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強暴我的自白

我叫思琪,在XX中學讀中三,據聞我學校的女同學係好多男人和色狼的性幻及想強姦的目標(因那套類似水手裝校服太誘惑吧?),最初我都係當笑話聽了便算,心裏想那麼多人想強姦別人那還得了麼?直至那天慘劇發生在我的身上,才不得不信,強姦我的就是我爸爸。

那年要面對評該試的挑戰,就更是每天都留係學校,所以我很晚才走,如常地同幾個同學(其中一個是我的暗戀對象)一起步出學校便分開各自返屋企,因為只有我一個住大窩口,所以得我一個去搭巴士,但這天下著傾盤大雨。

「唉!這樣的大雨,又無帶雨傘。」

心中喃喃盤算著,但已經是夜深了,便一口氣跑家裡去,自己一身的校裙制服微微給雨水弄濕。

回到家後,爸爸一直的望著我,因下雨的關係,校服裡面隱隱若現,因為我那天太累的關係,所以都沒多理他。

當時我口渴的關係喝了一杯水,很快迷迷糊糊中,我感覺旁邊有一個人,睜眼一看是我爸爸,一手把一支我後來得知是春藥的水,再灌落我的口中。

「爸爸?」

「好香的味道,妳灑過了香水嗎?」

「沒有!」

爸爸一邊問著,一邊將臉湊了過來摩擦著, 自言自語地說著。

「自從你的青春期開始,加上你一身水手式校服,對腳又長,條裙又好短,我忍不住了。嘿嘿,這麼幼齒的中學美少女,幹起來一定很爽。」

爸爸說到這時我己經很驚,他一手抱起我入房,床褥上面將我抱在懷裡強吻。

我根本不想張開嘴,但是又避不開爸爸的舌頭,只好又左右不斷地扭動著頭。爸爸這樣當然不滿足,伸手進入制服的上衣裡。我想衝向門口,但立即一手捉住我隻手。

「啊!這樣的觸感啊!」

「不要這樣!放開我……啊!……你幹什麼……啊……不要啊……」

我又厭惡又害怕地抗拒,坐立難安地時而摩擦著膝蓋。我被爸爸從後押著緊貼著我,撩起我的校服,隔著襯裙撫著我顫抖的胸部,男人的呼吸噴在我的耳朵上。

「學生制服下面是什麼樣子呢?看起來很瘦,唔,不過胸部和屁股都隆起了。」

「不要……爸爸……不要……你的手怎麼伸到我的裙子裡?不要碰我!」

我的下體忽然痕癢起來。我這時也唯有讓雙腿交叉坐著,一時緊緊夾著,又一時放鬆下來,希望可以減少下體的痕癢。

這個情況,爸爸看在眼內,「嘿!跟著還有排你受!」

我的下體卻只是愈來愈痕,雙腿也微微張開,爸爸看到這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已把自己的攝錄機拿出來,準備拍下以後的一切。

另一方面,我的專注力早就放到自己的下體裡去,並察覺爸爸的舉動。又忽然,在我的腦海裡,出現了自己被男人撫摸著的鏡頭,原來我在這種不知名的春藥作用下,竟迫不得以的作出性幻想。

「啊…… 怎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看到這裡,爸爸一隻腳就挎過我,屁股坐在我的腰上面。

「啊…… 你想怎樣?」幻想很快中斷,我以極微弱的聲調問著。

爸爸開始在我單薄的制服上面直接搓揉著胸部,當他再用力地搓弄,校服底下隱約浮現出胸圍的輪廓。我這時已經開始哭,因為我知今次一定無得走,一定被爸爸淫辱。在床單的摩擦下,我的校裙滑向了我的腰際,露出我的大腿。

「阿女你真是得到你媽咪的真傳啊!你對腳比你媽咪更修長,幾多吋呀?每天看著妳,長得一天比一天漂亮,滿腦子都是怎麼幹妳,想得快要瘋了,都是你的錯。」

跟著爸爸就企起身拉起我坐著,一手伸向我的背部,把校裙上身側邊的拉鍵一拉,他的手隔著胸圍搓著我的乳房。

「嗯…… 啊…… 」

爸爸撥開我壓住他的手強行伸進我的胸圍裏,我不禁地呻淫起來,那標準女學生大小的乳房正被玩弄著,還找到藏在胸圍後面的乳頭並且加以揉捏。

在我羞恥的呻吟聲中,爸爸拉高我雙手,我雙胸便立即呈現在爸爸眼前,爸爸趁這個機會拉下襯裙肩帶。我丫了一聲,襯裙的肩帶完全脫落,露出白色運動型tubetop。

「我經常都嗅阿女你房內的胸圍內褲,不過都是洗過的,現在它滲入了你的汗香,好醉人啊!」

爸爸用手摸向了我胸圍的扣環,手還是微微顫抖,到胸圍翻開,一見到我白皙的胸部,一隻手掌本能似的就壓了上去,急不及待地在我裸露的乳房上淫猥撫摸,爸爸也不時用指頭夾著我的乳頭挑逗,使乳頭也硬起來。

「那種彈性中帶柔軟感,和隔著胸圍摸的感覺完全不同。阿女,妳的乳房真可愛!」

我被爸爸摸得渾身不自在的顫抖,他又不斷吸吮我的乳頭,粉紅色的乳頭被口水沾滿,我被爸爸揉到好痛,把我的胸弄得紅紅的,痛到再次落淚。

「爸…饒了我吧……不要做這種事了……」

跟住爸爸不斷吸我頸上的汗,不久,爸爸的舌頭開始往下舔著我的腋下,腋下的汗水換成了爸爸的口水,我只好一邊哭著求饒一邊給他蹂躪。

爸爸吻了一會就起身,就除掉自己衫褲剩下內褲企在我旁邊,然後捉住我隻手摸她下面,另一隻手一路搓我胸部。

我一碰到爸爸下面我立即想縮手,但他很大力我無法抽回我的手,我感覺到佢下面好硬,我是第一次摸男人的下面,我覺得自己變得好污糟。

這時爸爸拉下自己的內褲露出她那條東西,然後用手將我個頭扭到向住他的東西。

「阿女我現在就給你看看男人的東西,你一定沒有看過吧?爸爸可算是人中龍呢。」

我只係睇到一條直直紅紅,血脈賁張的東西,附近又多毛十分噁心。我的手不想去握著它,用手撥它一撥,少說也有八寸以上,爸爸再次捉著我的手摸那東西,好粗、好硬、好燙。

爸爸放開我的手把他的東西掃我的面,我最初都不知他想怎樣,因為我係第一次,所以我都沒想到男人會喜歡這樣做的。

「嘖嘖,阿女你這麼漂亮清純,長的真是欠幹,比妳媽咪當年的還要欠幹,我今晚一定會狠狠幹妳,來,我一步一步教你,爸爸要你擘大嘴巴,舌頭伸出來!」跟住就用力按在我膞頭令我跪在地上。

「不要……呀……嗚…… 」

「快點!不要要我打你!」

我被他這樣的威脅,只好擘大個口,爸爸然後就將他那東西放入我的嘴裡,我舌尖抗拒地推擠爸爸那噁心的前端(後來得知那裡叫龜頭),但舌尖的推擠反而讓爸爸更興奮,他一路前後擺動她的那兒就不停撞擊我口的最深處,我很想把他吐出來,但他用手按著我後腦我無法逃脫。

爸爸輕輕閉上眼睛,聽著我從鼻子發出的屈服哼聲,享受著生澀的吸舔興奮地呻吟,「天啊!真不是個爽字能形容的!……太爽了……」 撥開披散在我臉上的黑髮,看自己的特大號東西在自己女兒的小嘴裡抽插。

我幫爸爸含了大約5分鐘左右,我的雙唇都開始麻痺,但他仍然不斷的動,過了一會他說:「阿女你知不知飲精會養顏,等爸爸給你補一補。」

我聽到後不斷想掙扎,因為我不想喝下這些污糟東西,但他實在太大力,我發不出力的掙扎根本就一些作用都沒有,反而我掙扎使口部和他的那兒做成多的接觸,最終爸爸把他的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口腔裡。

他射了很多,弄到我成口都是,他射完之後就把他那裡已經變軟的東西拿出來,他再拿了一杯水給我,並迫我吞下全部精液落肚,因為害怕我唯有照做,那感受十分難受。

「好味嗎?我還有好多的呢!日後再給你補過!」

就在這時爸爸抱我在床上,把我的一步一步地將我的白色校裙揭起,「阿女你還有條運動短褲呀?運動短褲下的長腿零舍有美感!」

說後爸爸就不斷吻我的大腿,越吻越上開始隔運動短褲嗅我的下面。

「爸爸,我求你放過我!」

爸爸一聲不回,繼續把我的打底褲脫下。

我的私處隔著薄薄的內褲若隱若現展現出來,稀疏的陰毛在內褲之間。我盡最後努力,雙腿交叉緊緊夾著。

但爸爸大力一扯把我的雙腳分開,手在我的大腿內側來回摸去,摸到膝蓋再返回,他的手伸進我半褪的內褲 ,直接摸在我的外陰上,撫摸者我的陰毛。

「舒不舒服呢?」

這時,我哭了出來,不過一切的事不會因此而改變。

「阿女的屁股原來這麼圓這麼翹,陰毛好柔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