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浪妹妹北上同住,哥哥遭誘抵擋不住(番外篇)

(番外篇一)

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少女,有著亮麗出眾的外貌,性感誘人的身材。在學校是成績優秀、親切有禮,老師眼中的好學生,無數男同學追求的校花。

但此刻她卻全身赤裸的站在迴旋梯下,雙手扶著樓梯的扶手,高高翹著自己渾圓挺翹的美臀,不停的往後聳動,努力迎合著身後男人的撞擊。

「爸爸用力…紅玫好舒服…啊…」

我站在少女的身後,雙手抓著她不堪一握的小蠻腰,粗大的肉棒更加賣力的進出著少女的粉嫩小穴,回應著少女的要求。

一群男孩趴在樓上的樓梯口,目不轉睛的觀看著底下的大戰。平時優雅端莊的大姊,此刻被幹得淫蕩浪叫的模樣,讓他們個個看得都硬起了肉棒。有幾個看得興奮不能自己的,已經握住了自己的肉棒,開始不停的前後擼動。

我在紅玫的小穴裡又抽插了好一陣子,把她幹得浪叫連連,然後才大聲宣佈:「這個月的聯歡會,開始!」

樓上的男孩們齊聲歡呼,爭先恐後的跑了下來,忙著尋找各自的目標。我沒有理會他們,依然挺動著我的腰部,繼續幹著紅玫的小穴。

男孩們經過紅玫的身邊時,紛紛伸手觸碰她的敏感部位。紅玫平日裡端莊優雅,讓他們不敢對她做出輕薄的舉動。只有每當這個時候,紅玫被大肉棒幹得無力抵抗,他們才敢趁機動手揩油。

紅玫並不喜歡被爸爸以外的人碰觸自己的身體,只不過現在被爸爸幹得渾身發軟,雙手只能扶著樓梯的扶手支撐自己的身體,讓她沒有辦法揮開那些討厭的色手,只好任由那些色手撫過身上敏感的部位。原本還想開口叱責他們幾句,卻在爸爸的肉棒衝擊下,說出來的話全都變成了浪叫呻吟。

看到紅玫胸前那兩顆在我猛烈的撞擊下,不停劇烈晃動的美乳,我忍不住將手伸到紅玫的胸前,用力的一把捏住那對不停晃花我眼睛的大奶子。

「妳這個淫蕩的小淫娃,小小年紀奶子就這麼大了」

「啊…小淫娃的大奶子…都是被爸爸…給揉大的…啊…爸爸的手別停…小淫娃好喜歡…被爸爸揉…我淫蕩的大奶子…啊…」

紅玫雖然才高中,但是胸前的兩顆大奶子就已經有了E罩杯。這當然是因為我長期的揉捏,又餵紅玫吃了不少的精液,還有在她小穴裡辛勤耕耘的結果。

如果女兒的老師、同學知道他們眼裡的好學生、校花,在家裡竟然是個赤裸著嬌美的肉體,聳動著挺翹的屁股迎合爸爸的肉棒撞擊,嘴裡不停喊著淫聲浪語的小淫娃,想必都會非常驚訝吧。

「好爽…小淫娃被爸爸…幹得好爽啊…啊…爸爸的大雞巴…幹得小淫娃…的騷屄好麻…啊…爸爸今天插得這麼深…快把小淫娃…的騷屄插爛了…啊…爸爸…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

「小淫娃有什麼事想跟爸爸商量?」

「爸爸…啊…我過幾個月…就高中畢業了…啊…我能不能…先休學一年…啊…然後再回去讀書…」

「喔?紅玫為什麼想休學一年?」

「啊…我想早點懷孕…幫爸爸生個女兒…啊…讓爸爸有機會…幹到我生的女兒…啊…像爸爸幹我一樣…幫我的女兒破處…啊…報答爸爸…對我的照顧…啊…可以讓我每次…都被大雞巴…幹得這麼爽…」

「妳這個小淫娃,才高中就想被人幹到懷孕」

「啊…那是爸爸…才有的…小淫娃只幫爸爸…生孩子…啊…因為爸爸的大雞巴…太厲害了…啊…小淫娃被爸爸…幹得好爽…啊…我不要爸爸…把大雞巴拔出騷屄…啊…我喜歡喝爸爸的精液…但是更喜歡…爸爸射在…小淫娃的騷屄裡…啊…」

「果然是個小淫娃,看我把全部的精液都灌進你的小騷屄裡」

「好…好…啊…小淫娃今天…是排卵期…啊…爸爸千萬…不要拔出去…啊…要把精液全部…射進小淫娃的子宮裡…啊…小淫娃已經…準備好被爸爸…幹到大肚子了…啊…爸爸再用力…把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子宮裡…啊…插我…用力的插我…」

「小淫娃的騷屄真緊,爸爸的大肉棒插得好辛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啊…爸爸加油…爸爸一定可以的…啊…一定可以把大肉棒…插進小淫娃的子宮裡…啊…爸爸都幹小淫娃…那麼多次了…每次都能把大肉棒…插到底的…啊…頂…頂到了…爸爸好厲害…小淫娃的子宮…被爸爸的大肉棒…頂到了…」

「呼~小淫娃這麼期盼被爸爸幹大肚子,爸爸當然要幫小淫娃達成她的願望」

「對…我的願望…啊…就是被爸爸…幹到懷孕…啊…小淫娃被爸爸…幹得受不了了…啊…爸爸快射吧…再幹下去…小淫娃要被…爸爸幹死了…啊…好爽…我的騷屄好麻…我快站不住了…啊…爸爸你好棒…小淫娃被爸爸…幹得好舒服…」

「小淫娃再忍耐一下,爸爸馬上就射了」

說著我運起腰力,在女兒紅玫的小穴裡做起最後的衝刺。

「啊…啊啊…爸爸你要把…小淫娃幹死了…啊啊…爸爸我不行了…我腿軟了…啊…啊啊…我快來了…小淫娃要被爸爸…幹到高潮了…啊啊…爸爸…我們一起來…一起來…啊…啊…爸爸射了…射在我的子宮裡了…啊…爸爸射了好多…小淫娃覺得…子宮都裝不下了…」

紅玫被我狠幹了一通後,兩條腿都軟了,全靠我托著她的細腰才沒倒下。我把紅玫打橫抱起,抱到旁邊的一張軟床躺下。紅玫勾著我的脖子,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

「爸爸…你剛剛射了那麼多,我是不是已經懷上了爸爸的孩子了?」

「就算這次沒懷孕,還有得是機會嘛,爸爸既然答應了小淫娃,就一定會把小淫娃幹到懷孕為止」

「嗯…爸爸對我真好」

我愛憐的親親紅玫的小嘴,讓她好好躺著休息。

接下來就是巡視聯歡會的情況了。

妹妹就躺在不遠處的地上,一個男孩趴在妹妹的身上,正賣力的聳動著屁股。而妹妹的兩隻手也沒閒著,各握著一隻肉棒,輕柔的前後套動著,給予他們一定的刺激,保持硬挺的狀態,讓他們能夠隨時接替正壓在身上衝刺的男孩。

我來到妹妹旁邊後,看到這個情況,忍不住開口笑話她。

「妹~妳今天怎麼這麼饑渴,一個人佔了這麼多根肉棒」

「哥~你來了啊…我又懷孕了嘛…啊…哥你知道的…我一懷孕…就會特別想做愛…」

「妳懷孕了?是哪個臭小子沒照我的規矩來,看我不揍死他!」

「哥…你的啦…孩子是你的…」

「我的?我們好像前段時間都沒做愛吧,什麼時候的事?」

「之前哥不是有一次…應酬後喝得醉醺醺的回家…啊…我趁著哥喝醉的時候…找了家裡的人…啊…偷偷把哥給…輪了一遍…」

「啊?妳都找了誰?」

「啊…十幾個人吧…大部份都是…你的女兒…啊…也不看我是長輩…又是召集人…啊…竟然都跟我…爭搶哥哥的大肉棒…啊…害我差一點…沒讓哥…幹到小穴…」

「呵,妳還好意思說妳是長輩,哪有長輩帶著一群晚輩去把人輪一遍的」

「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啊…哥的那些女兒…哪個沒和哥做過…啊…哥是沒看到…她們騎在哥身上時…扭腰的那個騷勁…啊…可惜她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哥爽到射出來…啊…那天哥射得可真多…差點燙死我了…啊…小穴都裝不下…流了好多出來…啊…把我都射到…懷孕了…」

說話間,趴在妹妹身上的男孩屁股一陣抖動,然後往後一倒坐在地上喘氣了。其中一個被妹妹握住肉棒的男孩,趕緊挪到妹妹的雙腿之間,接替上一個男孩的位置,將肉棒插進了妹妹的小穴之中。

另一個被妹妹握著肉棒的男孩被搶了先,又看到妹妹誘人的小嘴一張一合的說話,讓他忍不住將肉棒往妹妹的小嘴塞,想要讓妹妹幫他口交。

「唉啊~你塞什麼啊…啊…沒看到我正和…你們的爸爸說話嗎…啊…含了你的肉棒…我怎麼和我哥聊天…啊…沒半點眼力…滾一邊去!」

妹妹不高興的將嘴邊的肉棒用力拍開,再也不理他,連手槍也不幫他打了。男孩見思靜姑姑沒半點心軟的樣子,只好扁著嘴去找其他的目標。

「紅玫呢?」

「女兒到旁邊休息去了」

是的,紅玫就是妹妹為我生下的女兒。不但模樣長得和妹妹相似,甚至比妹妹年輕時還要美上幾分,更是我的女兒當中最漂亮的一個,所以也最得我的寵愛。每次聯歡會,都是由我和紅玫的肉戲做為開場。

「哥你是不是…又把女兒的小嫩穴…狠狠操了一遍…啊…女兒平常…多有氣質啊…啊…每次到了聯歡會…就被你幹得…像個小淫娃一樣…」

「呵,我要是沒有狠狠的幹她,紅玫說不定還會不高興呢。對了,女兒說她想生個孩子了」

雖然我已經答應了紅玫,不過還是得知會一下我的妹妹、她的媽媽。

「既然她想生…那就生吧…啊…反正我也是…差不多這個年紀…被哥給幹大了肚子…啊…女兒很像我啊…我給哥哥幹…她給爸爸幹…啊…還都被幹大了肚子…」

我聽完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趴在妹妹身上賣力抽插的男孩後腦勺。

「你思靜姑姑懷孕了,給我溫柔點,要是把你姑姑的孩子搞沒了,看我怎麼罰你」

「別聽你爸的…啊…用力點沒關係…姑姑受得了…啊…姑姑喜歡你們…用力點幹我…啊…對…別停…再用力…」

我搖搖頭不再理會他們,我相信妹妹會有分寸的。

看到這裡,或許你們會覺得奇怪,像我這種獨佔慾比較強烈的人,怎麼可能會讓別人和我的女人發生關係,即使他們是我的兒子。

其實我原先也是被矇在鼓裡,後來才知道我那群兒子大概看多了我和家裡的女人做愛,居然年紀小小就對女人的身體有了強烈的好奇。於是或哄騙、或撒嬌的,將他們的媽媽、姊姊、妹妹給拐上了床。等到我發現時,家裡已經有好幾個女人都被他們給幹過了小穴。

只不過他們都是我的兒子,我再怎麼生氣,也不可能將他們通通趕出家裡。再加上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我就算再厲害也只有一根雞巴,沒辦法一一滿足身邊所有的女人。除非我打算24小時都躺在床上渡過…

但是我又怕放任他們後,他們會沈迷於性愛之中,荒廢了學業。最後乾脆將最底層那樓的隔間全部拆了,整理出一個廣闊的空間,只是放了小吧檯、小型舞台、大浴池等一些簡單的佈置,還擺放了一些床舖、沙發。每個月在這個地方舉行一次「聯歡會」,讓他們可以盡情放縱自己的慾望。

不過我還是給他們訂了兩個條件:一個是不准有強迫的行為,不管用什麼方法,只有她們點頭答應了,才可以插進她們的小穴;一個是不准在小穴裡面射精,必須要戴保險套才可以插入。

現在家裡的關係已經夠亂了,我不想大家弄到最後,搞不清楚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誰。

只要讓我發現了有任何人違反我訂下的規則,我就不再讓他參加任何一次的聯歡會。不過造成的後果就是,家裡的保險套花費激增,每個月都要買進大量的保險套。

以我身邊女人的個性來說,第一個被我兒子拐上床的人,不出我意料外的是妹妹。只是我到現在還在猜測,到底是我兒子把妹妹拐上了床,還是反過來他們被妹妹給誘騙了。

拋開腦中的思緒,我目光隨意的一望,看到了小涵雙腿大張的躺在地上,一個男孩扶著小涵的細腰正在賣力的抽插。肉棒像重炮似的一下又一下轟擊著小涵的小穴,讓她胸前的巨乳劇烈的晃動著。

我走到男孩的身後,對著他的後腦勺一巴掌就打了下去。

「臭小子你給我小心點,再把你媽弄傷,看我怎麼罰你」

沒想到這小子被我一打一罵,竟然渾身一個激靈,就這麼射了出來。

這臭小子是我的兒子裡面最不討我歡心的一個,以至於我連他的名字都懶得去記。之前還沒有開始舉辦聯歡會這個「家族活動」的時候,他們還只是在私底下暗通款曲。有次我和小涵做愛的時候,竟然發現她的身上有一塊塊的瘀青,讓我看得心疼不已。在我的追問之下,小涵才怯怯的告訴我是她兒子弄的。

這小子個性特別的粗暴,和小涵做愛的時候經常弄得她身上到處瘀青。不知道小涵是不是女僕做久了,還是特別容忍兒子的行為,被兒子弄成這樣竟然默默不吭聲。

被我知道後,狠狠的揍了他一頓,也告訴小涵不准心軟偷偷和她兒子做愛。後來有了聯歡會後,我還特別罰他三個月不准參加。一個初嘗性愛滋味的青春期小男生,讓他三個月不准做愛,可想而知對他是多麼大的折磨。這小子苦苦渡過了三個月,最後差點沒哭著來求我。

三個月過去後,這小子和他媽媽做愛時,再也不敢過份粗魯的對待小涵。但還是改不了骨子裡的那股蠻性,肉棒總是猛烈的一進一出,將小涵幹得是浪叫連連。

「臭小子,別以為能讓你媽叫幾聲,就是把你媽幹舒服了」

我露出不屑的眼光看著他,在他的注視之下,將自己的肉棒緩緩插進小涵的小穴之中。

「小涵啊,妳兒子有沒把妳給弄疼了?」

「沒…沒有…嗯…不過他不像主人…那麼清楚…我哪裡敏感…嗯…雖然也有點感覺…但是沒有和主人…做愛那麼舒服…嗯…」

「我們的兒子都已經大到能和妳做愛了,還叫主人?叫老公!」

「我叫習慣了嘛…嗯…老公…再用力一點…好嘛…嗯…我希望老公…可以用力的…幹我小穴…嗯…最好可以…頂到我的花心…啊…就是這樣…老公好棒…啊…果然還是…老公最厲害…啊…大肉棒…頂得我好舒服…」

雖然我抽插的速度沒有臭小子快,但是從小涵舒展的眉頭,和愉悅的呻吟,還是能夠知道誰讓她得到比較多的快樂。

我轉過頭得意的對臭小子說:

「臭小子學著點,幹那麼快沒兩下就交貨,根本沒讓你媽爽到極點,讓你這臭小子看看你老子的厲害」

說完我慢慢加快速度,接連用不同的角度刺向小穴深處,雙手也伸向小涵胸前的那對巨乳,手掌不停的抓捏之外,還不時用食指去撥弄乳頭。

小涵當年因為懷孕更加漲大的雙乳,並沒有因為生完孩子後而縮小。所以每次當小涵被幹得身體隨之搖擺時,胸前飽漲的雙乳總是晃出一片驚人的乳浪。我看了十多年依然深深為之著迷,也難怪小涵的兒子總是那麼喜歡和她做愛。

「小涵覺得舒服嗎?」

「啊…舒服…老公好棒…啊…大肉棒…頂得好深…插得我…好想叫出來…啊…老公你這樣…轉我的乳頭…弄得我好癢…啊…但是好像…又很舒服…啊…老公你這樣…玩我的乳頭…又幹我的小穴…會讓我發瘋的…」

小涵的兒子有點戀母情結,又喜歡胸部大的。剛好小涵兩個條件都符合了,所以他每次聯歡會只找自己媽媽做愛。他坐在一旁看著我幹著他的媽媽,竟然也興奮的不能自己,握著自己的肉棒在一旁打起手槍,幻想著現在進出媽媽小穴的是自己的肉棒。

看到小涵在我的抽插之下,漸漸變得迷濛的眼睛,和愉悅的呻吟,明顯和他上陣時,小涵微皺著眉頭呻吟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於是他真的默默觀摩起我的技巧,並在往後的聯歡會上,不停的在媽媽身上得到實踐和改進。小涵也在他不斷的進步中,得到越來越多的快樂,後來兩母子每次聯歡會總是打得火熱。

小涵被我一連串深插猛刺之下,給幹得渾身癲軟。我將小涵留給那臭小子照顧後,又繼續去巡視其他人的狀況。

前面不遠的地方,可陽抱著自己的妹妹可月,不算粗大的肉棒在妹妹的小穴中快速的抽插著,心裡想著如何才能把妹妹幹到發浪,好讓妹妹不再對自己那麼冷淡。

可陽和可月是可心和可人生的孩子,雖然不是雙胞胎,但或許媽媽是雙胞胎的關係,兩個人倒是長得非常相像。可陽是個標準的妹控,聯歡會都只找可月做愛,可惜可月並不喜歡可陽軟弱的個性,每次都是被他纏得受不了了,才勉強答應讓他插小穴。

說起可陽的名字,本來應該和可月的名字是配對的,叫可日。不過聽說「日」這個字在某個地方有其他意思,想到一個男孩子,如果名字叫做「可日」,我都不禁感到一陣惡寒,所以才改成可陽。

「妹…怎麼樣…哥幹得妳…舒不舒服…」

「哥…別問了…啊…我都讓你…插小穴了…啊…還老是喜歡…問東問西的…」

「妹…告訴哥…我和爸爸…誰幹得妳…比較舒服…」

「當然是…爸爸了…啊…爸爸的雞巴…又粗又大…幹小穴的技巧又好…啊…哪像你只會…硬捅硬插…啊…哪裡像爸爸…可以幹得我…那麼舒服…啊…要不是你老纏著我…我才不會…讓你幹呢…」

可陽聽了雖然有點失落,但是卻捨不得離開妹妹的小穴。我這時經過他們身邊,聽到了可月的話,就將可陽給一把拉開,接替了他的位子,將雞巴插進可月的小穴裡。

可陽雖然長得斯文英俊,可惜個性太過怯懦。雖然不滿我佔據了他的位子,但是卻不敢發出任何抗議,就怕我以後不肯讓他再幹可月的小穴。

「啊…爸爸你好偏心…每次都先幹紅玫姊…啊…只有看到我哥幹我…才會過來和他…搶著幹我的小穴…啊…爸爸都不來…多幹幹可月的小穴…啊…可月好喜歡…被爸爸幹的…啊…」

「爸爸哪有偏心,可月的處女膜還是爸爸捅破的呢」

「啊…爸爸又想哄我…啊…家裡的姊姊妹妹…哪一個的處女膜…不是爸爸捅破的…啊…爸爸每次聯歡會…都不先來幹可月…害我每次…都只能被我哥幹…啊…爸爸既然插進來了…就把可月幹到高潮吧…啊…如果沒有把可月…幹到高潮…啊…我可不准爸爸拔出去…可月會生爸爸的氣的…」

「哈哈,可月都這麼說了,爸爸一定把可月幹得爽到極點」

「爸爸…對我最好了…我好喜歡爸爸…啊…爸爸再用力點…用力幹我…可月受得了…啊…好爽…爸爸的大雞巴…果然是最厲害的…哥哥的都比不上…啊…」

「可月的嘴吧真甜,讓爸爸好好疼妳」

我扶著可月腰身的手,順著玲瓏有致的曲線一路往上,來到兩座大山的底部,然後將兩座大山緊緊握在手中。

「可月的奶子越來越大了啊,爸爸都快抓不住了。來,讓爸爸吸一吸」

我拉起可月的身體,讓她跨坐在我的腿上,一手還是抓著大山肆意的揉捏,一手扶住她的細腰。可月雙手勾住我的脖子,身體努力的往前挺,將另一個乳房送到我的口中。

「爸爸吸吧…啊…可月的身體…都是爸爸的…啊…爸爸想怎麼吸…就怎麼吸…爸爸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啊…只要爸爸…多來幹幹可月的小穴…可月就滿足了…啊…」

可陽羨慕的坐在一旁,看著我幹著他心愛妹妹的小穴。後面聽到可月淫蕩的浪叫,甚至興奮的自己打起了手槍。

忽然一隻小手推開了可陽握著自己肉棒的手,接著一把抓住可陽的肉棒,扯著肉棒硬把可陽拉了起來。

「可陽你這個戀妹狂,這裡一堆小穴等著你幹,你竟然在那邊自己打手槍」

說話的少女躺到了地上,接著又抓著可陽的肉棒,一直往自己小穴的方向拉。

「紫怡,別這樣…我被妳拉痛了…好好說別用扯的…」

「可陽你少廢話,快給我插進來」

可陽苦著臉,將肉棒插進紫怡的小穴,慢慢的一前一後抽插著。

紫怡是芳綺的女兒,個性是個道道地地的小辣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