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凌辱系列-Vivian

日本成田機場的入境室走出了一位身穿咖啡色風衣眼戴墨鏡的長髮女人,只見她手提著一個小行李袋正要走出機場大門,忽然從後面傳來一陣男人的聲音。

「請問你是不是周蕙敏小姐?」

長髮女子回頭一看眼前是個約三十來歲的男子,長髮女子疑惑地說:「你是… 」

這名男子遞了一張名片給她說:「周小姐,想不到這麼巧能夠在這裡遇見你。」

周蕙敏看了一下名片上寫著XX週刊記者Peter 楊。

她笑了笑說:「楊先生,你好! 」

那名男子連忙回答說:「叫我 Peter 就好了,對了周小姐怎麼一個人來到日本,你的未婚夫倪先生怎麼不陪你一起來呢?」

只見周蕙敏臉色一黯的說:「最近他比較忙一些。」

只見 Peter 仍繼續追問說:「聽說你們再過一兩個月就打算結婚,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

只見周蕙敏有些不耐煩地說:「抱歉!我現在趕著到飯店,這些事以後有機會再談吧!」

說完便招了輛計程車揚長而去。

Peter 望著計程車逐漸消失的影子,內心忽然想起剛才周蕙敏急欲離去的神情,搞不好可以在這方面挖到一些獨家新聞也說不定,於是也叫了輛計程車緊跟而去。

到了下 的飯店後周蕙敏想起剛才記者 Peter 所問的話,心中忍不住氣惱。

這次她會一個人來到日本就是跟她的未婚夫倪鎮有關,前些日子從朋友口中得知自己的未婚夫跟一位頗有名的蔣小姐交往甚密,原先她只是懷疑而已,直到前幾天她親眼看見他們兩人在停車場摟摟抱抱,她才相信流言屬實,當天晚上她與未婚夫大吵一架後越想越不甘心,一氣之下便一個人跑來日本。

她心中想著這次不告而別,現在未婚夫一定很緊張,只要他肯認錯的話也不是不能原諒他,於是她撥了一通到香港的長途電話給未婚夫,接通以後電話另一端傳來熟悉的男人聲音。

周蕙敏賭氣不說話,只聽見電話另一端未婚夫說:「喂! 你說話啊! 是不是Vivian?」

周蕙敏冷冷地說:「你還記得我嗎?」

倪鎮連忙說: 「我的大小姐,你到底跑到那裡去了?知不知道我到處找你。」

周蕙敏冷笑著說:「找我做什麼?你不是有那個賤女人就好了嗎?」

倪鎮說:「別說那麼多了! 有什麼事等你回來再說」

周蕙敏冷冷地說:「那你現在馬上來接我回去」

倪鎮問道:「那麼你現在在那裡?」

她回答說:「現在我人在日本。你馬上來接我。」

倪鎮大吃一驚說:「你沒事跑到日本做什麼?」

周蕙敏淡淡地說:「我心情不好想散散心不行嗎?要是你有誠意的話就馬上來日本接我。」

倪鎮有些生氣的說:「你不要耍孩子脾氣好不好 ! 你明知道我最近忙的很,根本抽不出時間來。」

周蕙敏冷笑著說:「說的真好聽!原來你有時間跟別的女人亂搞,就抽不出時間來陪我,好的很啊 !」

倪鎮此時也發火了,生氣地說:「要不要回來隨便你,要我到日本陪你一起瘋,很抱歉,我沒空!」

周蕙敏氣的直發抖地說:「好…倪鎮…你好啊…你一定會後悔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說完便用力地掛了電話,掛完電話後周蕙敏怒氣未消,拿起了桌上的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她在梳 台前脫下全身的衣服,周蕙敏凝視鏡中自己的身影 麗的臉蛋搭配著傲人的身材,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裙下,可恨自己的未婚夫卻不懂得珍惜。

周蕙敏的內心忽然興起了報復的念頭,只見她喃喃自語地說:「哼!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能搞別的女人,我為什麼不能找別的男人。」

打定主意後周蕙敏換了一襲性感的紅色比基尼泳裝來到了飯店的游泳池畔,只見她那豐滿的乳房,纖細的腰,烏黑亮麗的秀髮,明亮的眼眸及性感的櫻桃小口,散發出一股誘人的魅力,加上那大膽又惹火泳裝,使得游泳池畔十幾道男人的眼光,就像是餓犬看到肥肉一般緊盯著不放。

看到這些男人貪婪的眼光,周蕙敏內心不禁感到自傲,畢竟自己還是相當有魅力的,她環顧了一下泳池畔所有的男性,希望能找到理想的目標,忽然她眼睛一亮注視著離她約二十公尺的一名洋人,只見這名洋人大約三十來歲有著金黃色的頭髮,英挺的相貌及一身古銅色狀碩的肌肉,緊身的泳褲更襯托出他那根粗大的肉棒,周蕙敏看的心頭小鹿亂撞般心動不已。

周蕙敏緩緩地走向那名洋人,向他拋了一個媚眼打了聲招呼,那名洋人凝視著眼前這位性感美女說:「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周蕙敏媚笑著說:「麻煩請你幫我擦防曬油好嗎?」

那名洋人對這種飛來 福當然是很高興的答應,只見周蕙敏躺下那名洋人將防曬油塗上她柔嫩的肌膚,粗糙的雙手在她的背部輕撫。

洋人笑著問道:「美麗的小姐,我還不知道要如何稱呼你呢?」

周蕙敏慵懶地回答說:「叫我 Vivian 就行了,那麼你呢?」

洋人將手輕移到她的腰部說: 「我叫 Johnny! 」

周蕙敏感覺到 Johnny 的雙手相當有技巧地輕撫著她的肌膚,彷彿從他的雙手中會釋放出陣陣的電流刺激著她的全身細胞。

此時 Johnny 的手指已經游移到她的大腿內側,他左手的手指輕輕地伸進了周蕙敏的女人禁地,肆無忌憚地撥弄著,右手卻伸進她的泳衣中搓揉著那豐滿的胸部。周蕙敏被他這種上下齊攻的手法弄的全身騷癢難耐,一股熾熱的慾火正在她體內燃燒。

她嬌喘連連地說:「不…不要」

Johnny 微笑著說:「Vivian,你是叫我不要停嗎?」

只見 Johnny 進一步將手指插入她的小穴中,只聽見周蕙敏驚慌地說:「不…不是…不要在這裡,到我的房間吧!」

Johnny 在她耳旁輕輕地說:「你現在想讓我操你,是不是?」

周蕙敏嬌喘著說:「是…是的。」

Johnny 停止動作將手指從她的小穴中拔出,將手指放進口中舔了一下說:「瞧瞧你這個小婊子多騷啊!」

周蕙敏站起身來發現自己的泳褲已經被小穴流出的淫液弄濕了一大片,於是拿起一條浴巾圍住了自己的下半身與Johnny一起回到她的房間。

房門一關上周蕙敏發狂般摟住了 Johnny,那誘人的櫻唇立刻吻上了他的嘴唇,Johnny 的雙手可也沒閒著,只見他雙手用力一扯,周蕙敏身上的浴巾及比基尼泳裝已經全部被扯下,經過一番熱吻後 Johnny 的肉棒也早已硬挺將泳褲撐起,周蕙敏見狀低下身來將他的泳褲脫下,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出現在她的眼前。

她伸出舌頭輕舔著馬眼,只見 Johnny 笑著說:「好個騷貨,不需要我吩附就懂的為我舔雞巴,真是難得!」

此時周蕙敏已經將整根肉棒吞入口中,但是眼前這根肉棒實在太大了點,所以有兩寸左右仍然無法吞下,只見 Johnny 口中不斷發出讚歎聲。

「啊…太爽了…啊…騷貨快用力…啊…用力吸…啊…」

「哦…過癮…大雞巴好爽…小婊子…快吹爆了…哦….」

Johnny 終於忍不住將肉棒自她的口中拔出,他抱起了全身赤裸的周蕙敏,將她丟在床上然後如餓虎撲羊般撲了上去,他的雙手緊握住周蕙敏豐滿的雙乳,他的舌頭如靈舌般吸吮著那腥紅的乳頭。周蕙敏覺得乳頭傳來奇癢無比的感覺,彷彿整顆心都要被吸出一般,周蕙敏櫻唇微開,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

Johnny 開始向下移動來到那女人禁地,他將周蕙敏的雙腿分開,只見一片烏黑茂密的陰毛蓋住了一條鮮紅的肉縫,肉縫中的小穴正不斷地滲出,Johnny 將肉棒對準了穴口準備要進行攻擊,只見他腰部用力一頂偌大的龜頭已經進入周蕙敏的體內。

周蕙敏只覺得彷彿有一團火跑進她的小穴中,從小穴開始燃燒到她整個身體中。

Johnny 再次挺進一口氣將整根肉棒插入她的小穴中,周蕙敏覺得整個小穴向是被人用力撐開一般,而 Johnny 則是覺的他的肉棒被她的穴肉緊緊夾住。

Johnny 抱起她的大腿開始動作,他的動作有如火車一般,每次衝刺肉棒都插到了小穴的最深處,只見周蕙敏開始浪叫。

「啊…好哥哥…大雞巴哥哥…啊….用力…啊…」

「哼…爽…快要爽死了…嗯….騷穴…快被干破了…啊…」

「啊…干…干死我吧…哼…用力干啊….啊…」

Johnny 將她的雙腿扛在肩上,雙手扶起她的臀部,肉棒用力的抽插著,只見周蕙敏的秀髮狂亂地散佈在她的胸前,形成一幅絕美的圖畫。

Johnny 忍不住低下頭來輕吻著她,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Johnny 將她的雙腿放下抱住她,兩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只見 Johnny 同時感到體內有股熱潮將要射出,連忙將肉棒抽出她的體內,只見一陣溫熱腥臭的精液噴 在周蕙敏的胴體上。

兩人抱在一起,Johnny微笑著說:「Vivian,你覺得我的床上功夫怎麼樣?」

周蕙敏羞的滿臉通紅躺在他的懷中說:「你是最好的 !」

Johnny笑著說:「是嗎?」

只見周蕙敏的小手又握住了Johnny剛射精完畢的肉棒不停地搓揉,嬌羞無限地說:「我還要! 」

Johnny無奈苦笑著說:「Oh! My God!」

房間內充滿了交歡的呻吟聲,兩人已經連續做愛八個小時。只見周蕙敏跨坐在 Johnny 的身上嬌喘著說:「好…好哥哥…我快不行了…啊… 」

Johnny 的雙手搓揉著她豐滿的奶子說:「小婊子,我的雞巴 飽你的浪穴了嗎?」

周蕙敏嬌懶無力地說:「受不了…大…大雞巴…把妹妹干的骨頭都要散了」

Johnny 笑著說:「是嗎? 小騷貨,現在我就讓你上天堂。」

話一說完 Johnny 動作忽然加快,只聽見周蕙敏大聲浪叫:「啊…不行了…爽死了…妹妹要被大雞巴干死…啊..」

只見 Johnny 也發出怒吼聲。

「啊…小婊子…我…我要射了」

一股溫熱的精液射進了周蕙敏的子宮中,兩人同時無力地躺了下來。

休息片刻後,周蕙敏躺在 Johnny 的懷中輕撫著他那健壯的胸肌,萬般嬌柔地說:「你這個壞人,差一點就要了人家的命。」

Johnny 撥弄著她的秀髮笑著說:「Vivian,想不到你這麼淫蕩,我們剛認識不到兩小時你就肯跟我上床。」

周蕙敏用手敲打著他的胸部說:「討厭,幹麼要取笑人家。」

Johnny 輕吻著她的櫻唇說:「可惜!待兒我就要趕晚班的飛機離開,不然的話真想在你這裡過夜。」

周蕙敏緊緊抱住了他幽怨地說:「你真是個無情的人,玩弄過人家的肉體後就想要離開了。」

Johnny 安慰著她說:「你放心,我會永遠記住你的。」

兩人穿好衣服後又在房門口親吻一番後,Johnny 才依依不捨地離開,當周蕙敏將房門關上後一條人影自轉角出現,看著她的房門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

隔天中午周蕙敏起床後覺得全身懶洋洋地,昨天跟 Johnny 干了六次讓她感到疲累不堪,尤其小穴到現在還覺得有些紅腫。當她梳洗完畢打開房門正想下樓吃午餐時,忽然發現房門外放了一個密封的信封袋,上頭寫著周蕙敏小姐親啟。

她心中感到訝異怎麼會有人知道她住在這裡,打開信封一看周蕙敏的臉色忽然變的很難看,原來裡面有五六張她與 Johnny 在泳池畔及房間門口親熱的照片,信封內還有一張字條上頭寫著要想拿回底片,午後 1:00 到飯店旁的 PUB 一會。

周蕙敏看著手表現在已經快 12:45 分了,於是急忙拿了皮包下樓。

到了 PUB 後發現裡面並沒有太多客人,忽然背後有人拍了她一下,她回頭一看吃驚地說:「是你! 」

眼前的男子竟是昨天在機場遇見的記者Peter.楊。

只見他不懷好意地笑著說:「站著說話不方便,我們到那邊坐下慢慢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