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續集

作者:鷹魔

續第1集

「噢~~繼續~~用力~~」我略微低頭往我的下半身說。

「嗯」楊英悶應一聲,繼續用他可愛的嘴巴用力吸著我的老二。

楊英一面吸一面用手輕輕的柔著我的卵蛋,那是一種只要再用力一點就會疼痛,處於臨界邊緣的特殊快感。就是這樣恰到好處的力量揉捏著,把所有的極致快感給一滴滴擠壓出來。

配合上揚英獨特的口技,又吸又轉,同時以嘴唇上下套弄肉柱,輔以舌頭的舔壓,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楊英牌老二搾精機,要不是我已經有過不少經驗,這樣的攻勢可能不用三分鐘我就乖乖投降了。

我抬起頭,繼續我對宜靜那嬌艷欲滴的花穴舔去,宜靜正跨過我的臉,用她最最私秘的花蕊蜜穴,接受我舌頭的探索。宜靜半趴在床頭手扶著牆壁,忍著一波波的高潮,不發出淫蕩的大聲呻吟,卻也難忍從嘴角溢出的一絲來自於喉嚨深處的嗚咽。

我雙手扶著宜靜的臀部,不讓她有逃脫的機會,舌頭時而上下舔時而伸直鑽刺,每當舔過上方的小豆豆時,宜靜總是一陣哆嗦,要是伸舌從雙唇中挺入,常常反被那小口給吸夾,她是如此的敏感而反應又是如此強烈,好幾次我都要懷疑我的舌頭是否還能退得出得來。

要是出不來,那可能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人做愛因為舌頭被夾住而分不開!

我當然也不會讓楊英獨自辛苦,她是斜趴在我跟宜靜旁邊,我伸手可及之處,因此我雙手也不時幫她做做重點按摩,揉揉胸、夾夾乳頭、磨磨她的花穴,待到她花穴出蜜,我乾脆用手指頭代替我的分身,先是慢慢插入一指,接著另一跟指頭也尾隨進入,這時我就使出『賤指絕技』,以本尊難以達到的『快速進出技法』,媲美高級電動按摩棒的絕妙技術,抽抽插插、微振旋轉,再輔以第三指的『豆豆刺激法』,對她的豆豆加強攻勢。

「噢~~」我的強烈攻勢換來的是楊英的超級吸塵器攻勢!

「嗯~~」楊英也是唉吟連連,只是礙於嘴巴沒空,不然恐怕她的呻吟已經可以掀翻屋頂,天下皆知。

「啊~~喔~~」宜靜也不例外,我上下齊施,兩人都難逃我的攻勢。

「來吧!快上來吧!」我對楊英說。

「我..還是..靜妹妹..先..先吧!」楊英抽空斷斷續續的說。

「不..還是..你先吧」宜靜說。

突然間,房門被推開,赫然是久未出現的Jack!

「你們兩個到底在幹什麼?」Jack說「你們都不要先,難道要我來嗎?」

然後,三個人都停了下來,看著我說:「親愛的,你知道嗎?人生就是由一連串的選擇所組成的,現在是不是該輪到你選擇了呢?」

「啊!」我該選誰呢?!

我突然冷汗直冒,一個哆嗦.....

「先生..先生,你要什麼呢?茶還是果汁?」一個陌生而又漂亮的女生臉蛋,離我只有三十公分,用一種有點奇怪的表情看著我說話。

怪在哪裡呢?說不出來,有點曖昧,有點揶揄,有點...奇怪吧!耶?她是誰?怎麼這樣跟我說話?

「啊?」我突然驚醒,我正在飛機上哪!

「什..什麼?」我問。

「我想你應該會口渴吧?」空中小姐說。「所以我問你要喝什麼呀!」接著又露出那種怪怪的笑容。

「喔,我要茶。」我回答那空中小姐的話。

「那這位小姐呢?」空中小姐往下面指了一指。「她應該也是要吧?」

「咦?!」我嚇了一跳,原來楊英趴在我的兩腿中間,毯子蓋住了她的臉跟我的下半身,只露出她的後腦勺。

「她...她也喝茶。」我說。

「好的,你們的茶。」空中小姐遞過兩杯茶跟餐點後,推著餐車到別排去了。

「你....該起來了吧!」我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嗯...」楊英坐了起來,緊閉著口,趕緊拿起那杯茶喝了起來。

「真掃興,我還想多玩一下的說。」楊英喝完水後說。

「你還玩,公共場合你還這樣玩,你..你..真是太..太過分了。」

「我怎樣啊?我真是好心沒好報哩。要不是我看你那邊好像很想要的樣子,撐得褲子都快破了,我才好心放它出來透透氣,順便解放它的壓力,你得了便宜還賣乖,連句謝謝都沒說還罵我...」楊英低聲在我耳邊抱怨起來。

「好好好,是我不對,對不起,謝謝你。」我說「這樣可以了嗎?」

「哼,這還差不多。」楊英得意的笑了,真是好漂亮,看得我呆了。

「既然你說對不起了,然後也謝過我了,那..我就好心告訴你吧,你..」楊英對著我的耳朵吹著氣,很溫柔的說「那邊跑出來了。」

「啊!」我終於發現,我下體微涼的原因了!

我趕緊拉上毯子,然後趕緊拉上拉鏈,接著「啊!嗚~~」我忍著慘叫,我..又夾到了!

好一陣子不見的兩個傢伙出現在我旁邊的機窗外。

『我說白老頭啊』長角的黑傢伙說『你怎麼不太盡職啊?』

『喔?怎說?』白袍老頭意外的睜大眼睛說。

『對啊!你都沒有保佑我們的客戶,害他那邊一再受傷,不像我,幫助他做了個好棒的春夢。』

『你住口!』白袍老頭大聲叱喝『都是你害的你還敢說,你的好事結尾都嘛會有壞事,而壞事通常遠大於好事,前面的好事只是用來騙驢子往前走路的紅籮卜,等到他真的走了,壞事就跟著來了。明明他被夾到也是你的傑作,你竟敢巫賴我!』

『啊!你說的也是啦,我幫他做春夢的代價是夾那一下沒錯啦』黑小鬼頓了頓又說『但是,你可以發揮你的專長,避開這一下啊,你根本沒施法術去阻止啊。』

『嗯,這個嘛...』

『哈哈,沒錯吧,你失職了!哈哈..』黑小鬼得意的笑著。

『來吃點巧克力吧!』黑小鬼說『你的白袍有點變灰了呦。』

『嗯..要你管!』老頭說『巧克力拿來啦!』

『哇哈哈哈...』黑小黑狂笑。

話說從頭,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我投了一篇論文到一個在美國舉辦的研討會上了,所以我必須去報告論文,因此現在才會坐在這班長途飛機上。原本我是一個人到美國去的,但是神奇得很,當我上了飛機之後,卻發現楊英隨後跟了上來,而且位置就在我旁邊。

她和我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而旁邊前後的座位並沒有坐其他人,想來必是楊英多買了幾張機票,然後又加上那批惡行惡狀的手下去威脅利誘別人換位置,所以才會空了下來吧。不過我怎麼問她,她都是微笑的說:『沒辦法呀!大家都那麼客氣,自願跟我換位置,我當然就不客氣的接受人家的好意了。』

長途飛行是很累又無聊的,因此沒多久我就睡著了,沒想到楊英這個女魔頭居然大膽到在飛機上這種公開場合也敢玩,只拿著毯子稍稍遮掩一下,就這樣咬起我的老二了!正巧遇到用餐時間,空中小姐發餐盒跟飲料,我剛好醒了,她就問我喝什麼,接著就發生這樣的慘事---『夾雞事件』。

「小姐,你們有沒有什麼藥膏,他流血了。」楊英跟空中小姐說。

「有的,您等一下。」空姐回答。

空姐拿來了藥膏,但是卻站著沒走開,似乎是等著拿回藥膏。

「嗯,我等一下再還你好媽?」我說。我總不能當著她的面掏出老二擦藥吧!

「喔,不用還,我只是想瞭解你哪邊受傷了。」空姐說,還露出甜甜的笑容。可是這笑容我怎麼愈看愈奇怪...

「啊,這...這..」我猶豫著說不出口。

「頭啦,他的頭剛剛被我不小心撞到了,有點流血。」楊英說。「謝謝你。」

「這樣啊,那你們慢慢擦。」空中小姐說完後終於走了。

我又稍微等了一下才起身去廁所擦藥。真是可憐了我的小老弟,剛剛一夾還真的夾破皮了,內褲上還留有一小點的血,還好外面看不出來,不然可就慘了。趕緊擦了擦藥,順便撒了泡尿才出來。不過藥膏實在是太涼了,老二實在是有點難受。

「先生!」

「啊?!」我一出門就遇到剛剛拿藥給我的空姐。

「您的頭怎樣了?」她帶著甜死人的笑容說「還流血嗎?」

「啊,喔,不..不會流了。」我說,除了老二還感覺涼涼的,已經不會痛了。

「真的喔,可是你褲子上怎麼有血跡,要不要擦一下?」空姐說。

「啊?!」我趕緊低頭一看,咦?沒有啊?

我再抬頭看她,她掩口忍著笑聲,我終於知道她那甜死人的詭異笑容是啥意思了。

我左看右看,附近的空服員都在偷瞄我這邊,臉上都是帶著笑意,一種詭異的笑。看來,這空姐不但知道了剛剛我跟楊英的事,還跟同事說了,現在還來虧我!

「喔,不用了,藥膏還你。」我說。我怎麼可以這樣任你虧呢?我要想辦法虧回來才行!

「你是..李小姐。」我看看她的名牌「如果李小姐你要幫我擦..」我故意裝出好像很色的臉「那我倒是很願意讓你幫我擦一...啊!」「哇!」

飛機突然遇到小亂流而晃了一下,結果那空姐跟我失去平衡,她居然一下子撞過來,把我撞往廁所的門,我們雙雙失去平衡,接著滑落地板。

但是這都不算什麼,最扯的是,滑下來的時候,她好死不死的一頭栽在我剛剛擦過藥的弟弟身上!趴在我兩腿中間!

這是什麼姿勢?!

附近的人先是一陣錯愕,接著哄堂大笑,尤其是那幾個看到的空姐,一副想笑卻又不敢笑的樣子,我都很擔心她們會不會憋成內傷。

「李小姐,如果你真的那麼急的話,至少也該拿個毯子遮吧?」我說。

「你!」她紅著臉,趕緊爬起來,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呵呵,報了一箭之仇,敢虧我?!哼哼,老天有眼啊!

咦?該不會又是那兩個小傢伙搞的鬼吧?

她趕緊小聲的說聲對不起,然後就快步離開。

「喂~別走那麼急呀!要毯子我的先借你們用!」旁邊的一個男乘客說。

「哇!哈哈..」「哈哈...」「呼呼...」各式笑聲爆出。

我看她這趟行程可能不會再出現了吧!

「擦好了喔?」楊英問。

「嗯。」我沒好氣的應一聲。

「好可憐喔,我秀秀喔~~」楊英一邊說一邊又伸手過來。

「喂!你!」我低聲驚呼。已經都被人知道了還這樣玩,我可不是暴露狂啊!

「呵呵..你怕啦!」

「別玩了啦,剛剛已經被空中小姐看到了啦。」我說。

「喔?真的喔!」楊英不在意的說。「待會兒我去找她聊聊。」

「你找她聊啥?」我疑問道。

「把她呀!」楊英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她很漂亮啊。」

「你!?你把她,哪你當我是誰?」我說。

「你喔,我男朋友啊。」楊英說。

「你!我是你男朋友,你又去把女人,這算啥?」我說。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喜歡你一個男的,而且其實我更喜歡女人!」楊英說「你如果真的喜歡我,就應該讓我做我喜歡的事,況且,我又不是讓你戴綠帽。」

「可是..」

「可是什麼啦,騙你的也當真。」楊英雙手圈著我的脖子說「我現在只喜歡你一個男人喔。」

「那....女人呢?」我問。

「女人嘛....兩個吧。」楊英說「我知道你不會介意的是嗎?」

「噢~」我的確是不介意,因為我知道這兩的女人一個是宜靜,另一個是Jack。

對於Jack我是有著深深的歉意,雖然在醫院我是被動的,但是畢竟她的初夜是給了我,一個她所討厭的男人,一個搶走她情人的男人。楊英原本就是跟她在一起,從來也沒有分手過,我反倒算是她們之間的第三者,我有何話好說。

而宜靜呢?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我現在跟楊英的關係,雖然她看過我跟楊英在客廳搞過,但是酒後亂性也說得過去,況且那次是楊英主動,她似乎沒有在意過。但是接著我以為她是楊英而跟她以電玩對決,贏得一夜,她應該會懷疑的,但是她卻又沒對此事再有過任何一句話語,就像是根本沒發生過似的,我就搞不懂了。

認真說起來,我倒是該跟楊英和宜靜說抱歉哩,因為真正腳踏雙船的是我,我既有宜靜也跟楊英在一起,坐擁齊人之福。

不!不對!楊英不也跟我一樣?她既跟我在一起又跟Jack是一對,然後跟宜靜似乎還有著另一種關係,如此說來楊英也算是腳踏三船吧,而且她的三船是一男二女兩種船,比我還要花心哩。

不過話又說回來,楊英跟我的關係應該是情侶還是情敵?宜靜如果真的跟楊英搞起『蕾絲邊』那套,那宜靜是不是也算腳踏雙船?........

亂七八糟,不知所謂,天下大亂......

「大雄!」楊英叫我「你在發什麼呆啊?」

「沒..沒有啊..」

「沒有?我叫你好幾聲了。」

「喔,什麼事?」

「吃飯啦!」楊英說「你不吃飯光發呆會飽嗎?」

「喔,好啦。」

胡思亂想中,我跟楊英來到了美國了。

在L.A.轉搭美國國內線,一切順利,除了海關的人例行性的問話,你從哪來?要去哪裡?來做什麼?這些不知所謂的問話,讓人覺得有點好笑,倒是沒啥事情發生。唯一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真的看到跟感受到,啥叫做屁股大到可以打一桌麻將!

天啊!美國真是什麼都大!尤其是身材,屁股真是大到在台灣找不到椅子坐,根本就是可以擺上一桌麻將,那個腰圍少說有六七十寸。最令人驚訝的是,一個機場走下來,最少看到十來個人有這樣驚人的身材,真是嚇死人了。

轉機之後,又是一段四個小時的空中旅程,最後來到了奧蘭多,一個位在佛羅里達的一個觀光城市。

這是一個頗為漂亮的城市,世界知名的迪士尼樂園就在這地方,當然除了迪士尼之外,周邊也會衍生一堆相關的觀光娛樂景點,旅館的大廳通常也都有一堆短期行程的廣告,隨便看看都有三四十個不同的景點,真不愧是個觀光都市。

我是窮學生,訂的當然是三流旅館,楊英二話不說幫我退了房,拉我到她住的高級旅館,跟她一起住。

住進旅館已經是黃昏時刻了。

「大雄~~~」楊英叫我,拖著長長的尾音。

「嗯?」我說「幹麼?」我是故意裝傻,各位別以為我真那麼笨。要知道,一個女人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亂撒嬌,即使是楊英這樣的雙性取向,當她跟我在一起時,她還是女人,所以,這樣叫我絕對是另有目的。

這目的是啥?很難說。可能只是要你嘴巴甜一點,說她穿的衣服很漂亮,不不不!我說錯了,應該說,你的衣服真配你,你漂亮得簡直是仙女下凡,西施再世。

再來,可能要你陪他去逛街,或是幫她做點事。當然逛街是要你出錢還出力,刷卡刷到手軟也不准皺眉頭。做點事就麻煩了,簡單的叫你按摩按摩,最難的是只有說兩個字:『我要』,然後再來三個字:『我還要』,接著又說四個字:『再來一次』...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所以男人遇到女人撒嬌,除非你是在三滿狀態:自信滿滿,荷包滿滿,精力飽滿。否則最好裝傻,能閃就閃,能躲就躲,千萬不要逞能。

「人家~~~」楊英說到一半。

「啊!我先去洗個澡!好累喔。」我趕緊說,這是第一招:『顧左右而言他』。

這招的奧義在於防範於未然,事先攔截轉向,在她還來不擊出招說出她的目的之前,你立刻提出一個她無法否定而必須先去做的事情,這樣子她就沒機會說出她的要求,你也可以避過一劫!

「你!」楊英說。

「喔,還是你要先洗?」

「人家想....」楊英開始露出笑容,我則開始冒冷汗。我已經開始後悔,因為我已經發現自己挖了一個大陷阱,然後又自己跳下去了。

「一起洗好不好~~~」又是拖尾音。

當場出現一個錯誤示範,第一招『顧左右而言他』的致命缺陷,就是常常回像我這樣,從一個陷阱跳到另一個陷阱,而這陷阱還是自備的!

楊英這招呢也有名堂,叫做:『順水推舟』。這招的精神在於不論對方如何推托,你總是能找到一些對自己有利事,要求對方做,當然,這需要長時間練習,功力累積之後,才能隨時隨地的使出,不見絲毫拖泥帶水,沒有斧鑿痕跡,渾然天成。

「啊~~喔,好..好吧...」我說。

這下子可以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沒有人會懷疑楊英的目的了吧?

這時候該怎麼辦呢?我偷偷歎口氣,看來今天在劫難逃了。

其實我也是正常男人啊,面對美女的明示暗示,我哪不動心呢?但是考慮到此行還有好幾天,而且我還要報告論文,如果帶著熊貓眼去報告,恐怕是不太妙的事。不過,事已至此,不上也不行了!

楊英快手快腳的拿好我們的換洗衣物,接著又迅速的脫光我們兩個的衣服,然後抱著我,推著我進到浴室去。

與美女鴛鴦戲水實實在在是件賞心悅目,令人身心舒暢的好事。

我努力的不去胡思亂想,但是楊英的好身材實在誘人,加上偶而互相幫忙塗一下沐浴乳擦一下背,我碰一下楊英的臀,還是她胸口貼一下我的背,想要不遐想實在是不可能的事。

我的分身早就不時的蠢蠢欲動,要不是我偷偷咬舌頭降火,恐怕早已一柱擎天。

高級飯店的浴室當然豪華,浴缸果然是按摩浴缸,簡單洗過之後,楊英立即把水放好,要我過去泡澡。

我乖乖的過去泡,在按摩水柱衝擊之下,實在是頗為舒服。

楊英當然不會在旁邊發呆,她接著進到浴缸來,然後就趴在我身上。

「大雄~~~」

「啊..啊~」我說。

「抱我。」

接下來,當然是抱,不需多廢言。

男女一但抱上了,尤其是光溜溜的時候,不論怎麼樣,一抱就是會再抱,然後雙手會自動尋標,找到適當的地方去摸摸摳摳、揉揉抓抓。我的兩隻手根本不需指揮,自動就幫楊英搔背,抓抓腰,摸摸屁股,做著所有能夠挑逗女人的動作。

而楊英呢?雙手也是在我身上摸來摸去,堅挺的雙乳在我胸口壓來擠去,毛茸茸的小穴不時滑過我愈來愈硬的分身,滑呀滑的,終於我的分身達到八成的硬度,挺起一個角度,當楊英的身體再度下滑,我的分身就順理成章的鑽進密穴,直抵花心。

「喔~~」楊英輕呼。

「嗯」我也低哼。

「你好壞喔~~」楊英說「怎麼就這樣戳人家呢~~」

真是做賊的喊抓賊,要不是你蓄意安排,我哪會主動犯罪。

「啊?哪有」我說「明明是你的小妹妹來咬我的小弟弟。」

「吼~~」楊英說「你怎麼這樣說人家!」楊英翻著白眼挺起身子說。

用肚臍眼想也知道,這根本是假裝生氣,其實是要你待會兒用心點,做功課時不要偷工減料。

「喔,那對不起,我錯了,我抽出來好了...」

「你敢!」

「我不敢!我怕我底迪會爆掉。」

「哼!對啊!我可是在救你的底迪耶!」楊英得意的說。

「是是是,你偉大,我...」

「啊!」楊英突然一滑,整個人趴下來。

「唔!」「嗯!」我抱起她,順勢一吻。

我慢慢的挺動我的下半身,讓我的分身慢慢的進出楊英身體,楊英也配合動作,上下前後移動她的身體。

這按摩浴缸的設計真是有點怪,因為有一道水柱不偏不倚,剛剛好就直衝我們兩個交合的部位,我們這樣移動時,水柱時而衝擊我的卵蛋,時而沖激著楊英的陰戶,雖然我們兩動作不快,但是卻有這水柱幫忙刺激,幫忙加溫。

很快的,我們都興致高昂了,但是這姿勢實在不方便,於是我們一起翻身,讓楊英躺在下面,好讓我可以加快速度衝刺。

「嘿!」「咦?」我們幾乎立刻發現不對。

換了姿勢之後,那股水柱不但是衝到敏感部位,而且還會衝著我的卵蛋,直往楊英的花瓣直撞,我一插入楊英深處,兩顆蛋就一直撞來撞去。

「呵呵..」「嘻嘻..」我們都笑了出來。

「這浴缸真是有趣。」楊英說。

「是啊。」

「啊!」楊英輕呼,因為我開始加速衝刺,用力頂著她,一下一下刺到最深處。

第一次在水中做愛,第一次被按摩浴缸幫忙做愛,第一次在外國做愛,很特殊的一次做愛。

楊英開始緊緊抱著我,手指頭抓著我的背,愈抓愈用力。我繼續努力,每一下都是頂到底抽到盡。

「喔!~~嗯~~」楊英的花穴開始收縮,我繼續努力。

緊縮的花穴,用力吸著我的分身,內裡的皺摺刮著我敏感的傘緣,每一次的進出都會引得我下腹一縮一縮的,我用力吸一口氣,努力憋著,做最後的堅持。

終於,一洩如注,用力一頂,全射在楊英的深處。

楊英的密穴似乎還未滿足似的,一縮一縮的壓搾我的分身,好像飢渴的嬰兒用力吸已經沒有乳汁的母親乳房,而我已經完全被搾乾了。

「呼~~」楊英呼了口氣。

「吁~~」我也有樣學樣。

「好棒啊!」楊英說「真是有趣的浴缸。」

「是啊,沖得我好癢喔。」我說。

「呵呵,是啊,我也覺得癢,可是...很舒服喔。」楊英說。

「那麼...」楊英又說。

「肚子好餓,我們去吃東西好不好?」我說。這次這招『顧左右而言他』應該不會再出事了吧!

比起再來一發,我想保留點體力給未來幾天,去逛街吃東西還是不錯的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