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情事

趕了最後一班車,回到學校已是十二點半了,回到房間急忙脫掉衣服,去浴室洗澡。

我們學校的浴室就在宿舍旁,學校僱有工友專為老師及眷屬們燒洗澡水,這時大家都睡了,整個宿舍裡冷清清的。

浴室是一大間,再分為兩半,中間用木板隔著,由於時間已久的關係,那塊隔開的木板已經被水腐蝕了一個洞一個洞的,女性的那邊,因為她們身上有別人(尤其是男人)見不得的東西,所以她們用一團團的報紙,把那些小洞洞塞了起來,使我們不能欣賞春光……

當我進到浴室裡,我就聽到隔壁女室有水聲,顯然是有人在洗澡,要不就是洗衣服,只是那水聲不像洗衣服,但是誰會在這個時候,在這浴室裡洗澡呢?……

我真是猜不透,本想把那些小洞洞的報紙,取下來一個看看,除掉心中的疑惑,但又怕對方發覺了,要是鬧了開來,我這飯碗丟了不打緊,吃上風流官司,對於名譽的損失,可是划不來,所以我還是悶下了這口葫蘆氣,脫下我的衣服洗我的澡,少管閒事為妙。

可是當我把臉盆要去水池舀水的時候,我聽到女人的呻吟聲,聲音很細微,我不禁怔住了,連忙不動側耳傾聽,可是再也聽不到聲音了,我想或許是我聽錯了,可是,又來了,好像非常的痛苦,呻吟聲中好像夾著哀泣的聲音,這下我斷定是女人的痛苦呻吟聲了,腦神經告訴我,隔壁肯定是發生意外了,服毒自殺?或是?……我再也顧不得這許多了,我用手指把一個塞有較大報紙的洞口打開,我微瞇眼睛往隔壁看去……

我的天啊!一個女人……

我的神經突然一陣緊張,原來我看到的是張太太,那個瘦巴巴、半級風便可吹倒的張老師的太太。

這時張太太赤裸著身體,整個人斜靠在牆壁上,把一雙粉腿大開著,露出那個迷人的桃源洞來,兩手正不停的著她那黑忽忽的陰戶,半瞇著眼睛、微張著嘴,我知道,張太太是在幹那事。

「唔…… 唔…… 」

她搖著頭,吐著氣的哼著。

她為何藉著洗澡來幹這種事呢?我想八成是張老師無法滿足她,所以祗好來消消那旺盛的慾火,也難怪她這麼標緻的人兒,偏偏嫁給那個病鬼似的丈夫,真的,憑張老師身上那幾根骨頭,怎能滿足狼虎之年的她呢?

看她的身段實在夠迷人的,兩個乳房雖然生過兩個孩子了,但卻不下垂,還是豐滿的挺著,只是乳頭因授奶的關係,比「冷面修女」來的大一些,顏色深一些,它的豐勁彈性可不會差到那去。

再往下移是那個小腹,或許因為她生過孩子的關係,有圈紫色的花紋,她的腰肢可還纖細的很,再往下……

呵!是那個玩盡了天下英雄好漢的迷人桃源洞,她的陰毛長得茂盛得很,黑壓壓的一大片,可知她是個性慾極強的人,陰唇向外張著,由於她不停的捻著,正有滴淫水順著大腿流下……

「哼…… 死…… 」

她顫抖著身體,語音模糊的呻吟著。

這時她另一支手磨捻著自己的乳房,尤其是那兩粒深紅的乳頭,被捻的堅硬異常,全身一陣亂扭……

「噯…… 老天…… 要死了…… 」

她下面長滿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口,這時不斷的湧冒出淫水來,茸茸雜毛黏住糾纏在一起。

她百般無奈的摸也摸不著,搗也搗不著,也不知道她到底那個地方不適,全身不安的扭曲著,一身的白肉顫動著,磨呀、捻呀,好像仍癢不過,就用手直往已 濫的洞直搗……

她彎曲著身體,兩支媚眼半張半閉的看著自己的陰戶,又把那支本來在摸乳房的手伸到陰戶來,用兩支手指頭抓著兩片皮,黑紅的陰唇往外翻張了開來,接著又把另一支手的手指頭伸進桃源洞內,學著雞巴抽送的樣子,繼續的玩弄著自己的陰戶……

她的手指一抽一送,顯然有無上的快感,只見她的臉帶著淫蕩的笑了,從她的子宮湧冒出的淫水,順著手指的出入被帶了出來,兩片陰唇也一收一翻的,她的粉首擺來擺去的……

口中不住的唔喔出聲︰「唔…… 喔…… 喔…… 」

我被她這股騷浪勁兒挑動起我的性慾來了,雞巴也慢慢的漲大,我再也不管會發生什麼後果了,我出了男浴室的門飛快的進入女浴室,朝著張太太猛的撲上去,抱住她︰「啊?你…… 你…… 洪老師…… 」

「張太太,不要出聲,我來…… 使你快活。」

我的嘴唇吻上她的,她的全身一陣扭動,在我懷裡掙扎。

「唔…… 不要…… 洪老師…… 」

不理她的抗拒,她這種欲拒還迎的抗拒,對我而言,不啻是種有效的鼓勵。【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連忙吸吮著她豐滿的乳房。

「不要…… 我不要…… 」

她嘴中連連說不要,一張屁股卻緊緊靠著我的屁股,她的陰戶正對著我已勃起的雞巴,不停的左右來往的摩擦著,我感到一股熱流從她的下體,傳播到我的身體。

我猛地把她按在浴室地板上,全身壓了上去。

「洪老師…… 你要幹什麼?」

「使你快活!」

「嗯…… 你…… 」

我用力地分開她的雙腿,使她那潮濕、滑膩的陰戶,呈現在我眼前,我握正了雞巴,往她的洞口一塞,不入,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急得我眼冒金星….

「張太太,在那裡嘛?」

「自己找。」

她說著自動把腿張得更開,騰出了一手挾著我的雞巴到她的洞口,我忙不迭地塞了進去。

「喔…… 唔…… 」

她把腿盤在我的屁股上,使她的花心更為突出,每當我的雞巴插入都觸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顫。

「喔…… 美死了…… 」

我覺得她洞內有一層層的壁肉,一疊一疊,雞巴的馬眼覺得無比的舒服,不禁不停的直抽猛送。

「喔…… 洪老師…… 你真會幹…… 好舒服…… 這下美死了……喔…… 」

「這下又…… 美死了…… 」

「嗯…… 重…… 再重一點…… 洪老師…… 你這麼狠…… 都把我弄破了…… 好壞呀…… 」

「好大的雞巴…… 洪老師…… 噯喲…… 美死我了…… 再重……再重一點…… 」

「洪老師…… 你把我浪出…… 水來了…… 這下…… 要干死我了…… 喔…… 」

在張太太的淫聲浪語下,我一口氣抽了兩百餘下,才稍微抑制了慾火,把個大龜頭在她陰核上直轉。

「洪老師…… 喲…… 」

她不禁地打了個顫抖。

「喲…… 我好難受…… 酸…… 下面…… 」

她一面顫聲的浪叫著,一面把那肥大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擺,兩邊分得更開,直把穴門張開。

「酸嗎?張太太!」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個……陰核上磨……你真有……洪老師你……你……你是混蛋……喲…… 求你…… 別揉…… 」

「好呀,你罵我是混蛋,你該死了。」

我說著,猛的把屁股更是一連幾下的往她花心直搗,並且頂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來迴旋轉著,直轉的張太太死去活來,浪水一陣陣的從子宮處溢流出來。

「噯……洪老師……你要我死呀……快點抽……穴內癢死了……你真是…… 」

我不理她仍頂磨著她的陰核,她身體直打顫,四肢像龍蝦般的蜷曲著,一個屁股猛的往上拋,顯露出將至巔峰快感的樣子,嘴中直喘著氣,兩支媚眼瞇著,粉面一片通紅。

「洪老師…… 你怎麼不快抽送…… 好不好…… 快點嘛…… 穴內好癢…… 噯…… 不要頂…… 噯喲…… 你又頂上來了…… 呀…… 不要…… 我要…… 」

像發足馬力的風車,一張屁股不停的轉動,要把屁股頂靠上來,把我全身緊緊的擁抱著。

「嗯…… 我…… 出來了…… 」

她層層壁肉一收一縮的,向我的雞巴四面八方包圍了過來,她的子宮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

她陰精就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來,澆在我的龜頭上,她的壁肉漸漸的把龜頭包圍了起來,只覺得燙燙的一陣好過,雞巴被她的壁肉一包緊,差點也丟了出來,好在心中早有準備,不過可就失算了。

停了會,她洩完了,包圍著我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開了,她喘口長長的氣,張開眼睛望著我滿足的笑著!

「洪老師,你真厲害,那麼快就把我弄了出來。」

「舒服嗎?」

「嗯…… 剛才可丟太多了,頭昏昏的!」

「張太太,你舒服了,我可還沒呢,你看它還硬漲的難過。」

我說著又故意把雞巴向前頂了兩頂。

「壞…… 你壞…… 」

「我要壞,你才覺得舒服呀,是不是?」

我把嘴湊近她的耳朵小聲的說道。

「去你的!」

她在我雞巴上,捻了一把。

「喲,你那麼重,看我等一下怎麼修理你。」

「誰叫你亂說,你小心明天我去告你強姦!」

我聽了不禁笑了起來,故意又把雞巴向前頂了一下。

「騷貨!」

她的屁股一扭。

「告我強姦?哼!我還要告你誘姦呢!」

「告我誘姦?」

「是呀,告你這騷蹄子,引誘我這處男成奸。」

「去你的,我引誘你,這話打那說?」

「打那說?你不想想你自己一個人時的那騷浪勁兒,好像一輩子都沒挨過男人的雞巴似的。」

「那又怎麼說引誘你?」

「你自己捻弄陰戶的那股騷勁兒,我又不是柳下惠,誰看了都會想要的,害我忍不住跑了過來,這樣不是引誘我?」

「我那醜樣子,你都看見了?」

「你壞,偷看人家…… 」

我把嘴封上了她的,許久許久不分開,向她說︰「張太太,我要開始了。」

「開始什麼?」

我以行動來代替回答,把屁股挺了兩挺。

「好嗎?」我問。

「騷!」

她自動把腿盤上我的屁股,我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來,每當我抽插一下,她就騷起來,配合著我的動作,益增情趣。

「喲!洪老師,你又…… 又把我浪出水來了…… 」

「你自己騷,不要都怪我!」

我繼續著我的埋頭苦幹。

「喔…… 洪老師,這下…… 這下真好…… 干到上面去了…… 舒服…… 再用力點…… 」

慢慢的,她又開始低聲的叫些淫浪的話來。

「張太太,你怎麼這麼騷啊?」

「都是你使我騷的, 死人…… 怎麼每下都頂到那粒…… 那樣我會很快…… 又出來的…… 不…… 」

「張太太,怎麼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

「我那裡曉得, 它要出來,又有…… 什麼辦法…… 又流了…… 洪老師,你的雞巴比我那個死鬼粗多了…… 你的龜頭又大…… 每當你觸到人家陰核…… 忍不住…… 要打顫…… 喲…… 你看這下…… 又觸…… 觸到了…… 喔…… 」

「雞巴比張老師大,那功夫呢?」

「也是你…… 比他強…… 」

「對了,你怎麼這麼晚了還來洗澡?」

「他剛才…… 發瘋了…… 」

「他發瘋和你洗澡有什麼關係呢?」

「他說…… 什麼從…… 他朋友那拿了…… 什麼丸的…… 吃下可以不洩…… 把人家…… 整出了一身臭汗…… 噯喲…… 這下真好……太舒服了…… 」

「把我逗起興來…… 本想今晚…… 可以好好享受…… 誰知被我一夾, 他就…… 出來了…… 還說要干死我…… 我氣的推開他…… 自己來…… 沖掉身上的腥氣…… 」

「剛才就是得不到滿足, 才自己弄…… 喔…… 輕點…… 他常常要逗人家…… 不答應就死皮賴臉的逗人家…… 逗得人家興起…… 叫他弄久一點,可是他…… 那有你這麼好!」

「張太太,可能是你太凶了,張老師他受不了吧!」

「每兩天才要一次呀, 這樣會太凶?你不知道…… 我們隔壁的林太太她才凶呢,有一次她丟了,馬上又要林先生…… 再來一次…… 而且每天都……要呢…… 」

女人就是這樣的不知足,兩天一次還不夠……

女人祗知道圖自己的舒服,她們以為她們的丈夫都是鐵打金剛,在男女性交這方面,殊不知男的一次性交所花費的精神和體力是如何多!可是女人好像不把她丈夫整的死去活來,不罷休似的。

我就對著臉色不滿的她說︰「張太太,你以後如果要,可隨時找我,我是隨時奉陪的,祗是我擔心不用一個禮拜,我恐怕也會像張先生那樣了。」

她很不滿的說︰「聽你一說,我們……女人每個……好像都是……吸血鬼似的……喔喔……這下……頂到我的小腹了……噯喲……要死了……噯……我好……好舒服……快嘛……快點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喔…… 」

我的屁股並沒有忘記要上下的抽插,狂搗、猛干,兩手也不由自主的玩摸她的大乳房來。

「噯喲…… 洪老師…… 輕點…… 」

她翻了個白眼給我,似有怨意。

「洪老師…… 下面快點嘛,你怎麼記得上面…… 就忘了下面呢……唔…… 」

張太太似奇癢難耐的說道。

我聽她這麼說,連忙頂了頂,在她陰核上磨轉著。

「不行…… 洪老師, 你要我的命呀…… 我要死了…… 你真行……真的要我的命…… 」

我又張口咬住她一支高大渾圓的乳房,連連的吸吮,由乳端開始吸吮起,吐退著,到達尖端渾圓的櫻桃粒時,改用牙齒輕咬,每當她被我一輕咬,她就全身顫抖不休。

「啊…… 洪老師…… 嘖嘖…… 噯喲…… 受不了了…… 我不敢了…… 饒了我吧…… 我不敢了…… 吃不消了…… 噯喲…… 我…… 要我的命了…… 喔…… 」

她舒服的求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