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斷天涯路

一、

吉紅大廈的八樓B03室內,高士力老早就在此等著。他相信,張美瑤一定會前來赴約的。他有十二萬分的把握,祇要他想要的女人,似乎從來沒有失手過,而且跟他上床的女人無不服服貼貼。

果然沒有多久,一位打扮時髦穿著暴露的妙齡女郎來到B03室。她不是別人,正是高士力所要等的女人。

張美瑤果然是一等一的美女,她進入室內立刻拋開高跟鞋,本來極短的裙子經她輕意的脫下來,就剩下玻璃褲襪裹著她迷人的下半身。

「嘿!你來多久了?」她已坐到他身旁。

「沒關係的!妳這不是來了嗎?」

高士力把她摟在懷裡,張美瑤故意掙扎一下,然後撲過去吻將起來。她的身體散渙出誘人的香水味道,不是很濃但恰到好處。

這個吻很深,兩個人捨不得似的舌尖相交,在對方的口腔內探索交合著。不久,高士力才將她推開。

「美瑤,還是到內間床上去,比較舒服。」

美瑤拋著媚眼,故做撒嬌狀,嬌嗔道:「人家要你抱抱嘛!」

高士力不疑遲,立刻將她抱起來,把她放在內室的床上。他一邊解自己的衣服,一邊指揮。「美瑤!我想要妳褲襪裡面的東西。」

「死相!」美瑤淫笑道,終於也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嬌嗔著躺在床上等他。

他則豪不含糊,馬上進行攻勢。他扶著張美瑤的乳房,吻著她的乳頭。她的乳房是如此的豐美,他的手掌握也握不住,只得捏來捏去。乳頭則被他含在嘴裡啜吮著。

「啊哼!哎…唷…哦…哦…」

張美瑤全身像爬滿了螞蟻似的奇癢無比,嬌柔的軀體一陣顫動。

「哦…哦…」

他的手己伸到對方的陰戶,芳草萋萋的半月山,夾著一條輕唱的小溪。他試著把中指插到她的陰戶內。「哦!好緊的穴。」接著食指也進去了。

「啊…啊…親親…唔…好癢…唔…」

他的姆指恰好頂住那膣口上方的那粒核子,在一陣搓揉中,張美瑤瘋狂了。

「哎唷…哎唷…哎唷…耶…耶…」

吐氣如蘭的張美瑤如痴如醉,欲仙欲死,淫水嘩啦啦的氾濫起來。他的手指都溼了,他真是個調情聖手。他看她雙目半閉,朱唇微張,口出鶯啼,知道她春情盪漾,便一刻也不停頓。

「啊…士力,我…想換…個姿勢…」這時,高士力才停手。

於是張美瑤改採主動,她要高士力站在地面上,然後她自己則蹲在他大陽具的面前。高士力當然知道她要幹甚麼,便不說話,等待她的來臨。果然張美瑤伸出三寸長舌舔起他的生殖器官。

她先舔睪丸,睪丸立刻敏感的膨脹起來。他低頭看到她貪婪地吃相,內心激起無數的漣漪。此時,高士力的雞巴已是一柱擎天,宛如一尊十八世紀的古炮,又粗又長。張美瑤的手握住他的棒子,便一上一下的套弄著。

「啊…」他忍不住的叫了起來。

張美瑤知道他興奮難奈,於是把他的肉棒含在嘴裡,放棄了先前吃睪丸的動作。雞巴在她的嘴裡舒服無比,不久龜頭也流出了滑潤的精液,張美瑤並不忌會,全部把它吃到嘴裡。

「啊…」他再一次的慘叫。

等到她套得滿意了,才要他玩她的小穴。

「好吧!寶貝,妳就趴在床沿上,我來操妳。」

張美瑤依言趴下,高士力立刻進行反攻。他手握自己的長槍,對準美瑤的小穴,便是一頂。

「啊…啊…」美瑤肥臀抖了兩下,那大肉棒已進去了,而且直抵花心。

高士力也不留情開始抽插,如獲至寶。

「嗯…嗯…啊…好…人兒…唔…給…我…」

「用力…用…力…哦…美…我好…美…嗯…」

「不要…停…求…求你…啊…嗯…」

美瑤香汗淋漓,如羽化登仙,舒服至極。而高士力越操越舒服,已經像一頭猛獅,一會兒抓她的大奶子,一下子拉她的長髮,有時也打她的美臀。這是追求刺敏,增加性欲的助益動作。

「啊啊…美美…唔…我的…好丈…夫…對…用力…」

她被操得死去活來,氣喘不已。淫水是越流越多,像是漲潮時溢出來的淫水般淹沒了山丘下的芳草。一陣抽搐,張美瑤又是一次高潮,狂叫不止。他玩得樂了,更是猛衝吶喊如入無人之境。

「好人兒…你舒服嗎?」

「嗯!」高士力簡單的回答。繼續運作。

「你…甚…麼時候…出…出來…」

「哦…我…想…我想…出…啊…」

不等高士力說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自己已控制不住,身體一衝,那火熱熱的精液便射進張美瑤的穴心深處,很多…很多。

這次,兩人都玩得很累,不久便沈沈入睡,相互擁抱著…

當張瑤睜開眼睛時,已是四、五個鐘頭的時間了,她本來想順便搖醒身旁的高士力,但卻發現他人已不在了。

「也許又有甚麼任務吧!」她喃喃自語…

二、

高士力又在回憶和他有過交往的那些女人了,說起來,他所交往的女人,沒有過千也總有數百名之多。這些風騷冶豔,性感惹火的娘兒們,全都與他有過一手。還有數也數不盡那麼多。前面所說的只是高士力心中,最先想到的其中之佼佼者而已。每次當他受僱之前,或者是完成使命之後,他所享受過的櫻唇、酥胸和大腿,連他自己也記不清。

有人會問:一個人怎能夠既是殺人不眨眼的獵人,又是無往不利的調情聖手?可是,現在的高士力卻有氣數已盡,大難臨頭的感覺,這並不是有人用槍口指住他,而是由於醫生對他說的那些話。

在裘醫生的書桌上,放著一張登記卡,圖表和幾張紙,圖表上寫著些高士力看不懂的字。

裘醫生請高士力坐下,說:「高先生,有些事我要和你談一下。」

裘醫生拿起那張登記卡來審視一會,然後對高士力說:「高先生,你想要知道自己的真正健康狀況是嗎?」

「當然,這正是我來看你的理由。」

「你做的很對,高先生。我老實地告訴你,我早就懷疑你有間發性的心臟病,現在檢驗的結果,証實了我的診斷。」

裘醫生又拿起登記卡看了看,指著說:「你今年三十五歲,體重一百六十五磅。對於身長六呎的人來說,這是很標準的體重,這點對你的健康是有利的。這次幸而我及時診斷出你的狀況,今後你只要稍微注意一下身體,遵守一兩項規則,你就能夠享有正常、愉快而長久的壽命了。」

高士力有點不自在地說:「那麼難道我的呼吸困難,和那些疼痛等症都是假的?」

裘醫生說:「這倒不然。我會詳細向你解釋的,我的目的只是想消除你的顧慮,不是以為自己會變成殘廢而已。」

裘醫生繼續微笑著問道:「高先生,你是幹那一行的?登記卡上面似乎沒有寫。」

「我是石油公司服務。」

「坐辦公室嗎?」

「嗯,不過我有時也要外出旅行的。」

「你的情緒是否會受到工作的影響?我的意思是說,你的工作是否使得你太勞心,甚至在你應當休息的時候,也會想著工作上的事情?」

「有時候的確會這樣。」

「這就要馬上改正了。除了正常的職業需要外,你絕不能讓自己的精神過份緊張和刺激過度,否則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使你恢復健康。」

裘醫生誠摯地說:「總之一句話,高先生,你非要改變你的生活方式不可。必須要過著清靜的生活,否則你的心臟就要受到更大的損害,這不啻是自取滅亡了。」

半小時之後,高力士獨自一人乘自動電梯下樓。高力士常以他的果敢決斷能力為榮,當他離開電梯走出公園道的時候,已經成竹在胸了。

高力士當然不希望在一、二年之內就與世長辭,因此他非停止工作不可,這是唯一可循之途。但是,當他轉入第三街時,高力士就皺起眉頭來,不幹這一行也好,但是錢呢?

高力士小心翼翼地走上那幾階樓梯,走進自己的寓所。拿起電話來,撥了一個號碼。

「早安,這是太陽城設計公司。」電話筒裡傳來一陣清脆的女子聲音。

「董事長在嗎?」

「對不起,馬老板今天沒有來。可以請別的人和你談話嗎?」

「不,請你告訴我,在什麼地方以找得到馬老板?」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

「謝謝。」高力士把電話掛斷了。

之後,他再撥了一個號碼,和管家講了幾句之後,他就接通了馬貴華室內游泳池旁的電話分機,在話筒內,他還聽得見池水濺起來的聲音和女子嬉笑聲。

馬貴華在聽電話之後,高力士說:「馬老板,我是高力士。關於上星期我們談過的那宗生意,我現在改變了主意。我願意替你把事情辦妥。」

「我還以為你一年內,真的只肯辦兩件事的呢!你不是說,事情不大安全嗎?」馬貴華的聲音裡帶點輕蔑的意味。

「我不是說我改變主意了嗎?到底你還要不要我替你辦?」

「當然,我要你替我辦這件事。那麼,我們什麼時候碰頭?」

「價錢談妥就隨時可以碰頭,這次我可得加倍收費。」

「要貳拾萬嗎?怎麼突然抬價了?」

「見面時再和你解釋。總之要貳拾萬,不然就拉倒。我需要這筆錢,馬老板。如果你不答應,就請高明好了。」

馬貴華沈默了一陣,話筒內傳來個女郎喚人取酒的聲音。

然後,馬貴華哼了一聲說:「媽的,我答應,你明知我從來不找次等貨色的。」

「好極了,我一定為你效勞。」

「就這樣。這件事情應該速戰速決。等一會我再和你接頭吧。」

高力士斷了電話,走進臥室,打開一個箱子,然後坐在床邊,他想:這次我能幹得成嗎?我的心臟能受得了嗎?最後他狠下了心,管他的,還有什麼辦法好想,我非要先找點錢來不可。於是,他又安靜地拿出那一對左輪槍來抹油。

三、

高力士是星期四早上坐飛機離開拉加地亞的,由於霧大,他的飛機比原定時間遲了兩個鐘頭才抵達芝加哥。那時他的手錶正指著十一點,他還有三個鐘頭時間可以活動。

高力士走到外邊,叫了一部車子,駛往巿區。四十五分鐘之後,司機把他送到XX街的美的酒吧。高力士進去酒吧,把衣帽放好,找到他所要找的人。這個人正坐在酒吧的圓凳子上,高力士走到他旁邊的圓凳坐下來,一面向他招呼道:「你好嗎,龍飛雲?」

龍飛雲年約三十多歲,一頭黑髮,穿著考究,衣襟上還插了朵康乃馨。

兩人握手後,龍飛雲說:「好友,我們有好幾年沒有看見了。」

高力士叫了一杯威士忌。

龍飛雲說:「當馬貴華在電話裡告訴我他已經聘請你的時候,我真感到高興。他能請到你這樣的高手,我覺得這事情可以辦得妥當些。」

高力士不顧醫生的勸告,把威士忌一飲而盡,然後說:「這兒不是談話之處,我們找個清靜之所吧!我等會兒還要趕搭下午兩點鐘的班機呢。」

龍飛雲付了酒錢,吩咐待者把他們帶到一間小小的私家舴裡,點了菜後,侍者走了出去。

龍飛雲說:「馬老板告訴我你有了心臟病,真是不幸之至。聽說你這次幹完之後就要洗手了是嗎?」

「我打算這樣。」

「好,那麼祝你馬到成功。」

侍者把菜端上來,同時替龍飛雲從衣帽間拿來一個大信封。之後,他走出去,把門關上。

龍飛雲拍拍信封說:「東西都在這裡面了,要我現在就告訴你嗎?」

「愈快愈好。」

「這才像職業殺手的口氣。」

龍飛雲微笑著說:「你有沒有看到報紙上,關於參議院設立一個委員會,來調查吃角子老虎的新聞?」

「當然已經看到。」

「你知道巫大維這個人嗎?」

「你就是要我對付巫大維嗎?」

「不,是他的一個親屬,如果把巫大維解決了,他怎會明白我們是懲戒他?我們要下手的對象是他的家屬,他唯一的親人。」

龍飛雲指著信封對高力士說:「這裡裝的,就是關於你的對象的全部資料。還有三分之一的訂金,我們所能搜集到的都在裡面。此外,就是我的手下對於該怎樣下手的一些建議。」

高力士說:「我有我自己的行動計劃。」

「當然,我知道你有你的做法,不過這些資料可以供你參考,也可以省去你不少時間。」

龍飛雲從信封裡拿出一張照片來說:「你先看看吧。」

那是一張八吋的大照片,是一個女郎的全身像。她看來約十九或二十歲,生得明豔照人,身材豐滿,身穿黑色衣服,是個大學女學生的樣子。

龍飛雲說:「這小妮子不錯吧?我自己也真願意去收拾她一下呢!」

高力士皺著濃眉問:「就是她嗎?」

「是的,正是她,巫大維只有這一個女兒。」

「她叫什麼名字?」

「美珍。」

高力士說;「對付這樣年輕的女孩子,我倒從沒有幹過呢!」

龍飛雲銳利的眼睛立即閃了閃,追問道:「怎麼了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有什麼,我只是說她年紀實在還小,祇怕還未成年。」

「就算她不是一個孩子,那又會怎樣?她還不是和別人一樣的死去?」

「問題不在這裡。」高力士一面說,一面研究那張照片。

「我不管問題在那裡,總之是,馬老板告訴我,說你要拿我們貳拾萬元,才肯收拾這小…」

高力士立即止住他:「如果你想改請別的混蛋,就會把事情弄僵,隨你的便好了。」

龍飛雲不服地反嘲:「這樣說,你連貳拾萬元也不稀罕了?」

高力士說:「算了,我們到底有什麼好吵的。我只是說我不曾收拾過這樣年輕的女孩子而已,難道說錯了?」

「我就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說,難道這個小娼婦,憑張照片就迷住了你?」

高力士心中震動了一下,但是嘴裡卻說:「媽的,別管我說什麼,我說幹就要幹。你們要我收拾這個女孩,我就去收拾她好了,別他媽的囉嗦了。」

龍燕雲鬆了一口氣道:「這才像個職業殺手的口吻。」

他臨別時又告訴高力士說:「到了墨爾斯巿之後,你最好住在彩虹酒店。我的手下可能在今天下午有新消息給我,到時我會再通知你。」

高力士坐街車到機場的時候,想著剛才與龍飛雲的爭吵,心中不禁暗自警覺;但是不一會,他又任性地想:管他媽的心臟病不心臟病,職業殺手的聲譽,他不能不如以保持。難道那一點點小病,使他的心腸竟然變軟了?

高力士的飛機只飛了一個鐘頭,就到達培奧拉。他用丁大平的名字租了一輛汽車,在大風雨中駛往墨爾斯市。那時是下午三時一刻。

墨爾斯巿離培奧拉有四十五英哩,高力士估計,在風雨之中,不開快車,大約要一個鐘頭多些才能到達。他也就放寬心情,不急不忙地駕駛著,一路上,他經過了一些玉蜀黍田和農莊。

到四點十五分時,高力士駛到一處住宅房屋建築工地,從廣告牌上得知,這兒離墨爾斯巿不過三哩。那時候雨勢已經小了,只下著毛毛雨。高力士再向前走了大約一哩,來到將近市區的一處斜被時,發現有一輛敞蓬汽車停在路邊,就在一間小飯店對面一百碼左右。一個穿著藍色皮外套的人,正彎著腰在察看汽車左邊的後胎。

高力士抬頭一望,這附近卻是沒有加油站的。當高力士駛過這輛拋錨的汽車時,他懶洋洋地別過頭來望望那個倒霉傢伙。他不望尤可,一望之下,可吃了一驚,並且本能地將右腳重重地踏在剎車上把車子停住。

原來,這輛爆了車胎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她剛剛在照片中見到過的俏女郎巫美珍。高力士心裡懷疑:他這樣做是否得當?但是,結果他還是把車子停在路旁,並且下了車,在迷濛的微雨中朝著美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