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

作者:鷹魔

(1)

今年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我人卻在淡水!

真是衰到家了!沒事被要求來參加這個研討會,卻偏偏遇上今年最冷的一天!在最冷的地方!

打從一開始,指導教授要求我去參加這個研討會,還要去發表論文,我就一直很不爽。又不是我寫的論文,而且對我畢業一點幫助也沒有,我為何要去?而且還要準備報告論文,只是身為學生的我除了默默接受,還能如何呢?

上了車,坐進還算頗為舒適的座椅,厚厚的車窗將寒風都關在外面,看來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未等到車上開始撥影片,我已經迷迷糊湖的睡著了。

到了台北,真是天殺的,冷死人了!頂著寒風,走過來到新光三越這邊,人都快被凍成冰柱了。不過比起那些在台北車站牆角的流浪漢,還是好過得多了,最起碼我穿的衣服就厚多了。

隨便找了家旅館,破破的,還是在樓上的,要是發生火警地震之類的意外,大概連逃都不要想逃了,直接兩腿開開準備投胎還比較快些。

進入房間,才稍稍有點暖意,不過隔壁的人應該更有暖意,哼哼啊啊的聲音,連牆壁都擋不住。我開啟電視機,轉啊轉,轉到了鎖碼台,居然發現該鎖碼的沒有鎖碼,不知是不是旅館另外放的,反正是全都露的洋片子。我把聲音開到我所能忍受的極限,對著隔壁的牆轟出去,小小回敬一下她們的干擾。

把行李都安置好後,點熱水暖暖手腳後,我才把電視機關小聲,而隔壁的聲音不知何時已經消歇,總算能好好睡覺了。

******************

第二天一早,搭著捷運來到淡水,天空還下起毛毛雨,真是冷上加冷,就像是地獄吹來的寒風,從你的每一個毛細孔,一私一絲的鑽入肌膚,冷到骨頭裡去了。但是主辦的淡江大學還真有辦法,找了好幾個身材還不錯的美女,穿起短袖貼身的旗袍,還頗為養眼的,不過可就苦了那幾個打工的女孩了,這種天氣還穿成那樣,我怕她們賺來的還不夠她們去買藥吃哩。

研討會第一天沒我的事,我要報告的場次是在第二天,因此隨興的聽了幾場演講之後,趕著搭上他們學校的交通車就躲回台北了。不過說實在的也沒暖和多少,只是躲在旅館中總比在外面吹風好吧!

到附近一家「網路共和國」去上上網,到Tiger2找了找朋友,想找個人帶我到台北好好的玩玩,可是每個都推說天氣冷不肯出來,唉...看來我人緣實在不怎麼樣,無聊的把買來的時數玩完,然後附近吃了晚餐,買了一點點心,然後又躲回旅館去了,真是無聊透頂。

百般無聊的看看電視吃吃零食,一個晚上其實也不太長,加上天氣冷,特別想睡覺,因此早早的就躲到被窩中,關起電燈睡覺了。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這一睡可睡出大事了!

正在朦朧模糊卻將睡未睡之際,因約之中感覺到房門似乎有人走近來,細碎的腳步聲一直走到我的床邊來,剎時間睡意全消!冷汗直冒!該不會這麼背吧!?還遇到那個我最怕的....鬼?!

這時候最希望的是早就睡去,完全不知道就好了,可是一但驚覺了,偏偏耳朵也會跟著比平常敏感十倍以上,連在床邊的窸窸窣窣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背上一股寒意直灌腦門。

好一會兒後,突然靜悄悄的,聽不到一絲聲音,我想:「會不會是走了?」不過想歸想,可還沒勇氣爬起來看他一眼,只能發著抖把被子拉得緊緊的。

似乎又過了很久,反正對我來說,這種時候一秒鐘大概也跟一年差不了多少,我一直聽不到任何聲音,於是我開始安慰自己,別怕別怕,也許是聽錯了,也許是錯覺,又就算是真的,大概也走了吧!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別自己嚇自己,一定是我的錯覺,一定是聽錯了,一定不是遇到那個.....

不過老天爺似乎就是跟我過不去,不應該說那個鬼跟我過不去!他居然掀起我的被子了!這還得了,這根本不再是幻覺了,這是真真實時的感覺,一股冷風已經鑽進被子了!接著一個人就鑽進我的被子了!!

「哇!」我再也忍不住的大叫起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哇!」一個女生的尖叫在我的背後響起。

這下我嚇得更嚴重了,一個轉身就滾到床底下去了。沒想到這一滾,不只我滾下去,連那個女鬼也跟著壓下來,把我重重的壓在地板上!

「喂!你幹嘛啊?!」沒想到女鬼居然說話了!!而且是壓在我身上貼著我的臉在講話!

「我...」

「我什麼我啊!你鬼叫鬼叫的嚇人啊!」

「我」

「還我我我,我被你嚇到了啦,你說你怎麼賠我?」

「有人鬼壓床是這樣的嗎?」我這樣想著「我怎麼這麼倒楣啊!」

「開燈啦!人家要起來了啦!」說著這女鬼在我身上撐啊撐的,壓得我好痛,最後還踩了我一腳,更是痛到骨頭去了。

可是這一撐一踩,我才突然發現,這女鬼身體是熱的耶!

「你是...?」

突然間床頭燈亮了起來,一個全裸的女孩坐在床頭,回頭看著我,一臉疑惑。

「我?應該是我問你是脽吧。」

「我是Lily,可是你不是Jack啊?!」女孩子有點意外的表情。

「我?等我下輩子也許會是,如果你再這樣嚇嚇我,大概還會快一點是。」

「啊?為什麼會快一點是?」

「因為被你嚇死了,早點投胎,就會早一點是了啊。」

「嘻嘻,你說話還真有意思,不過是你嚇我耶,我才被你嚇的差點死了。」

「是喔,那要不要我說對不起啊」

「要,當然要,尤其是你這樣盯著我看,很沒禮貌喔。」

「啊!?」真是失算,男人的自然反應,看到裸女哪有不會看的,更何況是長相身材都不錯的少女裸體。

說真的,眼前的女孩長得蠻甜美的,不是那種艷麗的美,就只是那種很平凡,但是你會覺得一切都恰到好處的好看。身材修長,坐在床頭的樣子,估計應該在168到170之間,在床頭燈的側光之下,胸部看來還真不小。

「啊?這樣要怪我喔?我是男人耶,會這樣看是很自然的啊,要是不這樣看你,你大概就可以生蛋了。」

「生蛋?為什麼可以生蛋?」

「恐龍不是卵生的嗎?」

「吼,你拐灣說我是恐龍。」

「冤枉喔!我是說我不看你的話,你才是恐龍好不好,何況,如果你這樣算恐龍,那人類也許會絕種了。」

「為什麼?」

「因為所有的男人都喜歡恐龍不喜歡人了,那人類不就絕種了。」

「呵呵,你這人說話還真好玩,不過既然你都說我好看了,那就原諒你了。」

真是奇怪,我本來就沒有道歉的必要,為何要她原諒?

「不過我被你看光光了,你該怎麼賠我?」

「賠?怎麼賠?不然我也脫光給你看?」我沒叫你賠就很好了,居然叫我賠,當然跟她耍賴了。我還做勢要把褲子拖下來的樣子。

「不要!我不要看!」

「那好,是你不要,不是我不賠喔。」女生遇到男生耍這招無賴招,一向只有投降的份,我肚子裡暗暗偷笑的把褲子再拉好。

「等等,吼,你很壞喔,得了便宜還賣乖。」她表情突然不一樣了「不行你別想這樣騙我,我也要看!怎樣?脫不脫?」

「你...」

「我什麼我,不脫啊?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不算話。嘻嘻,你不脫我幫你脫了喔。」

「你真的要我脫?」

「脫啊!怕你喔。」

這女生說完後還真的動手把我的褲子給脫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她居然已經把我脫光光了,這下可好,冷得嚇人的天氣,一男一女在旅館房間中光溜溜的,而唯一的一張床,有一床厚厚的棉被....

「好..好冷喔。」兩人不約而同的說。

接下來我一把抓起棉被就往被子裡面鑽,而她同時抓起另一頭,當然也是跟我一樣的想法。這光溜溜的兩條肉體,同時鑽進被子裡,當然免不了又是一陣我撞你你推我,因此驚呼連連...

「哇!你好色喔!撞人家的胸部!」

「噢!你不要亂踢啦,踢到要害了啦!」

「你...你過去一點,不要偷摸我的屁股!」

「啊!你小心一點啦!指甲戳到我了啦!」

一陣大混亂之後,終於,我....被踢下床,發著抖,趕緊穿衣服。

「喂,你把我的衣服拿來。」女生居然把我當奴隸的使喚。

我依言走過去,拿起她的衣服,但是卻不是拿給她,而是放到沙發上,我一屁股座在前面,擋住她的衣服。

「喂,你幹嘛啊!把我的衣服拿來啦!」

「哼,你想的美喔,我不先把事情弄清楚,你別想拿到衣服。」

「啊!?喔...」女孩似乎想起來了,我們現時正處在一個詭異狀況之中。

「你是誰?你為什麼跑到我的房間來,還這樣騷擾我?」

「我..你的房間?這不是六號房嗎?」

「小姐,我這是九號房,你是不是眼睛脫窗啊?六跟九都分不清。」

「可是我明明看到是六啊!」

「吼,你嘛幫幫忙,走錯房間居然都不會懷疑,床上還多了一個人耶,你不會看不到吧!?」

「我..我哪知道,床上本來就應該有一個人啊!燈光那麼暗,你跟他我哪分得出來?」

「啊!你是說,你房間的床上本來就有一個男人?」

「喂,你說的是什麼話啊!什麼男人!誰說是男人了。」

「喔,對不起喔,是我誤會了好不好。」我說歸說,但是任誰都聽得出來,我是沒啥誠意的。

「哼,你給我記住。」

「是,我記得了。」我頓一下再說「可是是要記得什麼?」

「你!」「好、好..」女生不再說什麼。

「喂,不說了?你還沒告訴我你是誰呢。」

「哼,不說。」她氣鼓鼓的。

「不說,也行。」我絲條慢裡的說「我就把你的衣服拿去櫃檯,要櫃檯去報警,就說這邊出現一個裸體女大盜,到我房裡偷東西,我想你應該不會光著身子就到處亂跑吧?」

「你敢!」

「不敢,我真不敢。」

我一肚子氣,雖然看過她的裸體稍稍有點補償,但是燈光昏暗,也沒看到太多好鏡頭,一些不小心的肢體接觸,雖然吃足了豆腐,可是要害被她的膝蓋頂了一下,至今還有一點不舒服,說來也沒佔到啥便宜。反而被她脫光,又趕出棉被,著實的凍到了。因此雖然美女當前,可是還是一肚子氣。

我站立起來,抓起她的衣服就往外走,她倒急了。

「喂..喂..回來啊!」

我已經開門走出門外,聽到她的叫聲,回頭想聽聽看,沒想到一停步回頭,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被一團棉被撞倒在地板上,棉被中當然還有一個裸女。

「噢,好痛!」

「對不起,對不起,又撞到你那裡了。」

這次雖然有棉被隔著,但是這次她是全身壓下來,膝蓋又一次狠狠準準的撞中我的要害!

我們兩人掙扎好久,才順利站起來。

「咦?!這是六號房啊!」才剛站好,她就大聲說。

「胡說...咦?怎麼會這樣?!」我一看還真的是六號耶!

「ㄜ...我...」我正想說糗大了,但是還好我眼尖「咦!不對不對,你看,這是九號,只是它壞了,上邊掉下來,整個反過來了所以像六號。」

「啊!...真的是這樣耶...」

突然對面的房門手把傳來轉動聲,她趕緊一把把我拉進房門,關上門。

「哇!」「哇!」

我真是不知道走得是什麼運,這次我還沒回頭,我背後一個大力撞來,我又被撞倒在地板上跌了一個狗吃屎,更慘的是,下一秒鐘,另一個自由落體又從背後壓下。

「對不起,對不起....」

她又壓在我身上,不過這次我卻發現有些不一樣...棉被...不見了!

那不就是說,她光溜溜的壓在我背後嗎!

背部的神經瞬間封印全開,感覺神經全力運作,展開超精密觸感分析。

分析結果:兩鼓圓盤狀柔軟物體貼著我的背部!主人的猜測完全命中!

我掙扎著要站起來。

「啊!」耳邊響起她的尖叫「不要動,不要轉過來!」

「我...」我還沒回答,她又把我壓回地板。

「不要動!」她又說「衣服還我。」

衣服剛好被我壓在下面,她猛力一抽,結果....

「啊~~色狼」『啪!』

我不知該高興還是該生氣還是...不知道了,反正她這一拉,把我跟她都失去平衡,然後一人滾一邊,我當然一眼看穿她,不!她根本沒穿怎麼看穿?!她當場也賞給我五百,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臉上應該是保持著看到她漂亮的身材,嘴巴開開的呆樣子吧!

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她,被對著我,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等我回過神,追到門外,她已經不見了。

鬧了這麼大的事,害我一個晚上翻來覆去,難以入眠,不斷的猜想這女孩到底是誰?會不會就是住在六號房?我該不該去找她?她會不會告我性騷擾?一堆奇奇怪怪的想法穿來穿去,迷糊間,天就亮了。

================================

第二天,還是要參加研討會,整理打點好之後,離開房門,經過了六號房時停了一下,不過還是沒有勇氣敲門求證。

我想還是算了吧!就算真的住這邊,又要跟人家說什麼?說:小姐,你的身材好好喔。還是說:小姐,我的老二你喜不喜歡。一堆亂七八糟的對話,在我腦子裡亂轉。

算了吧!回去寫篇故事玩玩,把她誇大一點,寫成我當場上了她,幹得她唉唉叫,爽到天亮連干七炮!我這樣亂想著離開。

上了捷運,人頗多,真是有點怪,依照我的經驗,捷運很少這麼擠吧,讓我覺得每個人的眼光都怪怪的。

「喂!」

「你?...咦?!是你!」居然是昨天的女生。

「噓..小聲啦,你的拉鏈...」

「拉鏈?」我下半身的感應神經功能全開!『遭了,下腹部有點涼涼的,真的沒拉好』

我立刻用一個我自認為最不受注意的姿勢,藉著她的身體遮掩,迅速的拉上拉鏈。

「遭了!」

「你....還好嗎?」女生大概看我臉色發青,低聲的問。

「我....我...夾到了」我幾乎想哭出來了。

我此時又不敢再次拉下拉鏈解圍,只好忍著,到了下一站,我趕緊下車,用一種近乎機器人式的走法,避免牽扯到痛處,躲到廁所去解圍了。

『干!遇到這女人都沒好事!真是個掃把星!』我在廁所中忍不住這樣想。

老二上一點小小但是鮮紅的紅點,正是這次倒楣的證據。我小心的穿回褲子,確實的拉好拉鏈,檢查好一切,又洗了個臉,才走出廁所。

一出廁所,對面椅子上一個快笑到不行的女孩,還抱著肚子女力的壓抑笑聲。

『好可愛!』我居然忘了剛才我才在咒罵她,忍不住這樣想。

她真的好可愛,她是標準的瓜子臉,五官分明,眼睛很大,雖然它現在鱉著笑而瞇著眼,但是偶而張開的瞬間,還是可以看出她的眼睛大而明亮,眼睫毛很長,鼻子很挺,五官這麼深,也許是混血而吧!嘴唇有擦口紅,事亮粉紅色,有梨窩,笑的時候更是勾引人心。

身材修長凹凸有致,昨晚雖然燈光昏暗,但是可比現在更清楚,那曼妙的身材早就刻在我的記憶中,搜索記憶的影像,胸部粗估大概是34C左右吧,身高應該接近170,腰很細,也許只有23-24吧,臀部..嗯..大約是35吧。

今天天氣還是極冷,她穿得頗多,無法獲得印證。

「喂..喂...喂~,笑夠了沒?」我幾乎又快被他笑到火氣上來了。

「嗯,呵呵...好..我不笑了。」

「嗯」

「嗯」

突然間,一陣尷尬的沉默。我想起昨晚的事,我看過她裸體,而她也剝光了我,最後我還多次受傷。真是怪異卻又有趣。

嗤!嗤!

「你是誰?」「你是誰?」兩人同時笑,同時開口說同一句話。

「呵呵....」

「女士優先,我先說,我姓倪名珍秋,叫做倪珍秋。」

「倪珍秋,倪珍秋?倪珍秋!?你真糗?!」「你別鬧了,小心我扁你喔。」

「啊!你這麼快就發現了喔。」「好啦,不玩了,我叫楊英,很男性化的名子。」

「楊英,嗯,我叫做劉明雄,很俗的名字。請指教。」

「哈哈,還真的很俗。」

「是啦是啦,你的名字最好啦。」我說。

「咦?不對,你是不是騙我?」女孩指著我的鼻子說。「我姓楊你就姓柳,我叫英你就叫雄,你故意的是不是。」

「啊!你這麼快就發現了喔。」我學她說。

「你很壞喔,還好,遭天譴了。」她一邊瞄著我的褲襠一邊愉快的笑著,。

「騙你的你還當真,我真的叫劉明雄啦!看,這是我的身份證。」

「耶?還真的耶,這麼巧,不過原來你姓劉,不是柳。」

「原來是聾子嫌人說話小。」

「ㄟ,有點風度好不好。」

唉,老招,女人鬥不過男人時,最會用這招,叫你有風度一點,擺明了就是你不讓她就是沒風度,而自古至今,男人為了『風度』二字,不知吃過多少虧了。

我也不例外,只好乖乖認錯。

不過,跟這麼漂亮可愛的女生認輸認錯也還算可以啦。

「楊英,你是沒事做嗎?在這邊等著笑我。」

「不是啊,我今天要去淡江大學參加研討會,時間還早嘛。」

「啊!是那個XXXX(又臭又長又無意義的字自動省略)喔。」我說。

「ㄟ,你也知道喔。」

「我當然知道,我今天還要上去講哩。」

「啊!是哪一個Session?」

「今天早上第二個,是Session6B吧。」

「哇!好巧喔,跟我一樣耶。」

「你也是要發表論文嗎?」

「不是啦!是我學姊要發表,我陪他來,順便到台北啊、淡水啊玩一玩。」

「喔。」我想也不是,看她的樣子頂多念大學,應該是不會寫論文來發表的吧。

「那你學姊呢?」

「她先走了,我跟她說過我會晚點到。」

「喔,那,一起走吧!」

「好啊,走。」

似乎是有著老朋友般的熟悉與默契,我們兩人並肩重回車站坐車往淡水而去。

就這樣,我與她的故事,剛剛展開。

*** *** *** *** *** ***

(2)

淡水,天氣跟昨日一樣的冷,或許更冷也說不定,但是比起昨天,現在的我卻不覺得冷,一個莫名其妙而認識的陽光女孩,一路上跟你如同老朋友一般閒聊,刺骨的寒風似乎都會知趣的自動退閉。但是,也許有人會說,我是豬哥色魔,滿腦邪惡,因此血行加快,所以才不會冷。

不過,管他的,我只知道一路上不少人對於我們在嘻笑聊天投以羨慕的眼光,尤其是一些男性同胞,以她的容貌,招來了許多如刀的目光對我進行刺殺。或許是我長得太醜太矮吧,難以匹配她陽光般燦爛的外貌,才會被如此嫌惡的眼光蹂躪。

不過,老實說,被蹂躪的很爽!一個醜男,未來是標準的工程師,暨不會玩也不會哄女生,這輩子要像現在一樣跟一個漂亮寶貝開心聊天,那是老貓嗅鹹魚:休想啊!

也許有人說,相親也有漂亮的啊!我不否認,但是漂亮的多半有問題!不是有怪僻就是家庭有問題,搞不好還是拖了一屁股的債,要不就是流氓世家,反正你要靠相親是永遠遇不到像楊英一樣的女孩的,這一點我是幾乎可以跟你保證的。

研討會的過程一如以往的無聊而冗長,即使是我所要去發表的那一個Session也是好不了多少,不過今天有點不太一樣的是,台下會有認識的人在聽我說。

到了那邊,楊英很快的找到了學姊,不過他並沒有介紹我跟他學姊認識,或許他跟本也沒跟他學姊提起過我這個人跟昨晚的事吧。應該是這樣沒錯,要換成是我,我大概死也不會說我鑽錯房間上錯床,而且還被看光光!

想到她的裸體,底下的老弟又抬頭跟我抗議,為他昨晚第一次有機會表現,但是卻又失之交臂而抗議,但是這下我可慘了,冬天衣褲厚重,看不太出來他到底有多生氣,但是這是被褲子強壓之下的結果,難過的程度只有我自己心知肚明。

由歷史紀錄可知,高壓統治通常不會有好結果,如大禹治水的適當疏導才是上上之策,我只好快快的找間廁所,好好疏導一下。

ㄜ...我說的疏導是調整姿勢,避免直接壓迫,你可別想歪了喔!我雖然常常幹那件事,但是還不至於是隨處可做處處留種的那種人。

遠遠的看他學姊,除了還算瘦高的身材之外,大概最受注意的就是那一頭長到腰際的長髮了,烏黑有光澤,很適合去拍廣告。直到進入小小的研討室之後,近距離一看,乖乖籠地咚,還長得真不錯,跟楊英比起來毫不遜色,會場中只有她們兩位是女生,而且都算得上是殺手級的美女,因此幾乎所有人的眼光都會常常往她們偷偷瞄上幾眼。

不過,我大概是這群人中最幸運的一個,因為她們兩個就坐在我旁邊,女生身上特有的香味不時撩撥我的嗅覺,並且我看過其中一位的裸體,還有過肌膚之親,而她–楊英,正坐在我隔壁,她還不時偷偷跟我遞眼神貶眼睛,似乎為她沒跟我相認而道歉。

不過這一來一往,我底下的兄弟又不安分起來,有統計說過,男人平均每隔三到五分鐘就會想跟性有關的事,我不知道正不正確,但是我現在就很希望它是錯的,因為頂著帳篷上台發表論文可是很尷尬的耶。

她學姊比我先上台,報告著什麼我不知道,我只急著要我的小兄弟快快消火,因為下一個就是我了!不過,當給你刺激的來源就坐在你隔壁,而且還不時給你一點刺激,那怎麼可能消得了火。

很快的,她學姊報告完,輪到我上台了,我只好為為弓著身體,盡量不要太誇張的硬著頭皮上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