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物語

「XX街3號……」

我自言自語騎著車,一手抓著紙條,尋著紙條上草草寫的地址,沒多久,就讓我在一條看似別墅區的社區裡找到了。

「住得這麼偏遠,看來不是鄉下田僑就是有錢大佬。」我心中想著。

我是N大三年級學生,想當然耳,家教是免不了的,只是頭一回接到這麼偏遠地方的Case。心中有些埋怨家教中心仲介的爛攤子,但想到胯下這部老鐵馬還欠周胖五千元,硬著頭皮也得接下來。

按下電鈴,等了一會,隔著停放兩部車的院子後方一棟看來挺氣派的房子裡走出個人影。我心想,家裡會有兩部車,應該是蠻有錢的,看來家教費應該不少才是,心中暗暗竊喜。

眼前走來一個黑人……喔,不是黑人,只是皮膚好黑的一個女人,眼睛大大的,五官明顯,留著兩根辮子,看來年紀不會很大。她開口問道︰「May I help you?」

哇靠!這家還有菲傭,好險對於簡單英語會話大致還應付得來。說明來意,那女菲傭點點頭,開門讓我進去,帶著我進到屋裡,請我在客廳坐下,問了我要喝什麼飲料,自個到廚房準備去了。

我獨自坐在諾大的客廳裡,抬頭四顧,挑高的空間,配上典雅的裝潢,不過份,也不顯寒酸,恰到好處地將一個應有的客廳視覺包裝成美麗的畫面。

女菲傭送上飲料,請我再稍等,她去通知主人下來。我在沙發上坐得無聊,起身到牆邊欣賞幾幅不算前衛的油畫,沒多久,聽到身後有人從樓梯走下來,我回身望去,一名大約三十歲出頭的少婦手扶著樓梯扶手,望著我微笑。我連忙上前自我介紹︰「你好,我是來應徵家教的大學生,我姓王。」

那位少婦點點頭,伸手請我坐下,走下階梯,在我對面的沙發優雅地盤腿坐下,一雙潔白的美腿交叉在我眼前,我不敢多看,望著她的臉發呆。這位少婦年紀雖然漸趨中年,但似乎保養得不錯,不見皺紋,皮膚柔潤,化著淡淡的妝,顯得氣質非凡。

少婦開口說︰「王先生……呃……王老師……呵,我可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了。」

我笑笑說︰「不要緊,我叫王志中,你叫我名字好了。」

那少婦遲疑地說︰「王……志中,這樣吧,我就叫你志中吧。」我點頭不置可否,覺得初次見面就踢姓喚名,似乎太過親近。

那少婦和我大概介紹她們家的環境,她有兩個女兒,一個十五歲,剛上國中二年級,一個十三歲,還在念國小六年級,家教對象是國中的大女兒,叫做林姍如,如同家教仲介資料上述,教的課目內容是數理化,待遇還挺高的,我欣然接受這份工作。

少婦說完,問我有沒有什麼要問的,我說︰「林太太,林姍如現在學校成績如何?」

那少婦抬手阻止我,在回答我的問題前先說︰「有一點我要強調,請你不要叫我林太太,尤其在姍如面前,你叫我宋小姐可好嗎?」我稍嫌奇怪,但也點頭答應了。

宋小姐接著說︰「姍如這孩子,學校功課不錯,每次考試都在前三名內,只是對於數理方面大概理解力比較差,所以感覺有些吃力,不知道志中你打算怎樣加強?」

我沈吟片刻,說︰「這樣……我大概會將學校說過的課程重複一遍,重點放在數理的應用原理,務必使姍如能徹底瞭解課程內容,另外稍加練習習題,這樣應該夠了。」

宋小姐高興地說︰「看來找你這位老師是找對了。」

彼此閒聊兩句,宋小姐問我現在住在哪裡,我說明現在住在學校附近的出租宿舍,生活簡單種種。未幾,宋小姐起身,似乎有意送客,我也站起來說︰「打擾半天,我什麼時候開始上課?」

宋小姐訝異地望著我,說︰「當然是今天就開始羅!難道你有困難?還是改天好了?」

我連忙說︰「不不,我以為今天只是來瞭解情況,這樣也好,先和姍如見個面。」

宋小姐點頭,領著我從樓梯走上三樓,三樓有兩個房間,一間是林姍如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另一間住著是她妹妹林奕如。宋小姐敲敲姍如的房門,開門進去,我跟著走進房門,一股女孩子的脂粉味撲鼻而來,我微皺眉頭,這麼小的年紀,怎麼會有脂粉味?眼前在書桌前坐著一個女孩,看來便是林姍如了,眉清目秀,披肩的長髮,看來挺秀致。

宋小姐將我介紹給林姍如,我點頭向姍如問好,宋小姐讓我坐下,便推門走了。我看著林姍如,姍如有些害羞,低著頭不說話,我說︰「姍如,現在學校課程上到哪裡啦?」先用正題開場,接著等姍如緩緩說明課程進度,打開話夾,慢慢和姍如也就熟了。

沒多久,宋小姐親自端了盤水果開門進來,我由門口望見那女菲傭也站在門邊,想來應是女菲傭端上樓,再由宋小姐端進來,這宋小姐挺有禮數的。

等宋小姐走了,我和姍如吃著水果,心中忍不住好奇,問︰「姍如,為什麼你媽媽要我叫她宋小姐?」

姍如瞪大眼說︰「是嗎?她是這樣說的?」

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說︰「是呵,她叫我稱她宋小姐的。」

姍如微低著頭,慢慢地說︰「她不是我媽媽,她是我阿姨。」我驚訝地看著姍如,聽姍如說明她們家的內幕關係。

原來這宋小姐是姍如母親的妹妹,姍如的母親在姍如八歲時,因車禍過世,宋小姐便住進家中照顧姍如和奕如兩姊妹,到了姍如十歲時,宋小姐大概日久生情,便嫁給姊夫,也就是姍如的父親,一個建設業的少東。為了避免姍如奕如兩姊妹不適應,於是堅持不肯自稱為孩子的媽媽,而要以宋小姐自稱。

我心中感佩宋小姐識大體,並為甥女犧牲的情操,口中也鼓勵姍如要懂得阿姨的養育之恩,姍如懂事地應了。

接下來開始教學,直到兩個小時滿,我才告辭離開。

這樣教了一個學期,期間和宋小姐只有兩三次碰到面打招呼,宋小姐好似每次總是一個人坐在客廳,開著CD音樂,仰著頭聆聽閉目養神,我走進客廳,她才睜眼和我微笑點頭,卻是從未見過姍如的父親林先生。

到了寒假,姍如期末考也過了,成績傲人,宋小姐高興地邀請我到她家吃飯宴謝我,我卻之不恭,依約來訪。

華麗的飯廳裡,坐著宋小姐、姍如,和姍如的妹妹奕如,之前我對奕如只有模糊的印象,直至對面坐下近看,這才發現奕如年紀雖比姍如小兩歲,但也是個美人胚子,長得漂亮脫俗,只是美艷中帶著點稚氣。

女菲傭忙進忙出,直到飯菜皆端上桌,正要走開時,宋小姐要女菲傭坐下一起吃,我這才知道女菲傭名喚伊琳,宋小姐不以奴僕待之,對她就像家人一般熱絡。

飯局中,我和林家四個女人聊得挺高興的,宋小姐還叫伊琳開了瓶紅葡萄酒和我對飲,也叫伊琳陪著一塊喝,等到飯局近終,我、宋小姐、伊琳三人都喝得差不多要醉了。

姍如嚷著要喝酒看看,奕如也鬧著好玩,由於宋小姐和我都喝醉了,迷迷糊糊地也就答應,兩個小女生跑去地下室又拿了兩瓶葡萄酒,伊琳開了酒,我們五人就這樣喝著葡萄酒,邊敲著碗盤唱歌,氣氛喜樂熱鬧。

到了晚上九點左右,姍如和奕如竟然在餐桌上睡著了,伊琳跌跌撞撞地收著碗盤到廚房,宋小姐摔到沙發中休息,我看看手錶,想要告辭回宿舍,到沙發邊推推宋小姐的手臂,喚著︰「宋小姐,宋小姐。」

宋小姐迷糊中嗯啊兩聲,被我推醒,聽我說完要走,皺著眉頭想了半晌,又說︰「你不要一直叫我宋小姐,我的名字是素貞,你就叫我素貞好不好?麻煩你將姍如、奕如送回房間吧,我可不成了,哎,這個家沒個男人怎麼成……」

我站不住腳,便在沙發旁席地坐下,順口問︰「林先生呢?怎麼從來沒看過他?」

素貞咬著下唇,突然眼淚自眼眶中流下,我吃了一驚,素貞說︰「其實,青嚴好久沒回來了。」

青嚴是姍如的父親,也是宋素貞的先生。

我不解地問︰「沒回來?這裡可是他的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