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真面目~(八)放縱的報應

(八)放縱的報應

伸手抹去額頭上的汗珠,撕開了麥當勞的紙袋,我真的需要補充點養份了,喝了一大口冰涼的可樂,呼……真正透心涼。呼了一大口氣,真的好爽。我走到牆邊,隨手打開一扇窗戶,涼風陣陣,吹在汗流浹背的身上,嗯……有點冷。

在我大快朵頤時,“喀……喀……”是高跟鞋,原來老師緩緩從桌子上坐了起來,她“呼……”了一聲,伸手撥了撥自己的頭髮,滑下桌子,向我走來。

“妳肚子餓不餓啊?妳買了好多,妳自己要不要吃點東西啊?”我邊吃邊問道。

老師點了點頭,沒說話,繼續往我這裡走。當老師走到我跟前,我將可樂遞向她,問道:“妳很渴了吧?”

老師又點了頭,但她沒接過我手中的可樂,於是我將可樂擱在她身旁的桌子上。我吃了好一會兒,老師只是站在我前面看著我,絲毫沒有其他動作,我抬頭問她:“怎麼啦!?妳要吃什麼,我拿給妳。”說完便打開裝置食物的袋子。老師蹲了下去,賊賊的看著我,我被她瞧得有點怪怪的,忙將視線轉移他處。老師在我不沒注意時,突然伸手握住我半軟的肉棒,有點發嗲的說:

“我餓了,想吃香腸啊……渴了,想喝濃濃的白果醬……”說完便伸出舌頭舔起我的陰莖。唔……原來她在想的是這個,怪不得剛剛一副不懷好意的模樣。老師似乎舔的很爽快,邊舔還邊說道:“你……剛剛……還沒射精吧?嗯……”

我半呻吟似的“嗯……!”了一聲,放下手邊的漢堡,撫摸老師的頭。慾望之根在老師舌頭的不斷逗弄下,恢復了它的堅硬。老師見狀,站起身來,半彎腰的站在我身旁,改用手掌搓動我的肉棒,嘴唇靠了過來索求我的親吻。我把頭靠了過去,用舌頭將口中的部份漢堡捲入老師嘴中,老師也都照單全收。老師和我舌頭火熱的糾纏著,老師的乳房則在我眼前晃啊晃的……

在老師的小手溫暖搓動下,我已經到了發射末端,我趕緊將舌頭抽離老師的嘴,雙手抱住老師的頭向下一壓……來不及了!我頓時下腹部一陣酸痛,精液噴射而出……

噴的很多,白稠的濃精噴灑在被我往下壓的老師臉上,老師隨即用嘴巴含住肉棒,輕輕套弄,將我剩餘的所有精液都吞入喉嚨後,老師才滿意的笑道:“真棒啊……好吃……”說完她立刻用手指刮下她臉龐上所有的精液,嚥進嘴中。

一陣發洩過後,我把老師抱到我的大腿上,問她:“要不要吃一點……”

老師親了我一下,笑道:“不了,你已經……把我餵的很飽了……喔……不不,是太飽了。”

我從袋中拿出了薯條,沾了些蕃茄醬,塗抹在老師的乳頭上,然後低下頭把它給舔乾淨。我和老師都沒有力氣再做愛了,但是我們仍用著不同的方式取悅對方,老師則是用嘴巴餵我吃喝,不然就是舔舐著我身上的汗水,就像夫妻在做愛後,總會聊聊天、談談心,增進彼此間的情感,而我和老師只是表達的方法不大相同罷了。

雖然老師說她不想吃東西,但她還是陪我吃了一些薯條、喝了一些可樂。吃飽喝足後,我們出去拿回了我倆的衣物,回到教室穿好後,我們準備離開學校。

“希望今天的事沒人發現。”老師憂心忡忡的對我說。

“嗯……”我牽起老師的手,隨即又笑道:“怕被發現!!??那妳還叫那麼大聲!!??”

“去你的,哼!”老師口中雖不滿,但她卻將嬌小的身軀靠在我的胸膛上,我倆就這樣向外走去。

其實我一點也不擔心會不會被發現,為什麼呢?在夜晚寂靜的學校裡大吼大叫,應該特別容易被人察覺啊!不過,那得要看學校所聘用的工友,才知道囉。我們學校的工友,是個十足的酒鬼,只要上司一不在……嘿嘿!

我為什麼知道!?還不就前些日子,為了我那位身為學藝的好友,天天留下來做壁報囉,那位工友甚至拿酒要跟我們一起喝呢,不過當我們把他扶回看守室後,他馬上醉的不醒人事,加上老師及教官的宿舍離操場有著一段距離,所以我有九成的把握沒問題,萬一很衰,真的不小心被發現,那也只好聽天由命啦。不過,那時候的我,性慾大過了一切。

我和老師邊走邊聊,也沒聊些什麼特別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就談談同學、說說學校,講講剛剛做愛的感覺,加上,一點點的互相調侃。在老師輕快的笑聲中,我們穿過了校舍、穿過了行政大樓、穿過了穿堂,到了校門口。

“要不要我載你回去?”老師低著頭問我。

“喔,不用了,我自己有騎腳踏車。”

“是嗎,那,我先走了。”老師似乎十分失望,不過我也沒辦法。

目送著老師走向她的轎車,我的腰際還不時傳來一陣陣的抽痛。老師回頭看了我一眼,馬上又小碎步的跑回來,緊緊的抱住了我。

“家偉,我今天……很高興。”說完,踮起了腳,吻了我,轉身跑回她的車子,發動了引擎,離開了。

我想,老師所追求的,或許不止是性慾,而是一個能夠帶給她快樂、能關心她、能對她好的人。這些讓我更疑惑了,老師的丈夫,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男人?老師真實的生活到底是?

算了,別想了,有機會的話再問問她吧。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走到了車棚,幫自己的車開了鎖,回家囉~~~~!

才剛打開家門,就傳出了媽媽的責備:“怎麼那麼晚回來啊?也不打個電話講一聲。”

我懶洋洋的爬上樓梯,背後還傳來媽媽的詢問:“要不要吃飯啊?”

我搖了搖頭,振作的提起腳步奔向我的房間,實在太累人了。

一看到床,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砰!”一聲關上房門,撲了上去。“啊,有床真好!”這個念頭在我腦海浮現,神智已經開始模模糊糊起來,抱著軟軟的棉被,又想起了老師誘人的胴體……

那一晚,我做了很多的夢。這些夢,很雜、很亂、很煩人,卻又揮之不去。我夢見了家人、夢見了同學、夢見了偶像、夢見了鬼怪、夢見了自己,也夢見了老師。夢裡的老師在向我招手,她穿的好美、好漂亮,全身散發迷人的風采,帶著甜甜的微笑。腦中冒出一個疑問:老師,她……真的愛我嗎?是真的嗎?

我突然覺得很難過,大聲呻吟了出來:“好……好痛苦……”

有……有人摸了摸我的額頭,我……我又陷入夢中……

“家偉……家偉……”伴隨著叫聲的是一陣搖晃,“嗯……”我含糊的應了一聲:“怎麼了?……”頭好重……

“你感冒了,你爸幫你請了假。來,起來吃藥。”媽媽把我扶了起來,將溫水遞給我。

我感冒了!?大概是昨天在操場上著的涼吧!嗯……也可能是在教室,也可能……算了,反正就是感冒了,昏昏沉沉的真不好受。

吃完了藥,我又倒了下去,這次感冒似乎不輕啊。

也不知過了多久,在睡夢中的我再次被媽媽喚醒,她叫我將衣服換了,要去看病。

“林診所”三個熟悉的字映入眼簾。是的,我每次生病都是來這看的。

進了診療室,嘿!醫生還是那副老樣子:肥圓的臉龐、厚厚的雙下巴、戴了一副眼鏡。

“沒什麼事的,喉嚨有點發炎,吃些藥就好了。不過,在這種大熱天得到的感冒,往往比較不容易好,要特別注意一下。”

聽完了醫生的長篇大論,媽媽去拿了藥,我則知道,可以休息好一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