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女同事

工作期間,認識了一個女孩子。她長的非常的漂亮,我們的關繫也非常的好。那個時候經常一起出去喫飯。有一天我們出去喫飯,喫飯的時候還喝了點酒,喫完了以後,她要我去她家裡去玩,她 家不是本地的,所以她一個人租房子住。到家她家以後,她竟然當著我的面換開了衣服,她在我面前脫的就剩下內衣,然後背著我,面對鏡子說:你還不明白嗎?我當時非常喫驚,沒有想到她會這樣對我,心想,他媽的,不上白不上。

我伸出手臂從後面環抱住她, 然後雙手伸進她的上衣, 握住她的雙乳, 手指逐漸靈活地捏著乳尖。漸漸地我感到它硬了起來, 然後我左手下移 , 移入她的蕾絲內褲裡,我發現她下體竟生滿了毛, 我停止探索, 用 我的食指中指愛撫她的陰唇。她微微張開口,不斷「啊啊」地發出呻吟。我趁機吻住她, 用我的舌頭挑她的舌頭, 再用嘴唇吸吮它, 不久, 我右手撕扯開了她衣服, 露出她的前胸, 她腰很細, 皮膚很白, 再加上略為豐滿的乳房,我不經有點目炫。我漸漸把持不住, 一把抱起她將她放在床上, 使她平躺著. 雪白的身軀上聳立兩座小山, 放著兩粒粉紅的乳頭。我的手移至她的下體, 隔著絲裙, 手掌伸進輕撫。拉下裙邊, 將蕾絲內褲拉下, 平滑而結實的大腿上端有簇漆黑光澤的陰毛, 半遮著她交歡的開口,我的手撫遍全身, 最後停於她的下體, 卷曲發絲似的玩弄她陰毛, 我的陰莖不想在安份於褲中。它想插進她的陰道, 蹂躪一般地和她的體壁摩擦。我褪去她的衣服, 用手溫柔地摸她的臉。我小聲的在她耳邊說: 「我想和你瘋狂激烈地做愛。」聽完, 她脹紅了臉, 更顯出她的嬌艷。她略為顫抖地說, 「我好怕痛, 聽說第一次做愛很痛的… 。」我親了她鼻子一下, 轉身坐在床沿, 她撐起身來為我脫衣。脫完後, 早已挺直許久的陰莖像柱子矗立在她面前。她前胸貼住我的背, 手掌上下迅速撫摸我胸膛說著: 「你好強壯,我要你… 。」我感到有兩團肉抵住我的背, 肉團中有硬硬的乳尖。我轉過頭去和她接吻, 順著勢子躺了下去, 我雙手伸入她雙腿間, 緩緩撐開兩腿, 改變姿勢位於其中, 兩腿交叉處有黑絨的陰毛, 隨著角度變大,我甚至看見她的處女膜。她顫抖地說: 「今天我是第一次, 你可不能粗魯… 。」陰莖不讓猶豫, 我把它刺進她的私處. 她悶叫了一聲…我直覺地感到處女膜的阻隔, 但再一會兒, 我穿破了它。陰道口有點窄, 在進入後, 我並不急著要伸縮摩擦, 我隻是在感覺, 陰莖暖和起來, 接著, 便是開始有滑動黏膩感, 我稍微調整一下位子, 雙手抓著她的兩大腿,下體早結合在一起。我看著她, 她雙手緊握放於前胸, 緊閉雙眼, 從我的手, 和她體內的陰莖, 都可感到她在緊張發抖, 我逐目下看, 我倆的陰毛中有些暗紅的血珠。

是剛才處女膜破裂從陰道口流出的, 她到底還是處女。我把陰莖向前頂去, 她哼叫一聲後, 雙手抓緊被單, 張大了雙口, 發出了吟叫。我退出, 再插入, 再退出, 再深入… 反復地進行著, 我的龜頭感到一陣一陣的快感, 向爬山似, 越翻越高。她的口則一次比一次更大, 叫聲也更誇張了。我雙手伸向前, 握住她的雙乳, 失去控制的雙腿, 則像夾子似,挾緊我的腰, 我狂亂地用力交媾, 使勁揉搓雙乳, 俯下身去, 在意亂情迷中吻上她的雙唇,她也豪放起來, 用力吮著我的舌頭。我加重勢子, 床面搖晃得很, 我數著: 「呼…234, 235, 236… 呵…」沒幾時她口齒不清地呼喚我: 「不要了… 好痛… 痛… 我們不要做… 愛… 愛了… 好不好… 」我沒回應她, 更用力推去, 持續了十來次後, 在她狂亂的呻吟聲中, 我緩住勢子, 將陰莖從她體內退出。我們大口地喘息, 她胸口起伏著, 雙乳不停地上下波動誘惑著我, 我爬向前, 雙掌握住左乳, 低頭使勁吮住乳尖, 輕咬著, 或伸出舌頭, 用舌尖舔著。

張大口, 想把整座乳峰吞入。我將右膝向前, 抵住她的陰阜。許久, 我直起身,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微笑地望著她, 她亦望向我, 有點微怒, 說:「我再也不要做愛了, 你弄得我好痛… 」我湊過頭去, 說: 「這可是你主動的。」她羞紅著臉, 還來不及回覆, 我的唇已覆上她的唇, 舌尖去探索。我再次用雙手撐開她的雙 腿, 低下身, 將舌尖覆上被我用雙手食指撐開的陰道內,她連抗議也 沒有, 隻是不停的喘息著。我舔著從她陰道分泌出來的愛液, 有些澀澀。我圓起口唇, 吸著她的愛液, 我曉得如此她很酥癢, 但她仍隻喘息, 我的口移出陰阜, 嘴唇覆上她左邊大腿內側, 再右移至陰道口,再移到她左邊大腿內側,直當成喫西瓜一樣, 左移右移數次, 接著張口輕咬她的陰唇, 口含幾簇陰毛。她此時說: 「你怎 這樣? 我多不好意思呀. 」說罷便要縮回去, 我漫不經心地上移到長滿陰毛的三角地帶, 吻上腹部, 胸部, 我仔細輕咬著她每寸肌膚,含著右乳, 左手揉壓左乳, 最後停在她的乳溝, 頭枕在左乳, 細聞她的體95。我們互望著, 有時伸出舌頭屈曲互觸互舔, 時間好像停止一樣。我依偎在她的懷裡, 勃起的陰莖卻沒垂下, 我全身仍感燥熱。我倆停了約十來分鐘後,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說: 「我要是懷孕了, 那你就是爸爸了。」她開朗地笑了, 她長得有些美貌, 卻更多的可愛, 我抬起身看見亮麗的她, 令我情欲高漲。於是指著挺得直直的陰莖說: 「才怪! 我還沒射精呢… 」說完便作勢要插她, 她似乎想抗議什 , 但我不讓她有機會, 我用熱吻封住了她的唇。

我倆側躺於地板上, 我把右腿放在她二腿中, 稍稍撐一下, 我使臀部前推, 陰莖再度進入她的體內, 我身體向她推過去, 壓在她身上, 我離開她的唇,她緩緩地睜開意猶未盡的眼, 我望著她。她嘆了一口氣, 頭微微點了一下說: 「你要好好… 疼惜我, 別太用力… 」說完再閉上她令人痴顛的眼。我雙掌分別放在她兩側, 臀部施力向她頂去, 我的陰莖在她□潤滑順的陰道中暢通無阻, 我的龜頭在和她的膣壁摩擦, 在一伸一縮中, 我的身體像似馳騁在平原上,我逐漸加大力量, 愈來愈快, 她的頭偏向一邊, 雙手扣住我的頸。我每推進一次, 她的身體雙乳就顫動一下, 像豆腐一樣, 我感到興奮, 汗從肩上流下, 就這時候, 被壓在地板的她翻起身和我對調。她直起身子,坐在我的下體, 她雙掌放在我腹部, 她微微前推,然後身體蜷屈頭低下來, 似乎無法承受我的陰莖, 她微微用下體前推幾次, 雙乳的尖端滴下汗珠,而那已濕透的長發掃過我的臉頰。我心跳加速, 開始將我的陰莖上頂, 她好像騎了一匹野馬一樣,上下震湯著, 不過, 這「馬」卻能進入身體控制取悅她。幾次後, 我沒覺得快感, 我發狂地起身再度壓她於地板, 我雙手抓住她的纖腰, 陰莖用力地頂她, 插她, 刺她, 使勁地交合, 幾十次的來回摩擦後,她大概到了高潮, 有時悶吟著, 有時狂叫著, 最後她緩和下去, 手從我頸上滑落, 垂落在她上下搖晃波動不已的乳房上,面部表情是那樣祥和曼美。

她的吟叫聲, 我的喘息, 和揮灑在我倆之間的汗水; 床面的搖動, 和隨著陰莖進出陰道時的韻律而蠕動的她, 波動的雙乳, 都在我的主導下, 構成最原始的旋律,並使我逐漸達到高潮, 我開始感到在她體內交合有些困難了, 接著我奮力往前一頂, 倏地猛倒吸一口氣。此時, 就在燥熱的身體中, 爆發出一股無法形容的舒暢之感, 我感到精液從我的陰莖噴射而出, 上千萬的精蟲奔入子宮, 我的睪丸,輸精管, 尿道都在陰囊的包袱下斷續抽動著。

天地間除了赤裸迷炫的她及我和那陣陣交媾完後愉悅興奮的快感外, 周圍不復存在。我突然冷了起來, 全身無力如釋重負般地倒下去, 躺在她滑軟的胸脯上…從那以後,我們又有過很多次的接觸,不過現在我們失去了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