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漢全席

陳經理邀我去他家吃飯,在廚房裡我一時色迷心竅,想偷偷地在他老婆的背後打手槍,卻不料她一個轉身,跟我撞到一起。

“對不起!對不起!實在是妳……妳的菜太香了,所以我直接就被吸引進來了,哪一隻腳扭到了?我幫妳揉揉好嗎?”我尷尬地解釋著。

陳經理家很大,六人份的長方形飯桌放在廚房裡面,我左手從背後彎抄到她左胳肢窩,把她攙扶起來,另一手拉開二張椅子讓她坐下來,手伸進去時,可以感覺到她腋下有些稀疏的毛,還有點濕濕地,可能是出汗了吧?趁她坐下去時,我把左手抽回放在鼻頭聞了聞……

嗯~~一股酸酸的氣味,還夾著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我不禁用舌頭舔了舔手指……嗯~~~~鹹的!……香~~噢~~

現在我可是居高臨下,不但從她的背心領口看見她的乳溝,還一路向下看到她的肚臍那裡,望著她用右手按扶著左腳踝,我抱歉地說:“讓我來吧?我有學過一些……”

也不等她同意,我一下子就把她的左腳提放在椅子上,她的裙子就溜滑下露出膝蓋,雪白地大腿,還有那迷人的紅色內褲(跟我偷放在褲口袋裡的一樣),她“啊!”地一聲,馬上用手壓住裙子遮掩下體。

我假裝沒有看到,一面開始幫她捏揉腳踝,一面騙她說:“這個腳扭到了,應該要從穴道按摩,很快會好,而且沒有後遺症。”

於是我拿起餐桌上要涼拌竹筍用的美奶滋,跟她說:“這種東西可以舒筋活血。”然後就擠在她的腳背趾縫上。

看起來她很注重她的一雙玉足,不但洗得乾乾淨淨地,趾甲也修得圓圓地,還塗上一層帶有銀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紅的趾尖,襯托著幾根青筋細浮地腳背,顯得格外地粉白嬌嫩,我一手托著她的小腳丫子,另一手只伸出根食指,開始把腳背上的美奶滋推擠入她柔嫩的趾縫間。

我蹲在地下,食指開始輪流在她幾根美麗的腳趾間,一抽一送就如同插肏她的陰道一般,靠著美奶滋的潤滑,我插拔的速度越來越快。

弄著~弄著~美奶滋慢慢地消失了,就好像沁醃入她的小腳內,我抬眼望過去,她瞇著眼仰著頭,一臉舒服到心坎裡的模樣,我開始用嘴來吸吮那一根根帶著甜味的腳趾頭,空出手來,伸到她大腿根處,用手指輕輕地來回刮那雪白的肌膚,當我改用舌頭舔她腳心時,看到她大腿內側的皮膚上,已經被我輕刮出密密麻麻地雞皮疙瘩,陰阜頂脹的紅色小內褲中央,此刻出現了一塊深色的水漬——她的愛液開始流出來了。

我見機半彎著腰站起來,右手改用掌心按摩著她的大腿根處,嘴巴靠近她的耳朵,半呵氣式地往耳內吹氣,輕輕跟她問道:“舒服嗎?我要換姿勢了……”

她瞇著眼不回答,只是把頭輕點兩下,算是答應了,我轉到她椅子後面,右手直接掀撩起裙子,中指微彎隔著內褲摳扣在她陰道口,整隻手掌則按在她下腹長陰毛那裡,就上下來回的壓摸著她的下體,我左手又擠了些美奶滋在她耳垂前後,一面用舌頭,牙齒舔咬她的耳垂,一面又徐徐地向耳朵裡呼熱氣。這時,只見她胸口那兩粒圓滾滾的奶子,隨著急促地呼吸起起伏伏地上下跳動,原本深陷的乳溝,加上左右肥嫩嫩地乳房,現在更是擠脹得好像一個嬰兒的小屁股,扭啊扭的舞動著。

我右手從她肚臍那兒伸進內褲裡直接挖弄著她的陰道口,牙齒撕咬著她的耳朵,左手再從她左胳肢窩下伸出,插入背心領口,用手指夾拉著她右邊的奶頭,偶爾還抓握幾下整個奶膀子,只聽到她微張著小嘴舒服地哼著:“嗯~~噢~~嗯~~~噢~~~~~”

我抽出左手,猛的一下把她的小背心從腰部翻拉上來,兩顆34D潔白粉嫩的乳房,剎時蹦出,還左右晃盪著。她一下子警覺到,兩眼睜開,大聲地叱道:“你要幹什麼?”

我連忙拿起桌上的一瓶甜辣醬擠在她的小嘴裡,然後把嘴巴壓上她的朱唇,狠命地強吻起來,右手更是加大力量摳挖著她的陰道,我把舌頭塞進她那濕潤的小嘴,在裡面上下左右翻動著勾弄她的舌頭。

甜辣醬把她辣得雙頰泛紅,兩眼還有些淚光,我弄了些口水,從緊壓的雙唇吐進她嘴裡,再用力地吸吮她的小嘴,這時,才感覺到她那雙原先想要抵抗推開我的小手,逐漸地鬆離,而不再頂著我的肚子,我用嘴唇吸含拉出她那又甜又辣的小舌頭,一吸一吐的,如果有面鏡子,照起來一定像是她在用舌頭抽肏我的嘴巴?然後我再緊緊壓住她那甜蜜的小嘴,直吻到她雙手癱垂下去,喘不過氣來。眼見陳經理他老婆已經癱軟在椅子上,讓我想起上次老婆仰躺在經理室沙發椅上,兩腿大開,讓陳經理恣意插玩的情景,我更下決心,今晚一定要好好地把他老婆搞一搞。

我把她抱起來,杯盤一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人就放在餐桌上,兩條雪白的玉腿,延著桌邊自然垂放下來,她紅著臉蛋閉著眼,嘴唇還微張著喘噓噓地,我也學陳經理,伸手揪著他老婆的內褲底端,向旁邊一拉,扯到陰唇跟大腿間的凹縫內,露出她那迷人的陰戶,卻沒想到,她又警覺到了,一下子把大腿夾緊,連我的手也被夾住。

我的陽具已經是腫漲得好大,先前要打手槍時已經把褲襠拉鍊拉下了,現在整根陰莖都伸露在外面,要我放棄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於是我左右手用力一扳,把她大腿弄開,龜頭對準她的玉穴,用力插肏進去她的陰道……哇靠!好緊喔!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弄我嘛!”她胡亂地踢著無力的小腳,開始哀求著。

“妳知不知道,妳先生是怎麼玩我老婆的?……”我開始用這個理由來安撫她,讓她不要亂掙扎。

卻沒有料到,她的小穴原本就是很緊,現在又亂踢亂搖的,陰道裡面就跟有張小嘴一樣,把我的龜頭吸夾得又酥又麻,才沒抽插幾下,我就感覺下陰一緊,糟糕!我出來啦?……媽的!真不過癮!

我馬上拔出來,夾緊屁股提肛,能留多少算多少,一隻手把她的雙腳併攏提高,再盯著她緊合的陰唇,想看看能不能馬上再來一次?

可能她感覺到我已經射進去了,所以也停止了掙扎,或許也是在思考剛才我告訴她有關陳經理搞了我老婆的事情?空氣一下子凍起來,靜悄悄地,只有她喘氣的聲音……

有了!我伸手拿起一罐蒜頭醬,打開來用手指挖了一大坨,然後就抹到她的陰唇上,還往陰道裡面塗了一些。

“幹什麼呀你?……我要告你強姦!……你不是人!……”她又開始怒罵掙扎著,想要從桌上下來。

我馬上側身,用胸口壓住她的小腹,雙手扳著她大腿,臉湊到她的玉穴口,伸出舌頭舔那沾滿蒜醬的花瓣,時而用牙齒拉咬著小陰唇,再加上我腦袋左右來回轉,磨蹭著她的大腿內側,漸漸地,她不掙扎了,可是嘴裡還含含糊糊地抗拒地說著:“你老婆……跟……我先……生……那是……他們……噢……嗯……他們……噢……我……好麻……”

“討厭!……你……幹嘛……亂……抹東西……噢……噢……嗯……嗯……討厭!……”

(有一次我舔過我老婆下體之後,喉嚨痛了好幾天,這回試一下蒜頭殺菌是不是有效?--醬蒜鮑魚?)

我看她不再抗拒,反而開始發起浪了,自己的陰莖也逐漸地硬起來,於是轉正身子,把她的裙子跟內褲一拉而下,再將她左右腿分放我腰兩側,然後扶著我的陽具,用龜頭輕輕地跟她的陰唇上下磨蹭著,這次,她閉著眼不說話,也不再亂動抵抗了,好像在等我插進去。

(搞不好她剛才是氣我太快?)

我慢慢地把龜頭撥擠進她的陰戶,陰莖一寸一寸的沒入陰道裡,平滑的小腹被我鼓脹起來,只見她時而皺眉,時而抽動著面頰肌肉,還開始用雙腳盤夾著我的腰,隨著我開始大力抽送肏幹,她的腿是越夾越緊,嘴裡還不停地在呻吟著:“噢……喜歡……嗯……嗯……好美……噢……全部進來!”

或許是先前留在她陰道內的精液關係吧?這回再肏她就滑潤多了,雖然小穴還是很緊,可是我已經拿到竅門,夾緊肛門插肏她,憋住氣不呼吸,直把她抽肏的哀聲連連:“啊~~……好……厲……害……噢……噢……”

“呀~~……不行……不行……要……死……了……”

“哼嗯~~哼嗯~~噢……噢……哼嗯~~~~~”

我看著她紅通通地臉頰,瞇著眼,浪叫著來回搖晃著她的頭,似乎爽快的不得了!於是再用社長那一招,我用力地把屁股一挺,整個龜頭擠入她子宮頸,只見她一下睜開了眼睛,張大了嘴“喔”的一聲,上半身就彎坐起來了,嬌羞的面容好像顯得又驚又喜……我插到她的花心了!

她兩手勾著我的頸子,胸前迷人的兩個粉嫩嫩地奶子低垂下來,顯得更格外地碩大,桃紅色的乳暈中,挺立著花生米一般大的奶頭,正中央還微微凹陷的有個小洞,整個奶膀子還隨著她的嬌喘,在上上下下起伏晃動著。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低頭一張嘴,就咬住她的奶子,狠勁的吸吮著奶頭跟乳暈,半抱著她,底下陰莖又用力的捅了她幾次,見她那一臉陶醉的表情,半瞇半張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跟我說:“插死我吧!”

我死命地用力又肏了幾次,突然間,她的雙手一鬆,整個人癱軟下去,全身軟棉棉地,兩眼還有點翻白……哇靠!她高潮來了?不會動了耶?

我放下她盤腰的雙腳,提起一條腿,把她那像嬰兒小手般的紅嫩腳趾,含咬在嘴裡吸舔,抽出溼答答的陰莖來,用手扶握著讓龜頭跟她的陰唇磨蹭著。磨著磨著,下陰一緊,我趕快拿了一個空杯子,放在她的雙乳之間,向前靠過去,望著她臉上舒暢的笑容,就把精液射進杯子裡。

“親愛的!……Honey!……起床做飯了?”我把她從桌上扶起,溫柔地拿著那裝精液的杯子,我說道:“妳好美,好迷人吆~~這杯請妳……”

又趁機會順便把她的小背心脫掉,再幫她披上圍裙,好給我做菜,說不定等一下看她光著屁股炒菜的模樣,再搞一次?我扶著她的肩膀緩緩地餵她喝完……

“這是甚麼呀?怎麼這麼奇怪的味道?”她疑惑地問。

親了親她的面頰,望著她雙唇間牽拉的精液細絲,我得意地說:“這是金華(精滑)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