產完才不久,以還在哺乳期的媽媽而言,那乳房並不算很大,可能她原來就只是小巧的體型。不過現在也夠了。

「會帶啊!但是他們今天和遊覽車去進香了。」她說。因為握動剪刀的動作,使得乳房彈動起來,乳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在搖晃著。

她突然站直身子,好像工作完成了,阿賓很失望。但其實她只是要換個邊,於是便站到阿賓的右前方來。

她又彎下身子,可惜這次的位置不怎麼好,可以看得見的面積很小。不過真正更美妙的是,她為了方便工作,將身體倚靠在扶手上,而阿賓的手正擺在那裡,她這樣一來等於把下身湊到阿賓的指節上,阿賓的手指馬上感覺到一種柔軟溫暖的感覺。

阿莉繼續工作著,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被男人吃了豆腐,直到後來才發現,好像這個小男生隔著裙子偷偷的在摸她的陰戶,她也不敢肯定,因為那動作很小,他的手又藏在圍兜裡面看不到,也許是自己多心吧!

阿賓的確在摸她,他嚐試著假裝無意的翻過手掌,讓接觸軟肉的部份由指節變成指尖,然後慢慢的磨動著。他摸了一會兒,發現阿莉並沒有表示不高興,便加重力量和幅度,明顯的搓動起來。

阿莉糟糕了!她原先以為是自己的錯覺,而放任阿賓去摸著不管,但是男人的手放在要害豈有不受影響的,那輕輕的撫動真的是很舒服,更何況丈夫服役已經許久不在家,這塊田地荒廢了一段時日,受到刺激之後的反應可想而知。所以當阿賓明目張膽侵略起來的時候,她就傻在那裡任人宰割了。

阿賓看她停下動作,失神的立在原地,雙手慢慢垂下,於是色從心頭起,怪手伸出圍兜,摸進短裙裡面去了。他沿著大腿往上摸,摸到盡頭軟軟的地方是粗糙的感覺,原來那是一件束褲。他隔著尼龍布摸索著褲底的部分,還是發現了潮濕的痕跡。

阿莉越來越不能自己,她雖然終於小聲的說:「不..不要這樣!」但是可沒有一點要阻止阿賓的打算,她屈服在男孩的指頭之下。

阿賓右手忙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便用左手解開脖子上的布圍兜,丟棄在地上,然後靠近過去摸阿莉的胸脯。

「噹!」阿莉嚇了一跳,手上的剪刀梳子掉落地上,她突然清醒,連忙要退後。阿賓拉住她的手往自己懷裡一拖,她便跌坐在阿賓的大腿上了。

阿賓這回順利的握滿阿莉的胸部,而且去吻她的嘴,阿莉搖著頭躲他,但是不多久還是被他吻著了。阿莉被男人的氣息所迷惑,她配合的伸出舌頭,和阿賓交纏在一起。她的唇肉薄薄的,不過一條香舌卻又軟又厚,阿賓有味的吸吮著,手頭也不忘繼續愛撫著乳房。

阿莉是被征服了,她現在連一點抗拒的企圖都沒有,所以阿賓很輕易的解開她襯衫的鈕扣,正當要剝掉她上衣的時候,她指一指大門,提醒他那門還沒鎖呢。

阿賓只好先放她起來,跟著也一躍而起,然後將她按回理髮椅坐著,自己則去把玻璃門上鎖。這玻璃門附有一片白紗窗簾,從外面不容易看進來。

阿賓轉回身,站到理髮椅背後,阿莉先是從理容鏡裡看著他,又馬上害羞的低下頭去,忽然間她驚呼一聲:「啊..!」,原來是阿賓將理髮椅的椅背放倒下來,她變成仰躺在椅子上了。

阿賓站在椅子邊,俯下身去吻她,將她已經解鬆了的襯衫脫掉,再脫下她的胸圍,一對充滿母愛的乳房因此而裸現,她連忙用雙手捂住。阿賓執住她的手,強吻她的乳頭。那搖晃不停的乳房因為漲奶而肥碩,連帶使得乳頭變大、變黑又突出,乳暈也轉為深褐色。他興意盎然的吸著,吃到滿口乳汁。男人在吸著乳房的感覺自然和Baby不同,阿莉「嗯..嗯..」的滿身難耐起來。

阿賓接著又脫下她的裙子,她的束褲是穿到腹部的那一種,他費盡了力氣才將那緊繃的束褲扒掉,椅子上的阿莉就是全裸的了。由於她現在正面仰躺,雙手又要忙著去遮掩雙峰,因此為了保護水源重地,阿莉便害臊的將兩腿縮起,可是這種姿態反而使得陰阜以肥滿的形狀從後腿間跑出來,阿賓蹲下來,用手指在上面劃動,那裡本來就有水份,阿賓很容意就穿進了半截手指。

「嗯..啊..」阿莉怎麼受得了,開始輕哼起來,兩條腿也鬆動了許多,阿賓緩緩將它們拉開,讓陰戶可以完整的顯現。

阿莉毛髮整齊,細細長長的帶點黑褐色,陰唇有一點點暗紅,穴兒口微微張開,浪水泛濫,反映著日光燈,都已經流到肛門口了。

最讓阿賓感興趣的是,陰毛上面約五公分,有一條細細的刀痕,復原的傷口上長著紅紅的新肉。

「阿莉,妳是剖腹產的啊?」

「哎呀!」阿莉以肘遮臉,說:「你不要亂看嘛!」

阿賓伸出舌頭,沿著在刀痕輕輕的舐著,阿莉想不到他會這樣,小腹一陣癢,不禁「咯咯」的笑起來。阿賓見她發笑,舐得更厲害,阿莉因此笑到發喘,再也沒有力氣要去遮掩什麼地方了。

後來,阿賓的舌頭慢慢往下降,終於來到陰蒂,他先在那小點上逗一逗,阿莉立刻緊張的雙手捧住他的頭,等他又舐得深一點,她就叫起來了。

「啊..啊..不要..啊..不要..」

阿賓嘴不離開那嫩肉,動手脫去自己的長褲內褲,他光著屁股坐在理容椅的腳墊上,一邊舔小穴,一邊套動早已發硬的雞巴。阿莉一直無意義的叫著,滿臉紅霞,媚眼半閉,雙手自動的捏著自己的乳頭。

阿賓站起身來,準備佔有她。他將龜頭在穴兒口磨動一下,好沾濕潤滑。阿莉就受不了了,頻頻挺動屁股,阿賓故意不進去,留在門口徘徊,她真的無法忍耐,就把雙腳一勾,將阿賓硬生生推進來。那穴兒久無人訪,又緊又熱,實在是好穴。

「哦..」阿莉發出滿足的囈語。

「好啊!」阿賓說:「妳這麼浪!」

「死人!」阿莉的雙拳不依的在阿賓胸膛搥著,阿賓不再取笑她,將她的雙腳扛到肩上,落力的挺動起來。

「嗯..嗯..啊..慢..慢..啊..」

阿莉太久沒有了,有點承受不住的樣子,於是阿賓又放下她的腳,讓她的雙腿跨放到扶手上面,這樣雞巴比較好進出。她果然好受很多,磨擦沒有原先那麼激烈,而且雞巴頭會深深的頂到子宮口,她最喜歡這種感覺了。

「嗯..好哥哥..好舒服啊..好深好美..再插我..哦..哦..哥哥的那個好大哦..啊..啊..」

「喜不喜歡?」阿賓問。

「喜歡..喜歡..啊..啊..最喜歡了..」

阿賓越動越快,讓她她浪哼不出完整的句子來。

「啊..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