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陰謀

現在應該已經半夜了吧?我在高潮的餘韻中想著。老公和阿雄的兩根肉棒在我的陰道和肛門中搞了很長時間了,還絲毫沒有要射精的意思。可也是,他們兩人每人都已洩過兩次精了,而我也在這不斷的進出中高潮了五次了。實話說,我很累了,長這麼大也沒在一天中做這麼多次,今天大概是瘋了。

我抖動著長髮,只能發出沙啞聲音的嗓子裡哼著我自己都想不到的聲音,我用力的收縮陰道、夾緊肛門,老公先頂不住了,阿雄也不行了,兩人先後向我的體內射出已不多的精液後,還不甘心的再再狠命抽插了十幾下,也許是這最後的瘋狂,我又被帶入了高潮中。

終於結束了,兩人相視一笑,然後心有默契般地都摸向了我豐滿的乳房,撫摸著,幫我擦掉汗水,當然也希望讓我的心理平靜。看著他們的表情,我能真的能平靜嗎?也真是不太平靜的一天……

下午,我陪著剛滿8歲的女兒姍姍走進了她的學校,今天是家長日,小朋友們上課的同時,老師大概要和我們介紹一下學生們的在校情況。因為有很多的家長參加,所以我在來時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其實就算不打扮我也還是很漂亮的,不然也不會在20歲時就急忙嫁出去了。

今天我穿一套深藍色西服套裙,這種顏色反而顯得我更是年輕,而也襯托出我成熟的韻味,淡米色絲質襯衫套在西裝裡,正好蓋至膝蓋的裙子,一雙健康均勻的腿上穿著肉色的連褲襪,腳上一雙黑色高跟鞋。

記得中午臨出門前,老公注視的那種滿意的表情,我很喜歡他的那種表情,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笑容,好像裡面含有些狠意,直至現在我也沒能想明白。我們婚後生活很好,自從有了姍姍後,老公對我更加關愛有加,總是想辦法讓我開心,做愛方面也很令我滿意,所以他的這個笑容更是讓我想不透。

坐在學堂的座位上,聽著老師那幾乎是定義的講話,幾乎讓我入睡,讓我感到高興的是所有的女性家長的年齡明顯比我要大。「我還是很年輕的!」我告訴自己,心裡暗暗地笑。

「上課要聽老師的話,一會兒放學時等小阿姨來接你,好嗎?姍姍乖,媽媽要走了!」我撫摸著女兒的頭髮,笑著向她擺手說再見。

走出了學校的大門,我拐過一個街口,開始在一家接一家時裝店中閒逛,尋找有些什麼時令特價。逛了一會兒我有些累了,有沒有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四周找著。有了!不遠處有一間影院,我忙走過去,原來正在放一部美片,這部電影早些日子檔期時吸引了很多青年男女去觀看,故事大概是一條眾所周知沉毀的游輪上發生的愛情故事,我也曾拉老公去看,可他認為男女演員太沒有演技,特技又用得太濫,不去看,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今天反正時間還早,我便買票入場,正好休息一下。

雖然陽光已不再刺眼,但剛出影院的我還是不太適應的用手遮住眼睛,慢慢地向街角的公車站走去。眼睛開始適應了外面的光線,我還在為影片中男女主角的命運慨歎。

「小丹,小丹……」是誰在喊我,我尋找著聲音的來源,一架日產豐田的前玻璃窗中探出個腦袋,接著又伸手向我揮動著,我正在發愣,車門一開,一個大概30歲左右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

「不記得我了?小丹,我是阿雄呀!」

阿雄?對,是他!我高中時代的同學,只不過他的變化可不小,那時大家關系不錯,阿雄的家境不好,但現在從頭到腳都顯出闊氣,差不多有十年沒見了,真沒想到!

阿雄看我還在發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笑了起來︰「你沒怎麼變哪!還是那麼漂亮,也還是那麼傻氣!不會失憶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你才失憶了,當然認得你,不過你變化蠻大的,還不太接受。」

「記得就好,對了!在這泊車會被抄牌,我們吃點東西去,邊吃邊聊!」阿雄高興地幫我拉開車門。

盛情難卻,我上了車,他飛快的跳進駕駛座,迅速發動車子,拐彎向另一條街駛去。

能和以前的朋友一起吃飯、聊天真是很開心的事情,走出快餐店的時候,我看了看表,已經快到7點了,我有些著急,老公和女兒應該在等我回家吃飯了。

阿雄大概看出了我的焦急︰「我現在開車送你回家,距離不太遠,一會兒就到了。」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我們走捷徑,放心吧!」

他又開動車子,急駛入一條小巷,穿過小巷,車子來到一條很僻靜的窄街,我正在到處看著這條我從未來過的街道,車子忽然減速靠路邊停了下來。我奇怪的向阿雄看去,發現他也在注視著我,只不過他的眼睛並沒有看我的臉而是緊盯在我的胸部,我下意識抖了一下,故做輕鬆問︰「這裡是什麼地方?」阿雄沒有回答我,只笑了笑。

他臉部的表情我不能看得很真切,這時才發現天色已很黑,在這條沒有路燈的街上幾乎看不到外面有什麼東西。我有些慌了,睜大了眼睛向車窗外望去,那種緊張時才能聽到的心跳聲讓我產生一陣陣作嘔的感覺。突然乳房上一緊,原來阿雄的雙手直接按在我的胸上,還沒等我有任何反應,他整個人都靠了過來,嘴唇壓在我的耳背上,親吻了起來。

我拚命推開他︰「你,你做什麼!」

「當然是很好的事情了!」

我向後面挪動著身體,阿雄好像並不著急,只是慢慢地向我靠近。我緊貼車座的靠背,不甘心地向後擠著,忽然「卡」得一聲,靠背向後倒下,我也跟著躺倒在座椅上,阿雄馬上全身壓了過來。我雙手亂打一氣,迅速地翻身想爬至車後座,剛動一下,雙腿立刻就被阿雄拉住,我踢動著雙腿,完全沒有想到情況對我很不利。阿雄用腿別住我不住亂蹬的腿,伸手抓住我腰部的裙邊,沒等我的手去阻擋,就拉開拉鏈,連褲襪和內褲一起用力往下拽,我想要拉住就要被脫掉的裙子,沒起到什麼作用,下身一涼,所有的下身衣物都被脫到膝蓋附近,現在已沒有任何衣物阻礙他的進攻了。

「不要……」但他已經趴在我身後舔啜著我的陰部,雙手也伸過來隔著上衣揉弄著我的乳房,身體幾個重要部位都被他攻擊著,我知道我很難脫身了。從陰部和乳房傳來的搔癢感充滿大腦。「原諒我吧,老公……」

阿雄突然中斷對我下身的親吻,我想要回頭看,但只覺幾根手指分開我已沾滿唾液的陰唇,一條很硬的肉棒很快頂了進來,一下就插到了盡頭。

「啊……」到底沒能逃掉被姦淫!我猛地挺起上身,腦袋幾乎撞在車頂,阿雄雙手緊箍住我,腰部有節奏的快速挺動,迅速的出入予我的陰道。

「竟然還是很緊,太舒服了!」阿雄強而有力的衝刺終於讓我忍不住叫出了聲,我的呻吟聲更刺激了他衝刺的速度。沒幾下後,他的喘息聲加粗,陰莖在我體內有節奏的跳動著,我知道他已射精了。

看著緩慢穿好衣物的我︰「你的身體真是太棒了,我要再享受一下。」我呆住了。「放心,只一回,然後我送你回去,不會很晚。」他像在徵求我的意見,看我沒有什麼表情,他啟動車子,飛速的駛離了這條街道。

我的心很亂︰「這算什麼,明明是強姦,還說要再來,什麼朋友!」我正想著,車子停了,阿雄打開車門,不由分說地把我拉了下來,在我眼前是一座有些破舊的別墅,我呆望著,阿雄則緊拉著我走了進去,在大廳中毫不停留,直上二樓拐入一個房間,屋子裡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張很大的床,出乎意料的是床上用品幾乎全是新的。

阿雄把我帶到床邊,把我壓倒,很麻利地脫光我上身的所有衣物,我引以為傲的雙乳完全暴露在他面前。阿雄有些激動地手嘴並用,連摸帶啜,我剛才被中斷了的慾火有被他點起。反正也就這一次了,我索性放鬆了自己,只是隱隱對老公感覺抱歉,但隨著阿雄不停的挑撥,這種感覺就讓陣陣的快感代替了。

阿雄迅速脫掉他的衣服,將我的裙子和連褲襪拉下,我全身只剩下一條絲質白色三角內褲了,已經開始濕潤的陰戶把內褲也沾濕了,本來就不太遮掩的住我陰部的內褲,黑色的暗影映在上面,大腿根部陰唇的形狀也完全浮現。阿雄盯著我的全身,他的氣息很粗,我閉上了眼睛,「你快來吧!」我心裡說,我真我自己感到害臊,怎麼了今天。

「啊……」一陣趐麻的快感從下體傳來,他隔著內褲將我的陰部全含在了嘴裡,我按住他的頭,讓他緊緊壓在我的下體,雙腿大大的分開,緊盤住他的頭,陰道中一陣抽搐,我竟然高潮了!我全身發軟的躺下,任由他脫掉我的內褲,他抱住我的雙腿分開到不能再大的地部,深深地插入他的肉棒,由於已充分濕潤,沒費任何力量就達到我的最深處。我盡力的收縮陰道來享受更好的快感,幾次已衝至子宮口的肉棒帶來的快感,讓我進入忘我的境界,我大聲放縱的叫著,龜頭摩擦陰道內壁使我間歇地發抖,完全忘掉不久之前的強姦。

阿雄無規律旋轉著插入把我帶到了最高境界,我高潮中陰道的收縮讓他叫了出來,一股熱燙的精液在我的體內飛散,我倆緊密的接吻,舌頭瘋狂地糾纏在一起。緩慢地阿雄站了起來,我看著他真不知要說些什麼。

「你是不是在想家裡的問題?不知道如何解釋吧?」我驟然一驚,心裡有些怪他不應該提起我家,但他問得也對,我不禁點了點頭。

「其實你不用解釋什麼,你老公他都知道。」

「什麼?他……」

**************

「不錯,我都知道。」我從門口走了進來,看著阿雄有些累的臉,向他笑了一下,我的老婆──小丹,嘴張得很大,怔怔地望著我滿臉疑問。我盯著她暴露的身體,兩腿還分得很大,大腿根的裂縫向外張開著,一些白色的液體不聽話的流出來,豐滿的乳房上還有清晰的紅印。

「你知道我想這樣已經多久了嗎?」我問小丹,她沒回答我,還在發愣似的看著我。

我結婚已經快十年了,我很愛我的老婆,她幫我生了個人見人愛的姍姍。小丹──我的至愛,她人長的漂亮,又會持家,真是不可多得的賢內助, 實我們是別人 慕的一對好夫妻。但她也可能不知道,我在她面前永遠是一張高興快樂的臉,從來都是。我沒有向她亂髮過脾氣,我想我只是要讓她快樂,事實上我也許真的辦到了,但我呢,我覺得我並不開心,過早的婚姻束縛和工作的壓力以快把我逼瘋。

我是一間大醫院的外科主任醫師,能在這麼年輕就當上如此高職是通過我不懈的努力和勤奮,當然豐厚的薪水以及我很帥氣的外表也成為外科護士們追逐的對象,我一直很老實,但我真不知道如何發洩我心中的狂躁。直到有一天,一個病人胡說八道讓我想出了這個計劃,我興奮了一整天,它讓我找到了發洩方法。

很巧的是,阿雄有一天帶著他的老父親來看病,我認出了他,是從小丹的畢業照中見到的,我們一拍即合,開始實施了計劃︰阿雄強姦小丹時,我就在不遠處用高倍夜視望遠鏡看著。

小丹的掙扎、阿雄的粗魯插入都讓我快要忍不住,我用手狠命的套弄著我的陰莖,陰莖也因興奮脹得好大,先停一下,我要先到約定地點。阿雄,我不會忘了你的,在我的上衣兜中有一份給他的「小禮物」。

我走到小丹旁,輕摸著她的秀髮,低下頭,親吻著她的耳背,輕輕的讚美著她,她不高興,但又不知道如何拒絕我。我們開始做愛,我把她翻上來,她閉著眼上下顛動著,她的陰道緊緊夾住我的肉棒,真是好爽。

阿雄在一旁看得有些不耐,他用手一邊套弄著有硬了的肉棒,一邊走到小丹的旁邊,雙手抱住她,將她的腦袋按在他的肉棒旁,趁她呻吟時,硬塞進了小丹的嘴裡。小丹含著他的肉棒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我,我看著自己的老婆含著別人的肉棒,心裡卻產生一種更大的快感,我挺起腰,更深的與小丹結合。

阿雄還是不太甘心,他從小丹嘴裡拔出肉棒,自己套弄著走到小丹的身後,小丹被他壓得摟住我,我瞟見他在小丹雙股間蹭著,接著小丹「啊」一聲驚呼,眼淚奪眶而出,她下身不斷顫抖著。我記得她第一次和我做愛時也是這樣,我明白了──阿雄在干小丹的肛門。

小丹痛得厲害,緊緊的摟抱著我,我也可以感受到阿雄在飛快的進出著,在兩根肉棒的前後夾攻下,小丹疼痛明顯減輕了,從她的姣喘中可聽出她現在有快感了,我情不自禁地加快了速度。幾次進出後,我感覺到小丹的陰道在很有力的收縮,我也不再控制,猛烈爆發了出來。

我和阿雄相視一笑,小丹有些脫力的躺在床上,我又望了阿雄一眼,正巧他也向我看來,他笑著伸手過來和我相握,我很快拿出給他的那份小禮物,趁著握手的時候,我將那小禮物──一個很袖珍的注射器紮在了他右手的靜脈上。他愕然一驚,先看了手,然後抬頭看著我。我笑了,真的好高興!他沒能說出什麼,就慢慢地倒下了。

小丹傻傻的望向我,「別怕,那只是一種加大了劑量的毒品,他不會在有什麼事了!」我告訴小丹,一把把她抱過來,緊緊地摟在我的懷裡,我拿起我們的衣物,抱起她走了出去。「放心吧!一切都結束了,你知道嗎?我好愛你。都過去了,現在閉眼休息吧!」看著她委屈的表情,我柔聲的說。

一年後,我抱著剛一個月大的孩子在醫院裡的草坪上散步,小丹坐在不遠處的長椅上向我們的第二個孩子招手微笑著。一個長相清秀得有點像女孩子的男孩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好像又想到了什麼……