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07)~打工

阿賓決定要去打工。

其實他家境富裕,媽媽又那麼疼他,幾乎是有求必應,所以他並不缺錢用。只是他覺得唸書時不打打工好像很奇怪,就在公寓附近的超商找了一個Part Time的工作,課餘便去上工,有趣還多過賺錢。

店長是一個很不親切的女人,其實頂多廿七八歲,個頭小小,頭髮整天綁在腦後,兩個眼睛老是瞪得很兇的樣子,排班的時候不講理,愛怎麼排就怎麼排,阿賓輪了一個禮拜幾乎都是大夜班,他有點不高興了。

阿賓這天是晚上十點的班,因為和鈺慧沒有約會,他傍晚吃過飯就去了。到了店裡是兩個可愛的女生在當班,一個叫小雯的是正式職員,一個新來的工讀生不知道什麼名字。阿賓跟他們打招呼。

「阿賓,你這麼早來作什麼?」小雯問。

「不想回公寓,來這裡休息一下接著上班。」

「師太今天又吃錯藥了!」小雯說,他們背後叫店長滅絕師太:「剛剛來罵人罵得好兇,說我們盤點亂七八糟,只差沒動手打人!」

「走了嗎?」阿賓問。

「剛走,但是有說她晚上還會來。」小雯說。

阿賓進到後面的辦公室和工作間,那裡有一張行軍床,他們幾個有時候夜班值完就可以先睡一下再回去。阿賓躺下去休息,後來就睡著了。

睡夢中,阿賓感覺有人在摸他,有一隻軟軟的手在他的雞巴上來回的愛撫著,把雞巴都摸硬了。阿賓被摸得很舒服,不知道是誰在摸,如果是小雯那就好極了。

他將眼睛慢慢撐開一條縫,看見一個女孩子彎腰蹲在行軍床旁邊,小心翼翼的摸索著,他一看嚇了一跳,那是店長。

店長從褲外輕握著那挺直的雞巴,臉上的表情五味雜陳,還不時轉頭過來看看阿賓有沒有醒過來。阿賓沒想到店長會有這種舉動,雖然雞巴被摸得發硬,但是仍然對這個女孩子沒有好感,縱使雞巴很舒服,卻不願讓她一直摸下去。

阿賓假裝翻了個身,打側來睡。那店長卻十分膽小,阿賓才稍微翻動,她拔腿就跑,一時心慌,就躲進旁邊的洗手間裡面去了。

阿賓見她逃走,便放心下來。他繼續躺了一會兒,卻奇怪起那店長進了洗手間半天沒看見出來。再過幾分鐘,阿賓越等越懷疑,就輕輕爬起身來,走到洗手間門口,尖起耳朵聽,也沒發現什麼動靜。

阿賓緩緩的彎低腰去,湊眼到門下的氣窗,透過木條縫往裡面看,結果看到了世紀奇觀。

他看見店長背對著門口,跪在馬桶蓋上,一條粉紅色內褲掛在腳跟,嬌小的屁股翹得半天高,底下是黑黑的陰戶。黑黑的原因是那上面長滿了毛,阿賓第一次見到女孩子陰毛長這麼多的,密密麻麻雜亂無章,連肛門週圍都是。店長的左手從前腹伸來,正在自己的陰戶上摸著,時而捏捏陰蒂,時而扣進穴眼,忙得不亦樂乎,她的水份也相當充沛,阿賓看見她的陰戶、大腿都滿是水光。

這個角度看不到店長的臉,當然店長也就看不到阿賓,於是阿賓放膽的趴蹲在門前,盡情觀賞。

再看洗手間裡面,店長將她的左手收回去,換成右手過來,將中指慢慢插進陰道,直到全根盡沒,然後就進進出出抽插起來。

「嗯..哼..」店長很輕很輕的吐出一點點聲音。

突然後面傳來開門聲,小雯走進工作室來,阿賓遠遠的就向她打著手勢,要她放輕聲音。小雯好奇的走過來,阿賓又作手勢要她蹲下,她就也跟著趴下來,往氣窗裡看,然後訝異的張大了嘴巴。

阿賓嘻嘻的對她笑著,她漲紅了雙頰,小聲罵道:「不要臉!」

可是小雯也沒打算要走開,兩個人就頭頂著頭,一起繼續偷窺。

店長亂插了一陣子的小穴之後,意猶未盡,中指沾了沾淫水,竟然插進屁眼裡去,而且瘋狂的抽動起來。阿賓和小雯目瞪口呆,面面相覷,小雯實在看不下去了,就站起身來,往外要走。

阿賓伸手拉住她,將她摟在懷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不要..」她掙扎著,手掌抵在阿賓胸前。

阿賓怕吵驚了店長,便放開她,讓她出去。他伏下身要再看店長時,發現店長已經在穿內褲,他連忙回到行軍床躺著,閉眼詐眠。

店長掩飾的按了沖水閥,然後開門出來。她四處張望了一下,見沒有異狀,又走到阿賓的旁邊,站了好一會兒,慢慢再蹲下來。阿賓暗叫不好,果然她又伸手來摸雞巴了。

阿賓的雞巴一直硬著,店長摸得有點愛不釋手,竟然緩緩的拉下他的褲鍊,扒開內褲,讓雞巴解放出來,那雞巴一柱擎天的站立著,還一顫一顫的在發抖,她用雙掌虔誠的捧住,內心澎湃的激動起來。她張開嘴唇,輕輕的將龜頭前端含進嘴裡,阿賓馬上感到溫暖柔軟,雞巴更抖得厲害。

後來店長好像是下了決心,撩起裙子,脫下內褲,跨到阿賓身上,拿龜頭對準穴口,款款的往下坐去,阿賓的雞巴進到小穴裡頭,那穴肉卻意外的緊湊,將雞巴夾得又爽又美妙。

阿賓怎麼還能睡下去,他張開眼睛,故作詫異的說:「店長..妳..妳作什麼..妳..妳強姦我?」

店長根本不理他,知道他醒來,乾脆放膽享受,頻頻拋動屁股,讓雞巴每次都舒服的刺在花心上,阿賓見這女人竟然連作愛都不講理,實在令人生氣,就用力的挺了幾下腰,狠狠的插在她的深處。

這才讓店長忍不住開了口,她「哎喲!哎喲!」的叫起來,阿賓得理不饒人,雙手捧住她的屁股,一面抽插一面將她活生生的端起來,店長也不放鬆,雙腿盤著他的腰,就這樣掛在他身上,阿賓翻身將她壓在行軍床上,死命的插她一頓洩憤,把個行軍床搖得「吱吱」作響。

店長挨不了這一番猛幹,求饒起來:「啊..別..那麼兇..啊..輕一點..哎呀..好狠啊..阿賓啊..慢一慢嘛..」

阿賓一邊插著,一邊說:「死丫頭,妳再擺臭架子啊..擺啊..看我不插扁妳..」

「不..不擺了..好哥哥..你輕點..我不敢了..啊..啊..好爽啊..插得好狠啊..嗚..嗚..插死我算了..啊..啊..我完了..你疼疼我嘛..啊..插死人了..哥哥..求求你..人家是第一次嘛..啊..」

阿賓吃了一驚,停下來:「第一次..是什麼意思?」

「我..我沒有過男人..」店長說,一邊喘著氣。

這真意外,不過設想回來,原來是沒有男人才整天脾氣不好,也才會躲著自慰。阿賓可憐的看著她,又插動起來,不過這次溫柔多了。

「可是..」阿賓問:「妳和我..好像不痛苦啊?」

店長支支吾吾,扭捏了半天才招供出來,原來她小學五年級就學會自慰,雖然沒有男人,可是舉凡青菜水果文具用品可都經歷過不少。

阿賓聽得張口結舌,萬分佩服

「我和那些東西誰好?」阿賓想知道。

「我以前不知道,」店長說:「現在..你最好!」

阿賓滿意的加重力氣,店長也恰到好處的逢迎擺動,阿賓插著插著,想起了她的屁股。

「喂!」阿賓說:「妳趴起來!」

店長乖乖的趴著,又翹起屁股,阿賓拿龜頭在她的肛門口磨著,他沒幹過屁股,想嚐一嚐新鮮。店長屏住呼吸,鬆開括約肌,等他進來。

阿賓很費事得才插進龜頭,更努力了老半天才又再插進半截陰莖。他覺得吃力不討好,雞巴被包夾在肛門裡雖然很舒服,但是太辛苦了。他不願再揮軍深入,就用已經插進去的部份抽動起來,店長滿意的「嗯嗯」叫著,看樣子很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