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女教師(2)

第二章 啜泣在講台上

第一節 惡勢力猖獗

第二天開始,沙原他們那幾個人的態度愈來愈粗暴了,即使是在課堂上也不例外。只要香澄一站上講台,坐在窗戶邊最後一排的那幾個便開始搗蛋了起來。儘管如此現在的香澄卻連罵他們一聲的權利都沒有了,更何況是管教他們呢!

昨天晚上香澄被他們四個輪姦第二次的時候,也莫名奇妙的被迫簽下了“奴隸契約書”:

『奴隸契約書』

一、本人宮崎香澄在此發誓,從今以後願意做本校沙原君、寺島君、三田村君及秋本君之忠實的奴隸並追隨他們。

二、本人宮崎香澄在此發誓,只要我的四個主人一旦對我的身體有所需求時,不管在何時何地,我都自當全力配合以取悅他們。

三、本人宮崎香澄,在課堂上課時亦需遵從四位主人,且不得刁難課業問題,如有違背,後果一切自行負責。

四、本人宮崎香澄,而今而後自當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及指示,如有違逆,願意接受任何處罰,且不得有任何怨言。

沙原、寺島、三田村、秋本四位先生的忠實奴隸:宮崎香澄 印

香澄之所以無法以教師的態度來對他們嚴加管教的原因,是因為簽了這份契約書的關係。另外一個原因是,香澄害怕一旦違逆了他們,而公佈昨天被拍的相片的話,那就糟了。問題的癥結在於對手太惡劣了。

到目前為止,每當香澄遇到他們搗蛋的時候,如果用講的,他們都不聽的時候,香澄便使用護身術來扺制他們,但是並不是每一次都有效。更糟的是,全校的老師早己視她為毒瘤,唯恐遭來池魚之殃,所以任誰都不願去得罪他們。

面對其他人的軟弱態度,香澄也一愁莫展。

「那麼現在開始上課了,翻開教科書第二十頁。」香澄不理會他們的存在,開始上起課來,幸運的是其他的學生也裝作他們不存在似的,正專心的聽著香澄說明課文。

另外在教室的一隅,那四個少年正在划拳、「五」、「十」、「二十」的大聲且存心騷擾香澄上課。划完了拳又繼續玩著撲克牌,就這樣不停的吵鬧著。

「喂!不玩了嗎?」三田村邊洗牌邊問著。

「看起來,老師是忘了昨天的事喔!」

「哈……真不湊巧,我也這麼想著。」寺島說完便看沙原。

「那可不行,有帶來嗎?莫非她真的忘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四個人交頭接耳著,並不時發出陰沉的笑聲。

沙原舉手說:「老師……過來一下……」

正在寫著黑板的香澄一聽,停止了書寫中的手:「什麼事?」

「別管那麼多,妳過來就是了。」椅子往後蹺,臭著一張臉說。

香澄馬上放下粉筆,緊張的走了過去。

「不好意思,想要叫妳回去拿個香煙。三田村說他昨天晚上把香煙留在老師妳的房間的枕頭邊忘了帶走。」

「好了……知道了……下課後,我立刻回去拿就是了。」

「喂!妳是耳聾聽不見是吧!我不是告訴妳我現在想吸煙嗎?」

「可是現在正在上課,我走不開啊!我並不是想違背你的命令,實在是不能在上課的曉候丟下學生而擅自離開的啊!」

香澄盤算著,今天無論如何都要保住自己老師的面子及尊嚴。

「如果妳是怕其他的人有什麼不滿的話,那妳儘可以放心不要在意,他們就跟洋娃娃一樣,也跟機器人一樣,我叫他們做什麼,他們絕對不會不做的,妳相信嗎?不信的話,我馬上證明給妳看!」

沙原一面把手指頭的關節壓的嘎嘎響一邊站了起來,此刻站在沙原面前的香澄就如同是站在離蛇不遠處的青蛙一樣。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連這最神聖的頭銜都沒法子保護她了,她漸漸的覺得氣餒了起來。

一拳打在腹部,香澄痛的把身體彎成了S字型。

「秋本,鎖鏈!」

「幹什麼用?」

「小狗要散步!」

沙原接過秋本傳來的鎖鏈後,陣即將它往香澄的頭部一套圈起了香澄。

「來……來……走吧!」

鎖鏈被牽動了起來,加上香澄的兩隻手,整個看起來香澄真的就像一個野獸一般。剛剛挨了一拳再加上這鎖鏈鎖得她喉嚨很痛,香澄不覺的淚眼潸潸的流下來。

「走吧!老師……」三田村在背後朝著那包裹在迷你裙裡的屁股踢了一腳。

大膽的迷你裙裡藏著一個穿了白色比基尼型內褲及黑色絲襪包裹著的渾圓且白晢的大腿。就像小狗蹦跳在主人身旁一樣的,香澄跟在沙原的背後在教室裡走著,從靠窗的後面開始朝著講台的方向走去,然後再徘徊的走在桌子與桌子之間的空間裡。雖然在這間教室裡有三十幾個學生,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朝他們的方向投射任何的眼光,大家都對眼前所發生的事情保持沉默的態度。

「這樣的證明好像不太充足哪!」走到教室正中央的時候,沙原突然叫停,然後伸手把香澄的迷你裙,用力一拉把裙子扯到了腰上。

「為我們做點服務吧!」沙原邊說著,又伸手把那白色的比基尼內褲從豐臀上剝了下來,下體整個裸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老師!妳這個傢伙又需要愛撫了。」沙原用手指頭摸了摸香澄的神秘花園後,把那沾濕了的手指湊到香澄的鼻子上讓她聞了一聞。

「……」香澄的臉紅得像個桃子一樣,她害羞的把臉別了過去,一句話也不說。

「說話啊!」

「饒……饒了我……」

「嗨!妳還真是淫蕩耶!哪裡有任何一個老師像妳這樣的,上課中居然無緣無故的就濕了下面!」

「不喜歡就直接說出來嘛!看樣子妳是喜歡被欺侮、被虐待,對不對啊……老師……」又有一隻手伸進了她神秘花園裡。

香澄慌張的否定著。

「喔!那這麼說妳是期待被幹的了?」

「不……我怎麼會那樣……」香澄的眼光不安的閃了起來,彷彿心事被看穿一般。

「好吧!那就再試一次又有何妨呢?」沙原又牽動著鎖鏈,把裸露著臀部的香澄帶到了講台前面。

「爬上去……快!」沙原用眼睛示意著香澄爬上那高大講桌。

「不……不要……」香澄早已察覺沙原他們的意圖,所以她開始往後面退著不肯前進。

突然,不知是誰一拳打到了香澄那美麗但恐懼的臉上。

「混蛋!是妳自己想要快樂的不是嗎?」沙原抓著鎖鏈,又是一陣亂打。

「喂!到底怎麼樣啊!」沙原一把抓住正在劇烈咳嗽的香澄的下巴,把她抬了起來說。

「知道了……」香澄好不容易吐出了這口話,並透過他們的幫忙,爬上了講桌。

「把內褲脫下來。」

香澄依言脫下絲襪及內褲,那四個人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並目不轉睛的看著那迷你裙下的艷麗風光。

「好了!現在該展示給客人看的時候,快把裙子捲起來,把腿打開!」

香澄不敢怠慢的照著指示,把裙子慢慢的往上掀起。除了他們四個人以外,其他的學生並未看向這邊,這是香澄覺得比較安心的地方。香澄閉上眼睛,她不敢想像這個場合會怎麼來收拾,畢竟在這麼公開的場合,是她的第一次。

「沒聽見看見我叫妳張開大腿嗎?」

三田村及寺島兩人又從兩邊夾攻了過來,他們動手把香澄的腿拉了開來,因為用力過猛,香澄失去平衡的差點掉了下來。

「好,就這樣把腰彎起來!」

「那……我……我沒辦法啊!」香澄在腦子裡描繪著那種樣子,躊躇著不肯就範。

「耍什麼脾氣啊!妳以為只要讓我們看看黑色的嫩草就可以了事嗎?」

「是啊!這也未免太對不起妳了吧!老師!」

「對……妳不是也想被幹……」

儘管香澄一百個不願意,可是一想到沙原的拳頭,她就腳軟了,沒有辦法,她只好照著沙原的指示,半蹲著,像上廁所一樣的姿勢。

不過另一方面香澄卻有頗想嘗試,到目前為止所不曾嘗試過的大膽行為的念頭。這種念頭無時無刻不在她之中萌芽著,她目前的心境在這一正一反中錯縱而複雜。

半蹲著的香澄,不好意思的用兩手遮住了自己美麗的臉龐,這樣子卻也無法掩飾從她心中不斷湧起的喜悅。

挺直的背部到屁股間是一片平坦白晢,兩個膝蓋間,令人側目的黑色嫩草隱藏其間,嫩草下的一片沼澤地也不甘示弱的冒著氣呢!

「喂!不要客氣喲!各位。這可是免費的,不是嗎?況且這首場的裸體表演所展露的花園,它的美麗,可是其他地方有錢也看不到的喲!」

儘管沙原大聲的吩咐著,可是其他的學生們卻好像事不關己似的動也不動一下,恐怕這也是因為懼怕沙原暴力,害怕惹禍上身的關係吧!

可是再仔細看一下,卻也可以發現有幾個膽子比較大的,偷偷的有意無意的在窺視著這邊。

「你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也沒有辦法使他們有所感覺,我看這樣不行,來……來點更精彩的。」

沙原一講完,立刻將香澄按了一下,香澄的屁股就整個的坐了下去。接著三田村及寺島,一人一邊的將香澄那美麗的長腿端在她自己的胸前,然後向左右的方向打了開來,不!應該說是剝了開來。

「不……不要……」香澄那悽涼的叫聲在寂靜的教室裡響起。

這麼一來,香澄的神秘地帶便無法隱藏的暴露在教室的電燈下。那陰蒂在陰唇的保護包圍下,早己經沾滿著花蜜,且花蜜還不斷的湧現著,長長的陰毛也緊緊的靠著那兩片陰唇散亂的貼著。

然而上半身穿著襯衫而下半身一絲不掛的香澄,她那比起西洋女性且毫不遜色的下體,並未人有猥褻的感覺,相反的有一番都會女子的風情。

到目前為止裝作漠不關心的學生中,已有一、二個人似乎無法忍耐似的,將視線悄悄的投向了這裡。

「怎麼?是否可以再令我們更開心些啊!」

聽到沙原這麼說,香澄馬上想些那令人振奮喜悅的不顧一切的快感。

「那麼就只好請妳自己動手,把它撥開些,好讓大家都看得清楚些。」

(不……不可以……我怎麼可以做那種事……)但不一會兒,香澄便照單全收了。

沙原把手伸進香澄的上衣裡,溫柔的愛撫著香澄那豐滿的大胸脯,一面又像魔術師在催眠一般的,在香澄耳邊輕輕的低語著:

「妳看大家都在期待著哪!這其中有些人可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XX的喔!真是好可憐啊!老師妳就救救他們吧!讓他們好好的瞧瞧!把它撐開,讓他們了解一下裡面的構造吧!對了……妳的下面不是早已濕答答了嗎?」

(是!確如你所說。)香澄的心中默認著,可是手卻停滯不前。

「快張開!還有,要對大家說:『請看!』」

「啊……啊……」香澄急促的喘著氣,看了學生們一眼後,說什麼也無法說出口。

「饒了我吧!」她大聲的說著,皺起了眉頭,同時把拇指跟食指張開成V字形,然後撐開了陰唇。一股甘美,像電流一般的快感流遍了香澄的全身,她不禁顫慄著。

秋本也拿著相機捕捉到香澄那開心、且略帶點害羞的飄飄欲仙的表情。

從身體中噴出的強烈的興奮,早已幾完全凌駕了自我控制的心思。於是在沙原的煽動下,香澄更大膽的用手指壓著下腹部,再用另一隻手的中指輕輕的撫慰著陰道口,上上下下的安撫著。隨著動作的愈來愈激動,淫水也大量的滲溢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當然,照相機的鎂光燈是不會錯過這一幕如此煽情的畫面,快門一次又一次的閃著。

這時淫水又大量的溢出來,香澄故意炫耀的用兩隻手指頭沾著粘液,不斷的在鏡頭下展示著。

凡是有看到這一幕的學生無不達到忘我的境界。每個人都痴痴的,目不轉睛的看著老師的春宮表演。

此時香澄那老師的招牌與理性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請看我完全的表演吧!)她在心中狂叫著,此刻她強烈的想要有人愛她、搞她、跟她做愛,她不禁淫蕩的用手指頭搓弄著那敏感的陰蒂。

「啊啊……」隨著她的呻吟聲,那甘美的感覺也流向了她雙腿,不覺地整個下體都痙攣了起來,香澄更加快速度伸出纖纖玉手,不停的揉弄著,兩腿也因為亢奮而顫動,香澄激動的不能克制。

「哈哈哈……終於進入狀況了……」

「我真是喜歡老師這個一級棒的表情。喂!我真是想馬上就上耶!」扛著香澄一隻腳的寺島及三田村一邊看著一邊說。

那揶揄的話語傳入了香澄的耳裡,她紅著臉放慢了自慰的速度。可是剛剛的餘歡還足以讓她慢慢的玩味呢!

「老師……前面可以了,現在換後面的姿勢吧!妳看大家都在等待著喲!」

「……」香澄的眼裡出現了羞恥及躊躇。

「喂……沒聽見嗎?」沙原用力拉了一拉那套在脖子上的鎖鏈說。

「聽……聽到了……」香澄兩手掙扎著喉頭上的鎖鏈,困難的說。

(已經是到這步田地了,又何妨呢!)她自立自語的說著,同時趴在教室的講桌上。

「喂!腳再張開點,屁股翹起來。」沙原用手把香澄的迷你裙往腰部推去,然後拍打著香澄那裸露的大屁股,響聲振震著人心。

張著腳跪在講桌上的香澄,那不輸外國女人的臉蛋及乳房耳下垂著,而曲線標緻的屁股就朝著學生們。

「好!就是這個姿勢,現在把腳站起來……快!」

「是……是……」香澄回答著大聲命令她的沙原後,立刻把腳站了起來。

如今令她吃驚害怕的不是只有羞辱而已,因為現在她像小狗一般的四肢著地趴著,屁股正面對著學生,當然神秘花園也展示在大家的面前。這一剎那間,那邪念又開始騷擾著,湧上了心頭。

「這次要我們欣賞什麼啊!大家的希望是最好能淫蕩一點的!」沙原揪了香澄一把,命令著。

香澄彎下腰,把兩隻手撐在桌子上,從兩腳的夾縫中香澄可以清楚的看見自己的神秘花園,同時再往後一看,正好跟全班的三十幾個學生打個照面。這會兒大家都朝著這裡看,整個教室被包園在異樣的空氣中,學生全體的眼光也全聚集在這講桌上,大家都稟住氣息,鴉雀無聲的等待著那光著屁股的老師在賣弄她的淫蕩。

香澄感覺到每個人的眼光都很像在強姦著她,香澄不由得激蕩了起來,她很清楚自己的花蜜又大量的湧出來。

「看……看我……」香澄口乾喉燥,好不容易說了這一句。

香澄彷彿又受到了刺激一般,那被虐的心又燃燒了起來,已經到了無法自我控制的地步了。

「哦!拜託你們看我的XX喲!拜託……」她激動的叫著,兩隻手也忙著將自己的屁股分向左右兩邊,用力的擴張著。

「看……太棒了……連屁眼都很迷人……」

「是啊……太棒了我看過幾次脫衣舞的表演,沒有一次像她那麼精彩的。」最靠近講桌邊的三田村及寺島,垂涎的說著。

「那麼馬上就進行最精彩的吧!」沙原看了看手錶,從最前排的學生的鉛筆盒裡拿出了一枝筆。

「老師啊……不要動喲!」說完沙原也跳上了講桌,突然把筆朝香澄的洞穴中插了進去,並輕輕的轉動著它。

「想嗎?老師……想要我的XX插入嗎?」

「……」

「說啊!說『想要』啊!」

「插……插吧!請幹我!拜託!」

香澄看見那枝筆已經被插入了大半,沙原正惡作劇的玩弄著那形狀複雜的陰唇,並抓著那鉛筆的下半部像畫圖一樣的轉著,然後開始抽送著。不一會兒,香澄就沉浸在那快感中並激動地啜泣了起來。這時那淫水,則隨鉛筆桿大量的流了下來。

「原來如此,我漸漸知道妳的需要了。」沙原不懷好意的笑著,將手一放,用力的打了一下香澄的屁股。

「你們看,全自動的喲!」

香澄震動了一下,接著便把屁股左右搖晃起來,那枝筆就隨著香澄的搖晃而晃動著,這一幕當然也逃不過被拍照的命運。

不一會兒,下課的鐘聲便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